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非洲铁矿石大国塞拉利昂重启对华铁矿石出口

责任编辑:吕栋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4 11:39:38

观察者网·大橘财经讯(文/吕栋 编辑/周远方)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长期以来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消费国。但由于国际海运铁矿石市场具有寡头垄断性质,且长期被澳大利亚和巴西矿业巨头掌控,中国对铁矿石价格的影响力仍十分有限。

正因为此,在中澳两国贸易紧张之际,澳大利亚虽然担心其他商品出口受阻,却在铁矿石上有恃无恐,甚至还想通过涨价“扳回一城”。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铁矿石进口来源的多元化成为必然选择。

非洲铁矿石储量丰富,中国在长期进口澳大利亚、巴西铁矿石的同时,也一直在非洲做长期战略准备。2月1日,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网站发布消息,塞拉利昂新唐克里里铁矿项目(下称:新唐矿项目)首船发货仪式1月26日在塞佩佩尔港口举办,该项目首船铁矿石于1月29日顺利起航发往中国。

塞拉利昂新唐矿项目首船铁矿石起航前往中国。 图片来源: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

这一消息意味着,塞拉利昂铁矿石已恢复对华出口

塞拉利昂是世界铁矿石储量大国,唐克里里铁矿资源量约137亿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体磁铁矿。

根据金十数据,中国2011年起从塞拉利昂进口铁矿石,在价格处于低位的2015-2017年,中国自塞共进口近1400万吨铁矿石,该国一度成为中国第六大铁矿石供应国。

但长期低迷的大宗商品价格叠加2014年起的埃博拉疫情,让塞拉利昂铁矿石生产逐渐停滞。

2017年底,由国有独资公司山东钢铁100%控股的唐克里里铁矿项目(下称:旧唐矿项目)完全停产,中国自塞进口量骤降至100万吨以下,2020年进口量进一步跌至0。

直到去年9月,民营企业中国庆华能源集团从山东钢铁接手后,新唐矿项目才得以启动。

钢铁行业内一位资深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新唐矿项目发往中国的首船铁矿石是旧唐矿项目此前的存货,当年由于铁矿石价格低迷,山东钢铁旧唐矿项目一期逐渐不再向外发货,投资力度也逐步降低。近期铁矿石价格处于高位,才将当年存货外运。如果庆华能源集团希望新唐矿项目以后大规模出货,仍需要追加投资。

去年7月,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曾发文指出:“中国国企和民企已在非洲铁矿石上投入巨资。即使新开发的非洲铁矿石需要几年时间,并需要大量资金来开发,这也不会阻止中国,因为中国知道如何玩长线游戏(play the long game)。”

在塞拉利昂重启对华出口铁矿石后,铁矿石主力合约连续走跌。2月2日最低一度跌至925元/吨,较1月26日最高点跌幅超过12%,较去年12月22日历史高点1184元/吨跌幅超过21%。随后略有回升,2月4日早盘报收958.5元/吨。

铁矿石主力合约价格走势日K线

塞最大外商投资项目

“中国不仅是在口头上向澳大利亚施压——中国在非洲有了选择。”去年7月,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在文中指出,中澳贸易争端发生在中美贸易摩擦、巴西铁矿石生产中断、全球经济普遍动荡之后,这一切使中国投资非洲矿藏勘探和生产的风险越来越值得。

半年后,今年2月1日,中国钢铁行业网站“我的钢铁网”发布消息称,塞拉利昂新唐矿项目全船共卸货4.12万吨,1月29日由该国佩佩尔港口起航前往中国,这是该项目启动以来首次装船发货。

目前,新唐矿项目由塞拉利昂庆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庆华塞投)投资运营,于2020年9月23日正式启动,同时该项目配有完备的铁路及港口物流运输系统。

庆华塞投负责人介绍,新唐矿项目总占地面积408平方公里,资源量约137亿吨。

目前,项目第一阶段原矿开采加工及装运销售等上、中、下游全链条已贯通,未来将依计划启动二期原生磁铁矿选矿厂建设工作,并规划三期建设采、选、冶炼一体化钢铁工业园区。

庆华塞投是由中国庆华能源集团在2010年设立的全资子公司。

启信宝信息显示,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成立于2009年,总部设于北京,注册资本55.65亿元,创始人为霍庆华,持股比例为46.6%;该公司是一家以生产煤基清洁能源及煤基精细化工产品为核心的大型专业化、现代化加工企业,曾多次被评为“全国民营企业五百强”。

官网介绍,在中国“走出去”的战略目标下,中国庆华能源集团2010年5月在塞拉利昂注册庆华塞投,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该公司2010至2012年在塞拉利昂先后获得探矿权区14块。

根据中国商务部发布的2020年《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下称:商务部投资指南),塞拉利昂矿产资源丰富,铁矿石储量尤其巨大,唐克里里铁矿(Tonkolili,下称:唐矿)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体磁铁矿,平均品位30%。该矿实行露天开采,开采加工的铁矿石通过长度205公里的铁路专线,运到专用港口佩佩尔港口(Pepel Port),再通过港口向外发运铁矿石。

唐克里里铁矿至佩佩尔港口示意图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最初,唐矿由英国金属商非洲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非洲矿业)勘查和开发。

2010年6月,山东钢铁开始介入唐矿项目,并于第二年4月与非洲矿业正式成立合资公司,运营包含唐矿以及专用的佩佩尔港口和从矿山到港口的铁路,其中山东钢铁投资15亿美元,持股比例为25%。

交割完成后,根据第一期开采计划,山东钢铁每年可从该矿购买200万吨铁矿石;从第二期开始后的第二年,山钢每年可购买800万吨;从第三期开始,每年可购买1000万吨。

作为投资方,山东钢铁购买铁矿石还可享受最高为15%的优惠。

当时,山东本地铁矿资源很少,无法满足原料需求,山东钢铁铁矿石对外依存度高达80%。

山东钢铁入股1个月后,唐矿采矿工人突然罢工游行,要求“更合理的报酬、改善工作条件和医疗”。矿工表示,警察使用实弹来制止抗议活动,导致一名24岁妇女被枪杀,另有8人受伤。

不过,这在当时并未对山东钢铁的投资造成实质影响。2011年6月,旧唐矿项目首船17万吨权益矿,顺利靠泊青岛港前湾20万吨矿石码头,标志唐矿开发进入实质性阶段。

唐矿项目(资料图)

但好景不长。2013年12月,埃博拉疫情开始在西非肆虐,加之2014年铁矿石价格跌落至70美元/吨,导致唐矿采矿成本提高,效益降低,经营压力陡增。

与此同时,由于铁矿石价格处于低位,中国开始加大从塞拉利昂进口力度。

2014年1月,塞拉利昂成为中国第六大铁矿石供应国,超过加拿大、乌克兰、印度和智利。根据中国海关数据,塞拉利昂当月向中国出口177万吨铁矿石,几乎是2013年12月对华出口量的两倍。

但由于铁矿石价格持续走低,唐矿业绩并不好看。

2014年11月,非洲矿业发生债务违约。在此之前,该公司向6家银团申请贷款时,将唐矿75%的股权进行质押担保。根据合同,贷款银行有权处置非洲矿业所持有的唐矿75%股权。

1个月后,非洲矿业称,由于营运资本不足,已关停塞拉利昂地区矿山。

考虑到前期投入,山东钢铁并不愿看到唐矿控股权发生变动甚至被破产清算,因此该公司决定购买非洲矿业债务债权并对抵押资产进行拍卖,从而获得所有权和经营权。

2015年4月,在全球竞标中,山东钢铁最终以1.7亿美元获得非洲矿业所持有的75%股权,进而获得唐矿100%股权;次月,山东钢铁在塞首都弗里敦举行项目复工仪式。

中国驻塞拉利昂经商参处网站截图

一年多后,2016年11月,山东钢铁董事长侯军在会见塞拉利昂总统时表示,该公司计划向旧唐矿项目追加7亿美元投资,用于该项目未来扩建。

2016年9月-2017年2月,铁矿石主力合约价格在半年内上涨超80%,随后又开始暴跌。

2017年全年,唐矿生产铁矿石成品矿659万吨,亏损2亿美元。

商务部投资指南显示,由于铁矿石价格下跌等原因,唐矿于2017年11月停产,该项目是塞最大外商投资项目,铁矿石也是塞经济发展支柱。

在唐矿停产后,行业咨询公司Roskill数据显示,塞拉利昂铁矿石出口量从2014年的2000万吨/年下降到2018年的不足100万吨。

2019年7月,塞拉利昂矿业及矿产资源部新任部长Foday Rado Yokie上任,其在上任讲话中称,将重新审核该国所有的矿业协议,取消“不符合该国人民利益”的合同。

1个月后,塞拉利昂政府取消山东钢铁旧唐矿项目及英国杰拉德集团马兰帕铁矿项目采矿许可证,加之受新冠疫情影响,塞拉利昂铁矿业重组难以推进,几乎陷入停滞。

当时,塞拉利昂国家矿产局方面声称,他们的所作所为符合国家利益,希望将矿山交给真正的投资者运营。

中国商务部报告截图

2020年9月,在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协助沟通下,山东钢铁退出旧唐矿项目的持续经营,该矿区此前最大年产量在1300万吨左右。

随后,塞政府将旧唐矿项目移交给中资的庆华塞投。该公司曾表示,每年计划在西非开采3000万吨的铁矿石,并在2020年第四季度从塞拉利昂出口其第一批铁矿石。

去年11月,“标普全球”报道称,旧唐矿项目一期产品已基本售完,需要进行二期投资,第二阶段规划将该地点品位30%的铁矿石加工成65%-68%的精矿。

“中国一直在做战略准备”

铁矿石是继原油之后全球贸易量第二大的大宗商品品种,而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长期以来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消费国。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9年全年中国进口铁矿10.38亿吨,其中来自澳大利亚的有6.6亿吨;2020年1月至10月进口铁矿总计9.75亿吨,其中来自澳的占比62%。

2019年,中国铁矿石进口来源地

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后,中国经济复苏并加大对基建的投资,对铁矿石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大,在多重因素下,去年11月以来铁矿石价格飞涨。

这对澳大利亚铁矿石开采商和供应商来说,是乐见其成的事情。在中澳贸易摩擦中,澳方人士甚至还提议应对输华铁矿石加征关税,号称要让中国“付出代价”。

为改变澳大利亚进口占比“一国独大”的局面,中国铁矿石进口来源地多元化势在必行。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在前述文章中指出,非洲大陆的铁矿石储量与澳大利亚相当。中国在非洲有多种选择,即使新开发的非洲铁矿石需要几年时间,并需要大量资金来开发,这也不会阻止中国,因为中国知道如何玩“长线游戏”。

“从许多方面来说,中国自大约20年前开始广泛参与非洲事务以来,一直在战略上做准备。中国对非洲自然资源的投资有多种目的——但最重要的是,它们支持中国在经济增长、国家安全和政治稳定所必需的关键商品方面长期寻求自力更生。”文中称。


报道截图

除塞拉利昂外,中国最大钢铁央企宝武集团正在筹谋开建位于非洲几内亚的西芒杜铁矿。

西芒杜铁矿位于非洲几内亚东南部山区,铁矿总储量累计超过100亿吨,铁矿石平均品位65%,被认为是世界上尚未开采的储量最大、矿石品质最高的铁矿。

去年6月,中铝集团为首的联合体拿下西芒杜铁矿3号、4号区块40%股权,宝武集团正在洽谈接手中铝集团在项目上的股权,并联合其他钢企共同开发。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指出,中国国有和民营企业已经在非洲铁矿石上投入巨资,以帮助实现铁矿石供应的多元化,并确保这一关键大宗商品对中国的供应。南非目前是中国的第三大金属供应国(尽管远远落后于澳大利亚和巴西),毛里塔尼亚是中国最大的15个供应国之一;阿尔及利亚、喀麦隆、刚果共和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塞内加尔、塞拉利昂、加蓬、尼日利亚和马达加斯加都拥有丰富的金属储量,其中许多储量正由中企研究或开发。

“为此,中国政府一直在培养与非洲领导人的关系,并为中国企业勘探、开发和开发非洲矿藏提供有力的实际和政策支持。中国国内的钢铁政策强烈鼓励,并为中国投资海外金属提取和加工行业提供了有利的资金,这有助于确保供应和价格。”

但该智库也指出,非洲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和不稳定的政治经济条件,成为中企的挑战。

事实上不止非洲,2020年10月,印度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年4月-9月中国累计进口印度铁矿石190万吨,占同期印度钢铁出口总量的29%,成为当年二三季度印度钢铁的最大买家。

另外,国家发改委去年7月批复山东和福建新设4个可以运营超大型铁矿石运输船的专用码头,投入运营后,将为中国从巴西和非洲进口更多铁矿石,减少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提供可能。

此前,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认为,考虑到这样的潜在可能,澳大利亚希望看到东南亚的泰国和越南出现铁矿石需求方面的激增,像印尼这样的服务业导向型经济体也可能加速发展制造业,那么澳大利亚出口商可能在未来数十年中继续享受资源的需求和价格红利。

该报指出,如果中国在建造高铁和摩天大楼方面的能力能够成功转化为在非洲开采铁矿石的能力,那么澳大利亚就可能面临现实的考验。

除进口来源多元化外,中国还在努力提升国产铁矿石的采购比例。

在2020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钢协党委书记何文波曾建议,铁矿石定价机制亟待调整,降低铁矿企业综合税费负担,适度提高国产铁矿供给,并积极推进海外资源开发。对此,其他代表也表示认同,或是提出了相似的看法。

今年2月1日,继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主动致函中方官员,称会“耐心等待中方回复”之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当天也在讲话提及中澳关系,称澳大利亚正在寻求对话,将继续致力于“接触中国”:“我们不能假装事情还和过去一样”,“要从部长级和领导人级别的对话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吕栋

吕栋

宁静致远。

分享到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抱团瓦解市值蒸发1300亿,美芯片巨头高管能否拯救汇顶科技?
中国研发新冠治疗性抗体新药在欧美获批紧急使用
担心被用于军事目的,缅甸首颗卫星被日本扣留
外媒称美国对华为增加新限制,美商务部回应:保密
“最具挑战的一年”,国泰航空去年亏损超200亿港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