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B站等入选互联网募捐平台,和“水滴筹”们有啥区别?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1-16 20:35

【文/观察者网 朱琳】11月15日,民政部官网公布了《民政部关于指定第三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的公告》,字节跳动、小米、亲青、B站、平安等10家平台入选。

截止目前,加上已有的腾讯公益,淘宝公益,美团公益,新浪公益,滴滴公益等平台,民政部共指定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32家。

图源民政部网站

随着越来越多的巨头企业入局“慈善”赛道,引发不少质疑。这是第三次分配下做出的“面子工程”,还是另有所图?和先前的募捐平台有何区别?

10家入选,专家:想要发展好关键在于借势

时隔3年,第三批平台终于正式公布。在第三批平台公布之前,2016年,民政部曾公布首批指定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包含腾讯公益、淘宝公益、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新浪微公益、轻松筹等13家平台。

2018年,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公布,包含美团公益、滴滴公益、水滴公益等9家平台。

截至目前,加上已有腾讯公益,淘宝公益,美团公益,新浪公益,滴滴公益等平台,民政部共指定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32家。

《慈善法》规定,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公开募捐的,应当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统一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

中国银行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朱飞此前在民政部公示了第三批平台遴选结果时,表达过对字节跳动公益的看好,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可以说,各个平台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色,但是字节跳动公益给我印象最深。通过依托抖音平台的短视频和直播优势,一旦公益组织抓住了平台的特性,能够参与到和平台的深度合作中,流量自然而然就有了,募款不成问题。”

“例如芒果公益平台可以利用其本就具有的明星资源做粉丝公益、中国移动公益的特点在于几亿的手机用户资源、携程公益有大量的商户资源和旅游线路资源。”“平台要想发展得好,关键在于借势”,他说。

但这并非易事,朱飞认为,对于目前属于顶级流量平台字节跳动来说,前景可期,有望与前两批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中的“腾讯阿里系(腾讯公益平台和支付宝公益平台)”比肩,但对于哔哩哔哩平台则不然,即使其拥有被称为”后浪”的新生代年轻群体做支撑,但这部分群体确是荷包最小的群体,加上本就很高的公众期待,反而“最难做”。

也就是说,除了“顶流”的未来发展不成问题,其它平台需要经过一番努力才能吸引公益组织的加入。

0服务费的公益平台如何赚钱?

近年来不少互联网巨头都纷纷入局互联网公益事业,据了解,从去年11月民政部发布遴选通知后,提出申请的平台超过20多家,经过评选后最终有一半多被刷下。

大多数互联网募捐平台都声称“0”服务费,但是,巨头们真的是做不赚钱的买卖么?平台的运营成本从哪里来?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曾经在去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往4年多,水滴公益已经搭建了一套多层次的医疗支付平台,包含了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互助、水滴筹等三大主要业务,通过事前保障(互助+保险)和事后救助(大病筹款)的方式为用户提供医疗支付资金,为医保起到补充作用。

据36氪报道,2019年水滴保险商城新单年化保费破60亿元,同比增长幅度接近600%。2020年1-10月年化签单保费近120亿元,保障用户量超1.4亿,全年估算近150亿元。如按10%佣金比计算,将有15亿元营收入账。

根据水滴公司招股书,2020年,水滴保带来的经纪收入为26.95亿元,占总营收的89.1%,而水滴互助带来的管理费收入为1.1亿元,仅占总营收的3.6%。此外,具有公益性质的水滴筹并不产生收入。

图源水滴公司招股书

可见众筹募捐平台只是公司的一个流量端口,真正核心赚钱业务是保险商城。

今年三月,水滴更是奔赴美国上市,股价高峰时达12美元。

无独有偶,水滴筹旁边有水滴保、水滴互助;轻松筹则有轻松保、轻松互助、朵尔互联网医院等业务相伴。

靠“人多力量大”献爱心的大病众筹业务,只是募捐平台的一个流量端口。

另外,打开网络募捐平台的筹款项目,可以发现一些平台在捐款页面中都设置了“平台运营费”,并声明费用将助力平台更好地帮助患者。比如轻松筹默认开启支持1元,360大病筹默认开启支持2元,而水滴筹的支持费为3元,并且没有明确告之默认开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水滴筹的工作人员曾在采访时表示平台虽然是0服务费的,但是要收取一个第三方平台千分之六交易费,也就是筹到一千块到手是994元,并称在任何平台都是如此。

360大病筹创始人李明泽去年在接受媒体报道时表示,“因为大病救助这个产品整个商业链条比较长,“羊毛出在狗身上”,我们完全对用户不收取任何费用来服务用户,可能整个变现是在另一群人群中产生的,小的创业公司很难有完整的生态变现能力。”

随着各个互联网募捐平台的发展壮大,公益与生意之间的矛盾越发凸显。

比如,水滴筹的盈利模式一度引发众议,一家以卖保险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其启动引擎却是公益,不免令人感到违和,由此,“收割爱心”“利用人性善良挣钱”“不是公益是生意”等质疑也不绝于耳。

另外,利益的驱使也催化着各种乱象。据此前媒体报道称,水滴筹在超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对病房进行“扫楼”,诱导患者发起筹款,并填写虚假信息,另一方面因平台审核机制不完善引发的虚假信息也层出不穷。2019年5月7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因突发脑溢血住院救治,其家人为其在水滴筹上发起100万筹款。随后网友发现,吴帅一家在京有两套房产及一辆车,家庭情况较好,却还在众筹时勾选了“贫困户”标签。对此,水滴筹表示,审核信息没有规定有车有房就一定不能发筹款,平台也没资格审核发起人是否有车产及房产,此言论一度引发众怒。

针对频出的乱象,2020年9月,银保监会建议,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在监管越发收紧的情况下,互联网公募平台如何平衡公益与商业,是所有企业应该思考的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朱琳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互联网

女校长诈骗5000万花3000万氪金,网易游戏曾官方吹捧

2021年11月30日

刘强东夫妇成立私募公司,章泽天罕见成第一大股东

2021年11月30日

小编最近文章

11月16日 20:35

小米、B站等入选互联网募捐平台,和“水滴筹”们有啥区别?

11月08日 17:52

26州起诉疫苗强制令,白宫:对法院有信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周焯华被指投资爱国电影洗钱,博纳影业回应

英媒称美英等7国暗助台军“自造潜艇”,可“重创”解放军

“从中国回流本土成本太高,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现有疫苗对抗新变种效果不佳?道指盘前“腿一软”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八部门:督促网约车平台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公开发布

520亿芯片法案搁浅,美议员急了:得“教训”中国

南开专家团队发现:奥密克戎传染力比德尔塔增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