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禹含:除了古老的历史 ,中国年轻人的精神面貌同样值得被世界关注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15 18:47

文|刘东峰  编辑|庄怡

2022年,一直在国际传媒文化领域活跃的刘禹含入选福布斯中国“全球华人精英TOP100”。曾在纽约奋斗十年,刘禹含致力于让世界关注优秀的中国文化、先锋中国时尚品牌、影视人及艺术作品。

今年10月,由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观察者网、上海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和《东方学刊》共同主办的2022年思想者论坛在沪举行。会后,观察者网采访到了作为本次论坛嘉宾的刘禹含。

本次专访中,我们探讨了由刘禹含担任联合制片人、中美意合拍的电影《孤星人》的制作历程。她向观察者网回忆电影制作和宣发的艰难过程,本来核心团队计划2020走一圈国际电影节,很遗憾这个愿望由于疫情的持续而搁浅。但是她表示,国际上不少影视界前辈一直表达期待与中国影视人进行合作的愿景。

与此同时,刘禹含也聊到了未来中国文化海外传播过程中广阔的前景。多年前她还在《中国日报》纽约分社工作时期报道过在纽约大都会高调登场的《牡丹亭》、百老汇上映的《少林武魂》、在时代广场展出的兵马俑展(部分)、在林肯中心上映的《红色娘子军》、《昭君出塞》等优秀剧目以及众多中国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在联合国的展览等,这些经历让她多年来持续关注着中国的文化出海。

此外,刘禹含表示中国不仅可以向海外传递博大精深的文化,也希望我们同时可以对外展现更多中国新生代的新面貌。她提到了今年身边一些双语、双文化的创业者和艺术家,他们很多都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世界讲述着中国故事。在她看来,这些中国年轻人的精神面貌同样值得被世界关注。

人物介绍:

刘禹含曾在《中国日报》纽约分社、《纽约时报》以及Observer Media担任记者及编辑。她在担任记者期间,为在美少数族裔群体发声,并于2016年与团队获得普利策终决奖。

刘禹含在福布斯中国全球华人Top100评选活动上主持文化影视板块论坛

为了更好地让世界了解中国品牌,听到中国故事,2016年她与好友克莱尔(Claire)共同创立传媒公关公司China Fashion Collective,协助大量中国品牌出海,包括全程为其打造纽约时装以及新媒体运营。2017年,她与数位国际资深影视人共同创立了美国亚洲影视联盟和美国亚洲影视节,旨在为国际影视同行提供行业交流平台,促成国际影视合作。


2015年,刘禹含与团队为美少数族裔群体发声的新闻报道发表于《纽约时报》头版头条

以下为专访详细内容:

美国对我们的文化了解相对滞后

观察者网:您先做记者又去创业,这一转变出于哪些考量?

刘禹含:记者生涯让我学到很多。在《中国日报》纽约分社工作期间报道了很多中国文化走向海外的项目。我曾先后报道过《牡丹亭》走进大都会博物馆、中外联合制片的百老汇音乐剧《少林武魂》放映、“陶身体”舞团在林肯中心演出、中国艺术家和地方文化在联合国的展览等。作为一个曾经在海外生活十年的华人见证了过去这些年中国经济的腾飞,我们在海外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民族自信,这让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兴奋和骄傲。

在媒体工作的时间久了,也在行业里积累了大量的行业资源。除了自身专业外,还包含广告公关、时尚、影视等领域,希望通过专业积累帮助中国的品牌和文化更进一步在国际舞台上发光。

观察者网:您刚刚讲到了很多中国文化走向海外的项目,您可以详细谈谈?

刘禹含:多年前由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出品、“昆曲王子”张军和谭盾老师共同制作的《牡丹亭》在大都会博物馆这种世界顶级的博物馆的演出让我非常惊叹,世界顶级的艺术殿堂会用大量空间来还原庭院风格的中国古代建筑,实景园林加昆曲以实情、实景呈现明代大文豪汤显祖的巨作。那种融合了中国传统昆曲、古建筑、明代服饰等多种艺术相结合的形式令我感到震撼。

我在《中国日报》工作期间每年都会去现场报道当季纽约时装周。从2011年开始,我就跟踪报道了最早一批走向国际时尚舞台的男装设计师吴青青,他也是新中装的创始人,此前领衔设计了APEC20多个国家元首的服装。所以在整个报道的过程中,我越来越热爱关注不同的来自国内的优秀的艺术形式,文化出海既有趣,又有意义。

观察者网:您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美国人如何理解这些中国文化?

刘禹含:他们对我们的文化的了解相对滞后。大多数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基本就来源于非常有限的美国主流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而这些报道相对类型较为单一,有的也不免存在刻板印象。但是疫情以来这几年短视频迅速崛起,以抖音/TikTok为代表的新媒体平台占据了大量年轻人的时间,而TikTok已经拥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受年轻人喜爱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有一些外国友人会发表一些在中国的喜闻乐见,也有品牌或KOL展示自己的产品或幽默。这种多元化和轻松的表达方式很讨喜。

除了让世界我们引以为豪的数千年的传统文化,我希望新生代们也能够继续接力,让世界看到更多元、更丰富、更有趣的“中国文化”:我们有优秀的影视和舞剧作品(如在奈飞上映过的《长安十二时辰》)、我们有国货之光的时尚彩妆(如毛戈平)、服饰(如李宁、波司登、或者汉服)等,我们除了太极拳和武术也还有无数热血帅酷的街舞少年、有rapper、有滑板爱好者等等。

观察者网:您刚刚也提到了中国的品牌,根据您的观察,什么样的中国品牌更容易在海外受到欢迎?

刘禹含:中国的时尚品牌在海外有很大机遇。CBNData第一财经数据中心联合天猫金妆奖发布的《2021美妆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提到国货美妆出海增长超10倍。

比如说我蛮喜欢的一个国产香水品牌鎏婳书,每款香水的灵感都源自我国古时或者旧时香方改良,比如我国旧时用的焚香、线香,古香新作,也邀请了法国罗伯特香精香料公司进行改良,用西方最先进的调香方法来汲取中式古风香。

其实这些彩妆品牌也很好的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铸造了东西合璧的新时尚。今年以来随着全球电商市场的爆发增长,国货美妆出海层面可圈可点,我特别希望未来有更多这样的优秀品牌和有深度的中国故事走向世界。

海外电影期待与中国产生联结

观察者网:这段时间内是不是全球电影行业受到的冲击都比较大?


刘禹含:的确是这样。今年8月12日我们在纽约新上了文艺电影《孤星人》 (We are living things)。这部电影是中国、美国和意大利三国的团队联合制片,我们选的导演、摄影以及演员等曾获得包括奥斯卡在内的多个奖项。

实际上,由于我们这部电影国际联合制作,赶上了疫情,所以制作的过程中非常艰难。这两年每个人都有可能因感染而生病,随时面临缺工问题。对于团队来说,任何一个环节断掉都会造成损失。所以过去两年多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都很慢,很多原本前年可以拍的片子需要延迟两三年。而这只是整个行业一个小小的缩影。

观察者网:这两年全球的电影行业有没有因大环境而割裂呢?

刘禹含:中国一直是好莱坞的重要市场,他们有不少电影光在中国的票房就已超过全球票房的一半。最近我也会收到我们美国亚洲影视节邀请过的颁奖嘉宾、导演以及制片人的问候,包括《阿凡达》、《蜘蛛侠》和《权力的游戏》的制片人老师,问询我们接下来联合制片的可行性。疫情确实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但是我相信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还在,艺术就会继续在,随着疫情慢慢过去,影视也会慢慢好转,近期非常期待《阿凡达2》。

中国不仅有传统文化,也有新生代风貌

观察者网:您对美国亚洲电影节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


2019美国亚洲影视节金橡树奖颁奖盛典

刘禹含:我们期待未来能够吸引一些譬如来自韩国、泰国、印度等的一些影视同行,很多作品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学习借鉴的地方。

印度在影视方面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肖央、谭卓等人曾在泰国拍了一部电影《误杀》,这部电影翻拍于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其实这个模式非常值得借鉴。整个IP是印度的,翻拍之后不管是艺术成就还是商业层面,我觉得这都是一部相当成功的电影了。

韩国这两年的影视作品在海外火出天际,《寄生虫》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鱿鱼游戏》在奈飞上成为近几年最强的IP之一,其实中国影视人应该洞见其中的机遇。

观察者网:奈飞这类的平台给中国影视人什么样的机遇?

刘禹含:今年以来,奈飞订阅用户已连续两个季度呈现负增长,终于在第三季度扭转了局面,新增订阅用户241万。其中有143万来自亚太地区。目前奈飞共拥有2.23亿订阅用户,预计今年四季度还将继续新增400多万。美国本土市场的存量就这多,所以来自亚洲市场的好内容会是一个机会。如《三体》就非常让人期待。希望中国的影视同行们能够一起加油,用好的影视作品讲好中国故事,并且让世界看见。

观察者网:海外市场想看到怎样的中国文化作品?

刘禹含:从基数来看,每年中国电视剧出片量在全球而言都比较靠前,近些年陆续有一些电视剧出海。但我很难概括海外市场期待什么样的中国文化,我们的文化产品走向世界时既有《三体》这类现象级出海作品,也有一些作品难以在海外溅起水花。

影视创作是需要多元化的,不应局限在某一个类别里面。但是真的特别希望我们能够在更广阔的领域里面去进行探索,让我们的影视作品能够在国际的一些这种影视平台上面去开花结果。

在以往文化出海的过程中,丝绸、茶或者功夫这类的传统文化不断得到广泛的传播及认可。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输出一些更加有新鲜度的东西,这样一来能够让海外观众产生共鸣,也可以改变他们对我们的一些固有印象及偏见。《三体》的这个影视作品之所以能够在海外传播,在于这类科幻动漫作品比较挑战想象空间,受到很多年轻人的喜欢,也很容易让全球的观众喜欢。

我希望中国的文化出海,也就是尽量我们能够路走得更宽一些,我们在传播自己5000年传统文化的同时,也要让世界看到中国新生代的特质,让年轻人讲属于自己的故事,也要让世界看到更多年轻人的精神面貌。

我身边有积极乐观又非常努力的一群人,他们一方面是创业者,做着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他们可能也是一个滑板爱好者,或者街舞爱好者。他们是一批有血有肉,有灵魂有追求的人,我希望能够让世界看到更多这些非常可爱的年轻人的故事。

观察者网:那您遇到的中国新生代都在国际平台上讲过哪些“动人”的故事呢?


刘禹含:我最近在和摄影师好友史迎曦共同创作《舞动人生》一书,里面集合了几十位来自中国、欧美等几十个国家的顶尖舞者,如《永不消逝的电波》男主王佳俊、《这就是街舞》双届冠军叶音、玛莎葛莱姆首席领舞辛颖等非常优秀的国际舞者。

蔡军在西安钟楼前模仿迈克尔杰克逊跳舞

另外还有一位跳了30年舞的蔡军,他被称为“亚洲版迈克尔·杰克逊”。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抖音粉丝量从0涨至近800万。Tik Tok上有一个关于他的账号,粉丝量突破百万。虽然他主要模仿迈克尔·杰克逊,但他在很多舞蹈里进行了传统文化的融合。比如有的视频结合了川剧变脸、有的融入了中国茶道,也有和穿汉服的演员一起进行串烧。这种形式就真的很喜欢,希望通过书以及我们未来的新媒体平台,也能够让世界看到更多这样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和我们多元的艺术作品。

责任编辑:刘东峰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11月15日 22:21

收入同比下降5.6%,腾讯音乐面临用户持续流失

11月15日 21:05

全职员工仅剩55名!过去一年,每日优鲜发生了什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访问首日,马克龙“开火”:美国这么做太咄咄逼人了

小鹏三季报:毛利率显著上升,已执行部分战略调整

新冠疫情反弹,法国政府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

江泽民同志逝世,北京天安门下半旗志哀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

德副总理放话:欧盟将为与美贸易冲突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