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上市前夜,中芯国际答谢宴高朋满座

2020-07-24 17:14:55

(文/尹哲 编辑/周远方)上市前一天,中芯国际在上海举行的答谢晚宴高朋满座。

铺着大红色桌布的主桌背后,“芯起点·创未来”投在鲜艳的红色屏幕上。

据参加晚宴的人说,这不仅是当天晚宴的主题,更是中芯国际第二天上市仪式的主题。

晚宴上,坐在主桌的主位上的,是中微公司董事长尹志尧。

尹志尧。资料图

前不久,这家在科创板开板一个月后便登陆的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在发布2019年年报的时候披露,其5nm刻蚀机已经获得行业领先客户的批量订单。

这一客户正是台积电。

目前,全世界能量产14nm及以下工艺芯片的企业屈指可数。身为其中之一,中芯国际上市前进一步强调,在下一代技术节点的开发上,全球纯晶圆代工厂仅剩其和台积电两个玩家。

坐在尹志尧右手侧的,是高通公司产品市场副总裁孙刚。

孙刚。资料图

作为Fabless模式的芯片企业(只设计芯片,把生产交给台积电、三星、中芯国际等制造商)巨头,高通曾一度是台积电第一大客户。

但由于发展的迅猛程度超出所有人的预期,2013年刚刚跻身台积电第十大客户的华为海思,在2019年贡献了前者总营收的14%,仅次于苹果的23%,规模增速也达到80%,大大超越后者的1%。

如果不是美方对华为围追堵截,取代三星、与苹果相互成就对方的台积电,完全有希望与华为续写其与苹果的传奇,在5G时代做得更大更强,不留给任何竞争对手任何机会。

想象很美好。可一旦美方在9月14日缓冲期满后选择一意孤行,台积电将不得不吞下错失华为的全部苦果。

无论未来将发生什么,事已至此,苦果都已经注定,因为中芯国际要顶上来。

01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进博会开幕式上发表题为《共建创新包容的开放型世界经济》的主旨演讲。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我们决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2018年11月5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提出将落实这项资本市场的改革。

尽管习主席当时没有给出具体的日期,但仅仅220天后(2019年6月13日),科创板便正式宣布开板,注册制开始试点。这远远早于外界的预期。

对于中芯国际等这类很难持续盈利,甚至连盈利的时间表都无法给出的企业,直接从登陆A股门槛上动刀,无疑打通了最好的融资通道。

从历史上看,注册制最早开始出现苗头,是在2014年。不过,由于2015年资本市场动荡所造成的影响,计划中的注册制一直被摁在“纸面上”。

投资者急,国家更急。

对于经济结构转型中的中国而言,随着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的迅速提升,大象的身躯越来越藏不住。

外部,“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建设早已完备,等着你乖乖就范;内部,主席“搞了五六十年社会主义还没有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子”的问话催人只争朝夕;“韬光养晦”的战略机遇期终将过去,“有所作为”的时代已经到来,想方设法提升科技实力成了第一要务。

可是,实践之路总是没那么容易。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芯片、发动机等动辄被卡脖子的工业品,在中国都经历过这样的历史。

作为投入门槛高、回报周期长、幸存者少的产业,中国太多企业连入局的资金都拿不出来。

如果只要求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进行债权的直接融资,或是中央、地方专项基金进行股权上的直接融资,这种填鸭和保姆式的大包大揽,不仅对于庞大的产业体系和前期投入而言杯水车薪,更可能养育出效率低下,难以在市场生存的“资本巨婴”。

因此,必须撬动社会力量,发挥市场优胜劣汰的选择能力,加上政策的引导和支持,才能真正培养出一支刻着中国基因,又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群龙。

只有靠“以信息披露为中心,通过要求证券发行人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公司信息,使投资者可以获得必要的信息对证券价值进行判断并作出是否投资的决策,证券监管机构对证券的价值好坏、价格高低不作实质性判断”的注册制。

02

答谢晚宴上,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和瑞芯微CEO励民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在2019年的A股市场上,前两家上交所主板公司股价的雄壮走势,着实让登陆科创板的瑞芯微等“后生们”印象深刻,也为他们打开了估值的空间。

韦尔股份虞仁荣。资料图

汇顶科技张帆。资料图


瑞芯微励民。资料图

往常,我们提到芯片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中央处理器(CPU),也就是逻辑芯片。

比如个人电脑上的英特尔酷睿、AMD ZEN架构CPU,手机上的高通骁龙处理器、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这类芯片决定着产品最核心的性能水平。

实际上,芯片的种类岂止于CPU。

信号传输上需要射频芯片、基带芯片,图像呈现需要显示芯片,声音需要声卡,拍照需要图像传感器等等等等。

中国不缺全球领先的芯片设计公司。

就算不提华为海思,BAT的入局也加深了外界对这个领域的认知。

譬如阿里平头哥的“含光”、“玄铁”等芯片,百度旗下“昆仑”、“鸿鹄”等芯片,腾讯也在燧原科技等初创企业上投入重金研发芯片。

本周一,上市即创千亿市值的寒武纪手持AI处理器方案;韦尔股份旗下豪威科技掌握领先的图像传感器方案,汇顶科技手握屏下指纹识别解决方案。而最早从复读机主板芯片起家的瑞芯微,如今也是多媒体芯片领域翘楚。

从角色上来说,相较于台积电、中芯国际等芯片代工商,这些芯片设计企业位于下游。

于是,无论是韦尔股份,还是汇顶科技,他们都同时与台积电、中芯国际保持着密切的商务往来和合作。

就在中芯国际上市前的战略配售中,获配总额排名第三的,是一家叫做“青岛聚源芯星”的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累计获配22.24亿元,仅次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以及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

启信宝APP截图

启信宝APP显示,参股“青岛聚源芯星”的就包括韦尔股份、汇顶科技等在内的14家中国半导体企业。

通过这样的方式,他们顺利实现了对中芯国际的战略投资,成为了后者的股东,进一步确保了供应链安全。

下游企业用真金白银给予支持,而同样身处“青岛聚源芯星”持股名单里的,还有不少中芯国际的上游企业——半导体设备制造商。

他们的机会,瞄准中芯国际下一代先进制程。

03

A股注册制“沉默”的3年里,多少企业远赴海外融资。

不仅财务、经营状况统统向对方透明,国内投资者更是难以分享企业发展的果实。

偏偏,在科创板开板前20天,2019年5月24日晚,港股、美股同时上市的中芯国际突然发布公告,宣布从纽交所退市。

中芯国际公告截图

这一决定,距离华为被美方正式纳入实体清单过去仅8天。

正是自那时候起,前者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直接面临随时被切断芯片制造的风险。华为在芯片等原材料上加紧囤货的行动,也在2018、2019年年报中有生动的体现。

因此,中芯国际从美股退市的选择引发市场无限遐想。

有三六零借壳回归A股在前,加上科创板注册制铺路,中芯国际回归的故事也正式在坊间“拉开序幕”。

投资者最大的疑虑就是芯片制程“落后”。

至于落后的程度,2019年下半年,华为、高通等采用台积电7nm,甚至是7nm EUV(极紫外线)工艺的手机芯片纷纷上市的时候,中芯国际14nm制程都还没正式交付。

乐观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有2-3代的距离。更让人揪心的是,中芯国际外购芯片制造核心设备的渠道已经被封堵。

早在2018年5月,中芯国际向荷兰ASML采购后者最先进的EUV光刻机的消息就已传来。

该光刻机超过1.2亿美元的单价,几乎相当于中芯国际2017年全年净利润。论及重要性,该设备几乎是当下芯片制程通向7nm,甚至是5nm的最优解。

依照当时的采购计划,这台光刻机最快会在2019年前运抵中芯国际的厂房。

尽管预想很令人激动,但当时就有人预警,美国等不会让采购顺利进行。果真,在各种阻挠之下,该订单至今也未能落地。

04

坐在主桌上的北方华创董事长赵晋荣、安集科技董事长王淑敏一定是感慨良多的。

与中芯国际不同,采购最先进制造设备对于台积电而言并非难事。

2015年,张忠谋不顾台湾岛内激烈反对,坚持赴南京投资14nm工厂。

这一方面是当时大陆芯片市场潜在规模之大,已经令人垂涎,另一方面,中芯国际当时的制程规划根本无法满足市场对未来的预期。

回过头看,台积电作出“登陆”决定的时候,中芯国际刚刚实现28nm创收(2015年三季度);2018年10月31日,台积电南京工厂投产之时,有梁孟松强力加盟的中芯国际,距离14nm实现收入还要再等上1年多的时间。

与之同时,国产半导体制造链条也在突破的路上。

北方华创赵晋荣。资料图

2019年年报中,北方华创没有透露一丝关于14nm制程上的进展,但12英寸28nm刻蚀机、PVD(物理气相沉积)、CVD(化学汽相沉积)、氧化炉、清洗机等已经完成技术攻关,实现了产业化。

安集科技2019年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中芯国际。

安集科技王淑敏。资料图

目前,前者主要生产用于8英寸、12英寸晶圆产线上的化学机械抛光液,而且已在130-14nm的技术节点上实现规模销售。

并且,安集科技强调,10-7nm技术节点产品正在研发。这一有力这也证明中芯国际已经把目标放在了这一制程上。

尽管没有意外的惊喜,但在芯片制造领域,从氧化、涂胶、光刻、刻蚀、离子注入、物理气相沉积、化学汽相沉积、抛光、晶圆检测、清洗等环节上,中国企业正逐一击破先进制程上的垄断。

05

市场的灵魂是人气和信心,资本需要成绩和未来。

参与中芯国际上市前242亿元战略配售的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上海科创集团总经理沈伟国等也出现在晚宴现场。

深创投倪泽望。资料图

战略配售占到了中芯国际IPO规模的一半,也就是中芯国际公开发行的16.86亿股中,有8.43亿股提前被参与战略配售的29家机构认购了。

这29家机构里不仅有耳熟能详的中央投资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海外政府投资——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阿布达比酋长国政府的阿布达比投资局,还有来自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合肥、杭州等地的国有产业投资机构。

上海科创集团总经理沈伟国。资料图

这家总部在上海的芯片制造商是在今年5月5日晚突然宣布登陆科创板的。

正在外界惊叹之余,一周后的5月13日晚,中芯国际介绍了其最先进工艺——14nm的成果。

令人欣慰的是,在去年四季度正式创收的14nm制程,在今年一季度扩大战果,其营收占比提升0.3个百分点达到1.3%。叠加季度总营收7.8%的环比增幅,14nm单项收入环比增速超过40%。

那就把最硬的龙鳞都给你:

1、中芯国际6月1日申请IPO获上交所受理,6月4日问询,6月19日过会,6月22日提交注册,6月29日注册生效,7月7日申购,7月16日上市,前后共计45天。

2、此次IPO初始计划募资200亿元,最终超额配售选择权全额行使,扣除发行费用后募资净额525.03亿元。在A股历史上,这一募资规模仅次于2007年的中国石油、中国神华、建设银行,以及2010年的农业银行,为10年来之最。

3、发行价最终定于27.46元/股,该芯片制造商上市市值近1960亿元,超额配售选择权全额行使后,市值近2030亿元。截至7月15日收盘,中芯国际港股市值为2197.7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84.62亿元)

4、中芯国际A股上市首日,股价最高较发行价涨逾240%,市值接近6800亿元。

5、此次发行共29家战略配售对象,合计投资金额达242.61亿元,最大投资者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获配35.175亿元,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获配33.165亿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G大橘G”,扫码关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尹哲

尹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尹哲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上市前夜,中芯国际答谢宴高朋满座
恒大上半年合约销售额和累计回款均创历史最高
几乎天天买,恒大2年后重启回购潮已耗资近15亿港元
运营商首次“点名”国产CPU服务器大规模集采招标
搭载麒麟985 5G芯片,华为nova7系列起售价2999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