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推2款新车,威马加速追赶第一阵营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16 13:18

“掉队”的威马能否赶上造车新势力第一阵营?

4月15日,威马发布其第5款产品威马E.5,售价18.01万元-19.01万元,限时折扣后售价为15.01万元-16.01万元,主打年轻消费群体。15万元价格区间,威马也将面临比亚迪宋以及小鹏P5的围剿。

和其他造车新势力相比,威马一般选择不公布每月具体的销量数据。自去年9月销量破5000后,威马才积极公布销量数据。3月销量数据显示,威马3月上险数为5516辆,同比增长211.3%,环比增长66.6%。尽管3月销量大幅增长,但仍未突破6000大关。

值得注意的是,威马的销量始终维持在5000-6000辆的区间,似乎遇到销量瓶颈。而同为造车新势力第二阵营的哪吒和零跑在销量上已追赶上“蔚小理”,单月销量均已突破一万辆大关。

按照业内共识,一万辆的交付数据是一个门槛,威马距离一万辆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

威马掉队了吗?

早在2020年,美团创始人王兴就在个人社交媒体表示,未来造车新势力能存活的有3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小鹏。彼时,威马是头部新势力,刚刚以1.68万辆的成绩排在2019年新势力交付榜第二,仅次于蔚来,威马EX5为单一车型销量冠军。威马创始人沈晖显然不服气,与王兴隔空喊话,“愿和王兴兄弟打个赌,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

从销量来看,威马确实掉出前三的行列。但沈晖认为,“公司没有掉队,新造车的上半场才刚刚开始。”

翻看沈晖的履历,虽为造车新势力,其骨子里仍带着传统车企的基因。1994年,沈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工程力学专业,当时校友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还在读初中。随后沈晖选择赴美深造,并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2010年沈晖带领团队负责完成吉利对沃尔沃的并购,并负责重组沃尔沃全球的治理架构,后担任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

2015年沈晖跳出传统车企,创立威马汽车。2016年成立之初就拿到跃马资本10亿美元投资,随后腾讯、红杉也参与融资,百度更是参与了威马2017年、2019年、2020年的三次融资,成为威马最大外部股东。截止2021年10月,威马的融资规模就已经超过了300亿。

去年,看似顺风顺水的威马还计划登陆科创板,但因故搁置。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威马汽车在科创板被质疑科技含量不足,研发投入在营收中的占比并不高,再加上连续的巨额亏损,以及上市材料在审查中出现不少问题。对此,威马给予否认。

不过,根据上市辅导报告材料显示,威马汽车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0.14亿元、7.2亿元、17.8亿元以及16.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6.96亿元、24.53亿元、36.08亿元以及36.49亿元。威马营收额远低于亏损额,不到4年时间内威马亏损超过百亿。

而蔚小理均已完成美港两地上市,哪吒、零跑等二线阵营也在加速冲击港股市场。

自燃锁电风波未平,威马又曝减配?

“如果未来两年我们还站不稳脚跟,那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是我们不争气,是自己的毛病。”沈晖在谈到外部环境时如是说,其言语中带着些许无奈。

作为首批量产的新势力,威马起初处于领跑的位置,但逐渐被身后的理想、小鹏反超,也被哪吒、零跑超过。

销量上原地踏步的威马陷入各类负面问题。去年12月,威马EX5在4天时间内先后在海南海口、三亚、河南等地接连发生了3起汽车自燃事故。今年1月,威马又在三亚发生自燃。

根据三亚市消防部门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显示,起火原因“电池故障引发火灾”。威马方面坚称车辆不存在问题,起火原因系碰撞导致。但该事故车起火前并未发生碰撞。

就在2020年,威马就出现多起自燃事故,威马最终召回1000余辆相关车型。

自燃风波尚未平息,威马又传出“锁电门”。今年年初,威马推出“迎新年用户特优”活动,被随机抽取的幸运用户将获赠全面车辆检查和价值200元京东卡。但不少参与活动的车主发现,车辆“升级”之后电压下降,续航里程缩水。引发大量车主维权,甚至有威马车主创作一首维权歌曲“200块就把我骗了”,登上广东315晚会。

此外,威马又被曝出减配事件。有媒体报道称,威马在官网更新威马E.5两款车型的配置,在配置表中取消了ESP和自动驻车AUTOHOLD配置,但售价依然保持不变,原因疑似缺芯。但威马客服同样否认车辆存在减配行为。

有威马车主反映,当初选择威马是看沈晖从传统车企出来,不同于其他新势力,给人靠谱的感觉。如今威马更像是一锤子买卖,产品和服务都没了。“我们这边的威马经销商也关门了。”

自燃、锁电、减配,一轮又一轮负面舆情不断冲击着威马的品牌价值,其面临的外部环境竞争也日趋激烈,王兴所提到的“3+3+3+3”(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3家民营企业+3家新势力)在新能源市场的布局日趋加速,长安的阿维塔、东风的岚图;上汽的智己、广汽的埃安、北汽的极狐;比亚迪、吉利、长城以及“蔚小理”已对威马形成合围之势。

威马的营销问题也成为“烫手的山芋”,2020年4月,威马首席零售官的祁立人离职;同年8月,威马联合创始人陆斌离职;2021年3月,上任不到半年的新任首席零售官唐军营也宣布离职。

频繁的人事任免的背后是沈晖对威马销量的不满意,押注M7、E.5两款车型,威马也希望能加速追赶新势力第一阵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科龙
威马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汽车

搜狗地图下线,高精度地图的巨头角力却大幕将启

2022年05月17日

特斯拉、奔驰、保时捷宣布召回汽车,总计超23万辆

2022年05月16日

小编最近文章

04月16日 13:18

连推2款新车,威马加速追赶第一阵营

04月12日 19:11

小鹏车主使用辅助驾驶撞车,究竟谁来背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西方决定改写规则,但中印不会当听话的哑巴”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美英等对俄发动混合战,已成敌国”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财政部:前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293亿元

欧盟还是没能禁运俄油,立陶宛先急了

俄军“护送”下,260名乌军撤离亚速钢铁厂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