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万科董事会大换血,深铁3席位全换人重申“不干预”

2020-07-01 17:12:49

(文/苏健 编辑/尹哲)6月30日,万科2019年股东周年大会在深圳万科总部如期举行。

深圳万科中心(图片来源:arup)

继王石出走万科3年后,由郁亮接棒执掌的万科董事会迎来再一次换届,11人中仅保留4人,更换7人,由郁亮继续领衔。

受疫情影响,万科销售、回款均有下降,曾喊“活下去”的万科再次谈及“现金为王”。

万科股东大会现场(图片来源:e公司)

郁亮聊起创始人王石称,希望不忘王石当年创立万科的初心,把万科做成基业长青的现代企业。同时表达要向董明珠学习,称“董大姐是学习榜样。”

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辛杰在会上表示,不对万科设指标,不干预万科管理团队,全面支持万科发展。

郁亮向深铁集团表达了感谢称,感谢所有股东以及帮助过万科的人,让万科终于能迎来相对稳定的股权结构。

这又不免让人联想起3年前逼走王石的“宝万之争”,在各路“门口的野蛮人”面前,万科最终由国资背景的深铁集团接管。

观察者网查询启信宝发现,深铁集团作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8.69%,而十大股东中宝能系钜盛华以1.14%的持股比例位居第9。

启信宝截图

董事会更换7人

此次大会是王石正式退休之后,郁亮接棒执掌的第十八届董事会最后一次登台。除了例行对公司上一年度报告及利润分配方案等事项进行审议之外,此次还将选举新一届的董事会成员。

3年过去,又到董事会换届时,从候选人名单来看,依旧郁亮领衔,万科管理层占据3席,深铁集团占3席,深圳国资1席,独立董事4席,较上一届并未发生变化。

万科董事会换届情况一览

虽然格局稳定,人员上却有较大变动。首先,万科管理层的3个席位除郁亮外,其余2人均为新增。

祝九胜在担任两年多总裁职务后,终于进入董事会。

年仅42岁的王海武成为万科最年轻的董事会成员。王海武此前为万科中西部区域事业集团首席合伙人、首席执行官,今年4月8日被聘为万科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

万科董事会新一届管理层简介(图片来源:万科官网)

此外,深铁集团的董事长仍将会是万科的董事会成员,体现对万科的重视程度。深铁集团提名的辛杰为深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唐绍杰为深铁集团总经理,李强强为深铁集团副总经理。

深圳国资仍然占有1个董事会席位,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原深圳远致投资)党委书记、董事长胡国斌将接替深圳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盛典。

最后,4名独立董事中,现任的刘姝威、康典、吴嘉宁均再获提名,李强将离任,张懿宸为新的候选人。张懿宸现任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值得注意的是,据万科5月29日发布的股东大会之补充通告显示,原提名十九届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傅成玉因个人原因放弃候选人资格,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及章程,深铁集团作为公司股东提请张懿宸为新候选人。

傅成玉此前担任中石化董事长,于2015年卸任退休。

曾喊“活下去”,今谈“现金为王”

万科在2019年报致股东信中提到,如今房地产行业已进入白银时代的深水区。

股东大会上,祝九胜在汇报2019年度报告时表示,当前外部环境呈现出高度的复杂和不确定性。

中长期来看,行业已步入存量竞争时代,市场从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对客户的竞争更加激烈,对企业综合实力的考量更加严峻。

短期来看,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进一步加大了不确定性,对企业在认识、态度、能力、行动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万科2020年经营策略将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现金流为基础,持续创造更多真实价值,实现有质量发展。

祝九胜指出,疫情对万科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影响,在2~4月现场销售关门,对施工、交付影响较大,销售面积、金额均有下降,但比行业受影响的水平低一些。5月份销售有反弹,是前期积压的需求释放。6月份比5月份差一些。

6月24日《中国房地产金融》援引祝九胜的话称,疫情冲击对该公司影响比较大,体现在销售、交付、现金流和开工等方面,他认为公司要多留现金过冬。

疫情对万科首先影响的是销售,2-3月份销售额同比将下降510亿元,包括进驻的湖北三个城市销售断流。

其次是新开工和竣工交付,一季度预计1万户面临延缓交付,让万科对1万个客户有交付延缓的可能性,全年该数字将增至3.9万户;开工也较往年延迟40天左右。

同时,还有每天至少5.3万人在抗疫一线的额外成本。总结下来,疫情对万科的影响相当大,销售回款大幅下降,短期是现金流压力,长期也给未来1-2年产生了结算压力。

而郁亮在总结万科三年的成果时表示,过去三年万科业绩保持了一贯的稳健增长,物业服务形成了住宅服务、商企服务、城市服务的“三驾马车”模式,TOD(观察者网注:TOD指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发展模式)、城市更新、物流、长租公寓等业务各有亮点,万科管理团队也保持稳定。

郁亮认为上述成果主要得益于两点:一是事业合伙人机制让全体万科人能始终保持对万科事业的激情和使命感,也是自己信心和勇气的来源;二是一直坚持的企业“免疫力”建设,回顾万科36年发展历程,每次危机过后,万科都获得了发展的机会,靠的就是“免疫力”。

要提升“免疫力”,一方面要提供好产品、好服务,有客户信任才有万科的未来。另一方面是“现金为王、手有余粮”,万科始终追求有利润的收入和有现金流的利润,保持行业最高的信用评级,这样才可以获得更多发展和转型机会。

根据万科2019年报显示,万科的负债控制较为理想,截至2019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84.36%,较2018年底下降0.23个百分点。

2019年实现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入456.9亿元,连续实现11年经营性现金流为正;年末持有货币资金1661.9亿元,远高于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总和938.9亿元;净负债率33.9%,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深铁集团:不干预万科团队

深铁集团入主万科三年来,与万科的合作关系也受到了许多投资人的关注。

对此,辛杰在会上回应称,三年前入股万科是深圳市委市政府正确的决策。万科是市场化很高、很成熟的企业。深铁集团按照市场规则,不干预万科的团队,做到“管资本”而非“管企业”,保持万科的市场化运作和活力。

对于股东关于深铁集团是否给万科设定经营指标的提问,辛杰说:“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也搞过经营,知道不应该盯住指标,应该跳过指标做经营,郁亮主席带的团队,是市场打拼出来的,相信可以披荆斩棘。”

同时,辛杰还提到,作为万科的股东,也倒逼深铁集团进行企业现代化、企业制度等系列改革。在改革基础上,深铁集团希望做一个万科合格的股东,跟中小股东一起来支持万科的发展。

因此,深铁集团不但要秉承对万科“四个支持”的承诺,未来还要全面的支持万科的发展。

三年前,在深铁集团第一次入主万科董事会时曾公开表态,对万科将实施“四个支持”,包括支持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支持万科的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战略,支持万科的事业合伙人机制,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实施运营和管理,深化“轨道+物业”发展模式,为股东创造良好业绩。

郁亮称不忘王石初心,希望万科基业长青

郁亮在会上表示:“万科的前身叫现代企业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石先生当时的初心是建立一个有活力、能创造的现代企业。不忘初心,我们希望通过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把万科做成基业长青的现代企业,始终拥有活力、创造力、免疫力,历经风浪,做到活下去、活得好、活得久。”

而对于如何能做到基业长青,郁亮回应道,地产开发的黄金时代迟早会结束,白银时代也会变到青铜时代、黑铁时代。

没有行业会出现注定基业长青的企业,即使是科技行业,早前是新浪、网易、搜狐,之前是BAT,现在是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都是各领风骚三五年。

但是有一类企业是过去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或者是刚刚开始出现的,叫平台型企业。

以前所有企业都是单一某个业务上的企业,而平台型企业就像生态系统,系统中的每个物种都有它的生命期,有不同的表现,但是如果是非常好的生态系统的话,这个系统可以生生不息、欣欣向荣。

郁亮以美国电商公司亚马逊为例称,亚马逊从财务报表看目前可能还没有那么突出,但是毫无疑问人们认为它是创造巨大价值的平台型企业。商业史就是拿来改写用的,之前成立的结论,在平台型企业出现后有可能发生改变。

而万科开启的物业服务具备平台型企业特征,万科以“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为战略定位,也是希望指向这个方向。

至于万科物业是否会上市,祝九胜回应道,万科每个独立的业务,都希望实现独立上市,因为上市后世界上优秀的机构都会注意到。具体到万科物业,当前没有上市时间表。

此前在《中国房地产金融》6月24日的报道中曾援引郁亮的回答称,万科物业暂时没有上市计划,或者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没有上市计划。等到人们将万科物业作为城市服务商时,才会考虑上市。

“向董大姐学习”

有股东将万科ROE(净资产收益率)与格力电器对比,询问万科对提高收益有何计划,郁亮对此表示:“董大姐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要好好学习。”

同时,郁亮也解释道:“在提出经济利润奖金制度之前,万科是10%左右,奖金制度就是围绕提供股东回报水平做的事情。如果我们只要ROE的话,也是有方法的,比如杠杆率很高,但万一出现波动怎么办?我们的要求是速度规模不能下来、ROE不能低、负债不能冒险,现在还算平衡得比较好。”

H股边增发边回购

关于万科H股增发的提问,万科董秘朱旭回应称,万科从前年起启动H股增发工作,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提高H股流动性,因为万科每次都是爬行增发,两次摊薄的比例大约是2.3%-2.7%。

同时万科增发还有折扣,而且今年发完之后H股股价涨了3%,证明境外投资者对万科H股价值的认可,联交所要求公众持股到25%才会比较满意,未来增发的节奏还是请股东大会决定是否授权给董事会进行。

对于增发H股与回购H股是否矛盾,朱旭解释道,H股增发是为了满足联交所对流动性的要求,要增加万科H股公众股的流通比例。同时,H股增发一方面有助于公司治理优化;另一方面一定程度也可以降杠杆,募集资金用途需用于归还外币债务。

而股份回购是如果出现股价大幅波动突发情况的时候,董事会可以在股东大会授权下尽快启动回购计划,稳定市场、稳定股价,保护股东权益。所以这两个举动都是有利于保护股东权益、有利于公司业务健康稳定发展的,有各自特定的原因,它们之间并不矛盾。

万科股东大会从下午2时开始,5时结束,在这3个小时中从3点10分左右开始的股东交流提问占据了大半的时间。

关于万科广信资产包引入战投的问题,祝九胜回应称,同意下属企业广州万科将持有的广州市万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作价70.4亿元转让给包括中国信达在内的7家战略投资者,同时收回前期向广州万溪或广信资产包提供的股东投入共计320亿元,共计收回390.4亿元资金。

据文汇网7月1日报道,三年前的6月29日,万科广州耗资550亿拿下巨无霸打包地块广信资产包,截至目前,万科已为广信资产包累计投入470.40亿元。

交易完成后,万科将回笼资金390.4亿元,并将继续担任项目操盘方,推进项目建设。公告显示,广信资产包目前已完成1257宗历史执行案件的结案,但仍有约1500宗执行案件和外部债务待解决。

而关于之前捐赠企业股的行为是否违规,朱旭表示,企业股捐赠不是上市公司的行为,至于是否违规,据万科了解,捐赠行为履行了相关程序。

此前6月4日证券时报网援引王石的回应称,新冠疫情一发生,万科率先向红十字会捐了一个亿。清华看万科在公共卫生健康这方面这么积极主动,联系能否在清华投建公共卫生健康院。王石感觉到,捐赠这笔钱就和全人类的命运共同体连在一起了。从清华给信息到最后签协议,耗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会上甚至有一名万科业主由于垃圾分类的问题向万科物业提出了批评。郁亮称将在这周前往该小区了解情况。

截至6月30日收盘,万科A(000002.SZ)股价为26.14元/股,较今年初高点33.6元/股下降22.2%,万科企业(02202.HK)股价为24.5港元/股,较今年初高点34.75港元/股下降29.5%。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苏健

苏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健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万科董事会大换血,深铁3席位全换人重申“不干预”
NEC结盟NTT,日媒指欲联手抗华为
加码智慧城市,科大讯飞5000万在芜湖成立子公司
疫情下的成绩单:销售回款近3000亿,回购1.88亿股
英特尔:支持苹果换芯,但我更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