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频繁维权,拆分汇丰渐成共识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8-03 20:07

文|陈济深

8月2日,汇丰控股在香港召开了针对香港股东的非正式会议,这也是汇丰银行自2019年以来首次与香港股东面对面交流。在本次会议中,汇丰管理层就业绩情况,分红派息等问题同股东进行了交流。汇丰主席杜嘉祺表示:对于此前的取消派息向股东致歉,但他认为分拆架构会破坏价值,倾向基于现有架构持续改善公司经营。

在本次会议前,由中小股东组成的联盟要求将汇丰一分为二,成立一家总部设在香港,专注亚洲业务的上市公司。股东联盟认为,分拆汇丰有利集团的市值和派息策略,长远能让集团避免国际地缘政治风险。

尽管这是汇丰自2013年以来第五次对于拆分的讨论,但是与过往不同,本次拆分提议获得了大股东的首次表态。汇丰的第一大股东平安集团表示:“凡是投资者提出的对于汇丰经营管理、长期价值和股东回报有帮助的事情,我们都是支持的。”

大量股东对于汇丰拆分呼声日渐强烈的背后,是汇丰面临的现实困局。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作为一家总部在英国,核心业务在亚洲尤其是中国香港地区的金融机构,汇丰银行长期面临着地缘政治风险和金融监管冲突,未来也将面临更大的经营阻力。随着国际局势日渐纷繁复杂,拆分汇丰一事无论汇丰本身释放业绩,提升资本市场估值,还是维护香港金融安全,都已经成为了不容回避的话题。

业绩常年承压,资本市场看衰

翻看汇丰近年来业绩情况及资本市场表现,很难在股东层面取得满意。

汇丰自2019年开始业绩出现颓势,当年净利润为59.69亿美元,同比2018年大跌52.66%,随后的2020年业绩继续暴跌,净利润继续下滑至38.98亿美元,为2011年以来最差年份。尽管2021年净利润回升至126亿美元,但公司收入还是下降约2%,至496亿美元。公布年报当日,汇丰股价大跌3.59%,收报56.45港元,单日市值蒸发433亿港元。

在刚刚公布的汇丰2022半年度业绩中,汇丰税前利润为91.76亿美元,同比下降15.3%。而在汇丰整体业绩表现不佳的同时,以中国内地和香港为主的亚太业务,已成为汇丰业绩的压舱石。2019年-2020年,汇丰欧洲及拉丁美洲业务出现大幅亏损,汇丰能够实现整体盈利全部仰仗于亚洲尤其是香港市场的表现。在新冠疫情之后,亚洲地区的业绩更是一枝独秀。

在近期发布的2022年汇丰半年报中,汇丰税前利润达到91.76亿美元,其中亚洲业务贡献63亿美元,占比达68.7%,依然是驱动汇丰业绩的核心引擎。

汇丰管理层也意识到了亚洲市场的潜力,近两年开始出售其在美国、法国、希腊等地的业务,逐渐加码亚洲。2021年,汇丰就表示将投资60亿美元加码亚洲,并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了在新加坡和印度的两起收购,并计划在中国内地聘请近700名财富规划师、3000名人寿保险产品规划师,进一步拓展中国市场。

尽管汇丰在亚洲业务表现出色,但是汇丰的估值水平显著低于其亚洲同行。目前汇丰的静态市净率为0.7倍,静态市盈率为10倍,而经营聚焦亚太地区的恒生银行的市净率则为1.45,静态PE为20倍。值得注意的是,恒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正是汇丰控股,持股比例超过60%。汇丰的估值水平甚至低于其子公司,除了非亚洲业务对于整体业绩的拖累,英国总部的监管也成了汇丰的重要拖累。汇丰一度以高红利受投资者追捧,每年分红四次,派息率在20%-60%之间。然而2019年汇丰派息次数减至三次,2020年继续缩水只派息一次。2021年汇丰派息增加到2次,全年累计派息每股0.25美元,与三年前相比缩水一半。

汇丰一反常态改变派息规律的背后,是英国监管部门的野蛮干涉。2020年3月,英国央行发布公告,要求包括汇丰,渣打等银行暂停派发2020年股息,并停止派发2019年尚未派发的股息。实际上,汇丰银行无论是资本充足率还是流动资金比例都能保障正常的股息发放,但是由于英国监管部门的要求,汇丰不得不选择降低派息水平。随着稳定派息的预期被打破,不少投资者选择抛售离场,拖累了汇丰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拆分众望所归,估值提升显著

在2020年减少派息事件后,股东对于拆分汇丰及总部回港的诉求日渐强烈。随着近期大量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及阿里巴巴寻求在港主要上市,不少业界人士认为这个时机已经日渐成熟。除了中小股东联盟要求拆分汇丰外,香港政界的相关人士也公开表示支持拆分汇丰,香港西贡区议员方国珊就是其中之一。

方国珊作为500名汇丰散户股东的代表,认为汇丰拆分的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并支持汇丰第一大股东中国平安于汇丰获得董事会席位,从而推动汇丰再次将总部迁回香港。方国珊表示:许多股东担心英国监管当局会再次干涉汇丰,要求其停止派息,无论对于平安还是众多中小股东,这都是不公平的对待。

除了股东层面的支持外,金融机构对于拆分汇丰表示了乐观态度。

近日,国际咨询机构In Toto Consulting Ltd发布了一份研报,针对汇丰亚洲重组的三种可行性方案进行利弊评估和潜在价值分析。这三种方案分别是:分拆亚洲业务、切离亚洲业务、切离除恒生银行以外的香港零售业务。根据估算,在这三种方案中,汇丰的整体估值将提升108-265亿美元,可以额外带来8%-20%的价值创造。飞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Paul Pong表示,分拆将使汇丰在亚洲上市的子公司 对自己的决策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控制权。大华继显(香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Steven Leung表示,预计包括养老基金在内的本地投资者会支持平安分拆提议。如果汇丰成功分拆亚洲业务,或将带来更高的估值。

百年大变局下,金融安全如何维护?

拆分汇丰除了在股东层面提升估值,经营层面释放业绩外,其在解决当前日益复杂的地缘政治冲突等方面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尤其是金融业服务业作为香港的支柱产业,占本地GDP超过23%,银行总资产高达29万亿港元,为香港GDP的9.5倍。凭借着庞大的金融体系,国际资金在香港有较高的参与程度,是融通中外资本及海内外市场的重要节点。这也意味着香港的经济安全也容易受到外部政治经济因素的影响。

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地缘政治矛盾和国际竞争日渐频发,俄乌冲突引发的SWIFT制裁,美国SEC制裁中概股等事件的背后,是国际金融环境的不确定性大幅上升,这也对金融主权和金融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汇丰银行作为香港的最大的发钞行,发行量占据港币流通量的60%,汇丰同时管理着香港特区政府的财政收入及外汇储备。但是作为这么一家特殊地位的银行,由于其总部在英国,导致了其金融监管权和决策权均在英国,并接受了美国的长臂管辖,成为了香港金融监管的难点。

近期,汇丰在境内的投行子公司汇丰前海成立党支部一事就遭到了英国各界的关注及批评。尽管成立党支部对于一家在中国经营业务的外企来说司空见惯,但是在部分英国政客和媒体看来,汇丰前海成立党支部的行为并不符合英国的立场和利益,大肆炒作此话题,对于汇丰多加指责,试图利用舆论进行经营干预。

英国监管机构对于汇丰等机构正常经营行为的粗暴干涉并非没有先例,2020年英国监管部门无视香港政府、香港监管机构、中小投资者的立场,采取了独断的操作,要求汇丰、渣打等银行取消预定的分红计划,并要求其贷款给英国本地企业。

从这个全世界范围来看都堪称罕见的案例,就暴露了控制权和监管权分离对于金融监管带来的风险。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江雨就在英国金融时报公开撰文表示:“如果汇丰将其亚洲业务进行分拆,并且以独立法人主体在港上市,这样就能有效规避上述矛盾,使其更加适应香港的监管、法律环境,能够更加积极地拥抱新的发展机遇。”

有长期研究国际金融监管的学者认为,金融机构属地化管理是金融监管的常态,汇丰作为香港发钞行,如果长期处于英国监管,对于香港事务处于一个超然的地位,不仅很难真正融入香港金融中心的建设,而且由于英国总部拆东墙补西墙的经营策略,对于其自身的发展也是一种重大阻碍。

正值香港回归25周年之际,在这个时间点提议拆分汇丰,可以说是让汇丰在政治和经济层面轻装上阵,更好发展的一步妙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刘东峰
汇丰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03日 20:07

股东频繁维权,拆分汇丰渐成共识

07月21日 19:40

滴滴的账上还有多少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印度阻挠无效,远望五号已靠泊斯里兰卡港口

新加坡候任总理:中美应警惕“梦游”般步入冲突

中央台办拉清单:制裁一批“台独”顽固分子

秦刚:美方一些人不认错还泼脏水,我有必要讲清楚

阿塔掌权这一年干得如何?亲历者:更安全了但...

国家电网:最大限度支援川渝地区电力供应

印度阻挠无效,远望五号已靠泊斯里兰卡港口

中央台办拉清单:制裁一批“台独”顽固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