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意向不及预期,王一博母公司乐华娱乐暂缓上市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01 22:23

文 | 刘东峰

彭博社报道,由于投资者的意向未达到其估值预期,乐华娱乐已暂停香港首次公开募股(IPO)。这家艺人管理公司因手握中国当红明星王一博的经纪合约而闻名。

接近乐华娱乐管理层处的消息人士向新浪财经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面对国际地缘政治、全球性通货膨胀反噬经济及疫情多发散发等因素影响,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加之恒指持续下挫、新股大量破发,乐华娱乐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暂缓本次港股的IPO。

该消息人士同时表示,“这一决定得到了包括字节、阿里等原始股东的支持,后续安排视市场情况确定。”

乐华娱乐于8月31日招股截止,截至当日上午10时,以发售1325.6万股计算,录得超购0.42倍,孖展金额约1.6亿元,其中富途证券借出0.67亿元,老虎国际借出0.5亿元,华盛证券借出0.13亿元,辉立证券借出0.12亿元。

早在8月7日,乐华娱乐集团(以下简称“乐华娱乐”)已通过港交所聆讯,中信建投国际和招银证券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此次为乐华第三次冲击上市。招股书显示,乐华娱乐将自己定义为“中国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其业务范围除艺人管理外,还有IP制作及运营、泛娱乐业务板块。

选秀而起的造星公司

乐华娱乐创立于2009年。自创立以来,乐华以韩国练习生模式培养艺人。在旗下66名签约艺人及71名练习生中,55名艺人通过这种方式出道,其中包括韩庚、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范冰冰之弟范丞丞。乐华打造了包括男团UNIQ、“乐华七子”之称的NEXT、EVERGLOW、NAME及虚拟偶像团体A-SOUL在内的六个组合。

乐华最初凭借选秀热潮,一举成为现在的头部明星经纪公司的。2018前后,内娱掀起一股选秀热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创造营》,《青春有你》等选秀节目大热,乐华娱乐旗下艺人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黄明昊、范丞丞等接连大火。这也给乐华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招股书显示,从营收来看,2019年、2020年、2021年及截至4月30日止2022年前四个月,乐华娱乐集团收入分别约为6.31亿人民币、9.22亿人民币、12.9亿人民币、3.53亿人民币。

也是从那时开始,乐华所有精力全部开始向艺人管理业务倾斜。现如今乐华已严重依赖艺人管理业务。乐华娱乐CEO杜华也表示,此次上市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艺人管理,也会有部分投入在包括虚拟艺人在内的泛娱乐业务板块。因而,2019年、2020年、2021年及截至4月30日止2022年前四个月艺人管理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4.0%、87.7%、91.0%及89.8%。

其中,王一博的贡献较大。2019年耽改剧《陈情令》爆火,王一博成为了娱乐圈“顶流”,乐华的营收也水涨船高。2021年,公司净利润为3.94亿元,是2019年的近三倍。相关人士表示,乐华在招股书中将王一博列为供应商B。乐华在2019年向B供应商支出了3227万的采购额,这一数字在2020年、2021年一路飞涨至1.33亿、3.02亿,分别占到了总营业成本的31.1%和43.9%。

依赖王一博背后的隐与忧

过度依赖艺人管理业务带给了乐华较多的挑战。

一方面,正如乐华在“风险因素”部分开篇所提醒,公司业务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签约艺人的声誉,任何涉及签约艺人的诉讼、法律或法规的不合规事宜、个人不当行为、传言或负面报导都可能影响公司业绩,公司在签订艺人合约之前,会进行背景调查。

另一方面,如何打造下一个“王一博”成为了一个难题。在韩庚之后,乐华利用练习生模式打造了王一博这一“顶流”,这也使乐华深信自己的模式能够复制“王一博们”的成名之路。

然而,这样的路径在政策转向后被斩断了。

2021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对于娱乐圈的整治行动开始进一步升级,野蛮发展、良莠不齐的偶像产业迎来全方位监管,爱奇艺、腾讯的一众选秀节目被叫停。微博取消明星超话排名,抖音下架了明星榜,一些音乐平台对已购用户再购专辑、单曲作了数量限制,用户已购买的专辑将无法重复购买。投票打榜、刷量控评、应援集资等行为被扼制。

监管措施直接斩断“爱豆们”的出道路径,使得乐华的相关业务开始缩水。据了解,乐华娱乐在2021年推出的女团NAME与男团TEMPEST都没有什么水花。公司旗下艺人范丞丞为复刻王一博的耽改走红之路,主演的《撒野》则遭遇耽改剧禁令,播出无望。

尽管乐华与王一博续签合同至2026年,但这并不意味着乐华高枕无忧。“娱乐公司几乎没有什么固定资产,唯一的核心资产就是艺人,优秀艺人的去留,直接决定了公司的命运。”华谊兄弟演艺公司副总经理王伟丞曾表示。合约到期后,这些一线艺人的去留直接决定乐华的命运。

没了选秀,走向何方?

为了避免头部效应,乐华不断扩大艺人库。

当下,如何培养71名练习生显得尤为重要,但是练习生出道的途径开始变得越来越窄。对于培养练习生而言,选秀综艺是重要途径之一,蔡徐坤、孟美岐、杨超越等人都是借此出道。随着《青春有你3》倒奶事件的发生,这条路显然走不通了。

乐华也在招股书中表示,扩大艺人及训练生的数目时也可能面临重大风险。一方面,培养新艺人、训练生,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人力及资金,且可能需要长时间才能有商业机会。另一方面,公司并不能保证新艺人或训练生能如同预期般取得成功等。

乐华也在虚拟偶像等领域进行试水,与字节展开合作创办虚拟偶像团体A-SOUL,并在短时间里将A-SOUL打造成了头部虚拟团体。A-SOUL成员嘉然在两个小时的生日会直播里,突破了16000舰的上舰记录,远高于其他虚拟偶像。根据B站规则,上舰需要花费198-19998元不等的费用。

乐华曾对A-SOUL的营利能力予以认可,曾在招股书里称其为泛娱乐业务营收主力,毛利润达到77%。然而,乐华只负责A-SOUL宣发运营成本。建模和设备等方面的成本是由字节跳动旗下的朝夕光年负责。瑞银报告指出,高级虚拟人物的先期投入成本平均为3000万元。A-SOUL的单曲制作成本约200万元,一场线下演唱会成本约2000万元。显然仅仅依靠乐华无法承担这样的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9月,乐华娱乐拿下华人文化约2.55亿B轮融资,次年9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但因“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较高”等问题,于2018年从新三板退市。同年2月准备冲刺A股,但2021年终止上市辅导转向港股。

公开资料显示,杜华作为乐华娱乐第一大股东,直接、间接持股合计52.80%,阿里影业和华人文化为并列第二大股东,持股均为15%,字节跳动持股4.99%,韩庚间接持有公司2.47%的股份。

责任编辑:刘东峰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30日 13:39

美联储放鹰日本又遭殃?日元汇率狂泻14000基点

08月18日 17:36

上市首日,《长津湖》背后的公司大涨44%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已致超百人死亡,飓风“伊恩”或影响全美GDP增长

为何社会主义在欧洲式微,却在中国发扬光大?

扎哈罗娃:他暴露了

欧佩克+减产,美国转投委内瑞拉?白宫回应

与中国“联名”!华春莹发了这13张图

国际首次!我国实现百公里自由空间时频传递

欧佩克+或减产石油200万桶,“白宫陷入恐慌”

国办:新增跨省通办服务22项,涉公积金提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