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龙头卓胜微业绩股价大跌,说好的国产替代还没来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4 16:37

【文/观察者网 吕栋】

如果说未打入苹果供应链会压低卓胜微的估值,那无法向华为供货则戳破了卓胜微“国产替代”的泡沫。

7月13日,观察者网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卓胜微董秘办,对方透露,该公司射频前端模组内部分立器件全部为自研产品,且相关模组可以用到5G手机中。目前,该公司正在自建滤波器生产线,预计今年三季度投产。

但受到国际相关政策的影响,卓胜微目前和华为没有芯片交易。

深交所互动易截图

进入2022年下半年,卓胜微大客户三星宣布延长“暂停从上游采购”的期限,小米OV也不断传出要向供应链大幅砍单,多重负面消息推着“国产射频芯片第一股”加速从巅峰坠落。

回顾过往,2019年6月-2021年7月,卓胜微市值从不到40亿暴涨至接近2000亿,市盈率逼近130倍。这一期间,恰好是华为遭美国第一轮制裁到最后一款5G旗舰手机推出的过程。

但眼看国产射频无法助华为“一臂之力”,且业绩高增长不再延续,市场对国产射频芯片的高期待也告一段落。7月13日,卓胜微跳空低开3%,盘中一度大跌13%,收盘跌9%,不仅领跌A股半导体板块,还是深交所跌幅最大的股票之一。7月14日,该公司收跌3%。

7月12日下午,卓胜微发布业绩预告,2022年二季度营收同比下滑23%,净利润可能“腰斩”。这是卓胜微上市三年来,首次出现营收、净利同时下滑,无疑加剧了市场对消费电子行业周期逆转的担忧。

要知道,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卓胜微还享受着翻倍的业绩增长,股价刚刚创下历史最高的339.99元/股(前复权,下同)。仅仅一年过后,卓胜微就辉煌不再,股价暴跌70%,市值不足600亿元。

让8万股东更担心的是,面对已经到来的消费电子“寒冬”,被市场抛售的卓胜微如何止跌?

卓胜微股价走势

起步于“手机电视芯片”

卓胜微成立于2006年,由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许志翰创立。

2002年,许志翰从美国回国后到杭州中天微担任副总一职,主要做嵌入式CPU。但由于一些理念上的差异,许志翰最终离开中天微,并于2006年创办了卓胜微。

创立初期,卓胜微主要从事的是地面电视和手机电视芯片业务。

许志翰曾讲述过,在功能机那个年代,手机功能很少,流量也贵,往手机上插个天线,接收电视节目的信号,是为数不多的功能亮点,恰好那个时间点又碰上奥运会,需求比较好。

手机电视(CMMB,China Mobile Multimedia Broadcasting,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是中国广电和中国移动合作的产品。

彼时,中国广电自行拟定CMMB的技术标准,然后找来中国移动一起合作。一开始,手机电视节目是免费的,再加之当时山寨机盛行,在山寨机上面加个电视功能,成为很大的卖点。

一时之间,手机电视火了起来,卓胜微也借着手机电视芯片的业务实现盈利。

但好景不长,随着2009年中国广电开始对“手机观看地面电视”服务收费,让本就消费能力有限的山寨机用户相当不乐意。

加上当时中国开始3G规模化商用,中国移动主推自己的流量视频服务,对广电力推的电视节目服务自然不热衷。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手机电视芯片最终被市场淘汰。

主营业务退出市场,卓胜微一时被逼至绝境。

许志翰曾回忆,最困难的时候把从红杉等投资方那里融来的钱全部都烧光了,他和两个合伙人前后借了约1000万维持公司运转,最后才得以拿到投资“续命”。

经过反思之后,许志翰和合伙人决定改行换道:要做有市场需求的东西,而不只是技术难度高的东西。

“从三星那里获得入场券”

2009年1月7日,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发放3G商用牌照,标志着中国进入3G时代。

相比于2G时代,因需要向下兼容旧频段,3G时代的手机需要覆盖的频段数明显提升,由此对专门处理收发信号的射频前端器件需求大大增加。

根据Yole Development统计,2G制式智能手机中射频前端芯片的价值为0.9美元,在3G制式智能手机中大幅上升到3.4美元。

射频前端器件是一个大概念,包括滤波器(Filter)、功率放大器(PA)、射频开关(Switch)、低噪声放大器(LNA)、天线调谐器(Tuner)和双/多工器(Du/Multiplexer)等细分品类。

国海证券2021年5月研报截图

在3G手机需求爆发前夜,许志翰选择入局射频前端器件,并将产品定位在业内看来门槛相对较低、技术比较成熟的射频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领域。

这在当时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彼时,很多射频创业公司选择了美日厂商主导的功率放大器和滤波器方向,因为这些方向技术难度较高,市场空间也更大。

但许志翰的考虑是,功率放大器等赛道已足够拥挤,做起来胜算并不大,同时射频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领域也有真实的需求。

创业初期的公司,如果能得到大厂的青睐,成长历程无疑会平坦很多,卓胜微就曾获得这种难得的机会。

许志翰曾回忆,2012-2013年智能手机开始爆发,iPhone 5在市场上风头无两,苹果迅速把传统的射频芯片巨头Skyworks、英飞凌、Qorvo等公司的产能全部抢下,导致三星只能寻找其他射频前端替代厂商。

恰巧,这时采用fabless(无晶圆厂,只设计)的卓胜微与台积电合作,首次研发出了基于RF CMOS工艺的GPS低噪声放大器,打下了向三星供货的基础。

据许志翰透露,卓胜微在手机电视时代已经打入三星供应链。在国产手机还远不足以PK苹果、三星,因而必须用最好的欧美配件往上堆的时代,卓胜微从三星那里获得了入场券。

“产能紧俏的时候,没这颗射频芯片,手机就没法定位,因为一颗几毛钱的芯片,影响几千块钱的手机的售卖,终端厂与芯片商的供需关系由此瞬间转换。”许志翰曾坦言。

从话里行间不难看出,卓胜微产品的售价相当低,但该公司的毛利率却持续保持在50%以上。

一路走来,业内对卓胜微的质疑声也此起彼伏。曾有业内人士直言,很多功率放大器公司都可以做射频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只是不屑于做”。

但许志翰对此不以为然,他曾表示卓胜微积累了许多“独门绝技”,只是没有向公众披露。

2013年12月,中国开始4G商用,手机支持频段数由3G时代约10个频段,大幅提升至4G时代约40个频段,这进一步扩大了射频前端芯片的市场规模。

根据Yole Development统计,支持区域性4G制式的智能手机中射频前端芯片的价值已达到6.15美元,高端4G智能手机中为15.30美元,是2G制式智能手机中射频前端芯片的17倍。

与此同时,随着国产手机品牌的崛起和降本压力的上升,卓胜微先后打入了小米、OPPO和vivo等厂商的供应链,“逐渐发展成为中国射频前端芯片市场的主要竞争者”。

随之而来的便是业绩大涨。

2015年,卓胜微实现营收1.1亿元,同比增长154%;实现归母净利润1125万元,同比增长6886%。此后几年,随着中兴事件发生,国产替代概念的兴起,卓胜微的净利润也大都保持三位数增长。

从“供货华为”到“与华为没有芯片交易”

时间来到2019年5月,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根据制裁规定,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

一个月后,卓胜微顶着“国产射频芯片第一股”的光环在A股上市。彼时,国产替代概念正被市场追捧,投资者也蜂拥而至。在上市当天大涨53%后,卓胜微又连拉13个涨停板。

这还不算完。在美国制裁压力下,华为加速扶持国内厂商,进行零部件替代。2019年9月26日,卓胜微官宣,已为华为供货并产生收入。这进一步刺激了卓胜微的股价。

只是,市场可能不清楚的是,卓胜微并没有完全解决华为的后顾之忧,而只是向华为提供射频低噪声放大器和射频开关等产品,这些产品只是射频前端的部分器件,且价值量较低。

卓胜微2019年财报截图

当时,华为之所以没有爆发更严重的供应问题,是因为美国的实体清单并没有彻底封死华为采购芯片的途径,该公司还可以向日本厂商采购关键的射频零部件,以及之前还有存货。

从日媒的拆解来看,2019年9月26日上市的Mate 30 5G手机,射频前端模块的供应商是日本村田制作所,双工器由日本TDK和太阳诱电供应。而2020年4月上市的华为P40 5G手机,射频前端组件采用的是美国高通、Qorvo和思佳讯的产品。

英国《金融时报》拆解华为P40

卓胜微供应的射频器件是否没有被应用到华为高端机型,不得而知。

2019年10月,中国5G商用,移动终端对射频前端的需求量进一步增加。5G手机中,射频前端芯片的价值量是4G的两倍以上。

据卓胜微2019年财报披露,该公司提供的射频低噪声放大器、射频开关的各类型多种型号产品均可满足5G中常见的sub-6GHz频段应用需求。

随着三星、小米OV、华为相继推出5G手机,也推动着卓胜微业绩的上涨。2019年,卓胜微实现营收15.1亿元,同比增长170%,实现归母净利润5.0亿元,同比增长206.3%。

但美国没有就此罢休。2020年5月以后,美国彻底封堵了华为制造、采购芯片的途径。

按照卓胜微此后的表述,该公司自那时起便已不能向华为供货。

但凭借着三星、小米等公司可观的5G手机出货量,以及5G手机对射频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的大量需求,卓胜微业绩并没有受太大影响。2020年,卓胜微营收同比增长85%,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16%。

加上美国封杀华为激起的国产替代热潮,二级市场对卓胜微相当青睐。

到2021年6月30日,卓胜微股价飙涨至339.99元/股的历史高点,市值超过1800亿元。而该公司2021年上半年营收24亿元,归母净利润10亿元。

一个月后,余承东在华为P50发布会上无奈的说道,“华为5G芯片只能当4G用”。

由于麒麟芯片本身集成5G基带,问题只能是出在射频上。这意味着华为从日美采购的射频前端芯片耗尽后,国产射频器件并没有顶上。

或者就像卓胜微所透露的,现在有可以支持5G的产品,但是不能供应华为。

在2021年财报中,卓胜微曾透露,该公司射频前端分立器件和射频模组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等移动智能终端产品,客户覆盖全球主要安卓手机厂商;于2021年度顺利推出应用于5G NR频段的主集收发模组产品L-PAMiF。截止报告期末,L-PAMiF产品已锁定品牌客户,即将实现大批量出货。

(观察者网注:根据目前3GPP的划分,5G NR主要包括两大频谱范围,450MHz-6000MHz频率范围是FR1,也就是常说的Sub-6GHz,24250MHz-52600MHz频率范围是FR2,也就是常说的毫米波。)

实际上,卓胜微也在2021年财报中坦承,国内射频器件企业在政策和市场环境的推动下大力发展,虽然与国外整体差距有缩小的趋势,但2020年度,全球前五大射频器件提供商仍占据了射频前端市场份额的85%,在5G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推动射频前端器件模组化趋势的背景下,国外领先企业的优势进一步凸显。

有业内人士告诉观察者网,当前国产的功率放大器、低噪声放大器、射频开关、天线等均已发展得较为成熟,唯独小型化、可集成的高质量滤波器资源,不仅成为射频前端模组设计中的稀缺资源,同时也是国产射频前端模组当前最为突出的短板所在。

市场空间方面,据Yole Development统计与预测,到2026年,分立滤波器全球规模预计30.03亿美元,分立传导开关预计9.06亿美元,天线开关预计10.59亿美元,分立低噪声放大器预计4.99亿美元。

行业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厂商中拥有SAW滤波器产线的有8家,BAW滤波器产线的有4家,FBAR滤波器产线的有3家。而从事滤波器的研发和生产需要建立自己的生产线已经成为行业共识(IDM模式)。

卓胜微2021年财报披露,该公司射频滤波器生产线处于在建状态,该生产线“规划充分考虑到5G通信时代国家战略发展要求”,预计至2022年末晶圆产能可达到1-1.3万片/月。

卓胜微透露,该公司射频滤波器产品现阶段主要采用SAW、IPD等工艺,“未来将结合技术储备情况,根据客户的需求和市场变化开发相应的技术和工艺,进一步布局和研发高端滤波器产品”。

卓胜微2021年财报截图

难度较大的领域尚没有突破,技术成熟的赛道却变得越来越拥挤。

近期有行业媒体撰文指出,在射频前端领域,开关、低噪声放大器和功率放大器已被国内逐步攻克,尤其是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已成为射频前端中最基础的常规产品,国内拥有这个技术和产品的公司超过50家。

“当前国内手机市场疲软,本土射频厂商去年囤积了很多库存,今年都在全力销库存,有些公司甚至在以低于成本价20%-50%的价格在促销产品,因此今年一定会加速射频前端厂商的洗牌。”前述行业媒体撰文称。

“国产替代”的泡沫被戳破、行业竞争加剧、手机市场低迷,卓胜微业绩和股价双双下行也就不难理解。

根据卓胜微发布的业绩预告,2022年二季度,该公司预计实现营收9.05亿元,同比下滑23%;实现净利润2.54-3.05亿元,同比下滑42%-51%;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57亿元-2.97亿元,同比下滑39%-47%。

卓胜微坦言,业绩下滑的原因包括:手机市场需求不景气;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和人才储备力度,使得研发、经营费用上升;产品销售结构及市场竞争格局变化,导致整体毛利率有所下降;存货减值损失增加。

业绩预告还披露,2022年上半年,卓胜微不断加大滤波器芯片及模组产品的工艺技术研发力度,接收端SAW滤波器产线取得阶段性进展,已于期末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预计三季度可正式进入规模量产阶段。与此同时,该公司持续加大射频模组产品市场开拓力度,不断提升射频模组市场份额。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吕栋
芯片 半导体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科创

日本半导体设备巨头:非常担心美国扩大对华出口管制

2022年08月10日

最难毕业季TCL逆势扩招:校招4509人增长76%

2022年08月05日

小编最近文章

07月13日 16:06

BAT之后,字节跳动也要自研芯片?

07月12日 18:02

官司打到最高法,TCL诋毁海信激光电视被判赔200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