观察者网

日企回家路费报销?明治乳业:没听说、没计划、刚追加在华投资

2020-04-17 14:08:53

(文/观察者网 吕栋)“只要是把中国当作市场的日本企业是绝对不会离开中国的,这是一个非常容易得出的结论。”4月15日,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柯隆在专栏文章中表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一则“日本政府将资助日企将生产转出中国”的报道引发舆论关注,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受新冠疫情冲击的当下,一批有战略眼光的跨国公司非但未撤离,反而加快了在华投资布局的步伐。

4月15日,日本最大乳品企业“株式会社明治”宣布,为实现牛奶及酸奶业务在中国的可持续增长,其耗资280亿日元(约合18.4亿元人民币)收购新加坡AustAsia公司25%股权,后者在华从事牧场经营。

随后,4月16日,明治乳业(苏州)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明治)上海分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该公司没有听说如“日企撤离”这样的报道,也没有计划将生产线转回日本国内。

值得注意的是,7年前因成本问题将奶粉业务撤出中国的明治,随着冷藏牛奶等业务在华的稳步增长,已计划到2026财年将海外营收占比提高至20%,中国市场也被其视为这项计划的核心。

观察者网梳理发现,近8个月来,为扩大在华业务,明治先是投资3亿美元(约合21.2亿元人民币)在天津设立中国北方首个工厂,随后苏州明治为加大商品供应量,也决定增加牛奶和酸奶的生产线。

苏州明治工厂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4月16日,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尽管疫情对在华外资企业造成一定影响,但中国没有也不会出现大规模外资撤离情况。外国投资者持续看好中国,在中国长期经营发展的信心和决心没有改变。

“海外市场的成长基石”

苏州明治的母公司明治集团(株式会社明治为其总公司)成立于1916年,至今已有百年历史,该公司旗下产品包括巧克力、糖果、冰淇淋、乳制品、方便食品、饮料、婴儿食品等。

在2019年8月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全球乳业20强企业排行榜》中,明治集团位列第16,也是唯一一家上榜的日本企业,中国乳企伊利和蒙牛分列第8和第10。

2019年全球乳业20强企业排行榜

目前,明治集团在华主要有三大业务:明治乳业、明治制果和明治雪糕。

明治集团架构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4月15日,苏州明治在官网发布消息,为实现牛奶及酸奶业务在中国的可持续增长,其100%投资者“株式会社明治”与在中国从事牧场经营业务的新加坡AustAsia公司股东Japfa LTD.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将以280亿日元的价格收购AustAsia公司25.0%的股份。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指出,AustAsia公司在华东、华北经营着7个牧场,2019年度销售额约为410亿日元。前者生乳生产效率高,每头奶牛的日产奶量约为34公斤,比日本奶牛的平均产奶量高出约10公斤。

官网截图

株式会社明治表示,目前中国的乳制品生产商正在推进对牧场经营的纵向整合。其为实现牛奶及酸奶业务在中国的继续增长,需要保证优质原料奶的稳定供应。

“此次股权收购的目的即是强化从原料奶采购到生产的价值链,并为在中国实现业务的可持续增长打好基础”。

此外,株式会社明治计划继续扩大位于苏州的牛奶及酸奶生产基地的产能(产能扩张部分于2021年春季投入运营),并计划在天津建设新厂(2022财年下半年投入运营)。

澳亚东营神州牧场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对此,界面新闻今天援引乳业资深分析师宋亮的话称,国际奶价2014年后大跌,国内牧场企业估值变低,类似蒙牛收购现代牧业、圣母高科等优良资产,明治此次收购也不难理解为是一种抄底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明治是首个大规模进入中国冷鲜奶市场的外资乳业品牌。

2013年12月,苏州明治工厂投产,首次在中国推出市售型低温牛奶、酸奶。当时,该公司还是亚洲最大的乳制品生产企业。

在苏州明治工厂正式投产时,其总经理沟口胜久介绍,奶源地是河北一家牧场,该公司专门组织专家在中国国内进行了全面考察,最终确定这家牧场为奶源地,其目标是2020年年销售额达7亿元。

苏州高新区新闻网截图

根据苏州明治官网介绍,目前“株式会社明治”在中国的业绩正处于稳步增长阶段,特别是冷藏牛奶业务,伴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该业务以华东地区为中心的销售增长明显。现在最为中国消费者熟悉的,是这家公司生产的明治醇壹鲜牛乳和明治保加利亚酸奶。

上述分析师则进一步指出,退出中国市场的日本乳企,包含森永、朝日等,没能像明治这样迎来高端乳制品发展的好时期。明治可被认作是中国低温乳产品高端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推手之一。尤其在酸奶和鲜牛奶产品品类上,明治乳业在华东、华南优势明显。

而随着牛奶业务在华的逐步推进,2018年8月,明治提出了到2026财年(截至2027年3月)将海外销售额占比提高至20%的计划,2017财年的占比为7%,中国业务被其视为这一计划的核心。

在结束于2020财年的中期经营计划中,中国也被其定位为海外市场中最重要的地区。不过,上述市场部负责人并未向观察者网透露中国市场营收占明治总营收的比例。

去年9月,为提高明治乳制品在华北以及东北的市场渗透率,其在中国北方设立的第一家生产制造工厂落户天津,项目总投资额约3亿美元,计划2023年投产,主要生产冷鲜奶、酸奶及奶油等产品。

6个月后,苏州明治今年3月25日在公司官网发布消息:为了扩大在中国的事业,加大商品的供应量,决定增加牛奶和酸奶的生产线。在新闻稿中,中国被其称为“海外市场的成长基石”。


官网截图

大力拓展中国市场的背后,是明治在日本本土的食品业务正在遭遇困难。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明治集团在日本国内除了牛奶业务处于亏损状态,主要拉动国内食品板块的功能性酸奶和巧克力业务也都陷入了“苦战”。

2018年其乳制品销售额同比下降3.1%,巧克力所属的糖果类销售额更是同比下滑了19.6%。

报道中指出,明治集团如果能在巨大的中国市场确立作为牛奶企业的地位,将摆脱对日本国内市场的依赖,成为日本在海外市场实现增长的内需型企业的榜样。

图片来自华泰证券研究所

图片来自《日本经济新闻》

奶粉在华曾“败走麦城”

颇有意思的是,明治虽然是首个大规模进入中国冷鲜奶市场的外资乳业品牌,却还是第一个将奶粉业务撤出中国的外国企业。

早在1993年,明治集团就设立了广州明治制果有限公司,面向内地和香港销售橡皮糖、巧克力等产品。2006年,其成立明治乳业(苏州)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正式进军中国乳制品市场。

彼时,明治一度是美赞臣等欧美品牌在华的主要竞争对手。根据调研机构AC尼尔森发布的数据,2010年明治在进口奶粉的排名中可以进入前10,当时还被誉为“更适合亚洲婴儿的品牌”。

明治奶粉(资料图)

不得不说,明治奶粉在中国奶粉市场上也曾有过辉煌。

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2008年以明治为主的日系奶粉品牌在华市场占有率达7%,而所有的国产品牌奶粉合计占比仅为30%;2009年,日本对华奶粉出口量多达2044吨,比2007年增长了近5倍。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在2010年报告中称,通过对2008-2009年深圳沃尔玛超市的调研发现,明治奶粉在该超市奶粉销售额中占比达5%;2008年10月淘宝检索的结果显示,在售出的14.6万件奶粉中,中国国产品牌合计仅1.85万件,而明治奶粉则售出1.05万件,在所有奶粉品牌中位居第一。

然而,2010年4月“风云突变”,当时日本宫城县发生口蹄疫,中国开始对日系品牌下达禁令。随后,该公司在2011年12月遭受了更严重的挫折,原因是福岛核电站泄漏导致其产品被检测出放射性铯。

虽然明治奶粉转而采用澳大利亚奶源,但运营成本也迅速增加。

当时媒体报道截图

进入2013年,中国发起奶粉市场整顿,对奶粉行业监管趋严。当年8月,国家发改委对合生元、多美滋、美赞臣、雀巢、惠氏、雅培等6家企业的定价违规行为开出1.1亿美元的罚单。

不过,根据路透社当时报道,明治、雀巢和贝因美也涉嫌价格垄断,但因配合整改而免遭处罚。其中,明治当时将所有产品的价格都下调了7%左右,并承诺在今后2年内以此优惠价格供应中国市场。

但在降价3个月后,明治当年10月底宣布退出中国婴儿配方奶粉市场:“中国乳制品市场竞争逐渐激化。在此严峻环境下,坚持采用澳大利亚全进口奶源……造成了对公司成本及收益的严重影响。”

根据当时第三方的统计,2013年前8个月,明治奶粉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一直在0.1%左右徘徊。

不过,在宣布退出中国奶粉市场不到1个月,明治便选择进入低温鲜奶以及酸奶市场的方式重回中国,当时这也成为首个大规模进入中国冷鲜奶市场的外资乳业品牌。

仍是外商投资兴业的热土

在新冠疫情对全球产业链造成冲击的情况下,不少企业感到焦虑不安,因此外媒报道“日本政府将资助日企将生产转出中国”一事在网络上引发讨论。

据彭博社4月9日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4月公布的政策细节显示,该国计划拿出“改革供应链”所需费用中的2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3亿元)用于资助日本企业将生产线转移回日本本土,23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用于资助日本公司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以实现生产基地多元化。

原因是自疫情爆发以来,暴露出了日本产业链尤其是口罩等防疫物资存在的脆弱性。

报道截图

那么,“日企撤离中国论”到底现不现实?

4月15日,《日本经济新闻》专栏作家、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柯隆认为,如果一个企业到中国投资仅仅是为了压缩成本,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制造廉价的产品和商品,应该说在中国投资的收益率正在逐渐缩小,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随着经济的发展正在快速上升。

但他指出,只要稍稍近距离观察一下日本企业的对华投资就可以发现,除了把中国作为出口生产加工基地的日本企业以外,还有更多的企业瞄准了中国市场

原因是,随着中国劳动成本提高,中国家庭的购买力在不断提高,中国市场慢慢代替廉价劳动力成本成为吸引外资最重要的参数。

据中国商务部去年11月份公布的数据,2018年日本对华实际投资到位金额38.0亿美元,同比增长16.5%,占中国吸引外资总额的2.8%。

截至2018年底,日本对华累计项目数51834个,实际到位金额1119.8亿美元,占中国吸引外资总额的5.5%,在中国利用外资国别(地区)中排名第一。

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2019年版)截图

柯隆在文章中指出,虽然有少数日企为寻找更廉价的劳动力转向东南亚等国,但有更多的日企留在中国,因为他们不仅仅把中国当作出口加工基地,更重要的是中国已成为他们生产的商品的消费市场。

“我们很难想象这些企业为了压缩成本把工厂搬到东南亚或印度,然后再把商品出口到中国。对于企业来说从工厂到市场的距离越短越好,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所以,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只要是把中国当作市场的日本企业是绝对不会离开中国了。”他指出。

也正因此,4月16日,苏州明治对上述舆论的表态是:“我们没有听说有这样的报道。我司也没有计划将生产线转回日本国内。”

同一天,在被问及“日本政府拨款支持日企从中国撤离”一事时,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当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格局是各国企业多年来共同努力、共同选择的结果,是各经济体要素成本、产业配套、基础设施等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哪个人、哪个国家能够随意改变的。

从总体上看,尽管疫情对在华外资企业造成一定影响,但中国没有也不会出现大规模外资撤离情况。外国投资者持续看好中国,在中国长期经营发展的信心和决心没有改变。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

高峰指出,据监测,目前在华外资企业复工复产率稳步提升。对全国8700余家外资重点企业的调查显示,截至4月14日,复产率超过70%的企业占72.8%,较上周提高0.9个百分点。

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有关问卷调查,中国华南地区98%的日资企业已恢复生产,开工率达到100%的企业占41.4%,开工率为80%至100%的企业占42.3%。

其他地区日企复工也取得积极进展。在华生产率先恢复,有力支持了日企经营,已有很多日企表达了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和进一步开展对华投资的意愿。

针对“美企撤离论”,高峰回应指出,根据中国美国商会2020年《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尽管目前美国在华企业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等一些问题,但从长期来看,中国仍会是大多数在华美企的重点市场。华南美国商会疫情影响报告显示,75%的受访企业表示,无论疫情影响如何,不会改变在华再投资计划。

“事实表明,中国仍然是外商投资兴业的热土。”他说。

(编辑:尹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吕栋

吕栋

宁静致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吕栋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日企回家路费报销?明治:没听说、没计划、刚追加在华投资
东阿阿胶真的愁卖
格力一季度减收近200亿,董明珠称大幅招人没有停
美企撤离论甚嚣尘上,苹果在华迅速“找回手感”
猛增近3倍,宁德时代提升境外发债额度至30亿美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