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长死于谁之手?仅在一款游戏中就砸下3000万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2-06 17:25

【观网财经/周毅】童敏曾是一位优秀教师和小学校长。但她在自杀去世前,以所谓可入股幼儿园、培训学校等名义,涉嫌诈骗数千万元。受害者大多是亲戚朋友和学生家长等熟人。

童敏没有什么奢侈消费,多年来把钱砸到了网络游戏中,仅在一款游戏中就砸下了逾3000万元。

最近,观察者网通过童敏的亲戚朋友、司机,以及涉案的学生家长、充值商、代练等多人的讲述,试图揭开整个悲剧故事的全貌。

探究一个触目惊心的问题,是什么杀死了一个这样的人?

自杀

6月21日,胡兰娟(化名)收到合江天立学校一位老师的消息:“童敏自杀了。”

这消息如同惊雷。

胡兰娟是和童敏关系最为亲近的当事人之一:她的大儿子要管童敏妈妈叫干妈,两家还曾是邻居。胡兰娟也是“最惨”的几位受害者之一:目前可以知道的信息显示,她是投入资产最多的那位。

胡兰娟出示的《立案申请书》表示,在2017-2021年五年间,她累计转给童敏人民币970.68万元。胡兰娟多年小生意积攒下的家庭财富和安稳生活,因为这场诈骗几乎化为乌有。

胡兰娟说,算上资金成本,她实际累计投入的钱超过1000万元,这场诈骗让她们一家损失惨重,连家里老人的养老钱都搭了进去。由于其中不少钱来自银行贷款或者私人借贷,胡兰娟现在每月还需要支付不菲的利息,这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在同观察者网取得联系时,已经接近深夜。胡兰娟说:“晚上迟点(电话)都可以。白天要去忙,找钱还债,以及找生活费。”在后续的一系列沟通中,操着一口四川话的她经常说着说着就想哭,“游戏确实害人啊。”

胡兰娟近期部分银行账单截图 受访者供图,下同

听闻童敏死讯,胡兰娟赶紧找人打听。几经辗转,她才从童敏丈夫那里证实了这个消息。

“人”在重庆地界被捞起来的时候,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

长江航运公安局重庆分局6月24日开具的《死亡证明》显示:6月8日在重庆市永川区松溉码头长江水域,发现了童敏的尸体。胡兰娟说,“人”是从上游漂过来的,警方确认其系自杀。

胡兰娟称,经法医鉴定,童敏的死亡时间大概在一周左右,那么她投河的时间应该是在5月31日以后。在5月的尾巴里,这位曾经受人尊敬的女校长选择在绝望中走向河流。

此事直到将近6个月后得到了公开披露和关注。据《证券时报》11月29日消息,港股天立教育(01773.HK)旗下合江天立学校小学段原校长童敏,在2017年—2020年以高额回报为诱饵,涉嫌诈骗学生家长、亲朋好友、专车司机等人逾5000万元。

诈骗

5月31日,是童敏失联的那天。当天胡兰娟还见到了童敏。

31号上午9点,胡兰娟来到童敏家里,两人一起出门。据胡兰娟回忆,当时童敏手上提了两瓶酒,说要找人,去向公司要钱。9点半左右,两个人在小区门口分开。胡兰娟去打疫苗,途中接到了童敏的电话。

童敏说:“想死。”

胡兰娟赶紧安慰她:“我们都是好人,没有必要死。这笔钱只要拿回来就好办了。”

到了下午,童敏的电话就打不通了。

胡兰娟表示,6月1日大家找不到童敏,就开始报案。6月4号,警方发来受理回执。在录口供的过程中,警方了解到童敏涉嫌诈骗,马上找来天立学校工作人员核对情况,调查很快展开。

事情很快有了定论。泸州市公安局江阳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出具的《立案告知书》显示:“童敏涉嫌合同诈骗案一案,我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现该案已于6月7日立案侦查。”

这名女校长,在后来几乎所有人的谈论里,多了一层身份:诈骗犯。

童敏诈骗的是最亲近她的人、最信任她的人、最尊敬她的人。

吴茜(化名)是主动联系观察者网次数最多的受害人之一。

在童敏合同诈骗案中,吴茜一家有160万卷入其中。据吴茜反映,仅仅是她知晓的几位受害人被骗金额就不少:胡兰娟970万、童敏的一个同学200万;学生家长中有一位400万、还有一位200万;专车司机60万。一个认识童敏丈夫的人,还投入了750万。

“还有(童敏)亲戚那边好多遭(损失)了100-300万,还有些小金额(受害人)20-60万。”

好人

有那么多人相信童敏,借钱给她,因为她一直是一位非常善良和有理想的人。

堂哥徐文光(化名)认识她的时候,童敏还是十八九岁的姑娘,在念师范。

据徐文光回忆,那个时候童敏在学生会里当干部,而且她从小就是亲戚眼中的学霸。后来徐文光看着她当老师,见证着她出书、成名、成为私立学校的校长,成为很多人眼中的“城里人”和“中上层人物”。但在他眼里,这个妹妹一直是很有教养的一个人,很热心,而且没有架子。

在多位受害人的表述里,童敏从小到大都没有看不起所谓“没有文化的”工人和农民。

哪怕他们认为自己学历不高,没有念过多少书。

徐文光记得:七八年前的那个春节,童敏来他乡下老家,一群孩子就围着她唱歌、跳舞。

徐文光累计向童敏转账逾80万元,他是这场诈骗案中损失惨重的受害者之一。


然而,徐文光最恨的不是童敏本人,而是“网络游戏”。

“现在最可惜的不是我折(损失)了几十万,而是她为什么会摔得这么深?她完全是一个人才啊。她可以出书,办了几届小学。她这么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犯了这么低级的一个错误。我真的想不通。”他说,“我宁愿折了这几十万,也希望“妹妹”还存在。”

桃若

胡兰娟表示,5月31日不是童敏第一次失联,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因“人不见了”而报警。

今年3月份,童敏就曾离家出走过一次。

那次失联,后来发现,童敏在宜宾的一家网吧里。

童敏第一次失联后被发现的地方

“回来之后晚上一晚上都睡不着觉,因为我在她那里投资得太多。”胡兰娟说,当时她根本想不到童敏会是个骗子。据她回忆,当时童敏家人的说法是,童敏没有从天立那边要到钱,她也很可怜。童敏妈妈还告诉她:“我的女儿好可怜,晚上都在网吧里睡觉。”

“今年有一个朋友跟我说,童敏的钱都拿去打了网络游戏,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就绷呀崩着跳。”一开始,胡兰娟还找童敏问她打游戏的事。

但她否认了:“你看我是打网络游戏的人吗?不可能的。”加上童敏丈夫也出面解释,胡兰娟就选择相信了她。

胡兰娟至今不明白:玩网络游戏,为何会让童敏变成如今这样?

大家后来才知道,在网络游戏中,童敏还有很多名字,最著名的叫“桃若”。

人设是90后女孩、单身未婚、集团千金。

在代码编织的“盛世江湖”里,桃若砸下数千万人民币,她爱过,也恨过。

烧钱

赵义(化名)也是这款游戏的玩家,不过他是桃若所谓“敌对阵营”的人。

据赵义讲述,他的一个朋友和桃若曾是游戏里的CP(亲密玩伴,类似情侣)。在赵义的记忆里,起初大家并没有觉得桃若多有钱,在2017年的时候桃若还曾向这名CP借钱。后来,桃若慢慢开始表现出很有钱的样子。

桃若给赵义的感觉是“捉摸不透”。

赵义说,这款游戏他玩了很多年,有钱人见得多了,上千万的也有。“这家厂商的游戏,说白了就是氪金。但是她(桃若)这种玩法,我们确实没看懂。”

赵义表示,起初有玩家认为,桃若“是托,是刺激消费的”。但后来大家慢慢打消了这个念头:桃若对外一直宣称是天立集团的千金。但赵义还是觉得不靠谱:一个集团高管的千金,不至于找人借几万块钱。

在赵义的印象里,桃若为游戏花钱“一直很疯狂”。2019年,桃若曾用元宝(用人民币充值)拍了一个“灵核”(一种游戏装备),价格换成人民币大概在8-9万元之间。赵义他们当时也在拍,不过价钱开到6万元,就不想再往上加了。

在这款游戏中,元宝可以用于购买商城道具、装备洗炼、装备强化、洗护身符,还可以抽宠物,以及武将寻宝。武将寻宝类似于抽奖,玩家用元宝去“寻宝”,有概率获得游戏道具。

“这个游戏我也玩了快十年了,很多东西(阵法书等)我们是可以算出来的。一本(价值)多少钱,到手(需要)多少钱,折算出来是多少人民币。”据赵义回忆,“桃若收购东西不计成本,已经超出游戏市场价了。”

有一款游戏内的披风,在赵义看来其市场价顶多在1万元左右,但桃若花了3万。

“网上有媒体报道(11月底)说她充值3000万元是真的。但是实际上包括转账和线下收购等,加起来峰值差不多有5000万。”赵义估算出来的数字,和其他一些人估算的差不多。但是具体到底是多少,大家都在等待游戏公司和警方的正式回答。

赵义回忆,这款网络游戏每开一个大区,桃若都会去消费,砸一大笔钱进去,“至少是200个W起步。”然后,桃若再以极低的价格把游戏角色卖掉,再换一个区。在玩家们眼中,游戏里账号贬值其实是很快的,300-500万元的号卖掉也就小几十万。

这种玩法就跟烧钱没两样。

在这位“敌对阵营”玩家眼里,桃若表现出来的感觉就是“钱无所谓,反正我有的是。”谈到桃若,赵义甚至有点无奈和不解:“几个朋友还在那里聊天说:王x聪都不敢这么嚣张。投了这么多钱,这么低价就卖了。”

赵义印象里,桃若有一个蜀山(游戏内职业名,音译,后文同)账号,玩家们估算其花费最少就是500万起步,甚至可能接近1000万,但是卖给一个老板时只卖30万;还有一个风华角色,投入甚至可能达到800万,但是童敏以18万卖掉了。

(观察者网注:经历此事的童敏代练表示,上述蜀山账号是35万卖掉的,出号原因是童敏玩新区没钱,该账号至少500万;上述风华账号,实际售价17万。卖号所得均直接到童敏手里。)

据这款游戏的玩家们反映,童敏有很多个游戏角色。其中奶妈(游戏职业)“桃若”、蜀山“挚爱”和天煞“凌帝 ”是比较固定的三个角色。此外童敏还有过其他很多游戏角色,但是早就通过正规渠道卖掉了。

童敏游戏团队的一名成员表示,桃若和挚爱于2019年年底被售出,凌帝后来也被卖掉了。

赵义他们自己也买卖账号,但是别人如果开低价,他们是不会卖的。对桃若的行为,赵义多少有些不解:“我觉得我花这么多钱进去,怎么可能以那么低的价格卖出去?你是印钞的?”

“诈骗5000多万的人,没有买名牌,估计也没有买豪车豪宅,除了游戏里面,你没地方花了。”在童敏诈骗案曝光以后,游戏圈子里都在谈论这事。有人说,童敏花钱大头是在这款游戏上,赵义和朋友们琢磨了一下:童敏花了多少,熟悉这款游戏的玩家,从“桃若”的玩法里是可以估算出来的。

童敏的一位代练后来也提到:“2019年顶级号,每个号最少都是花500万以上的。因为你花了这些钱,才有这些号的实力呀。不可能你买(号)过来,花个几十万就变成顶级号。这个游戏也不会让你这么轻松就变成顶级号的。”

砸钱不眨眼的阔绰集团千金桃若,是游戏里的一个传说,一个谜。

不过她的身份,很快被人掀开。

身份

据游戏玩家讲述,事情源于不同“阵营”之间的一次摩擦。

赵义回忆,事情是这样的:一位老板的CP,平常喜欢在论坛里发帖子给战队加油,有一次就遭到了桃若的嘲讽。网络对线愈演愈烈,两个女人便在论坛内“互撕”,争执越来越尖锐。

圈子里有一些玩家觉得桃若很“假”:平时什么信息都不敢公布出来。

有玩家对观察者网表示,在争议中,桃若游戏团队里的人,把她的游戏账号、充值记录、银行账号等信息放在了网络上,结果被玩家们截图了下来。有人一查,便发现“桃若”根本不是什么所谓集团高管千金,而是天立旗下曾担任小学校长的童敏。


游戏论坛截图,知情玩家供图

身份之争引燃了游戏圈内的一场野火,童敏也曾试图扑灭火焰。

据玩家提供的论坛截图,1月27日11时,游戏玩家“桃若”宣布当日下午,会在YY(一款多用于游戏时交流的在线语音软件)频道里进行个人声明,以澄清(隐私泄露)受害人(童敏)与游戏角色“桃若”没有任何关系。

游戏论坛截图,知情玩家供图

观察者网收到的录音资料(桃若YY channel - 858xxx26)显示,桃若在个人声明中表示,2021年1月24日晚9点,YY频道261xxx198房主及管理人员召集xxx玩家群,语音爆料童敏个人及家庭信息、孩子信息。(xxx为隐私信息替代字段,后文同)

桃若称:“童女士”与其好友之女王晓媛游戏角色“桃若”之间是虚拟信息合作关系。

桃若在这份声明中表示:

1.“本人及游戏角色桃若,真名王晓媛。”

2.“本人现玩游戏xxx,现游戏角色为星落残阳(音译)服务器,ID59xxx2陶小乖(音译);540xxx2赤羽(音译)。”

3.“录音中所曝光的受害人童敏资料,注册的微信YY186082xxx1(音译),名字小雅(音译),为声明人王晓媛所用。非录音里曝光的受害人所使用。”

4.“录音中所曝光的受害人童敏身份证注册的其中一个游戏账号,tongmin1314@xxx.com为声明人王晓媛本人所使用。非录音中曝光的受害人所使用。”

账号tongmin1314@xxx.com充值记录 游戏论坛截图,知情玩家供图

5.“录音中所曝光的受害人因私人关系转让使用的银行卡,农行尾数为4971。为现在声明人王晓媛所使用,非曝光中受害人所使用。”

6.“2014年起,以上账号、微信、银行卡均为本人王晓媛在游戏中使用的网络资料。双方自愿协商转让使用。但如发生任何纠纷或网络攻击行为,与录音中曝光的受害者童女士无关。”

录音中尾数为4971的农行卡收款人为童敏,受害者转账记录图

只是桃若的这份所谓声明,在不少玩家眼中是单薄的,没有什么说服力。

赵义也不相信:“很可能是自导自演的,你知道吗?去报案什么的,然后念一个声明。”

登顶

桃若旗下的战队,也曾决胜皇城之巅,登顶为王。

玩家透露,童敏沉迷的这款网络游戏有官方比赛,一年一届。

在游戏中的战场上,赵义的战队就曾在童敏战队面前铩羽而归。

某次比赛中的“庚组桃若队” ,该游戏相关网站视频截图

据玩家们回忆:2019年童敏旗下的桃若战队夺冠 ,2020年她旗下的挚爱战队夺冠。

“那是她最风光的两年,也是她掏钱掏得最多的两年。

据赵义透露,在这款游戏中,有的号主会自己花钱养号,再雇佣打手来使用账号打比赛等,成为“老板”,童敏就是其中一位。略有不同的是,有的战队老板会和“打手”分钱,但童敏会全部给打手,很多线下开销也是童敏在出。虽然住宿酒店是比赛官方提供的,但是在外面吃饭、唱歌、喝酒,包括一些庆祝活动,这些也都是钱。

不过童敏从不露面。

赵义还提到,这款游戏除了结婚系统以外,还有七夕等活动,让玩家们抢名次。比如“xxx(游戏名)第一美女”,这个活动年年都有。在赵义印象里,这顶桂冠只要童敏想拿,就能拿到。2016-2019年间,童敏好像都拿下了“xxx第一美女”的称号,但2020年除外,当时被另外一个老板拿走了。

这个活动是用元宝收购鲜花。鲜花是活动副本掉落的,想要冲榜的玩家,“摆摊”让其他玩家来“打花”,打花的玩家可以获得元宝收益。比如摆摊玩家开价10元宝一朵花,那么打花玩家就可以收取一朵花10元宝的收益。鲜花数量上涨,就有机会斩获“第一美女”。

经手此事的童敏代练表示,在游戏老区,一个称号需要1-2万,他操作时每朵鲜花2元宝;新区价格更高,可能在4-5万。这款游戏在2018年之前每年有1个称号,2019年开始有2个。每个称号差不多都是这个价。

谈到这款游戏,赵义说:“活动多了去了。”

由于本案尚未结案,童敏实际诈骗金额是多少、流向该网络游戏的金额具体是多少、此案后续该怎么处理等等,都要等待警方和游戏公司的正式回应,以及相关专业法律人士的权威解答。

代充

受害者们反复向观察者网提及的一个情况是,童敏向该游戏平台充值的钱,按渠道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直接充值,一部分是他人代为充值。受害者认为,其中他人代充的部分就有千万之巨,那么童敏充向游戏的钱可能不仅仅超过3000万,达到5000万都有可能。

在众多受害人之中,邓玉山(化名)是相对特殊的一位,他是童敏的充值商。

邓玉山透露,他和童敏相识于2014年。2015年12月左右,他第一次为童敏充值。那段时间,童敏单次充值金额在数千元左右。2015-2017年期间,每年充值总额不会超过100万。

2018年,童敏的充值额开始骤增。一次5万、10万,最疯狂的一天60-70万。“2018年充值总额大概在500多万。”邓玉山觉得童敏这样的大老板,不会骗自己,就放心地给她垫资。因此他被欠了60万,目前也处于负债状态。

据邓玉山回忆,他提交给警方的流水是1300万,现在所有流水充值记录都在警方那里。“基本上游戏公司那边拉出来的流水3000多万,是官方充值;像我给她充值的,游戏公司那边流水没拉出来。实际上她在这款游戏里面充值绝对是上5000(万元)左右的。”

邓玉山说,这款游戏官方的充值上限虽然不超过10万,但是走代充不会有限额。 “只要钱到位,都可以充,除非没货了。”他觉得,要是真的想在游戏里大量充钱,在有网盾的情况下,卡里面有多少钱都是可以充进去的。“银行(卡)上限多少,它(游戏充值)上限就是多少。”

充值商从游戏厂商那里拿货,比如一个月拿300万的量,可以获得96折充值折扣,然后再以98折优惠价格卖出去,中间的2个点就是代充的收益。据邓玉山透露,还有其他人为童敏代充过:“我知道的就两个:一个应该是500万左右,一个应该是700-800(万)。”

代练

童敏在游戏里有代练,沈剑(化名)是跟她时间最长的一个。

据沈剑回忆,他和童敏是2016年经他人介绍认识的。童敏经他手的充值额达到了800万。其中有400-500万是直充的,剩下的是代充。沈剑的充值流水也交给了警方。

沈剑称,童敏本人知道游戏代充有优惠,“省下来的钱”童敏会让他在游戏里去收购东西。比如一万块钱优惠200多元人民币,这200块钱童敏就会让他拿着去收购游戏内的金币等等。

据沈剑陈述,充值所得元宝会用于游戏内消费,比如强化宝石,还有洗积分。积分在新区里可以用来“加速”、在老区里可以用来洗护身符等。操作中,打造装备、抽宠物之类的都要花钱。算上游戏里的“特殊召唤”,一周的宠物可能就要3万。

“她是很土豪的一个玩家,”沈剑告诉观察者网,“如果你给她代练,你的心理一定要调整好。因为可能她一晚上花的钱,你几十年也赚不回来。”但沈剑提了好几次:作为代练,他并非别人所说的那样年薪几十万,“一年我们工资加红包,不会超过6万块钱。”

沈剑表示,直到童敏出事之前,他还在给她做代练。他曾为童敏垫付了12万左右的人民币,后来他卖掉了童敏的一个账号,回流了8万多。算上工资和承诺的利息,童敏还欠他钱。

至于媒体和游戏玩家所说的“网恋”问题,沈剑只回应称:童敏每个区都有“玩伴”。

在童敏旗下战队里,沈剑有时会扮演一个类似“管家”的角色。

资金使用和人员管理权在童敏手上,沈剑则负责运转、维护和后勤。沈剑透露,桃若、挚爱战队里有5名打手,比赛奖金童敏是直接分给“打手”的。在队员眼里,童敏是一个“有钱大姐”和“有钱老板”的形象。

沈剑说,从2020年开始,童敏身边多了一群“陪玩”,大概有7-8个人。游戏开区时,童敏就给他们直接充3000块钱,他们账号的维护也都是童敏在管的。沈剑还提到,在“养陪玩”的时候,童敏会自己养号,然后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他们。

有人曾经劝过童敏:“你不要这么烧钱,不要对他们那么好。他们拿到号,顶多给你玩半个月,然后就找各种理由把号卖掉了”。据沈剑回忆,今年二三月份就有一个女陪玩,把童敏便宜处理给她的号卖给了敌对阵营。

“今年至少有三个陪玩这样跟她闹掰。”

在沈剑的记忆中,童敏痛恨“叛徒”,遇到“战友背叛”她会很气愤。

未完

受害者们在同观察者网联系的时候,字里行间和说话语气中流淌着他们的情感:有无奈、有痛苦、有伤心、有悔恨、有诧异、有无助;有不能理解,有难以接受,还有焦虑。

在事件中损失最惨重的胡兰娟,常常说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年迈的父母,反而是老人一直在劝她:千万别想不开,不可以做傻事。胡兰娟不明白,网络游戏为何会让童敏变成“两面人”。很多同她一样的受害者,都希望可以早点找回一点损失,缓解现在的困境,让日子能过下去。

在很多受害人看来,这场骗局本来很早之前就有机会揭开,大家也不至于这么惨。

据媒体报道,受害人曾找到天立教育泸州学区总校长陈光明。陈光明表示当时有传闻称童敏利用天立股份、建幼儿园股份等名目,在学校教师之间有借贷关系,童敏所提到的投资项目全部虚假。2020年3月,学校就展开了调查并很快得到了结论。

但“当时考虑到互相是同事、今后还要生活,就决定校内处理,包括写检查、欠款还清。”学校要求童敏还清老师借款,后来童敏也不再担任校长。学校在教师职工大会上公布了这个消息,但没有网络公示。

童敏离职已是大半年后

很多受害者认为,天立明知童敏欺诈老师违法犯法,但未向公安机关、监察部门、纪委等进行报告和检举。这间接纵容和包庇了童敏继续进行诈骗犯罪活动,导致更多的人受骗、受害。

在受骗后,日常生活成了受害者们的噩梦。

据受害者透露,本案将在本月(12月)结案。

那个时候,也许会有更多的案情细节公布。

童敏合同诈骗案的涉案金额到底是多少,又有多少钱流向那家游戏平台,最后能否尽可能地挽回一些损失……万物都有答案,受害者们在期待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

受害人在等日出,失去生命的童敏,永远等不到日出了。

在这个悲剧的全过程中,童敏毫无疑问是第一责任人,被她欺诈的亲朋好友们则是理所当然的受害者,然而其他人的角色则多少有一些复杂。

天立教育作为童敏长期供职的单位,很难摆脱“知情不报”的嫌疑;那些童敏的“代练”和“充值商”们,很多人也受到了损失,但是也客观上起到了助长这种行为的作用。

唯有出事后似乎轻飘飘三不沾的游戏平台“某易”,它似乎从未联系过童敏,没有施加什么影响力,却也可以说是这一幕悲剧展开的最大的幕后主导者。

受访者希望该游戏平台能出于人道主义退还部分钱款

悲剧发生后,观察者网曾经联系到该游戏平台的公关部。该公司方面曾表示,目前的新闻报道都没有指名是某易游戏公司。工作人员回复称:“非常理解您这边关心的问题。我们也正在积极配合公关机关调查取证过程中,但具体情况还需以公安机关最终调查结果为准。”

(除童敏外,本文人物皆为化名;游戏服务器、角色、职业和道具等名称系音译。)

责任编辑:周毅
网络游戏 集资诈骗 诈骗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互联网

京东再度续约换流量,但不是腾讯的“唯一”

2022年06月30日

机票酒店搜索量暴增,旅游业终于迎来曙光?

2022年06月30日

小编最近文章

12月09日 17:29

脑机芯片要来了?马斯克:有望明年植入人体

12月09日 16:01

京东又成立一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注册资本2.5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刚鼓吹“助台自卫”,英外相立马被问住了

朔尔茨拿定主意:G20就算有普京在,我们也会参加

英媒:若天然气危机加剧,英国可能切断对欧盟输气管道

直播:习近平将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

习近平考察香港科学园

习近平会见林郑月娥:中央充分肯定你这5年工作

习近平乘专列抵达香港

冲突后普京首访中亚:北约利用乌克兰达成帝国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