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光刻机巨头ASML和伙伴们的声音,请拜登政府倾听

责任编辑:吕栋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16 14:57:36

【文/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周远方】从芯片开始设计到最终走向市场,需要超过1000道工序,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也因此相互依存。然而过去几年,美国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强行阻碍供求关系,分割高科技产业链,不但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还给整个行业带来极大的困扰。

当地时间4月14日,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的线上论坛上,荷兰光刻机厂商阿斯麦(ASML)首席执行官温彼得与其合作伙伴德国蔡司和通快集团的高管一同讨论了欧洲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三位高管均对美国政府对华出口管制以及地缘政治的影响表示担忧,认为贸易管制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温彼得认为,美国对华出口管制不仅不能阻碍中国技术进步,也将伤害美国自身的经济。他补充称,由于不能获得国外先进技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自主研发半导体技术,但最终非中国企业将被排除在这个最大的芯片市场之外。“如果你已经确定存在经济风险,那么出口控制就不是管理经济风险的正确方法。”

ASML中国方面向观察者网表示,该公司主要想表达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持续支持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的立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完所有的事情,前沿技术非常复杂,产业链需要合作相互依存”。

而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和上海合立咨询联合创始人赵修业向观察者网分析指出,美国全面打击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经济上既不合理,战略上也不会成功。美国只是在半导体设计领域有优势,在制造、测试、封装等等环节同样依赖全球产业链。如果强行为了政治正确,而持续扰乱供应链的话,只会让人类社会回到各自为战,大量资源重复投入的时代。

温彼得(Peter Wennink) 图片来源:路透社

“失去中国市场将是重大打击”

中美两国间持续紧张的贸易局势,正让欧洲供应商处于进退两难的困境。当地时间4月14日,阿斯麦(ASML)首席执行官温彼得(Peter Wennink)、卡尔·蔡司(Carl Zeiss AG)首席执行官卡尔·兰普雷希特(Karl Lamprecht)和通快集团(Trumpf)首席技术官彼得·雷宾格(Peter Leibinger),在线上参加2021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的一个论坛时,再次谈到美国对华出口管制以及地缘政治环境对半导体供应链的影响。这次论坛的主题是“智能产业和欧洲经济的复苏”,由荷兰中小企业雇主协会(FME)主持。

从左至右:卡尔·兰普雷希特、温彼得、彼得·雷宾格

过去几年,随着美国对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的持续打压,半导体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光刻机作为芯片制造领域的关键设备开始在中国变得众所周知,也让唯一能制造极紫外光刻机(EUV)的荷兰阿斯麦名声大噪。但如果没有德国供应商蔡司和通快集团的紧密合作,EUV这种需要超过10万个零部件的高端技术将无法实现。在最先进的EUV光刻机中,蔡司主要提供光学系统,而通快供应的是光源高性能激光器。

EUV光刻机  图片来源:ASML官网

在这场线上论坛上,三家欧洲公司的高管对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日益增长表示重点关注。彼得·雷宾格认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明显成为欧洲企业的挑战,无论是在供应方面还是需求方面,不仅增加某些零部件的购买成本,销售也会受到出口管制影响。虽然中美两国各自涌现的半导体工厂会带来不少设备订单,但“这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的芯片产能过剩,长期来看将导致效率低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温彼得对这种说法表示完全认同,他对美国出口管制会增加成本并减少创新表示担忧。“出口管制将使整个供应链系统效率降低,而美国的贸易限制也会伤害自身的经济。中国进口了该国所需芯片的60%,如果这些进口停止,美国将损失800亿到1000亿美元的收入,并将至少将失去12.5万个工作岗位。”

两天前(4月13日),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大陆2020年半导体设备销售总额达到18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24.2亿元),同比增长39%,首次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设备市场,反映出中国大陆在推动半导体国产化、加大高科技产业发展力度方面所做出的巨大努力。

然而,作为全球第二大半导体设备巨头,阿斯麦却无法自由向中国大陆出货光刻机。虽然靠出口深紫外光刻机(DUV)等设备,该公司2020年在中国大陆营收为23.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0.6亿元),同比增长69%,但在地区营收总额上仍只有中国台湾和韩国的一半左右。如果能向中国大陆出口每台价值1.4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4亿元)的EUV,情况或许会有很大不同。

事实上,向中国大陆出口EUV,ASML已经等了三年。2018年5月,中芯国际曾向ASML订购新型EUV光刻机,价格达1.5亿美元,原计划在2019年初交付。但在美国阻扰之下,这项交易至今仍未完成。

2020年全球不同地区的半导体设备销售额  SEMI官网截图

不仅如此,为阻止中国大陆在半导体领域取得领先,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AI)上个月在一份756页的报告中建议美国政府,应与日本和荷兰等国协商,对于高端芯片生产设备的出口许可申请采用 “假定拒绝” 政策,并建议把监管惯例升格为国家政策,将中国大陆半导体制造业维持在落后美国两代的水平。在业内看来,这次NSCAI瞄准的目标,是尼康、佳能、ASML等全球三大光刻机大厂,因为多数美国设备制造商2020年已经历多轮向中芯国际的出口管制。

温彼得警告称,如果外部供应完全中断,将促使中国完全自主掌控供应链,随后非中国企业将被排除出中国这个最大的芯片市场之外。对于非中国芯片制造商来说,失去销售市场将是一个重大打击。他补充称,随着营收减少,创新将面临停止,因为每一欧元的销售收入将为研发贡献20至30欧分,没有人会从战略出口限制中受益。“幸运的是,我们不是政治家。从商业角度来看,这种限制很不明智。”

2021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  视频截图

与ASML持有相同观点的,还有全球前五大半导体设备厂商中的另外四家。一个月前,美国应用材料(AppliedMaterials)、泛林半导体(LamResearch)、科天(KLA)、日本东京电子(Tokyo Electron)的首席执行官均曾表示,中国对他们的业务至关重要,并承诺与中企进一步密切合作。

众所周知,芯片制程迈入10nm后,成本压力越来越高,研发推进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数据显示,10nm芯片的开发成本已超1.7亿美元,7nm接近3亿美元,台积电5nm成本更是达到5.4亿美元。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台积电5nm营收占比一季度环比下滑6个百分点。显然,无法供货华为,这种昂贵的工艺短期将只能靠苹果支撑收入。

台积电2021年一季度财报截图

眼下,全球芯片供应持续紧缺,东亚地区和美国的芯片工厂纷纷抛出扩产计划。但温彼得认为,对欧洲来说,用巨额补贴建立芯片代工厂去生产先进芯片毫无意义。只有在首尔(韩国),新竹(中国台湾)和硅谷(美国)可以建立这样的大型半导体代工厂。据他介绍,一个3nm芯片工厂需要投资200亿美元,而台积电将在未来三年内斥资逾1000亿美元兴建新的芯片工厂。“对于欧盟来说这笔投资太高了,并且上下游的产业链有太多空白,要使这样的晶圆代工厂取得成功所需的整个供应链都在这里有缺失。”

随后,三家企业的高管更多谈到的是德国和荷兰两国在供应链方面的合作。温彼得表示,如果没有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EUV这种复杂的技术将永远无法实现。任何一家公司,无论多么先进,都无法独自处理这样的技术壮举。信任,能力,可靠性和透明度对于成功的协作至关重要。在这方面,三家公司的文化非常吻合,一方缺少的东西,另一方可以弥补。但最重要的是,合作伙伴应公平地分担风险和财务收益。这是健康合作的基础,也是相互依赖的关系。

而卡尔·兰普雷希特表示,如今,改变世界所需要的技术是非常复杂的,只有在开放的伙伴关系中才能实现。发展EUV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意味着要犯很多错误,所以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回到正轨,最终研发出一个运行良好的系统。只有合作方之间彼此透明,相信自己会得到回报时,才有可能成功。“我们三家公司一起成功突破EUV技术,使整个世界受益。但如果在美国和中国也发展这样的技术,做三次这样的事情是没有用的,地球上也没有足够的聪明工程师来做这件事。”

装配中的EUV光刻机  图片来源:ASML官网

“脱钩”难以带来美国想要的成果

目前,美国扰乱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后果正不断在疫情催化下显现。例如,全球汽车产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芯片慌,福特、大众、通用、丰田等厂商纷纷停产减产,消费电子行业也出现恐慌性备货。

“今年半导体供应紧张的主要原因,就是美国对华为制裁,造成了全球企业恐慌性备货”,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近日在深圳表示,美国对华为及其他公司的制裁正在演变成全球、全行业供应短缺的问题,未来引发全球性经济危机也未可知。

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向观察者网分析表示,美国围堵中国半导体企业的行为已经打断全球价值链互相依存的一些规律,各国包括美国半导体企业都将受到很大影响。在特朗普时代,美国曾拿出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国家安全、技术封锁等等,现在拜登政府仍然是为了政治正确,宣称要与中国“脱钩”。

王辉耀对半导体产业的国际合作一直保持关注,2018年5月,中美“贸易战”开战不久,他就曾赴美参加以“硅谷:连接中美之桥”为主题的美国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开展“二轨外交”,促进学界和企业界交流。

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相互依存

他指出,美国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去阻碍供求关系,分割高科技产业链,不但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还将给整个行业带来极大的损害。中国是包括高通、英特尔等在内的美国企业的主要市场,美国半导体1/3产能由中国市场消化,同时,半导体本来就是全球化程度最高的产业之一,美国只是在半导体设计领域有优势,在制造、测试、封装等等环节同样依赖全球产业链。如果强行为了政治正确,而让这种趋势持续下去的话,就会让人类社会回到各自为战,大量资源重复投入的时代。

当前疫情阴影仍未完全散去,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仍然脆弱,特别是拜登政府还试图通过对企业加税来为自己的救助计划买单,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还要用行政力量限制企业的市场选择,最终损失的是美国企业,买单的将是普通消费者。

现在不止ASML、华为行业龙头已经发声,其实很多产业链中的企业都有相同的想法,美国政府也应该去倾听企业的声音。相信有理智的政府或政治家,不会去做不可持续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呼吁全球协调一致,更多地团结在一起。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发展一个竞合关系。

徐直军也表示,要让半导体产业回归正常的秩序,避免更大的危机,根本的答案是共同重建全球信任,尽快恢复全球产业链的合作。如果整个全球产业链能够恢复合作,华为的问题也许也能够解决。

2020年全球前十大半导体设备厂商

而上海合立咨询联合创始人赵修业向观察者网分析指出,美国全面打击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经济上既不合理,战略上也不会成功。首先,中国已连续多年是全球集成电路产品的最大进口国,美国芯片设计和制造商不可能放弃这么庞大的市场;其次,半导体产业链非常复杂,已经形成比较稳定的全球生态圈,美国如果不计代价打击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不仅会伤害ASML等欧洲企业,还有应用材料、泛林半导体等美国设备厂商,通过政治权力去打破这样一种生态格局,完全不符合市场规律。

合立咨询具有欧美高级智库背景,赵修业分析指出,其实半导体也是整个中美经贸关系的一方面,不久前成立的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主要职责是沟通经济和产能的情况,另外一方面,也向双方的中央政府做出政策建议。因为政府直接沟通容易政治化,站在行业和政府中间,比较理性务实,是最好的沟通渠道。如果不沟通的话,各方都去投钱,完全自给自足做芯片,三、四年以后,产能过剩可以预见。

中美航空航天产业的例子表明,“脱钩”难以造成美国想要的成果:中美航空航天领域从80年代就完全脱钩,没有美国的合作,中国也照样发展出一套独立工业体系。当然如果跟美国合作的话,可能发展的更快一点。现在虽然整体没有美国先进,但也取得载人航天、北斗、登月等辉煌成果。

所以还是应尽量回归市场的逻辑,回归理性,不要扰乱市场的预期,赵修业总结,中美贸易中,美国获利还是很多的,中国对美国创造就业,带来投资,美国媒体往往顾虑“政治正确”而很少讲这方面。在中美竞争的大背景下,通过公共外交的渠道把这些告诉美国大众,对美国整体社会也有好处。

3月11日,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成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吕栋

吕栋

宁静致远。

分享到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花旗宣布退出中国等地个人银行业务
最大客户遭美国打压,这家台企连续5天跌停
对日采购下降20%,华为:日企典型受到非自由贸易对待
华为会做支付吗?“永远在线”的能力非常难
美国升级对华为制裁后,台积电总部附近房价暴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