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个虚拟文物解说员上岗,数字人产业想象空间有多大?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5-18 18:13

唐代花钿妆容、双髻丸子头、杏仁眼、真人般的皮肤,着一袭淡雅长裙,腰系唐朝花鸟镂空香熏球。

5月18国际博物馆日,国内首个文博虚拟宣推官“文夭夭”亮相。这个“国风少女”是由百度智能云、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和极幕科技联合打造的虚拟数字人。

观察者网了解到,文夭夭已于今天正式入职中国文物交流中心,未来她将在各大博物馆持证上岗,提供讲解、导览、主持对话、直播等服务,还将作为文博界的首位虚拟宣传大使,跟随国家级的展览赴海外出访交流,传播中国文化。

实际上,虚拟数字人并不是新鲜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这两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大热,依托于AI技术的虚拟数字人再次破圈而来。

目前,虚拟数字人正以各种职业身份渗透到各个行业,几乎每一家拥有智能语音技术能力的大厂都在布局虚拟数字人。例如,百度、华为、阿里、科大讯飞、小米、腾讯、网易、快手、B站等国内的公司,国外的英伟达、Epic Games、微软等公司。

然而,尽管进入快速扩张期,但业内专家指出,目前的数字人产业链相对割裂,大部分公司只能完成人像资产生成、内容生成、业务办理的其中一环,而没有打通数字人制作全链路,难以提升交付效率。

无需培训即可上岗

所谓虚拟数字人,是由计算机图形学、图形渲染、动作捕捉、深度学习、语音合成等计算机手段创造及使用,并具有外貌特征、人类表演能力、人类交互能力等多重人类特征的综合产物,代表性的细分应用包括虚拟助手、虚拟客服等等。

目前,虚拟数字人的建模生成主要有三种,按照人工参与程度高低,依次为纯人工建模、借助采集设备进行建模、以人工智能进行建模;同时涉及相关的软硬件,包括建模软件、驱动软件、渲染引擎、拍摄采集设备、光学器件、显示设备等。

图源:安信证券2022年3月研报

2022年伊始,虚拟数字人竞相亮相,吸引着大众的眼球。从获得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的数字化员工“崔筱盼”,到江苏卫视2022跨年演唱会的虚拟人“邓丽君”,以及湖南卫视全新综艺《你好,星期六》启用的数字主持人“小漾”等。

本次百度和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等联合打造的“文夭夭”是国内文博界首位虚拟宣推官,她不仅高颜值,还有一身“真功夫”,未来将在各大博物馆上岗,提供讲解、导览、咨询、主持对话、直播等服务,带动虚拟数字人在文博行业的新发展。

“文夭夭”取名自《诗经·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造型融合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元素于一身。不同于线下人工讲解员,文夭夭可跨越时空限制,以多个“数字人分身”同时服务数十上百家博物馆。此外,超越人脑记忆的AI技术训练,可以不断升级文夭夭的知识库,对各件文物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如数家珍,无需培训即可上岗。

百度方面告诉观察者网,文夭夭的形象制作和“听说读写“等AI能力,均依托于百度去年发布的智能数字人平台“百度智能云曦灵”。随着中国AI技术的发展和数字人制作平台的出现,数字人的生产效率大幅提升,行业应用也将提速,数字人平台有望将成为文博产业的基础设施。

产业链仍相对割裂

今年1月,第三方机构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测,到2030年,中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2700亿。其中身份型虚拟数字人约1750亿,服务型虚拟数字人总规模超过950亿。从AI手语主播、AI虚拟客服到AI虚拟文物解说员,服务型数字人应用场景不断丰富。

然而,中国传媒大学媒体融合与传播国家重点实验室大数据中心首席科学家沈浩教授表示,尽管中国虚拟数字人市场快速崛起,但数字人产业链相对割裂,大部分公司只能完成人像资产生成、内容生成、业务办理的其中一环,而没有打通数字人制作全链路,难以提升交付效率。

另一方面,国内外虚拟人商业化也存在差异。

欧美日韩的虚拟数字人产业发展得相对较快,着力打造身份型虚拟数字人,一是重点打造虚拟IP,擅长做虚拟人的IP化运营;二是针对C端社交领域开发数字化身 Avatar,虚拟数字人在C端市场的商业价值在于其具备强大的规模化能力。而现阶段国内主要是在具体的服务端发力——服务型虚拟数字人,比如虚拟客服、虚拟导购、虚拟讲解员等,在实际能够变现的场景运用的比较多。

图源:安信证券2022年3月研报

需要指出的是,身份型虚拟数字人与服务型虚拟人的底层商业逻辑存在非常大的差异,甚至底层技术路径也不同。海外企业对虚拟人的技术路径的实现、应用场景的要求更高,对收入看得更长期;而国内虚拟人的发展更着眼于当下的运营效率的提高,商业化场景较为单薄,变现方式大多局限于直播电商等短期流量红利中,或者智能导购、客服等行业。

今年3月,安信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虚拟数字人行业公司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为传统CG或图形学公司,核心技术为其“美术”能力,通常更专注于后期技术;另一类以人工智能技术公司为代表,凭借技术进入虚拟数字人领域,大多专注于自动化生成。

目前,第一类公司的虚拟数字人制作成本高昂,尤其是3D虚拟数字人的制作成本高达百万元,局限于B端应用,这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行业的大规模应用与发展。未来想要实现批量化生产虚拟数字人,重要前提是大幅降低制作门槛与成本,而人工智能技术是推动虚拟数字人规模化应用的重要基础。

针对产业中面临的问题,百度在去年底发布“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打通从数字人的生产、人设管理、内容创作、业务编排全流程。该平台支持服务型数字人、演艺型数字人的生产及运营,使数字人在具有“高颜值”的同时也具备“高智商”,在外表、面部表情、形体表达、交互内容、情绪反馈等方面实现高度人格化。目前,曦灵平台的数字人口型合成准确率已达98.5%,其中百亿参数对话模型PLATO,还可帮助数字人拥有自己的经验和认知,与用户进行有料、有趣、有情感地对话。

“一家企业的数字人产品是否领先,需要从五个纬度进行判断,即:通用技术、资产生成、内容生产及业务办理、交付效率、落地案例数量。”沈浩说。

目前,在互联网玩家阵营中,腾讯在虚拟数字人方面的布局比较激进。去年11月,该公司一口气推出五款不同能力的数字人,面向AI播报、手语播报、客服对话等场景有需求的客户赋能;同时,腾讯推出一款“云小微”数字人平台,成为腾讯云智能发力产业互联网的三大平台之一。

而百度方面告诉观察者网,随着中国AI技术发展和数字人制作平台的出现,原来需要一个星期做出来的2D数字人,现在可以缩短到分钟级;以前需要2-3个月制作时间的3D超写实数字人,现在可压缩到一两周。

截止目前,百度智能云曦灵打造的几十位数字人,已应用在金融、运营商、政务、文旅、广电、互娱、航天等领域。在即将举办的“2022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智能云曦灵”数字人平台将对外发布平台功能升级情况。

对于自己做虚拟人的初衷,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坦言,是因为想在怀念时,与过世的父亲沟通,他认为这种情感需求会促进虚拟人交互方式产生很大的市场。

近日,互联网周刊发布《2021虚拟数字人企业排名TOP50》榜单,百度智能云凭借央视虚拟主播、冬奥手语数字人主播,排名中国数字人产业综合实力第一位。 未来,通过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的开放与升级,每个企业和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数字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吕栋
科技 产业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科创

美国电子烟巨头遭重击,国内企业还好吗?

2022年06月27日

“苹果成华为高端手机销量下滑最大赢家”

2022年06月27日

小编最近文章

05月18日 18:13

国内首个虚拟文物解说员上岗,数字人产业想象空间有多大?

05月17日 17:51

大会直击:电信发布6nm量子加密手机,联通成立九大行业军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乌俄冲突下物价飞涨,约翰逊:捍卫自由值得付出代价

“某金砖国家阻拦巴方参会”“那不就是…”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八省份高考取消文理分科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