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亿!蘑菇车联在四川天府新区拿下创纪录自动驾驶项目大单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29 10:51

【文/观察者网 王沫初】

腾讯“血统”的蘑菇车联在“车路云一体化”方向高歌猛进,再次拿下政企合作大单。

28日,蘑菇车联成功和四川天府新区签署达成战略合作,拿下项目总金额约30亿元的“创纪录大单”。

此前在2021年3月,蘑菇车联在湖南衡阳落地国内首个城市级自动驾驶落地项目,项目金额5亿元,当时创下全球记录。

在去年发布的行业报告中,蘑菇车联排名仅次百度,稳居业内“第一梯队”。

图自“蘑菇车联”微信公众号

蘑菇车联的“车路云一体化”自动驾驶路线为何能屡屡拿下政企合作大单,这又给自动驾驶行业的竞争格局带来了哪些变化?

车路协同,更符合中国情况的路线?

业界通常认为,“单车智能”与“车路协同”是当前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两条主要路线。蘑菇车联采取的“车路云一体化”可被归类到后者。

简而言之,单车智能的技术路线秉持“让车变聪明”的逻辑,通过在车辆上加装各式硬件设备,同时依赖高精度地图,进而提高自动驾驶的安全性。单车成本过高是这个技术路线面对的一大问题。

谷歌以单车智能基础上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为目标,意味着他们需要提供一位接近无限全能的AI虚拟司机,图自谷歌官网

与之相对,智能网联则致力于“让车与道路设施都变聪明”,智慧道路设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分摊制造“全能AI司机”的压力。

蘑菇车联采取的“车路云一体化”模通过车联网技术将“人-车-路-云”等元素联系在一起,使用路侧设备代替车载设备的部分技术,以更低单车成本实现安全的自动驾驶。这一方案也被称为更符合我国国情的中国方案。

据《新财富杂志》介绍,“车路云一体化”中的车可理解为单车智能;路侧指智慧道路,以实时计算支持自动驾驶、实现车路协同;云是指AI云平台,可理解底层的电脑操作系统。

要实现这样的设想,其基本前提是道路设施的智能化改造以及基础设施的投资,这需要各部门参与。在产业基础、资本注入和政策扶持三者之中,政府对自动驾驶的发展态度尤为重要。换言之,“政企合作”是“车路云一体化”自动驾驶模式落地的必经之路。

早在2020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科技部、工信部等十一部委就联合发布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将智能汽车列入顶层发展规划,并制定了明确目标——到2025年,中国标准智能汽车的技术创新、产业生态、基础设施、法规标准、产品监管和网络安全体系基本形成。

同年3月,工信部发布《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推荐性国家标准报批公示,基于驾驶自动化系统在执行动态驾驶任务中的角色分配,以及有无设计运行条件限制,自动驾驶汽车将以5个要素为主要依据,被划分为0-5共6个不同的等级。

今年3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副司长郭守刚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作为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工信部将做好产业发展的坚强后盾,继续把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作为重要战略方向,坚持‘单车智能+网联赋能’的发展路线。”

在这样的基础上,已有多地加速布局,让智能网联车建设驶入“快车道”。

蘑菇车联为何能屡屡拿下政府大单

蘑菇车联(智道网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法人代表名为朱磊,注册资本为1770余万元人民币。2021年12月,蘑菇车联的市场估值已达30亿美元。

图自36氪

早在2019年,蘑菇车联就于北京顺义北小营镇成功打造了全国首个5G开放式的商用车路协同的道路,验证了“车路云一体化”方案的可行性。

2020年,蘑菇车联又与苏州高铁新城达成了战略合作,依托“车路云一体化”的自动方案,车辆顺利通过了多个场景测试。2021年,蘑菇车联在湖南衡阳落地国内首个城市级自动驾驶落地项目,拿下约5亿的项目总金额,之后一路“高歌猛进”。

2021年9月,蘑菇车联成功将智慧交通项目落地河南鹤壁市,项目金额约3亿元;之后又于今年1月与云南大理市合作了10亿元自动驾驶项目。最新的一笔政企合作订单发生在7月28日,蘑菇车联成功和四川天府新区签署达成战略合作,拿下项目总金额约30亿元的“创纪录大单”。

据蘑菇车联官方消息,2021年,其自动驾驶项目已在北京、上海、江苏、湖北、湖南、河南、四川、浙江、贵州等省落地,全年订单金额超10亿元,并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报告中排名仅次于百度。

图自“蘑菇车联”微信公众号

为何成立不久的蘑菇车联能成为“黑马”?去年9月,朱磊曾对外解释道,“我们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套技术体系加一套运营体系。”

争议:政府买单与盈利模式

有业内人士分析,蘑菇车联的成功是因为它是业内最早选择“单车智能+车路协同”技术路线的自动驾驶公司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蘑菇车联吃到了“政策红利”,它的崛起正在2020年2月十一部委联合发布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后,各级政府大力推动“车路协同”的背景下发生的。

2021年8月,交通运输部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已建设16个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开放3500多公里测试道路,测试总里程超过700万公里。

换言之,政府搞基建,蘑菇车联搭上了顺风车,其业务模式是与地方政府合作,靠政府买单生存。据行业媒体“节点AUTO”分析,蘑菇车联的存在恰恰折射出了自动驾驶在国内发展的多个面向——政府扶持基建方向,与车企走消费市场路线之争。

有不少业内人士质疑,蘑菇车联的与政府扶持新基建的合作模式,未必如表面一般光鲜亮丽,很可能最终只达到了品宣效果,而缺乏对当地产业的实质性改变。

此外,实际的盈利能力也是个问题。蘑菇车联的业务模式的根本性质属于基建,具备需要追求规模效应的特点,短期内需要大量资金投入。采取完全靠政府投资的单一模式会使建设项目拓展不下去不说,to G(政府)的商业模式也注定了企业也许只能实现短期内的商业化落地,在长久上不会有很高的利润空间。

据行业媒体“节点AUTO”报道,不少地方政府抱着“先入局,抢占高地”的想法,但一些项目在前期建设完成后,已经出现了后续缺乏运营而空置的局面。

智能网联(车路协同)的路线也缺乏业内人士的认可。单车智能和智能网联(车路协同)的路线之争虽然激烈,但二者的实际关系是:车路协同离不开单车智能,但单车智能却可以离开车路协同。许多业内人士都不看好车路协同模式。

文远知行创始人兼CEO韩旭,以及原华为自动驾驶负责人苏箐都曾公开表达过车路协同“鸡肋”的看法。苏箐曾指出,车路协同系统并不能完全填补单车智能所无法企及的那部分,而单车智能完成度高,那就不需要车路协同了。

地平线联合创始人&CTO黄畅也评价,“总的来说,现阶段车路协同自动驾驶的商业模式并不清晰,难以形成内在的商业闭环,且车路协同牵扯到了诸多交通、法规要素,远远不是一家企业之力就能够轻松掌控的。”

巨人战争:腾讯、百度、阿里、华为谁能胜出?

有趣的是,蘑菇车联和百度Apollo是“第一梯队”的直接竞争对手,但蘑菇车联的核心管理层均是百度出身。蘑菇车联创始人朱磊曾任百度垂直搜索技术委员会主席,此后还担任过滴滴出行副总裁、易车CTO等,具备丰富行业经验;而蘑菇车联CTO郭杏荣,曾任百度主任架构师、移动云事业群技术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在自动驾驶的整体行业竞争格局中,蘑菇车联背后站着的是腾讯,它要面对的竞争对手包括百度、阿里,以及华为。

蘑菇车联于2019年2月份完成了由腾讯领投1.2亿美元的A轮融资。2018年开始,蘑菇车联母公司“智道网联”陆续获得顺丰、京东、腾讯等公司战略投资。截至今年7月,腾讯占股15.63%。

2019年底,百度Apollo掌门人李震宇在首届apollo生态大会上宣布“单车智能+车路协同”并进,将车路协同摆到与自动驾驶并驾的战略高度。2020年8月,百度Apollo旗下子公司中标广州市黄埔区智慧交通新基建项目,项目金额也接近4.6亿元。

另一边,阿里巴巴早在2015年就与上汽集团合资成立了斑马智行,后于2018年的云栖大会上宣布升级汽车战略,由车向路延展,利用车路协同技术打造“智慧高速”。其在自动驾驶领域主打智能操作系统,即AliOS。去年7月,斑马智行迎来新一轮增资,获得来自阿里等老股东的30亿元资金。

华为虽然一再重申“不造车,也不会投资,不控股任何一家车企”,却选择从自动驾驶专利上面切入。有业内人士评价,这也是科技公司入局汽车领域的最好切入点。与其从零开始生产整车,不如掐住智能时代的命脉,把握住自动驾驶的核心技术,就能在领域内占据主导权。据报道,其研发的HI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已经顺利在极狐阿尔法S上进行了搭载,宣称能够支持城市道路高阶智能驾驶,并比肩特斯拉FSD功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王沫初
自动驾驶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汽车

重庆、武汉无人出租车新政出台,开放程度比肩美国加州

2022年08月09日

“广汽李云龙”吊打蔚小理?埃安高端化难解

2022年08月08日

小编最近文章

07月28日 10:21

美媒:佩洛西亚洲行官方行程仍未包括台湾地区

07月27日 17:04

为争英党首,他们从税收政策吵到人身攻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