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董事长、CFO连遭监管点名,泰禾会集体上岸还是集体沉船?

2020-09-07 17:17:19
导读
泰禾能否顺利引入万科成为第二大股东、其债务重组工作能否顺利进行,仍是未知之数。

(文/张志峰 编辑/尹哲)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翘首以盼多时的泰禾集团,好不容易有望引来万科的一笔战略投资,近日又因财报问题频繁受到深交所关注。企业债务重组方案能否顺利落地,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9月6日,泰禾集团披露,企业CFO(财务总监)王伟华于9月4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

监管函提到,王伟华自2020年3月20日起担任泰禾集团财务总监。2020年4月30日,泰禾集团披露2019年度主要经营数据,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732万元,同比下降67.62%。

6月13日,泰禾集团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经审计净利润为46644万元,较2019年预计净利润减少36088万元,差异率为43.62%,较2018年经审计净利润减少20.88亿元,同比下降81.74%。泰禾集团披露的2019年度主要经营数据与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差异。

监管函指出,王伟华作为泰禾集团的财务总监,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并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就在王伟华收到监管函的同一天,基于同样的原因,深交所同时对泰禾集团及企业董事长黄其森、上一任CFO姜明群给予了通报批评处分。

负债谜团

相比于深交所的监管和通报批评,最令黄其森头疼的当属泰禾的债务问题。

两年半之前的2017年12月,泰禾董事长黄其森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2018年泰禾的年销售目标是2000亿元,泰禾集团股价连续多个涨停。那时泰禾院子开盘堪比歌舞场,成龙、范冰冰等大明星出面站台。

在黄其森看来,泰禾的前景一片光明,于是趁机大举收并购,扩大规模。而彼时,正是其他闽系房企纷纷开始降杠杆的节点。

终于,由于误判市场形势,仿佛一夜之间,泰禾深陷债务泥沼。

首先是来自各方的债务集中到期,一些信托公司已在通过诉讼手段向泰禾主张债权。

据财报显示,截止今年上半年,泰禾集团期末融资余额为960亿元,平均融资成本为10.03%,将有713.72亿元在一年内到期。在其融资结构中,信托等非标融资为578.16亿元,占比60.20%。截至8月15日,泰禾集团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349亿元, 尚未支付的利息为43.32亿元。

今年以来,泰禾集团先后未能完成17泰禾MTN001、18泰禾01、17泰禾MTN002、17泰禾01本息的按时兑付。截至年中,泰禾集团因诉讼纠纷被司法冻结的银行存款为8.92亿元,较期初增长273.63%。

天眼查数据显示,仅今年4月份至今,泰禾集团已14次因“老赖”成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总额37.9亿元;泰禾集团的控股股东泰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次成被执行人,执行总额43.3亿元,其中9次发生在今年,执行总额40.3亿元。

泰禾集团被执行情况

泰禾投资被执行情况

预售额为负数

同时,泰禾院子也因企业债务问题滞销,不少业主藉此要求退房,致其业绩数据中,多项目预售额出现负数的“神操作”,引来深交所问询函。

财报数据指出,泰禾集团北京院子二期、杭州院子、廊坊大家商业城、蓝山院子项目于期内的预售(销售)金额均为负数,分别为-16748万元、-2892万元、-391万元、-368万元。深交所要求说明,预售(销售)金额为负的原因,同时结合销售退回项目在前期的收入确认情况、销售退回是否属于资产负债表日后调整事项。

泰禾回复称,上述项目于期内存在销售退房,导致期内预售(销售)金额为负。其中北京院子二期、廊坊大家商业城以前年度未确认收入,北京院子二期客户、廊坊大家商业城客户分别于报告期内提出退房申请,期内销售退回直接冲减合同负债;杭州院子销售退房涉及4套、蓝山院子销售退房涉及2套均已在以前年度确认收入,于期内提出退房申请,上述涉及房源销售退回直接冲减报告期收入。

但泰禾强调,上述销售退回属于客户个人原因申请退房退款的零星个案,占项目总体销售的比例很低。此类个案在资产负债表日并不存在,不属于资产负债表日存在的情况,因此不属于资产负债表日后调整事项,公司前期有关收入确认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此外,深交所还关注到泰禾集团诉讼纠纷的情况。截至2020年6月末,泰禾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涉及的诉讼案件共148起,涉案金额约为13.51亿元,未计提相关预计负债。

另据《重大诉讼公告》,截至8月15日,泰禾集团未披露的其他小额诉讼、仲裁事项增加到260起,涉资约16.39亿元,主要为金额较小的商品房合同纠纷及物业合同纠纷。对此,深交所要求泰禾集团说明合同纠纷迅速增长的原因以及对公司可能的影响及应对措施。

泰禾集团则称,自6月30日起至8月14日的新增的112笔诉讼事项中,有55笔为商品房合同纠纷及物业合同纠纷,涉及金额合计1亿元,对于商品房购销合同纠纷,部分因购房者基于个人原因而产生纠纷,部分因近期公司存在大额到期债务未归还的情况而导致的消费者信心不足产生的退房纠纷。

“要么集体沉船,要么集体上岸”

事实上,泰禾的债务危机自2018年就已经初现端倪,当年6月,泰禾集团70亿元定增被叫停中止。在经历多轮变卖资产之后,业内就一直在猜测谁将会是泰禾的“白衣骑士”。

然而战战兢兢2年之后,泰禾历经了十余个“绯闻对象”,都以对方的“澄清”宣告失败。

直到7月底,泰禾公告称,公司与万科下属全资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在满足交易前提下,泰禾将转让19.9%股份予万科,转让价格为每股4.9元,对应总对价约为24.27亿元。

终于凭借自身产品的强大IP,迎来了一个白衣骑士,整个市场都为之松了一口气。然而,万科的注资却是有条件的:不影响万科股东的权益,不影响股东对此事的观感,也不影响万科股东的收益水平。

在8月28日的万科中期业绩会上,总裁祝九胜直言,泰禾的产品力、基础能力不错,作为同行业的市场主体,又是中城联盟成员,万科会与泰禾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

然而,泰禾能否获救,在祝九胜看来有三个因素:“一是泰禾自身的生存意识,求生欲到什么程度;二是金融机构对泰禾负债问题的理解,泰禾确实过度负债,最后要么集体沉船,要么集体上岸,目前金融机构的共识正在达成过程中;第三,福建省政府和省金融办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和方案来应对。”

万科的态度很明确,之所以打算注资泰禾,看上的只是泰禾“院子系”产品,而对于泰禾的债务问题,万科在7月31日与泰禾缔结的协议中表示:对泰禾的债务不增信,需要泰禾自行解决债务问题后,万科才会推进与其的战略投资。

有分析人士指出,引战万科,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假如泰禾自己能解决债务问题,就不需要再找战投了;战投若不给泰禾一笔救命的资金,泰禾自己就解决不了债务问题。

泰禾方面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开展的债务重组工作具体分为三方面进行:一是与各方债权人主动开展沟通,听取各方债权人关于后续解决方案的意见;二是综合债权人意见,并结合公司目前状况及未来发展规划,形成可实施的后续债务解决方案;三是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股权结构,推动债务重组工作进程。

同时,由于公司控股股东转让框架中设置了两项股份转让先决条件,目前针对这两项先决条件,重组方案正在与各方确定中。此外,万科团队及万科聘请的第三方专业机构团队对公司开展的尽职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结果尚待工作完成后出具。

由此看来,泰禾能否顺利引入万科成为第二大股东、其债务重组工作能否顺利进行,仍是未知之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志峰

张志峰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志峰
专题 > 中国房市
中国房市
小编最近文章
万科驰援悬而未决,泰禾董事长、财务总监连遭深交所点名
价格战升级,恒大许家印深夜敲定全线7折
房企上半年业绩普降,下半年降负债成主旋律
房企分拆旗下物业上市成风口,华润“憋了”5天
8年补齐住房供需短板,深圳住建局:新加坡是榜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