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永好:复杂国际环境下,怎么保证中国超全球50%的猪肉消费量?这个问题非常重

2020-09-30 10:08:55

观察者网·大橘财经讯(采访/周远方 编辑/吕栋)受非洲猪瘟和新冠疫情双重影响,中国猪肉价格始终维持高位运行,实现“猪自由”成为一件不容易的事。

同时,中国猪肉产量和消费量均超过全球50%,但种猪却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国外进口。

9月29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接受观察者网大橘财经、百家号《洞察》等媒体联合采访时,再次谈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分享新希望集团对科技和金融赋能农民的一些看法和做法。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

刘总您之前提到养种猪就是要做“猪芯片”,中国现在种猪很多是靠进口的,必须解决种猪国产化的问题。这个比喻很形象,也能说明问题很严重。所以我想进一步问一下,现在我们进口的种猪一般都是大白猪、长白猪、杜洛克猪等等,这些猪是不是都被国外的种猪养殖公司垄断,控制了我国种猪的来源?

刘永好:

我们新希望六和是做饲料的,养猪、养鸭也养鸡,由于新冠疫情再加上非洲猪瘟这两个疫情,导致了我们猪肉的生产大幅度减少,也导致我们猪肉价格上涨带动了CPI的上涨。国家很重视,我们也非常关注,我们在积极进行防止新冠疫情和防止猪瘟,叫作“防两瘟”,做了很多积极的工作。

我们研究了一下,中国养猪业最核心的部分,我们认为就是猪的育种。我们国家是一个养猪量最大的国家,猪肉的消费也是全球之冠。但是我们很多原种猪是从国外进口的,其实中国好多省份好多地方都有一些本土猪,这些本土猪其实风味是不错的,也比较适应中国当地的气候情况,如果要养殖是很不错的。

但是由于我们研发投入不够,育种做的不够好,这些我们自己的土猪原种猪,往往用的饲料比较多,长的比较慢,而且肥肉多,瘦肉比较少,料肉比不高。

所以说,现在大量的市场上用的这种叫做“三元杂交猪”,主要的原种是从国外引进的。

这次疫情后,特别是当下错综复杂的国际情况就告诉我们,我们要争取把中国的原种猪的育种自己解决,要争取能够我们自己培育出我们自己的种猪。因为国际形势复杂以后,一旦渠道或者育种受到影响,我们占全球总量50%的猪肉消费怎么保证?这是关系全国老百姓民生的问题,所以这个事非常重。

所以我就提出,我们新希望集团作为一个养猪的大企业,有责任有义务,在育种问题上下大功夫。实际上在10多年以前,我们就有了这样的育种公司,包括我们的荣昌猪的育种,是我们来做的。另外还有“海波尔(Hypor)”,是一个全球排列前几位的一种种猪,在我们四川的江油和山东的海阳建了猪场。另外,全球销售最大的PIC原种猪,我们在陕西也有一个猪场。那么以它们为基础,我们正在积极进行原种猪的繁育,我们希望把中国原有的土猪种猪的适应性、它们的口感,它们的繁殖率这些优势,和国际品种长得快、瘦肉多这些优势结合起来。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

养猪产业链上现在除了种猪,还有别的环节是进口的吗?

刘永好:

现在养猪环节里,种猪是一个关键环节,另外我们新希望是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今年销售可能要增长超过2000万吨。饲料的原料可能是玉米、大豆等等,大豆现在80%多是靠进口的,大豆是植物蛋白,一旦国际贸易出现影响的话,对我们的饲料影响也是蛮大的。所以我们解决的办法,第一,广泛开拓进口渠道;第二,国内也在积极增加大豆种植;第三,我们在研究一些新的技术,通过一些发酵的方式,使我们蛋白需求得到一个新的满足,在不影响肉类蛋白生产的同时,减少对进口的依赖。

记者:

你好刘总,您之前提到,现在养猪要加快数字化转型,您觉得智能化养猪会带来哪些改变?以及这种方式是不是会推高猪肉成本?

刘永好:

非洲猪瘟使我们的养猪格局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我们中国传统是家家都养猪,小规模多农户,这有很多好处,但是现在非洲猪瘟,使我们家家都养猪这种小规模的方式出现问题,就是隔离做得不够好,因为我们农户间隔都比较近。所以在这种新格局下,我们养猪在没有防治非洲猪瘟疫苗、没有的特效药的情况下,一定是要加强隔离措施,这就导致了我们必须相对集中、有隔离地防范疫情。

非洲猪瘟的影响大了以后,国家也在鼓励企业做投资,我们要用一种新的技术来养,不但要养的多,而且要养的好。怎么样才养的好呢?第一,适度规模化,第二,尽量减少人的干预,防止人类带进一些细菌病毒等等;第三,用一些数字化、智能化的手段,来提高我们的养殖效率,降低成本。而现在中国在数字化、智能化、物联网化正在迅猛的发展,所以我们新建的养猪场一定是数字化的,智能化的。

具体讲,我们在养猪过程中,对猪舍温度的控制,提供空气的新鲜度,含氧量的分析、供给饲料、水、温度、湿度和二氧化碳的含量等等,都实行监测,通过数字化的手段,通过云上的手段进行全面的监控、管理和自动调节。这样的话,就能极大减少人员的干预,极大提升我们的效率,所以说我们的叫做“5S”的猪场,就是说人员要减少很多、土地要少占很多、用水要少占很多,并且对病虫害的防范要做到最好。现在这种电子化、数字化、智能化的手段,已经大规模用到了我们的养猪产业上。

在这种格局下,我们新建的养猪场,自动化的程度非常高,从某种角度上讲,可能比美国、欧洲这些先进国家的养猪业更好,因为他们大概是5年10年以前建的,那个时候数字化的能力跟现在不一样,再加上他们的土地比我们多得多,他们可以不要那么节约,而我们必须更加节约,要省土地。所以说这次非洲猪瘟导致我们的养猪场进行一个革命,这个革命就是智能化的革命、数字化的革命、环境保护的革命和防病治病的新革命。

记者:

成本会提高吗?

刘永好:

这样成本是肯定要有提高,但是我们通过智能化、规模化的养殖,来想办法来降低成本,一方面这些设备的使用肯定提高成本,但另一方面,我们通过扩大规模来降低成本,那么这两边就是一个赛跑了,我们希望节约成本这方面跑得快一些。

记者:

刘总您好,9月18日新希望发布公告表示,将投资18.26亿元,新建三个生猪的养殖项目。实际上今年在多种情况下,很多公司都在减少投资,甚至是零投资,新希望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加大投资呢?

刘永好:

因为猪价还比较高;因为老百姓要实现猪肉的自由,还要有一段时间;因为国家希望我们尽快在猪的繁育,种猪的育种和智能化养猪这些方面有所创新,有所投入。

所以尽管现在经济不够好,尽管很多企业都面临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我们觉得,我们新希望集团和新希望六和的上市公司把养猪作为第一要务,全力以赴去投资、去发展。我们不单这次公告了10多亿的养猪投资,我们还会持续在养猪方面加大投资,我们养猪的目标非常坚定,我们想通过我们的投资行为,扩大我们养殖的规模,通过投资行为使我们养猪的能力得到提升。这个能力不止是规模的能力,还有技术的能力,防控的能力,智能化的能力,还有团队进步成长的能力。当我们把这些能力提升了,那么我们就有可能使我们的养猪的成本降下来,就有可能满足老百姓的猪肉自由,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环节。

记者:

我想补充一个问题,就是做这么大的投资,有没有一方面原因是您认为明年的市场可能会比较缺少猪肉,或者说有缺口?

刘永好:

今年猪肉缺口比较大,到现在猪价尽管有所下降,仍然是比较高的,比正常年份还高了一倍多,将近两倍。那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投资,通过这样的发展,在提高技术,提高整个养殖能力水准的情况下,逐步提升我们的养殖量,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科研,通过人才的培养,通过一些新的品种的繁育等等措施,使养猪的成本能够降下来,能够不至于因为我们智能化手段的提升而增加成本,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量。我们正在这方面在努力。

记者:

刘总您好,我们了解到新希望是在农业领域的一个非常核心的龙头企业,它是如何通过供应链金融来帮助中小企业去融资的?

刘永好:

农村正在进行一个变革,向适度规模化和现代化的农业迈进,成为一个主要的发展的方向。而我们集团在农业现代化方向方面,是怎么做的呢?

一方面,我们加大投资的力度,多养猪,多养鸡,多建立产业链上下游的衔接,包括我们的屠宰肉食品加工、冷链、物流、中央厨房的建设等等。

第二方面,在金融和资金上帮助更多的农民朋友。我们农民朋友把养猪、养鸡、养鸭、养鱼作为一个重要的生产方式,他们需要能够得到支持。他们正在扩大养殖规模,既需要技术的支持,也需要金融的支持。

但是历史上,我们广大的农民朋友养鸡养猪是比较难得到银行贷款支持的,很多银行都说,他们需要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连续三年的财务报表,才能够给你提供贷款,而我们广大的农民朋友去养殖户,他往往没有规范的标准的财务报表。另外有些金融机构认为“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你这些活的鸡啊鸭啊,我搞不清楚,所以他们不愿意提供这样的贷款。但是我们的农民朋友又非常希望能得到这样的金融支持,来提升他们生产的能力,来多养猪多养鸡。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新希望集团发挥我们的优势。我们的优势在于,第一,对农民、农业、养殖户非常了解。第二,我们生产饲料,我们是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那么我们把饲料卖给农户的同时,也向他们提供技术服务,同时提供一些金融的服务,我们成立金融科技公司,帮助他们做担保,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会养得好的,他们是有能力的,他们是诚信的。并且我们知道他们到底养了多少鸡,需要多少饲料,通过供应链的方式来帮助他们。于是我们又成立新希望的供应链金融公司,帮助我们供应链上下游的养殖户买饲料、买猪苗、建猪圈,鸡圈等等。。

同时我们也成立了普惠金融科技公司,帮助银行给农民贷款。为了减少银行的风险,共同帮助农民朋友,我们成立了担保公司。这几年为我们广大的产业链上的农民朋友,我们担保了近400亿。我觉得这些都支持了农业产业的发展。

现在的农业需要产业链的支持,包括收购、加工、仓储、屠宰食品体系的支持,包括技术服务的支持,金融产业的支持。我们提供种猪、鸡苗、鸭苗,我们提供饲料,提供技术服务,让他们能够养殖得更好。我们也搞了若干数字化营销和技术服务的手段,通过手机和智能终端来做这样的服务,这方面正是我们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方向。所以说数字化的转型,在我们农业领域已经开始大有作为。

记者:

这次海南成立自贸区,很多企业也都谈了自己的看法,您觉得像新希望这样的农业以及金融产业,在自贸区里面能够寻找什么样的机遇?同时自贸区要实现它自己的目标的话,还面临哪些挑战?

刘永好:

国家批准海南成立自贸港,我认为自贸港比自贸区的规模要大、更完善、政策更到位,从税收,便利性,人员人才的流动等等方面带来这样的机会。所以这次我们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到海南来,在这绿公司年会,同时也到这来了解海南自贸港的政策的情况,来研究和发现海南的投资机会。现在好多人都在海南找到了投资的机会。

我们认为海南具有政策的优势,又有绿色环保的优势。拿我们的行业来讲,我们是从事农业和食品领域的,而海南明显有发展热带现代农业的优势,这里的光热和海洋资源是我们需要考量的。所以说,我们已经在海南投资建设60多万头肉猪的猪场,跟海南农垦公司合作来做现代化的养猪产业,同时我们的饲料厂在海南已经有好多个了。

我们还在海南推行我们的环境保护工程。我们有一个上市公司叫做兴源环境,是专门做环境保护的,我们把山水、林、田、湖、草以及环境的整治各方面结合,我们在海南有二三十亿的项目和工程,我们把环保工程和现代化的热带农业、养殖业、饲料业、养猪业结合起来,同时还在海南探索海水深水养殖的新模式。

总之,我们看好海南的政策,看好海南的区域优势,看好海南的热带农业的资源和水产的条件。所以说,我们这次来不单单是来开绿公司年会,还希望在海南做一些投资,做一些发展,那也是很有挑战的。

中央已经批准海南作为自贸港,它有很多政策的优势。怎么样把这些政策优势落地,变成海南独特的竞争优势?怎样能够动员更多企业在这投资,能够成为国际上有影响的自由港或者说贸易港,从而带动海南经济的发展,从而服务全中国进一步的改革和发展?这些方面当然还有不少的挑战,让大家了解这些政策,推动政策的前行,并且通过实践,让我们这些在海南投资的企业的投资获得价值,得到发展,我觉得这才是真真实实的落到实处。

记者:

我想补充一个小问题,刚才提到“猪自由”,咱们如何定义猪自由?

刘永好:

所谓“猪自由”,第一,就是我们老百姓能够相对比较从容地吃到猪肉;第二,猪肉的价格能够逐步恢复到疫情以前的水准。

记者:

您判断何时能实现?

刘永好:

我相信明年下半年以后,随着我们养猪产量不断提升,价格会逐步回落到自然的预期,回到以前的价格水准,还需要一年两年的时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吕栋

吕栋

宁静致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吕栋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中兴7nm芯片商用之际,中芯国际7nm制程“取得突破”
“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日媒称中芯国际“储粮过冬”,从欧美日大量采购关键设备
“复杂国际环境下,怎么保证超全球50%的猪肉消费?这事非常重”
华为联合英特尔发布新款服务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