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连亏六个季度,波音CEO敦促拜登政府与中国建立良好贸易关系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29 13:54

【文/观察者网 吕栋】当地时间4月28日,美国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报道称,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戴维·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敦促拜登政府恢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并强调来自中国的飞机订单将是该公司长期健康发展的关键。

受困于生产问题和全球航空市场的疲软,波音公司一季度遭遇连续第六个季度亏损,营收同比下滑10%。2020年全年,该公司净亏损119亿美元,营收下滑24%,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同比下滑68%。

“鉴于中国市场对我们近期交货的重要性,以及影响未来产量的未来订单,我们将继续与两国领导人进行接触,以推动富有成效的对话,”卡尔霍恩当天在波音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对分析师们说,“未来十年,中国将在全球航空业的增长中占到25%”。

《福克斯新闻》报道截图

“美国航空业成绩好坏,取决于中国订单

这家美国最大的飞机制造商披露的财报显示,一季度实现营收152.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84.4亿元),同比下降10%,环比上季度持平;净亏损为5.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3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6.41亿美元,上个季度净亏损为84.20亿美元。

按不同业务部门划分,波音一季度商用飞机部门营收为42.69亿美元,同比下降31%;国防、太空和安全部门营收71.85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全球服务部门营收37.49亿美元,同比下降19%。

波音透露,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商用飞机交付量为77架,上年同期为50架,同比上涨54%。具体到737系列机型,一季度波音共交付63架737系列飞机,上年同期为5架,同比上涨1160%。

在现金流方面,波音一季度的经营性现金流量为-33.8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3.02亿美元有所改善。截止至2021年3月31日,该公司积压的商业飞机订单额为282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819亿美元;积压的订单总额为363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634亿美元。

财报披露后,波音股价盘中跌近4%,今年以来累计上涨16%。

自2019年以来,波音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的地位,连续两年被欧洲空客取代。由于主力机型737MAX因重大空难事故遭全球停飞,加上新冠疫情对民航业的冲击,该公司2020年仅交付157架飞机,产量跌至近50年来最低。2020年全年,波音实现营收581.58亿美元,同比下降24%;净亏损119亿美元,同比下降1766.82%;全年1026架客机订单被取消,年底尚有4000多架商用飞机订单未完成;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为18.03亿美元,同比下滑68.3%。

波音一季度财报截图

波音CEO卡尔霍恩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坦言,美国航空航天业的成绩好坏取决于中国的订单,“现在是指出与中国贸易关系重要性的时候了,我们需要重新获得订单流,我有信心这将会发生,现在是开始谈论它的时候了,这最终将影响我们(产量)的恢复”。

2017年4月,中美之间发生贸易摩擦后,波音来自中国的订单直线降到谷底。2017年5月至2021年3月底,波音来自中国的客机订单仅15架,而在2019年4月,中国和空客达成300架客机的大订单。

在2017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之前,“正常年份”的2012-2016年里,波音数据显示,全球累计订单为6146架,期间中国累计下达732架波音客机的确认订单,其中有141架属于价值较高的宽体客机。

查阅波音的订单列表可以发现,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中国是波音的第二大市场也是第二大单一国家市场,仅次于美国(在2012年至2016年,美国客户共采购了波音客机2266架,含军方订单)。以2012-2016年的数据来分析,中国订单占波音订单总数的12%,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波音在2020年年报中写道:

中国是商用飞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是我们商用飞机积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2018年以来,美国和中国对彼此的进口产品征收了一系列不断升级的关税。波音采购的某些飞机零部件也适用这些关税。美国和中国于2020年1月签订了第一阶段协议。然而,这一协议的执行是不完整的,中美之间的整体外交关系已经恶化。我们继续监测事态发展,以确定对公司的潜在不利影响。

波音2020年财报截图

复飞不足半年,737MAX又出现电气问题

目前对波音来说,最棘手的问题便是737MAX机型在中国市场的复飞问题。尽管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在停飞20个月后,于5个月前批准该机型复飞,但该机型的设计修改尚未在中国获得适航批准。

4月8日,观察者网专栏作家张仲麟发文指出,中国作为一年前就开始从新冠疫情中开始恢复的国家,如果世界上有一个地方需要新飞机的话,那无疑就是中国——何况中国四年没买新波音飞机。

他认为,在波音737MAX危机中,中国态度是有着风向标意义的。作为首个果断宣布停飞的国家,如若恢复737MAX复飞,则代表着对737MAX整改结果的认可,给很多观望国家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针对外媒对中国迟迟不批准737MAX复飞的偏见,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董志毅3月1日强调,中国民航局提出的重大安全关切尚未完全得到解决,因此,技术审查在中国尚未进入审定试飞阶段。

在一季度财报会上,卡尔霍恩预计中国将在“2021年下半年”重新认证737MAX。

波音首席财务官格雷格•史密斯(Greg Smith)补充称:“我们仍在等待中国监管部门对737MAX的批准,审批时间将影响我们的交付计划。这是一个重要的市场,来自中国的订单将影响未来的产量。”

路透社报道截图

然而尴尬的是,去年底陆续复飞、重启交付的波音737MAX,再度出现技术问题。

4月29日,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存在电气系统问题,波音737MAX飞机已暂停交付。FAA当地时间4月28日发布一项新的适航指令,要求波音737MAX在恢复飞行前进行修复。FAA上周表示,这一问题影响了全球109架飞机,但波音没有立即说明还有多少未交付的飞机需要修复。

卡尔霍恩透露,波音已经暂停了737MAX的交付,以解决电气问题,并希望“在今年剩余的时间内赶上交付”。但他同时补充称,无法预测737MAX的电气系统问题何时能得到解决。考虑到疫情影响和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卡尔霍恩对国际旅行的长期恢复感到加倍担忧。

航空数据公司“FlightGlobal”4月29日指出,中国是窄体客机的巨大市场,2019年3月737MAX停飞时,中国有12家航空公司拥有近100架该机型。目前,中国航空公司仍持有200多架这种飞机的订单。这类飞机最大的运营商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目前有24架飞机在停飞中,34架已经下单给飞机制造商。

图片来源:FlightGlobal

“FlightGlobal”援引分析人士报道称,737MAX在中国的长期前景依然强劲,因为中国的航空公司以及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在疫情爆发后的几十年里,将需要这种窄体客机来扩张市场。

该人士还声称,波音目前唯一真正的竞争对手空客(Airbus)无法生产出足够多的A320家族机型来满足需求,而中国的国产大飞机C919仍未获得适航证。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27日,中国民用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已向C919签发首个型号检查核准书,C919的研发制造工作由此将进入“局方审定”阶段。所谓局方审定,一般意义上就是指获得适航许可证

另外,根据今年1月上海两会的消息,上海将在2021年推动国产大飞机C919取得适航证并交付首架。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吕栋
波音 飞机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上市公司

智能网联汽车怎么搞?华为、博世、特斯拉、地平线这么说

2021年09月18日

集采平均降价82%,落选巨头遭遇“惨烈”一刻

2021年09月18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6日 08:19

生产推迟18个月,TCL华星印度项目搬入首台设备

08月20日 13:46

芯和半导体高速仿真EDA新版发布,中兴、展锐为首批用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学者:坚决拒绝澳方这种做法

“有澳大利亚这样的朋友, 谁还需要敌人?”

“中国一定在笑”

“太空快递”再出发!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发射圆满成功

“中国一定在笑”

东南亚媒体警惕:他们在亚太挑起军备竞赛

被“捅刀”后,法国转而找印度“接盘”?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英雄,有些人就觉得哪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