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伟达折戟,高通欲组团收购ARM?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01 15:29

【文/观察者网 吕栋】

在美国GPU巨头英伟达收购ARM失败后,曾经反对过该收购的另一家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开始“蠢蠢欲动”,表现出收购ARM的浓厚兴趣。不过,在看到英伟达收购过程中的反垄断阻碍后,高通提出了新的想法——与其他公司一起组团收购,以保持ARM在行业中的独立性。

其实,美国芯片巨头英特尔之前也提出过组团收购ARM的想法。

值得警惕的是,此举虽然可以实现ARM不被某一家公司主导,但如果收购方全部是美国企业,仍会导致美国同时掌控X86和ARM架构的局面,这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开发相关芯片无疑是潜在威胁。

而ARM的母公司日本软银集团近期可能并没有时间谈收购。

据高通CEO安蒙透露,软银一直在优先解决其中国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内部争端。这场董事会罢免原董事长的争端已持续两年,近期安谋中国原董事长吴雄昂被强行罢免,由两位联席CEO接管了安谋中国的经营权,一些外媒指出,这是为了扫清ARM在美国上市的审计障碍。

这一说法被软银方面证实。5月中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透露,ARM上市的最大障碍之一是中国合资公司的治理问题。他当时提到,安谋中国已完成工商变更,吴雄昂已经出局,随着安谋中国步入常态化管理,今后软银将对安谋中国进行彻底审计,为ARM上市扫清障碍。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高通欲组团收购ARM

在英伟达今年2月放弃以660亿美元收购ARM后,软银计划让ARM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但考虑到ARM在全球科技行业中的重要性,此次IPO依旧引发了各界对ARM未来所有权的关注。

当地时间5月31日,英国《金融时报》援引高通CEO克里斯蒂亚诺•安蒙(Cristiano Amon)的话报道称,该公司对投资ARM非常感兴趣,“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资产,对我们所处行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在英伟达收购ARM的过程中,中国还没有正式表态,欧美监管机构就接连发声表达对收购的质疑,英伟达最终“知难而退”。也许是考虑到这一点,安蒙在采访中补充称,该公司可能会与其他芯片企业联手一起收购ARM,“你需要有很多公司参与,来营造ARM保持独立性的效果”。

ARM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科技公司,不直接设计和生产芯片,但该公司提供的指令集架构是苹果、高通、华为、联发科等公司设计芯片的基础。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基于ARM的芯片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应用处理器市场的份额分别为100%和89%。

这也是欧美监管机构反对英伟达单独收购ARM的主要原因。作为一家拥有ARM业务布局的公司,英伟达如果完全掌控ARM,将很难保证ARM未来在行业中的中立性。

不仅移动终端,热门赛道智能汽车也是ARM持续发力的方向。在5月中旬的业绩发布会上,ARM透露,得益于汽车电气化和计算能力提升的需求,推动该公司IP授权业务在去年首次实现超过10亿美元的营收,为历史最好业绩。2021年,基于ARM架构技术生产的芯片出货量达到292亿颗,历史累计出货量超过2250亿颗。

2016年,软银集团以320亿美元收购ARM全部股权。财报披露,通过芯片设计IP授权许可和授权后抽取版权费,2021年ARM实现营收27亿美元,同比增长35%,调整后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同比增长68%,达10亿美元,调整后EBITDA利润率为37%。

尽管ARM早已归属日本软银集团,但总部并没有搬离英国。因此,在一些英国政客看来,ARM仍然是英国的关键战略资产。在英伟达收购失败后,一些英国政界人士呼吁该国政府收购ARM的“金股”(golden share,指拥有大量投票权的股份)。

而高通CEO最新的提议,给ARM未来的归属权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实际上,美国CPU巨头英特尔也早已表达过类似想法,该公司CEO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支持组团收购ARM的举措。

高通曾明确反对过英伟达收购ARM,称由一家芯片公司控制对整个行业都十分重要的公司毫无意义。“由于整个生态系统的集体投资,比如苹果和高通等公司,ARM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胜利,这是因为它是一个独立、开放的架构,每个人都可以投资,”安蒙表示,他指的是软银收购ARM之前的那段时间。

基于ARM的芯片产品(资料图)

在经历两年的上行周期后,半导体行业似乎正迎来转折点,部分观点认为芯片行业即将出现供给过剩,也有观点认为仍存在结构性短缺。而《金融时报》报道称,未来10年全球半导体的需求将翻一番,且所有现代电子产品的制造商都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ARM的产品。

“我认为今天的趋势是一切都在向ARM转移”,安蒙在采访中表示,ARM近期致力于从手机领域向汽车、物联网和数据中心扩张。他认为,与竞争对手一起投资ARM将“支持成功的IPO和估值”,并确保ARM继续“努力和投资”。

目前,高通不仅手机芯片依赖ARM,同时也在扩大其他基于ARM产品的布局,该公司已经透露将在2023年推出基于ARM的新款笔记本电脑处理器,目标是与苹果的M系列笔记本处理器竞争,而基于ARM的苹果M1系列处理器已在跑分上“吊打”英特尔的旗舰产品。

客户投资供应商股权的案例,在半导体业界也并不是没有,最知名的应该是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联手投资荷兰光刻机巨头阿斯麦的例子,目前这三家也是阿斯麦EUV光刻机的大客户。

高通作为ARM的大客户,如果能成功投资ARM,无论从技术合作还是优先供应方面对高通来说都是利好。但此举无疑也会引起其他竞争对手的警惕,尤其是如果ARM完全被美国公司控制,接受美国监管,对中国使用ARM技术的公司将产生潜在威胁,其影响应该不逊于ARM被英伟达收购。

但安蒙也透露,尚未就投资ARM的事宜与软银进行沟通,因为软银近期一直在忙着解决其中国合资公司的“反叛”问题。

孙正义称将“彻底审计”安谋中国

2022年以来,特别是英伟达放弃收购ARM后,安谋中国(ARM CHINA)的内部争端闹得沸沸扬扬。该公司前身是ARM在中国的分销业务。

2018年4月,软银与一批中方投资人签约成立安谋中国,中方持股51%拥有控股权,ARM持股49%,由在ARM中国区任职多年的吴雄昂担任新公司董事长。

吴雄昂 图源:英国《金融时报》

新成立的安谋中国不仅可以在中国独家销售ARM的IP产品,还可以基于ARM技术架构自主研发和再授权。2019年,安谋中国的营收同比增长50%。

但原本看似平静的一切在2020年被打破。当年6月,ARM联合中方一致行动人的厚朴投资(传持股安谋中国36%)宣布,安谋中国董事会已经罢免吴雄昂,理由是吴雄昂的行为危害该公司发展和股东利益。

而吴雄昂拒绝接受罢免,理由是罢免程序不正当,他并没有出席罢免他的董事会(吴雄昂被传间接控制安谋中国15%的股份)。

此后,由于吴雄昂手握安谋中国公章和营业执照,两大股东并没有实现对吴雄昂的实质罢免。

随着英伟达在2020年9月宣布收购ARM,罢免一事开始被ARM方面冷处理,吴雄昂也继续以安谋中国董事长的身份出席各种公开活动。

但在英伟达收购失败后,这场罢免再次掀起巨大波澜。今年4月底,在吴雄昂把控着公章和营业执照的情况下,安谋中国在深圳完成法人代表变更,并对外公布了新的公章和营业执照。

软银方面对外传播的信息显示,目前安谋中国由刘仁辰和陈恂担任联合CEO,吴雄昂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简历信息显示,刘仁辰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现任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等职;而陈恂曾就读于北京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现为软银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负责处理软银愿景基金在中国的事务。

刘仁辰与陈恂简历信息截图

目前,安谋中国的官方发声渠道已经被新的管理层掌握。5月19日,安谋中国的官方微信发文称,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刘仁辰和陈恂已全面接管安谋中国的商业经营。

至于软银和厚朴投资为何非要罢免吴雄昂,曾有外媒提到,在吴雄昂阻挠下,安谋中国的财务无法被审计,这成为ARM在美国上市的一大阻碍,也是罢免风波在英伟达收购失败后再次爆发的诱因。

去年巨额亏损的软银,正迫切希望ARM能成为其未来增长点。

财报显示,软银2021年销售收入为485亿美元,同比增长10.5%,但亏损规模高达151亿美元,为该公司成立以来最高。在英伟达放弃收购后,推动ARM上市缓解财务压力,成为软银的当务之急。

吴雄昂阻挠财务审计一说日前也被孙正义证实。

在5月14日发布业绩时,孙正义提到,ARM上市的最大障碍之一是中国合资企业的治理问题,“安谋中国负责人(吴雄昂)有点反叛,两年前董事会解雇了他,吴却仍然掌控业务,变更并不容易。但是上周,尤其是这周,取得了很大进展。两名新的CEO已由董事会正式决议,其中一名新CEO已获中国批准,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获得新公章),取得了巨大进步。”

孙正义还表示,随着安谋中国步入常态化管理,今后软银将对安谋中国进行彻底的(scrutinize)审计工作,为ARM上市扫清障碍。

在披露业绩时,ARM首席执行官雷内·哈斯(Rene Haas)透露,在罢免原安谋中国CEO吴雄昂获得财务数据后,2021年安谋中国合资企业约占ARM全球总收入的20%,总额约5.4亿美元左右。“我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国合资企业的表现,去年ARM也不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但被强行罢免的吴雄昂似乎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近期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针对董事会的“单方面”罢免,吴雄昂方面正通过行政复议等法律方式解决此事,他暂时不会对此妥协。

在安谋中国新任管理层出现后,吴雄昂曾发表430名安谋中国员工的联名信。

信中提到,“软银作为西方资本大财团,屡次违背对中国市场的承诺,为收回合资公司而罢免公司管理层,欲将独立的合资公司变为可完全掌控的子公司,为自身财务利益服务,这种行为不仅置公司成立之初的协议和承诺于不顾,于法于理不合,而且必然损害中方股东和全体员工利益。”

至于中方一致行动人厚朴投资为何站边ARM,吴雄昂4月29日通过媒体发声时透露,厚朴投资起初参投安谋中国的目标,是想等上市后在短期内获得回报。而安谋中国上市之路暂时走不通,也就意味着厚朴投资无法如期退出变现。此时假如ARM承诺以别的方式让厚朴退出,厚朴违背一致行动人协议的行为则变得合理。

这场内斗风波再起后,也有媒体站出来为吴雄昂说话,质疑软银是想再度把能自主研发的合资公司重新变为ARM在中国的分销渠道。

但安谋中国新任管理层在上台后宣布,将维持安谋中国作为一家多数股权由中国投资者持有的公司独立运营,安谋中国也仍将是ARM向中国公司提供IP授权的独家商业分销渠道,该公司也将继续开发自己的IP。

责任编辑:吕栋
芯片 半导体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科创

美国电子烟巨头遭重击,国内企业还好吗?

2022年06月27日

“苹果成华为高端手机销量下滑最大赢家”

2022年06月27日

小编最近文章

06月01日 19:59

英特尔加速进军汽车业:选定越南最大上市房企Vingroup合作

05月29日 22:33

“世界第八大奇迹仍然只是一个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乌俄冲突下物价飞涨,约翰逊:捍卫自由值得付出代价

“某金砖国家阻拦巴方参会”“那不就是…”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八省份高考取消文理分科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