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外汇管理局谈大宗商品上涨: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23 11:40

4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介绍2021年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并就大宗商品涨价、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等热点问题,答记者问。

记者:近一段时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一波上涨。请问,国家外汇管理局是否将采取相关举措作出应对?

王春英:你的观察还是挺重要的。近期,世界经济都在逐步复苏,主要发达国家都实施了非常强的刺激政策,这些政策一定程度会提振消费需求。同时流动性保持充裕,所以大宗商品价格都在上涨。对于这个问题,我国是大宗商品主要进口国之一,价格上涨相关的影响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包括一些学者、媒体们也比较关心,比如输入性通胀问题等等。

从外汇局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关心从国际收支的角度来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比如进口支付如果增加的话,会对国际收支有什么影响?我们看到一季度进口有所增长,但是出口也实现了不错的增长,货物贸易还是实现了7600亿元人民币的顺差,这个数高于前两年的平均水平。在此情况下,一季度经常账户维持基本平衡、小幅顺差的格局,应该说国际收支总体状况还是健康的。

不知道你关心的内容里是否包含进口大宗商品需要购汇,外汇局会不断的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在这方面是不需要有担忧的。1996年我国就实现了经常账户可兑换,真实的进口用汇需求,在政策上都是能够保障的。你关心的问题我作上述两个方面的回应。

记者:目前在美国经济企稳和通胀预期升温背景下,市场担心美联储会提前结束宽松的货币政策。请问,您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将对我国国际收支和外汇市场形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谢谢。

王春英:谢谢您的提问,我觉得您的问题是今年或者近一年以来大家高度关注的。去年3月份美联储再度推出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截至目前,资产规模已累计增加了3.6万亿美元,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的扩表规模基本相当。当然,这一轮和上一轮是有区别的。上一轮美联储在5年期间多轮实施货币宽松政策,这一轮是短时间内就超规模扩表,今年就开始听到市场有缩表方面的声音。虽然这轮时间短,但是规模大,跟上一轮比,对市场的影响时间还是短的。

从国内的外汇市场来看,在这轮宽松货币政策下,我们国内没有积累过高的对外债务,市场风险缓释能力在不断提升。应该说,我们还是有条件保持国际收支和外汇市场均衡的,这也跟我们对前一个问题的看法差不多。

从人民币汇率的角度看,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这一点很关键,可以非常有效地释放市场压力,防止单边预期。从我们计算的汇率预期表现来看,去年年底,境内外市场人民币对美元一年期历史波动率分别达到了4.3%和5.1%,均较年初上涨0.6个百分点,处于历史比较高的水平。汇率弹性增强,可以及时释放市场压力,我们觉得这有助于形成市场汇率调节和交易行为之间的良性循环。所以我们觉得这是很重要的。这一点是比较有利于抑制单边的升值和贬值积累。不管从外汇远期市场还是期权市场来看,自去年美联储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以来,衡量预期的指标都表现得比较稳定。因此,从人民币汇率的角度来说,弹性增强、预期稳定,有利于随时释放压力。

从对外债务看,我们没有积累较大的对外债务风险。外债增长幅度方面,去年末全口径外债比去年3月末增长14%(因为去年3月份开始扩表),这14%的增量里主要是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债券,这体现了国内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成果。另外,我们多次和大家介绍,投资境内债券市场的主体主要是境外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之类的机构,它们投资的特点是长期资产配置,所以投资稳定性比较高。外债结构进一步优化。首先从币种来看,本币外债占比上升至42%,比去年3月末升了4个百分点,本币债务的上升降低货币错配风险。再从期限来看,去年末中长期外债占比达45%,比去年3月末上升了3个百分点。衡量外债风险的几个指标,外债的负债率、债务率、偿债率、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占比,都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以内。所以总体风险可控。

从国际收支看,自身的“防火墙”还是比较牢固的,这为我们抵御外部冲击提供了更多的资源保障。为什么说“防火墙”比较牢固?首先,经常账户和直接投资都保持了比较稳定的顺差。从我们发布的国际收支数据看,2020年经常账户顺差达到2700多亿美元,外商来华直接投资达到2100多亿美元,这比2019年分别增长了1.7倍和14%。今年一季度,货物贸易和直接投资继续呈现一定规模的顺差。这个稳定的资金流入,有助于增强国际收支的稳定性和韧性。其次,从国际投资头寸的角度来看,民间部门对外资产进一步积累(民间部门是指从对外总资产中扣除了官方外汇储备资产等)。2020年末民间部门对外资产是5.3万亿美元,比2019年末增长了16%。全部对外资产8.7万亿美元里剔除3.4万亿官方储备,剩下就是民间部门资产。而且当前汇率形成机制和汇率自动“稳定器”调节作用不断完善,民间部门的外汇需求是可以通过市场交易满足的。比如,缺外汇的可以从有外汇的部门调剂,这是交易可以实现的。民间部门对外资产规模提升可以有效覆盖对外负债、偿债需求。

针对您刚才说的问题,我想从这些角度来回答。我们还不能忘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内经济基本面保持良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稳步推进,外汇市场成熟度不断提升,这些因素其实是我们应对和适应外部冲击或者挑战的非常坚实的基础,这些都是我们在分析中需要考虑的因素。谢谢!

责任编辑:连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国经济

让索罗斯来治理中国?这种人留给他们自己好了

2021年09月24日

中国加入CPTPP最大的绊脚石可能不是日澳,而是加墨

2021年09月24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6日 09:51

中国军舰同时现身日本南北两大海峡

08月17日 20:19

7月这项调查失业率达16.2%,季节性原因?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再见,默克尔

“中国这决定,是对澳大利亚、印尼最新打击”

澳贸易部长:将在一中原则下考虑台湾加入CPTPP申请

习近平:塑造科技向善理念,完善全球科技治理

再见,默克尔

清华大学:将压缩文科博士生规模

两大央企强强联手,中国“稀土航母”有望诞生

“美国现在只盯着中国,欧洲不能再指望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