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资本主义的人”,正在重新统治美国?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23 15:20

周毅

周毅作者

观察者网编辑

【导读】 最近出版的《破坏资本主义的人》一书,聚焦于传奇经理人杰克·韦尔奇的故事。在上世纪80年代,时任通用电气CEO韦尔奇通过大量裁员,扭转了福利国家时代的劳动力市场样貌,成为当时美国走出通胀的一个标志性企业案例。 如今美国通胀高烧不退,反对工人福利、强调企业优先的声音甚嚣尘上。《破坏资本主义的人》对这种观点提出了反对。 该书作者认为,要想挽救资本主义,必须改变“韦尔奇主义”,比如对大企业和最富有的个人征税。但在《纽约时报》等媒体看来,"韦尔奇主义很难逆转,至少在美国是这样。"

【文/观察者网 周毅,编辑 张广凯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是美国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的标题。该书一经出版,立即引起了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几乎所有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

为什么?因为这本书的主题,直接挑动着美国社会当下最敏感的神经——

要解决通胀危机,就必须牺牲工人吗?

今年以来,全世界都在讨论美国陷入“工资-通胀螺旋”的可能性:2021年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上演了工资大幅上涨、劳动者地位极大提高的罕见景观,但同时一路走高的还有美国通胀。

很多人由此联想到上世纪70年代,美国工人福利提升,导致企业成本上升,从而推动商品价格和通胀率大幅飙升的“工资-通胀螺旋”。在他们看来,压缩工人待遇,是控制通胀的不二法门。

今年5月4日的美联储议息会议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明确向记者提到,希望通过降低工资的方法来降低通胀;前美国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本周一也表示,要想遏制持续高烧的通胀,美国失业率需要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5%以上。

美联储已经将遏制通胀锚定为首要任务,未来会不会有更多人要失业?

彭博社报道截图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讲述的正是有关裁员、失业和调整的故事。

上世纪80年代,时任通用电气CEO韦尔奇(Jack Welch)通过大量裁员,扭转了福利国家时代的劳动力市场样貌,成为当时美国走出通胀的一个标志性企业案例。

韦尔奇践行的“股东至上”价值理论,更是对企业界,甚至美国资本主义产生了长远影响。新自由主义重新取得了资本主义世界的主导权,直到21世纪之后,美国民主党左派思潮才逐渐回归。

当今的美国,是否又在呼唤一个韦尔奇式的人物归来?

反对工人福利、强调企业优先的声音,如今在美国乃至世界多地甚嚣尘上。《破坏资本主义的人》一书作者、《纽约时报》记者盖尔斯(David Gelles)对此提出了反对。

在他看来,韦尔奇主义造成的贫富分化,才是破坏整个经济的根源。要想挽救资本主义,还有更好的选项,比如对大企业和最富有的个人征税。

但《金融时报》对此的评论是:"韦尔奇主义很难逆转,至少在美国是这样。"

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用工态度

出任通用电气CEO时,韦尔奇提出了“股东价值最大化”理论,将短期内股价的高低、股东财富的多少定为衡量经理人表现的绝对准则——当然,后来韦尔奇反思了它的弊病:这会导致企业经营者痴迷于追逐短期利益。

在操作上,韦尔奇拿出了三板斧:裁员、收购交易和金融化。

韦尔奇上任头五年,41万通用员工就因为末位淘汰等原因被裁掉了1/4。经营和管理方式为利润让路,资本也不再和工人“嘻嘻哈哈”,公司很快展示了它冷静甚至冷酷的一面。

 

在美国学界看来,这像是一种带着达尔文进化论色彩的生存法则。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写道:“韦尔奇主义者(Welchism)的世界观,对劳动力市场采取了达尔文主义(Darwinian)态度,他们有一种自鸣得意的信念:那些没有成功的人,应该为自己的不幸负责。我们当中最贫穷的人,最终应该得到他们的命运。

当公司经营需要的时候,一些人将失去工作,他们怨不得任何人。

如今很多人可能正要重蹈覆辙,只不过这家“公司”是美国政府。

按照前美国财长萨默斯的算法,为了让通胀退烧,美国需要两年失业率达到7.5%,或五年失业率6%,或者一年失业率达到10%。

低失业率和低通胀率不可兼得,既然美联储认定抑制通胀是其首要任务,那么失业将是难免的。

时代的一粒沙,将成为个人和家庭头上的一座山。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引发讨论,不仅仅是因为人们关心裁员问题。人们同样关心:美国是否会不择手段来实现其利益最大化——哪怕要牺牲普通人。人们想要从过去的故事中,寻找现在和将来的影子。

破坏美国资本主义的人

19世纪,马克思写出了《资本论》,寻求用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

然而到了20世纪后半叶,马克思的不少诉求,看上去却都在资本主义国家实现了。

随着经济的繁荣,当时的美国经济公平显著增加:公司、工人和政府享有相对和谐的平衡,工人工资与工人生产力同步增长。看上去,大家其乐融融。

这是美欧各国的“福利国家”时代。

在一些人眼里,那是属于资本主义最好的时代。

究其原因,不排除资本家的良心发现和资本主义的自我改良,例如关注长期增长。不过当时显然还有一些外部原因——比如在欧洲东边,有个国家叫苏联。

在《破坏资本主义的人》笔下,那个时代孕育了大量公平对待员工的“资本主义模范大公司”(exemplary big companies),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通用电气——当时人们叫它“慷慨电气”(Generous Electric)。

只要一个员工没有干出杀人放火之类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是没有理由被裁掉的。

但韦尔奇上任后,通用电气马上转入铁腕裁员模式。人们称韦尔奇为“中子弹杰克”(Neutron Jack),意思是他的裁员就像中子弹爆炸一样:房子还在,人没了。

韦尔奇的“精兵简政”,确实为后来的经营发展扫清了障碍。但韦尔奇自己后来也反思了裁员背后“股东价值至上”理论的破坏性:强化短期主义导向、损害员工工作热情、过于关注利润而损害客户利益。“它榨取价值而非创造价值。”

《金融时报》评论文章认为,韦尔奇的“股东至上”理念来源于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理论。在韦尔奇和通用电气的光环下,它像一种病毒在企业家之中蔓延:裁员等强硬的成本削减、极端的效率驱动(比如末位淘汰)、对CEO的英雄崇拜、追求金融领域的收益而不是专注实业……

这塑造了当今的资本主义世界,也宣告着“好的资本主义”时代结束了。

新自由主义改变美国

站在国家的视野,这关系到另一段美国往事。

20世纪30-70年代,西方政治和经济界流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即经济危机时,实现扩张性财政政策,增加就业、刺激经济;通货膨胀时,就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来缓和。

这一套理论的问题相当明显:治标不治本。它只缓解问题,不能解决问题。交替使用它的现实后果就是“滞胀”:经济增长放缓,同时通货膨胀加剧。

政府失能,人们就想让市场来起作用。新自由主义在上世纪70-90年代成为西方主流经济学。通用电气裁员背后的“股东价值最大化”等理论,就是新自由主义的一种表现。

究其本质,新自由主义提倡的是“市场万能”,以及“市场自由配置资源可以达到最有效率的状态”的理念。这意味着资本的扩张将挣脱大部分枷锁,充分释放它的活性。

这同样意味着,资本也将释放其掠夺性和破坏性,为了追求回报,不计一切。

这就好比你需要撞开一扇门才能脱困,但是你必须为此放出一头满世界乱撞的怪兽。

在韦尔奇引导业务改革的1981年到2001年,通用电气的营收从250亿美元增长到1300亿美元。20年时间,这家公司的营收规模扩大了4.2倍。

在新自由主义兴起的1973年,世界最富裕国家与最贫穷国家的人均收入差距是44:1;2000年它飙升到727:1。这意味着27年时间,全球贫富差距扩大了15.5倍。

值得一提的是,在韦尔奇成为通用电气CEO的那年,还发生了一件事:

里根就任第40任美国总统。

在里根的一揽子经济政策中,他提倡大力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解除政府对市场的调控和监管;提倡降低税率;里根还提倡削减社会福利支出,镇压工会罢工……

通用电气改革和里根经济政策,俨然是新自由主义的“公司版”和“国家版”。

靠着这套政策,通用电气实现了高增长,美国也的确摆脱了通胀。

但这并不全然是一件好事。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写道:在韦尔奇身上,“阴险狡猾的意识形态(insidious ideology)”终于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主人。韦尔奇动用通用电气全部的力量,让股东至上成为现实,同时开创了一个新的、残酷的美国资本主义时代(cutthroat era of American capitalism)。

最无辜的工人,要为大通胀背锅?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出版之际,美国经济压力山大,不仅通胀失控,还将面临连续两个季度的GDP下降。高通胀叠加经济衰退风险,“滞胀”已经近在眼前。

 

华尔街日报:美联储和白宫把通胀搞砸了

除了疫情和国际形势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之外,美国通胀最明显的原因,显然是2020年以来的美联储大放水。

与很多人以为的“美联储发钱给工人,消费拉动了通胀”不同,实际上美联储的政策始终是救企业优先。

美国2020年3月推出的疫情失业补助计划,允许1000多万失业者每周领取超过600美元的救济金。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截止到2021年7月的一年零四个月时间里,美国总共发放了大约7940亿美元的救济金。

作为对比,2020年3月疫情爆发后的一个月,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就扩大了2万亿美元,主要用于对企业注入流动性。

2021年,拜登推出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中,绝大部分流向企业部门。其中6000亿用于桥梁、道路等基建投资,占据最大比例;其次是3000亿美元的制造业支持。

在充足的流动性支持下,美国企业快速扩产和补充库存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推高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并且造成了招聘市场上短期的供需失衡,导致工资快速上涨。

普通美国人收入上涨,只是大通胀的表象,绝非原因。

在操作层面上,对企业的救助也极易造成不公平。相比于真正需要纾困的小企业,掌控更多话语权的大企业,往往会优先获得资金支持。

这笔“纾困金”甚至直接流进了富人的口袋。

美国创世纪医疗公司2020年拿到了超3亿美元的救助金,这笔钱本该用来改善养老院环境,减少新冠感染。但是该公司却给高管们发起了巨奖,仅CEO一人就拿到了520万美元。

截止2021年2月,在创世纪医疗的养老院中,有超过2800位居民感染新冠死亡。美国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㓇伦(Elizabeth Warren)谴责称,该公司的贪婪让人难以想象。

类似的乱象,远远不止这一起。

 

美联社:“特朗普关系户”领走100多亿美元的疫情救助金

在美国大手笔印钞、撒钱的时候,资本家、高管和政府关系户往往优先得到好处。

现在美国因为通胀发起高烧,这个时候倒是打上了普通人工资的主意。

他们希望工人们再委屈一下,牺牲自己。

今年5月,美国宣布加息50个基点。鲍威尔表示,更高的利率会限制企业的招聘需求,“这样我们就有机会降低工资水平,从而降低通胀。”

美国左翼媒体、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桑德斯的演讲撰稿人西罗塔创办的《杠杆》网站对此评论称:这相当于鲍威尔说,他应对高通胀的工具是限制就业机会,同时压低工资。

“为了对抗通货膨胀,美联储向工人宣战。”

 

报道截图

“韦尔奇主义很难逆转,至少在美国是这样”

降薪裁员,真的就能解决美国当下的经济难题吗?未必如此:

在消费方面,失业不等于给通胀降温,因为有时间差。人们在失去收入后,会消耗储蓄来维持基本生活,这仍会支撑通胀——可能通胀还没掉下去,老百姓先给饿死了。美国4月居民储蓄率降至4.4%,已经是2008年10月以来最低。

在供给方面,疫情影响、俄乌冲突、大宗商品涨价,都在加剧美国的供应不足和成本上升风险。美国长期设置贸易关税壁垒,也自缚了手脚。这时候如果企业收缩、人员裁汰,那么美国的供应风险可能会继续加大,并进一步影响通胀。

这样来看,激进加息不能解决的问题,恐怕大规模失业也没法解决。

站在这个角度上,现在英美媒体,不仅仅是在讨论韦尔奇的裁员和“股东价值至上”理论。

大家也在追问:美国何至于此?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认为,包括裁员在内的“股东价值至上理论”,过度追求短期利益。“韦尔奇主义”摧毁了美国企业的灵魂,让美国企业不再关注长期增长。

该书作者还提出了一系列建议,比如采取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企业除了要服务于股东利益,它还应该照顾员工、客户、消费者的福祉,以及关心周围的环境。

但《金融时报》指出,虽然其中某些措施已经成为欧洲企业资本主义的特征。但即便如此,最近对这种“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的抵制也能表明:"韦尔奇主义很难逆转,至少在美国是这样。"

美国的问题,也不仅仅出在企业身上。

《纽约时报》认为,《破坏资本主义的人》作者的很多思想是半生不熟的。作者提出了一些样板式的进步方案:比如摒弃让美国严重失衡的“有毒的商业神话”、提高工资和福利、对大企业和最富有的个人征税——但他并没有指出这些改革能否,或者如何实现。“因为他没有研究整个系统背后根深蒂固的、强大的美国政治基础。”

在美国,以及在其它地方,工人恐怕仍然是最终要付出代价的一方。

人类社会总是要发展的,即使人们要为此付出代价。在经济繁荣时期,人们总能轻易地从这句话中,看到“社会发展”四个字;可只有在面临危机的时候,普通劳动者才会意识到:社会发展的代价,或许刚好就是他自己——即使那些让通胀失控的政策,不是由他本人签字生效的。

 

如果失业,那么对于企业而言,这就回到了《破坏资本主义的人》所描绘的、韦尔奇时代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美国劳动力市场价值观:"那些没有成功的人,应该为自己的不幸负责。"可怕的是,这个问题并不遥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周毅
美国通胀 滞胀 资本主义危机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宏观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正在重新统治美国?

2022年06月23日

全国麦收完成:川鄂豫等9省已收获3.01亿亩

2022年06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23日 15:20

“破坏资本主义的人”,正在重新统治美国?

05月24日 18:07

美国滞胀危机来袭,中国也到了担心通胀的时候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习近平主持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观看了这部短片

一个区一个码,有必要吗?

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半岛电视台女记者死于以军枪击

习近平主持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观看了这部短片

用红码限制出行,破坏公众信任?国家卫健委回应

围绕控枪,美司法、立法侧一天内做出重磅相反决定

乌克兰获欧盟候选国地位,泽连斯基:未来在此

习近平:金砖国家不是封闭俱乐部,应推进扩员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