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供路上,上海骑手的里程焦虑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26 17:58

4月26日,上海浦西封控的第26天。自4月7日允许非涉疫原因被封控在小区的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走出封控区,回到保供岗位,并且外地援护力量纷纷进入,此前困扰上海的保供人力运力不足问题,正逐渐得到改善。有专家形容,“物流就像城市的血液”,每一个骑手,都是这“血液”中的一分子,将营养输送至城市的每个角落。

居民“最后一公里”的焦虑正在缓解,但给居民缓解焦虑的骑手小哥们,也会陷入专属于他们的焦虑之中。

骑手为一封闭社区居民送网购物资货品 图/视觉中国

“这里这个保安很好,让我们住这里。”4月25日,上海下雨,邓辉庆幸自己找到了一块能够遮蔽风雨的地方栖身,还能喝上开水。这是邓辉从义乌来到上海当骑手的第三天,前两天他和几位骑手兄弟都睡在露天的地方。

邓辉是一名众包骑手,同时接两个平台的订单,每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由于初到上海,他也不清楚自己的配送范围覆盖到哪里,订单从几公里到十几公里的都有,二三十公里远的订单也送过。白天的时间就这样在一单一单的配送中度过,晚上休息时,邓辉回到新找到的“住所”,一个银行营业大厅门口的前廊,甚是满足,不用再担心夜里睡觉时会下雨了。“就是洗漱和上厕所不方便,只能到七八公里以外的一个地方”,相熟的骑手小哥告诉他附近有一个公共卫生间还开着,但他对路不熟,还没能找到那个地方。

初来乍到,对路不熟悉,不单单带来上厕所不方便的问题。邓辉配送所骑的电瓶车是来到上海之后租的,只能通过换电柜来解决充电问题,但是在邓辉看来,目前一些换电柜使用起来并不是那么顺畅。

换电品牌的APP上是有换电地图的,但只能引导他到达一个大概的位置,具体的位置或是自己找,或是需要问,这花了他不少时间。按照现在邓辉的工作强度,每天至少要换四到五次电瓶,相比对位置的不熟悉,更令邓辉困扰的是,他感觉到能够正常使用的换电柜在一天天的减少。

“上一次来还可以正常换电瓶,等下次再来换的时候就不能用了,因为忽然被划到了封控区域里,进不去。”邓辉说道。

令他感到尴尬的是,如果来到一处换电柜却没能顺利换上新电瓶,那他只能再去往下一个换电柜,有的时候两个换电柜相去甚远,剩下的电量支撑不了那么远的距离,遇到这种情况他只能推车过去,这又会耽误不少配送的时间。

遇到换电问题的不仅仅是邓辉这样初来乍到的“新人”,一些“老手”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刘伟已经在上海做了三年多的骑手,本轮疫情初期时运力不足,刘伟拿到了社区开出的通行证后就打包了自己的帐篷回到了岗位上,已经有半个月时间没再回到自己租住的屋子。

对很多刘伟这样的骑手来说,在出租屋外睡觉并不算什么难事。在过往没有疫情时的许多夜晚,跑单到深夜才收工的刘伟骑着电动车穿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偶尔便会看到有同行们合衣而睡,或是桥洞下,或是台阶上,也有“功力高深”的怀抱双手直接躺在自己的电瓶车上,他们通常是送同城订单的,距离较远时来不及赶回家,就干脆寻一个角落凑合一晚。

起初他觉得电瓶车充电的问题不需要担心,上海街头巷尾遍布换电柜,换完电池的车还能给手机充电,保证他随时都可以工作。但后来他发现,“许多熟悉的换电柜别说用了,连跟前都过不去,为了大家的安全嘛,很正常,也非常理解。”

另外,一些使用频率较高的换电柜常常面临缺少电瓶的问题。“平时这些使用比较多的换电柜,当电瓶紧缺的时候会有调度人员过来进行补充,现在几乎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大概也都被封在家里。”刘伟无奈更换了自己使用的换电品牌,“不然就只能用现在车上的电瓶现场在换电柜里充,我总不能傻站着等两三个小时吧。”

刘伟介绍,邓辉现在正在使用的那个换电品牌,虽然换电柜不少,但在靠近市中心的区域有相当一部分是安装在小区里或者是商场后门的一些位置,理所当然会随着小区被一起封闭起来。“让他换另一个(换电品牌)试试,另一个在路边的换电柜比较多,受影响可能会小一点。”

这些换电企业也意识到了骑手所遇到的问题。智租换电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平台有专门的24小时客服通道,在线实时协助骑手解决换电问题,自封控以来,他们便陆陆续续收到骑手反应换电柜及电瓶不足的反馈。

外卖小哥正在使用换电柜 图/视觉中国

换电柜可以看作是一个大号的共享充电宝,二者类似,布置在人流量多的位置的换电柜,使用频率也高,换电柜里存量电瓶相应也会变少,随着一部分在封控区域内的换电柜无法使用,这一点变得更加突出。

在智租的后台可以看到每一个换电柜的运行情况。往常,智租会派出调度人员对缺少电瓶的换电柜进行补充,但目前的情况,照常进行这一操作并不现实。“我们很多工作人员也被封控在家里,线上的问题尚能解决,但像补充电瓶这样需要到实地去的工作就无能为力了,而且现在也受到物流的影响,很多电瓶在外面运不进来,即使人手充足,缺少的电瓶也无从补起。”这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上海范围内每天都有超过200名骑手在咨询换电难的问题,这是他从客服那里得来的数据。

此外这名工作人员还透露,智租的管理层很重视这个问题,已经数次开会研究解决方案,他相信不久后这一问题便会得到改善。

在上海运营的其他换电品牌也或多或少面临着和智租相似的问题。据小哈换电方面介绍,目前绝大部分区域基本上在正常运营,可以保障骑手日常使用。部分在封控区内的换电柜一同被封,针对这一部分无法提供给骑手使用的换电柜,小哈换电会在换电地图上进行实时更新,以确保骑手看到的都是可以正常使用的换电柜。

同时,外卖平台也在积极尝试解决骑手换电难的问题。美团方面表示,疫情期间,对于保供骑手在遇到换电难的问题时,可以随时联系站长或客服,美团会第一时间协调合作换电企业,尽快为骑手提供换电协助,做好保障工作。此外,经美团协调,三方换电公司将为受疫情影响无法出勤的骑手提供月卡延长服务。

25日深夜,邓辉又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一位热心肠的姑娘为他联系到了免费的住所,一处工地的宿舍。但当邓辉听到要与人合住时他又犹豫了,“我每天在外边跑来跑去,有风险的,还是尽量不要到影响别人。”不过邓辉很感激这位女孩子的好意,“有想吃的水果蔬菜直接和我讲就好了,我可以帮你买。”一切都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当前,上海物资保供之路正在逐步攻克“最后一公里”的难题,随着骑手陆续返岗,配送压力正在逐步释放,但想要彻底打通保供路上最后的堵点,仍然需要通过行政手段来解开骑手的“里程焦虑”。网格化管理之下,政府能否为骑手们提供更多配套保障?只有政府与企业接棒好换电网点的封控信息,协调处理好封控区域的换电难题,为城市生命线上的骑手构建出一条绿色走廊,城市的血管才能流通的更顺畅。

(文中人物邓辉、刘伟均为化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贺喜格
骑手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互联网

阿里张勇: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坚信经济发展中消费的力量

2022年05月20日

京东首次公布“织网计划”成果,强调供应链价值

2022年05月20日

小编最近文章

04月07日 15:35

4.52亿买地上热搜,少林寺进军房地产?

03月23日 15:50

400万粉丝理财大V徐晓峰被公诉,“割韭菜”手段曝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韩总统顾问:中方不会报复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台当局对未受邀参加世卫大会表“不满”,外交部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