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送外卖不进厂?我们跟青年工人聊了聊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09 15:27

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少不了青年人投身其中,然而,制造业招工难、用工荒的问题又屡屡被提及。制造业招人有多难?业内人士最为感同身受。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张兴海建议“年轻人应该多进工厂,少送外卖”一举冲上热搜第一,引发热议。歌尔股份用工管理部高级总监刘伟明直言,年轻人还是想从事第三产业多一些,比如外卖、快递小哥,想进入制造行业的比较少。

如何让年轻人进厂,成为一个探讨颇多的大课题。“直播带岗”这类短视频平台依托互联网优势而推出的新型招聘形式,提高就业效率;另一方面,创造更好的就业条件,给年轻人更多看得见的未来,才能让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到制造业中来。

图/IC photo

宁送外卖不进厂

去年人社部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有58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数据显示,到2025年,我国制造业人才需求缺口将会接近3000万人,人才缺口率也会达到48%。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7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4%,其中,16岁至24岁、25岁至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分别为19.9%、4.3%,而前一数据,也创下最近三年以来的青年调查失业率的最高值。

面对就业难的现状,年轻人对待进厂又抱有怎样的态度?

歌尔股份用工管理部高级总监刘伟明介绍,年轻人还是想从事第三产业多一些,比如外卖、快递小哥,想进入制造行业的比较少。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小康集团董事长张兴海建议“鼓励年轻人少送外卖、多进工厂”引起广泛讨论,张兴海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制造业人才缺口2200万,近5年平均每年有150万人离开制造业,而与制造业劳动力流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快递从业人数突破了1000万。

美团曾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一定程度上也印证了这一趋势:外卖骑手的上一份工作,最多的就是产业工人,占比达到31%。也就是说,三个外卖小哥中,就有一个是从工厂转行而来。同时从年龄来看,80、90后占比高达82%,是骑手的主要构成人群。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外卖平台和工厂抢人了。工厂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外卖平台也能成为工厂的竞争对手。但这一切,是外卖平台与年轻人的问题?

年轻人何以“逃离”工厂

一边是青年调查失业率创下三年来最高,另一边,工厂的人力需求却始终满足不了,问题在哪?

此前已有不少专家从宏观、从产业的角度做过分析,有过解读。但也有网友对此发过牢骚,“专家们打死就是不说工厂的打工人待遇问题。”其实站在单个个体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直白且重要,就是“钱少事多”。

歌尔光电园区面试处的大门外,每天都有在此处等待面试的人。等待中,王伟正蹲坐在树荫下的马路牙上捧着手机打王者荣耀,嘴里叼着的烟三分之一已经变成了烟灰。激战正酣的王伟两个拇指快速点按着手机,直到屏幕变灰,才有空将刚刚抖落在屏幕上的烟灰吹去。

爱打王者荣耀的王伟介绍,进厂打工钱不多,玩王者的时间也未必多。据他介绍,在广东、江浙、河南等地,普工的工资水平在三千到四千的工厂比比皆是。“工厂的利润就不高,怎么可能给出高工资,给了高工资工厂怎么活。”相当一部分工厂是两班倒,一个班一般平均10个小时。午休时间压缩的很紧,半小时吃个午饭,然后就回到生产线,上厕所还要打报告,甚至还有时间限制。

很多工厂也安排了休假,但休假的代价则是牺牲掉了全勤奖励,也就是说,如果想要拿到全勤奖,近乎全月无休。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在生产线上,另一半时间在恢复体力,再加上全月无休,用王伟的话来讲,这样的生活其实和生产线的机器也差不了多少,“能凑在一起尽兴开黑的时间机会不多,多数时候都是匆匆玩两把。”对于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来说,这样的生活显得有些枯燥。

也有收入超过预期的时候,但那是用高强度工作换来的。“有的工厂分淡旺季,旺季工价普遍会高一些,因为订单多,但相应加班也会变多”,王伟说道,“活本身也说不上有多累,比如一些电子厂,但是相当熬人。”不过到淡季,想要通过“熬”来多赚点工资,却也没了机会。

最熬人的时候,回到宿舍倒头便睡,一言难尽的宿舍也变得不再是问题。王伟遇到过“稀奇古怪的各路神仙。”在类似的工厂里,通常是8人、10人的集体宿舍,王伟遇见过不爱洗澡的舍友、有喝酒撒酒疯的、鼾声如雷的、不睡觉打牌的,还有吃完东西不丢垃圾招来虫子老鼠的。

除待遇一般,生活单调外,进厂工作还要防范黑中介,“开始和你说七八千,去厂的路上就变成五六千了,等进了厂的时候又变成1850的底薪,上满一个月扣了保险才三千多。”王伟就曾经被黑中介忽悠过。

许多年轻人对进厂和黑中介有怨气 图/贴吧截图

据一位劳务中介介绍,为满足工厂的用人需求,大的中介公司也会将招工需求转包出去,而转包后的中介有可能再次进行转包。为了佣金,一些劳务中介会夸大薪资待遇,甚至是发布虚假职位,结果新人一到岗,觉得受了欺骗,很快就会离开。

此番来面试,对于能在这里工作多久,王伟坦言自己心里也没底,但他确实是被薪资待遇吸引来的,至于其他原因,“刷快手刷到过视频,这边年轻女孩好像很多。”

提升进厂的吸引力

“单身的人不需要考虑。”

王伟在大门外等待面试的时候,园区内的肖巷已经在歌尔工作了小半年时间。从在快手上刷到招聘信息,到在“快招工”投出简历,从河南来到山东潍坊入职,肖巷仅用了五天时间。

肖巷的经历同样丰富。“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一个,区别则是有人偷电瓶车蹲了号子,有的人则勤勤恳恳做起小买卖。肖巷形容自己比较“爱折腾”,几年前从河南科技大学毕业后,做过烧烤摊,开过桶装水站,“最挣钱的时候比这里挣的多,疫情还有其他原因那行业没办法干了。”现在每月工资到手有七千多的肖巷说道。

水站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亏损状态,“爱折腾”的肖巷也选择不再“折腾”。在快手刷到歌尔股份的直播招聘后,肖巷当即便报了名,第二天通过电话一番沟通,便下定了来歌尔看看决心。

员工入职培训

解决制造业招工难的问题,途径之一便是拓宽招聘渠道。歌尔股份有限公司员工管理部高级总监刘伟明介绍,歌尔股份在今年正月初八首次在快手平台的“快招工”板块开展直播带岗的活动,当时单场观看量超过180万人次,简历投送量达到了2000多份,“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他们持续开展了直播带岗的相关业务,与几家劳务公司合作开通了一批固定账号,也有了一些固定主播,基本上每天都有直播带岗的活动在快手“快招工”板块上进行。“目前来讲,从正月初八到现在,累计入职人数已超过5000人。”

刘伟明表示,“未来我们也会在这一块进行更有效的直播带岗活动计划的推进,预计明年这个时间点我们要达到直播带岗翻倍的规模。”

招人难,留人也难,已成制造业的常态,而招人难很大程度上是留人难造成的。58同城、赶集直招发布的《2022年毕业季调研分析报告》显示,00后毕业生首选就业岗位,排名前10个岗位,其中没有一个与工厂的一线工人相关,说明对现在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进厂根本不在择业的考虑范围内。解决留人难的问题,制造业企业首先要提升自身的吸引力。

此前以实习生身份工作了数月的杨明琪,7月毕业后正式入职歌尔,做蓝牙耳机的组装质检工作。目前每天工作10小时左右,一周休息一天。对于选择留下来的原因,杨明琪也并不避讳,“刚出学校就能一个月拿七八千,挺好的。”此外杨明琪还介绍了七八位同班同学通过“快招工”来歌尔股份。

“夫妻两个人在这里上班的话,两年时间可以付一套房的首付。潍坊房价在山东排名倒数第二,相对来说性价比非常高,我们厂区周边这些六七千块钱,高的话七八千块钱。”据刘伟明介绍,“做核心岗享高薪,两年潍坊就买房”,已经成为歌尔招聘宣传的案例。

对于未来的规划,杨明琪希望能早日晋升到“技师”岗位,技师是歌尔股份的蓝领晋升方向之一。杨明琪所说的“技师”和刘伟明所提到的核心岗位,对应着歌尔的一个人才培养及晋升体系。

目前歌尔股份对蓝领员工采取分层管理,普通岗位工作一到三个月后就可以晋升到核心岗位,再往上还有技师、工艺师等岗位。发展成五星工艺师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月收入达到八九千块钱。

对于如何吸引年轻人进厂,张兴海代表在建议中有专门罗列一条:激励企业拓展产业工人成才通道,以高质量就业促进共同富裕。现有的薪资待遇仅是一方面,清晰可见的职业上升空间同样重要。

“快招工”此类创新的招聘模式,让好工厂、好岗位被看见,实现蓝领高效率就业;另一方面,合理的薪资待遇与工作强度、充分的职业技能培训、看得见的晋升空间,是“留人”的关键,工厂对年轻人真正有了吸引力,进厂自然会成为他们自愿的选择。

(文中王伟为化名)

责任编辑:贺喜格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9月09日 15:04

被“吹上天”的数字藏品,尽头是卖衣服?

09月06日 17:21

携价值百亿虚拟币跑路被抓,他被受害者要求监禁4万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前所未有!北溪管道发现3处“神秘泄露”

美大使“怒了”:塞方刚与我们谈完,转头就和俄签协议

美国网攻西工大另一图谋曝光,13名攻击者身份已查明

NASA成功撞击小行星:防御地球还是昂贵的作秀?

人类首次执行行星防御任务,美航天器成功撞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