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华为丁耘:从马德里到首尔,华为承建5G网络体验第一

责任编辑:周昊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8 17:58:01
导读
华为的全称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能力和边界都“有限”,所以华为永远会聚焦在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的计算和连接相关的一些产业来进行创新;华为希望其他方面能够更多的依赖于合作伙伴,在面向具体业务的时候,一起来创新。

2月8日,在MWCS 2021媒体分析师预沟通会上,华为常务董事、运营商BG总裁丁耘、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副总裁甘斌以及华为云与计算BG副总裁石冀琳先后发表了主题演讲,在回顾了2020年5G应用生态之后,华为表示将立足联接,通过持续的技术与商业创新,为客户创造价值,为社会经济与产业发展点亮未来之路。

推动5G商业正循环

2020年,中国的5G基站数量从13万增长到80多万;5G用户在2020年末达到了2亿;在全球市场上5G网络已部署超过140张,发展用户超过2.5亿,商用终端面世550多款。同样的,2020年也是5G ToB商用起航的第一个年头,全球超过20个行业如煤矿、工业制造、港口等,已经部署5G示范应用,全球运营商签署了超过1000个5G行业应用合同。

丁耘认为,推动5G ToB的规模商用与发展,需要构筑好端到端的5G行业应用解决方案能力和服务流程,提供保证行业应用的网络能力、运营能力和差异化云网服务能力。

华为常务董事、运营商BG总裁丁耘发表主题演讲 图片来源:华为

丁耘表示,华为在产品和技术上的持续创新,是帮助客户打造最佳网络体验的关键。根据全球多家第三方机构进行的全球大城市5G网络体验测试结果显示,在首尔、阿姆斯特丹、马德里、苏黎世、香港、利雅得等城市,华为承建的运营商5G网络体验排名第一。

在采访环节,丁耘也提到,华为的全称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能力和边界都“有限”,所以华为永远会聚焦在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的计算和连接相关的一些产业来进行创新;华为希望其他方面能够更多的依赖于合作伙伴,在面向具体业务的时候,一起来创新。

助力运营商数字化转型

随着ICT新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应用,千行百业在其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对大带宽、低时延、多连接的网络服务+泛计算需求+应用集成的端到端一体化方案产生了急迫的需求,运营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为此,华为提出助力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框架。依据该架构,以数据中心和云为核心,搭建数字化智能底座是运营商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所在,在此基础上运营商便可基于业务的价值和需求,分类分节奏地迁移上云,实现业务的平滑演进。

华为云与计算BG副总裁、Marketing部总裁石冀琳 图片来源:华为

华为云与计算BG副总裁石冀琳认为:”从单纯的网络服务商升级为ICT综合服务商,运营商迎来了数字化转型、构建核心竞争力的最佳时机,并作为数字化转型时代的核心角色成为推动各行各业创新变革的超强引擎。华为提出针对运营商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顶层设计框架,将与运营商优势资源互补,助力运营商在联接的基础上,构建云与智能的能力,协同生态,使能千行百业智能升级。”

对于华为云的下一步发展,石冀琳也向观察者网表示,华为云是华为所有业务面向客户的底座和平台,近期云业务也进行了一定的人事变动,华为会持续在云领域加大投入。十年前华为就提出了端、管、云协同的战略,我们相信未来十年也不会改变;未来云业务会在政企两条赛道上发展,让更多的业务更好地在华为云上成长,成为智能升级的首选厂家。

另外,华为方面也表示,2021年公司有坚定的信心,在运营商、行业伙伴、设备和终端厂家共同努力下,通过全产业链创新,全产业链共赢,一起点亮未来,释放联接全新价值。

附:媒体QA环节重点问题摘录,仅做不改变原意的调整。

媒体:我们看到5G ToB还在样板房走向商品房的过程当中,华为看来最需要解决的是哪个问题,怎么样解决,哪些行业在华为来看可能最先突破。

丁耘:其实5GToB应该说我们去年我们做了很多的尝试,刚才讲我们事实上是在国内各个省都有很多的尝试,我们经过1年多,更加准确的说一年半的实验,我们发现要做5GToB需要要衡量社会和商业价值,要取得并重。最近大家可能在外面也看到一些消息,我们任总去了陕西的煤矿,又去了湖南的炼钢企业,属于社会价值很大,商业价值也很大。

我们通过5G的创新,让煤矿作业面的现场作业工人能够大幅度的减少,能够在远程更加有尊严的工作,这就会贡献了其中的社会价值,另外一个从商业价值来看,毫无疑问也很大。我们在山西我们重点做了2个,以前是叫阳泉煤矿,现在叫华阳新材料,我们还做了另外一个地方。这2个煤矿仅仅是一个开端,山西就有700多个煤矿,全国有5300个煤矿,各种有色金属地下矿还有2700多,对产业、华为、运营商来说矿业的空间很大。

炼钢企业应用5G也是很大的机会,我们已经基本的实现了让产线的工人可以穿西装、打领带。我们去到现场参观改造完的三个车间,基本上你看到车间里面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工人了。现场操作的工人现在到了办公室里远程操作,可以使用空调,这也是社会价值。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产钢国,5G ToB应用的产业空间与商业价值很大。

5GTOB选择核心就是要看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我认为两者是要并重的。我们是按照两个价值来进行选择,我们希望在这些产业里面率先应用5G与数字化技术,使得这个产业能够得到一个升级。简单说我们做5GToB的产业选择就是看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我们希望实现一个共赢。

媒体:我想问丁总一个问题。我看到今年的GSMA的主题是合和共生。大家很重视合作伙伴的发展很重要,我想华为5G在过去一年取得了很多的成绩,就想介绍一下您对于与合作伙伴之间合作,还有未来合作的态度能够做一些分享。谢谢。

丁耘:我们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是一个能力和边界都有限的一家公司,所以我们永远会聚焦在华为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的计算和连接相关的一些产业来进行创新。我们希望其他方面能够更多的依赖于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是希望更多和合作伙伴一起使能创新,面向具体的业务。比如说ToC业务上,可能大家最近注意到湖南卫视的《舞蹈风暴》,华为不会去拍摄这么高质量的视频,《舞蹈风暴》我们跟芒果TV、湖南卫视一起做创新。我们会聚焦在大带宽低使延的管道上进行我们的创新。内容的创新我们需要更多的像湖南卫视,向《舞蹈风暴》这样的一些合作伙伴进行创新。

回到煤矿也是一样的,华为会聚焦在针对煤矿的作业面,我们提供高带宽低时延,高可靠的视频回传上。井下的设备的改造我们需要合作伙伴, 做远程控制我们要改造天车,这些我们要依赖于合作伙伴。然后在井下的还有特别的要求,防爆,防止爆炸,然后防水防尘,这些方面我们需要合作伙伴做井下的认证,做井下的防爆、防尘、防潮,一起和合作伙伴一起联合开发井下可以用的设备,包括终端设备,基站设备,传输设备。 我们会聚焦在我们擅长的连接领域,我们会把我们的能力和合作伙伴的能力结合在一起,面向最终行业客户来提供最终的集成的解决方案。谢谢。

媒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石总。最近咱们云与计算BG发生了很多变化,咱们今后的业务方向会有那些调整以及未来一年的发展规划是怎样的,谢谢。

石冀琳:非常感谢大家对云与计算业务的关注。大家通过各种信息知道了云与计算最近的一个变化。通过变化大家能看到华为公司对云与计算业务的重视。可以看到了这块业务将来会持续的在华为公司作为非常重要的一块业务进行开发和拓展。

云与计算的整个定位上,去年发布了我们的战略,一云两翼三引擎。在这个大战略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看到三块业务都会在云与计算的范畴内长期持续地发展。

首先我们先看看华为云,2020年被业界评价为发展最快的主流云服务。无论是上线的数量,还是合作伙伴都在快速地发展。在中国市场,我们无论是品牌知名度还是市场份额都已经位居第二名,而且在不断地持续提升当中。

计算领域我也简单地介绍一下,华为在计算领域最核心的战略就是聚焦计算架构创新,包括从通用计算走向通用计算加异构计算的多样性算力创新,和从硬件到基础软件、到应用使能的全栈协同创新,为世界提供多样性算力,并坚持“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的策略,推动计算产业发展和生态构建。

存储领域,华为的存储产业也是近2年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企业存储更是连续5年位居Gartner主储存魔力像限领导者象限。我们是希望从数据的管理走向数据的运营,围绕数据帮助更多的行业实现价值的变现,实现数据驱动创新,所以在这个领域,我们也是在过去几年的努力下进入了全球150多个国家,几乎进入了所有的行业,并且能够成为业界首选。

云、计算和存储都有着自己非常清晰的发展目标和业务实现的路径。

媒体:华为一直强调5G全面的领先,我想问一下除了技术领先还有哪些核心竞争力确保我们5G的竞争力。去年我们基本上感觉5G网络已经建的差不多了,今年的话我们哪些5G领域还有新的集会值得挖掘的?谢谢。

甘斌:我在前面讲我们产品围绕着这个来讲的。除了产品和我们长期积累以外,我觉得另外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素,怎么能够聚合产业合作伙伴。我们最初在18年就和芯片供应商和终端供应商一起联合定义,哪些特性是最重要的,哪个给运营商带来好处,哪些是先开发的。

第一个我们和合作伙伴联合定义特性的优先级合作。现在有几百款终端,那各个终端的特点还有很多芯片厂商,不是完全相同的。这个产业的完整的过程,这是我们在产业链过程当中做的非常多的怎么聚合好产业合作伙伴,这是从TOC的视角。

第二个点我其实还很想强调华为公司,因为你会看到我们所有的产品,来自于我们深入洞察客户的痛点,我们针对以客户为中心,为什么能出来。除了我们有这个技术以外,但是我们能把我们的技术聚合成一个,能够特别解决客户问题的,找问题,我们能找到这个问题,其实是非常关键的。我们怎么找到这个问题,肯定是我们一起和客户洞察,客户的长期战略5G部署的长期战略。在部署过程当中有什么问题,我们和客户一起深度的,再找到合适的技术来联合设计这款产品。

我对第二点也是非常看中的。因为我们长期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所以我在这方面深有感触。

丁耘:媒体可能觉得5G部署完了产品需求满足差不多了,但从我来看还是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在韩国已经部署了平均带宽是600MB,因为在5G部署我们初始的部署完了,但是广覆盖。每一个城市,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农村每一个县城都能覆盖这是我们今年还要进一步做的工作。

第二是室内的,特别是一些深度覆盖,来使能整个网络能够满足要求,我今天说给韩国做600Mbps的时候,很多人问为啥要用600Mbps?因为同样的问题在2011年我有过体验,当时有人问为什么你们要100 Mbps,毫无需求。但是他们已经用事实向我证明,4G时代200多Mbps带宽是不够用的。

今天的韩国人告诉我600Mbps是不够的,需要我们带宽做的更大,这是ToC场景我也给他提了更高的要求。ToB场景最底线的要求上行做到1Gbps,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我相信未来2Gbps、3Gbps的需求即将出来。这一类在未来几年中我们需要产品创新和技术创新满足上行带宽的需求。超级上行只是5G的开始,还有更多的创新我们将会在上海展为大家开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周昊

周昊

分享到
专题 > 华为
华为
小编最近文章
从马德里到首尔,华为承建5G网络体验第一
现金吃下欧菲光“华南厂” 闻泰科技将切入苹果摄像头供应链
《原神》悄然上架小米
AI巨头寒武纪发布业绩快报 2020年扣非净利润亏损扩大40%
联通、电信等发布5G手机品牌,能有一战之力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