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石油禁令,打疼了俄罗斯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08 18:25

【文/观察者网 李泽西    编辑/张广凯】

12月5日,西方国家同时打出了两个“大招”:欧盟对海上进口的俄罗斯石油禁令,当日正式生效;同日,欧盟、G7集团和澳大利亚禁止为价格超过每桶60美元的俄罗斯石油提供保险和航运服务。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这两个举动目的都是为了削弱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的军事能力,同时保持全球原油价格稳定。然而,虽然这些制裁举措针对的是俄罗斯,但是石油的供给和价格的影响力是全球性的。俄罗斯真的受到了打击,还是欧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前大幅增加俄罗斯石油进口的亚洲国家,能否绕过新的障碍?最后,这一系列针对俄罗斯石油的“狙击战”,是不是“彻底没有意义”?

事实上,由于欧盟内部矛盾重重,此次禁令不仅姗姗来迟,也给俄罗斯留下了不少腾挪空间。今年以来,欧盟国家从俄罗斯购买石油花的钱,早就超过了去年;即使禁令落地,包括日本、印度在内的不少重要国家也能够继续从俄罗斯买油。

不过,欧盟禁令效果有限,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可以感到开心。今年,俄罗斯欧洲方向的石油出口价格,早就低于60美元,这远远达不到俄罗斯财政平衡的要求。

更重要的是,受明年欧美经济放缓预期影响,目前国际油价已经跌回去年水平,未来甚至不排除会跌破60美元的限制价。而欧美“限价联盟”表示,将每两个月进行一次复审,以确保限价至少低于市场价5%。

布伦特油价(图源:TradingEconomics)

俄罗斯仍然要为可能不断下跌的油价想想对策。

欧盟禁令姗姗来迟,俄罗斯早赚翻了

欧盟不是铁板一块,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常识”了,因此许多分析人士和媒体报道一度认为这两项举措均无法通过。事实证明,欧盟还是有能力办成一些事情的,尽管路途一波多折。

今年上半年,欧盟讨论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时,以匈牙利为首的一些东欧国家就表达了强烈的反对,已致计划一度“接近流产”。5月30日,欧盟向匈牙利等依赖俄罗斯石油的国家做出了让步,将制裁范围局限于海上运输的石油,不涵盖通过管道供应的石油。

当时,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推特发文称,此举“将立即覆盖三分之二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发推表示,此举将使欧盟自俄罗斯进口的石油量在今年底前被削减90%。

数据显示,欧盟每日大约从俄罗斯进口约210万桶石油,其中约每日20万桶流向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欧盟内部只有这三国不计划停止俄罗斯石油的进口。根据“彭博社”数据,今年俄乌冲突爆发前的4个星期中,欧盟日进口量其实已经降至每日146万桶,通过禁油令前的4个星期降至每日107万桶,在11月底已降至每日47万桶。相较原来的210万桶石油,欧盟现已削减俄罗斯石油进口78%,禁油令全面生效后削减比例达90%似乎仍然有可能。

俄罗斯每日海上石油出口(百万桶):北欧(蓝)和南欧(灰)减少(图源:彭博社)

标普全球的数据显示,受石油贸易规律改变收益最大的是美国和挪威,两国现在占欧盟石油进口的25%。此外,加拿大、中东、非洲等地的石油出口方也得以成功“捡漏”,对欧石油出口均有上升。欧盟石油进口总额在过去一年间波动较大且不规律,没有持续的上涨或下滑趋势。

即便如此,因油价高涨,欧盟仍然给俄罗斯打了不少钱,甚至远超往年。根据欧洲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收集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2月8日18:00,欧盟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已购买大约680亿欧元(约合5000亿元人民币)的俄罗斯石油,2021年全年也仅500亿欧元。CREA表示,德国、意大利等国赶在禁油令全面生效前,选择在油价最高的时间段大规模囤油,使得俄罗斯“赚飞了”。

俄罗斯化石燃料出口利润(紫为石油):欧盟(上)与世界(下)(图源:CREA)

而换算成卢布,俄罗斯今年获取的利润就更高了,很可能创下历史记录。

亚洲国家仍能买买买,但俄罗斯要“包邮”

俄罗斯禁油令生效在即,确实导致俄罗斯对欧盟能源出口利润大幅下滑,已基本跌回俄乌冲突爆发之前的水平。不过,随着俄罗斯多样化自己的石油出口对象,现在欧洲进口俄罗斯石油下降的同时,俄罗斯石油出口利润却仍然远高于过去。增加进口最显著的是亚洲,现已占俄罗斯70%的石油出口。

俄乌冲突爆发之前,俄罗斯通过中哈石油管道、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和纳霍德卡港口向中国出口石油,日均出口额介于60万桶和80万桶之间。随着欧洲减少对俄石油采购,俄罗斯正在试图将更多石油往东输送,但是由于两国之间较为依赖有限的基础设施,中国采购石油的形式更常为“长期大单”等因素,进口量目前仅略升至日均100万桶左右;不过,这也已经创中国购买俄罗斯石油的记录了。

真正替代欧洲的,是土耳其和印度,两国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几乎没有从俄罗斯进口石油。3月到4月间,一边是欧洲降低石油进口,每日“释放了”几十万桶的“闲置”石油,一边则是持续上涨的油价。对印度和土耳其来说,自己该怎么做再明显不过了。在11月,两国每日进口超过130万桶俄罗斯石油,单印度就经常超过中国的买入量。

俄罗斯每日海上石油出口(百万桶):中国(黑)持平、印度(粉)和土耳其(蓝)增加(图源:彭博社)

欧洲“放弃”购买俄罗斯海运石油,释放的大部分是俄罗斯波罗的海石油出口量。该管道常年出口量近每日150万桶石油,占欧盟每日进口的210万桶石油中的大部分。

不过,要想突然调转出口方向、改变贸易格局,对石油进口国意味着更高的油价,而对于出口石油的俄罗斯来说也不是没有负面影响的。根据彭博社数据,从波罗的海到印度的油轮运费已从过去的每桶10美元涨至每桶20美元左右。

Kpler数据显示,印度进口的石油大部源自俄罗斯波罗的海港口(图源:浙商证券研究所

为了确保自己出口的石油有竞争力,俄罗斯不得不自己“吃掉”多出来的运费。3月以来,俄罗斯在欧洲港口出口的乌拉尔石油价格持续低迷,一般比布伦特原油价低20美元左右。

乌拉尔石油(绿)和布伦特石油(蓝)价格走势(图源:TradingEconomics

在西方国家到处要求其他国家不要增加与俄贸易的时候,土耳其和印度却“勇于”站出来“帮助”俄罗斯。这部分可能跟两国与西方比较复杂微妙的关系有关。

身处北约的土耳其,长年得不到欧盟的青睐,近年与西方国家渐行渐远,常常高调“怼”西方政府,反对西方的地缘政治议程,或与西方的敌人“在一起”。不过,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土耳其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任何制裁,但是向乌克兰出售武器、支持俄乌双方谈判,包括帮助达成黑海粮食出口协议等举措得到包括西方国家的好评。一些西方评论家认为,土耳其的战略重要性今年得到了较好的展现。

印度长期以来被认为与俄罗斯关系友好,今年除了大举购买俄罗斯石油外,还多次拒绝谴责俄罗斯。不过,美国的多份战略安全白皮书中都将印度视为“遏制中国”的战略伙伴,而一些美国企业也在开始将部分产能由中国转到印度。美国多次邀请印度参加自己主导的一系列亚太倡议,不过印度目前大致保持了较为“观望”的姿态。

在欧盟的“禁油令”和西方的“限价令”生效的12月5日,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会见了德国外交部长,之后向媒体表示,欧洲想要怎么做是他们“自己的权力”,但是不应要求印度放弃自己的能源利益。他表示,印度将继续购买俄罗斯石油。

对于印度的这一立场,美国似乎毫不在意。美国财政部长耶伦11月11日表示,只要印度不用西方的相关服务,印度可以以任何价格购买俄罗斯的石油。此外,她还称“限价令”的存在将增强印度、中国、非洲等地的议价能力,压缩俄罗斯的利润空间,美国“乐见其成”。

未来可能继续限价,低至20美元?

欧盟、澳大利亚和G7国家构成了所谓的“限价联盟”,12月2日联合宣布“限价石油每桶60美元”的指令。实际上,这一指令并非直接禁止俄罗斯以高出每桶60美元的价位出售石油,而是要求“限价联盟”参与国的企业不得为其“有理由怀疑”高于该价位的石油提供任何投资、保险和航运服务;其中,没有保险服务意味着石油将无法被运输,因为这意味着油轮将处于“裸奔”状态,遇到任何意外,出资者可能血本无归,且各国政府都对油轮有保险要求。

俄罗斯远东纳霍德卡港口

“限价联盟”控制了全球大部分油轮及航运保险公司,如航运大国希腊拥有全球近 1/3 的油轮;据标普全球,希腊拥有运输大约俄罗斯石油50%的油轮。总部位于伦敦的国际船东互助保险协会集团(IGP&I)为全球约90%的船舶吨位提供航运保险。

虽然这一指令12月5日就得到落实,但“限价联盟”还是允许该日之前就已装载的石油自由运出俄罗斯,提供了截至2023年1月19日,总计45天的运输窗口。

参与运输俄罗斯石油的船只,将在事后的90天内不得在“限价联盟”国家提供船运服务。

此外,“限价联盟”还表示将每两个月进行一次复审,以确保上限价位至少低于市场价5%。

日本,作为G7集团的一员,也参与了“限价”,但是得到了特殊的豁免:他们可继续自由地从俄罗斯远东萨哈林2号油气项目进口石油。日本政府表示,这是考虑到该国的“能源稳定”。日本的三井对该项目出资了12.5%、三菱出资了10%。

一开始,欧盟本来尝试彻底禁止为俄罗斯石油运输提供一切服务,连“价格上限”都不设立。不过,据媒体报道,行业人士广泛认为这一方案过于激进,同时引起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担忧,在油价高涨之际,彻底限制俄罗斯石油出口将火上浇油,不过设置价格上限将“一石二鸟”。欧盟启动了漫长的内部谈判之路。

一开始,上限设在每桶65~70美元。这引起了来自两方面的不满。一边是希腊和马耳他,他们不希望上限水平低于每桶70美元,以保护国内庞大的航运业。另一边是以波兰为首的部分东欧国家,他们认为应该将上限压至市场价的下面,确保俄罗斯受到制裁影响,甚至一度提出每桶20~30美元的上限。经常反对欧盟议程的匈牙利,由于自己进口的俄罗斯石油全靠陆运,这次没有唱反调。

随着乌拉尔油价在11月间大幅下跌,甚至跌破每桶60美元,波兰等国的思维逐渐占据上风。不过,波兰自身还试图进一步压缩上限价位,同时试图确保未来可根据市场情况进一步调整。在欧盟同意设立该机制后,波兰表示支持,“限价令”最终得以全票通过。

其实,据能源价格跟踪平台Argus Media,在俄罗斯的主要欧洲石油出口港口普里莫尔斯克,实际出售的油价在“限价令”宣布之前就已经跌破每桶50美元了(注:上述乌拉尔石油价位与这一价位的出入,源于前者是CFD和OTC合约,可与布伦特合约价直接比较,而非当日在某一港口的实际售价)。

普里莫尔斯克港(黑)和纳霍德卡港的实时油价(图源:彭博社)

不过,在俄罗斯远东的纳霍德卡港口(与萨哈林无直接关系),当日售价仍高于每桶70美元。作为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的终点,这一港口的出口量大约每日30万桶石油,绝大多数出口至中国。

中、印、土买俄油,仍要面临保险麻烦

俄罗斯正在试图替代对西方石油运输相关服务的依赖。据外媒此前报道,俄罗斯第四大的保险公司“Ingosstrakh”将对俄罗斯向印度和中国出口石油发挥“关键作用”;目前,“Ingosstrakh”在中国和印度都有代表处,为超过2000搜船提供了保险服务。外媒还分析认为,俄罗斯政府也可能直接介入,提供终极担保。

俄罗斯交通部副部长亚历山大·波希瓦伊(Alexander Poshivay)11月29日在第四届中俄能源商务论坛期间表示,现在被西方公司拒绝保险的俄罗斯船只正在向俄罗斯保险公司投保,并在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进行了再保险。波希瓦伊称土耳其认可了俄罗斯企业提供的保险,中印认可了大部分保险;这三个国家均未证实波希瓦伊所描述的情况。

俄罗斯还试图建立自己的油轮舰队。据能源研究机构“Rystad”统计,俄罗斯今年已经从委内瑞拉、伊朗等地采购了至少103艘“大部分12~15岁、较为老旧”的油轮,被认为只有几年的剩余运行年限。不过,“Rystad”估计,俄罗斯仍需60~70艘油轮以维持其当前石油出口规模。

虽然俄罗斯自欧洲港口出口的石油价格低于每桶60美元,依然可以获取西方的投资、保险和航运服务,但俄罗斯还是立刻受到“限价令”的影响。土耳其12月2日起开始要求所有通过其领海的油轮(即所有进出黑海的油轮)提供信件证明其投保“一切情况”。

12月6日,土耳其黑海沿岸等待通行许可的油轮

土耳其称此举与“限价令”无关。不过,国际船东互助保险协会集团发表的声明中称这一情况“源自限价令”,表示认为土耳其的要求“远超常规要求”,会增加其成员被认为违反西方制裁的风险,因此将拒绝提供相关证明。截至12月7日,有20余搜油轮因无法及时提供相关证明而被滞留,其中大部分实际上在运输不受“限价令”影响的哈萨克斯坦石油。目前,已有油轮在提供“Ingosstrakh”保险证明后“通关”。

这一情况,引起人们猜想,波罗的海周边国家是否也会出台类似的政策,从而进一步增加俄罗斯运输石油的风险和成本。

俄罗斯有钱也买不到想要的东西?

俄罗斯生产和境内运输石油的成本并无公论,有些猜测低至每桶10美元,有些猜测高达每桶44美元。不过,据标普全球2021年底的估算,俄罗斯政府想要维持财政盈余,需要每桶石油以69美元的价位出售。考虑到“限价令”的目标一方面是损害俄罗斯的财政,另一方面则是希望俄罗斯仍然愿意出口石油,而非停产,西方国家目前似乎大致实现了这两目标。

俄罗斯政府此前曾威胁不会做亏本买卖,可能会减产停产。不过,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12月1日表示,俄罗斯“不在乎”限价令价位,“将直接与我们的伙伴谈判”。目前,俄罗斯和欧佩克尚未宣布进一步减产的计划,不过行业人士分析,如果油价进一步下滑,减产的可能性将非常大。

目前,布伦特和WTI油价均已跌破每桶80美元,低于2021年底的价位。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压力持续,或许全球油价都将跌至当前“限价令”的价位。纽约能源对冲基金Agai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约翰·基尔达夫(John Kilduff)11月28日表示,目前WTI油价趋势“直奔每桶60美元以下”。

有少数分析人士认为,西方针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一切举动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经济学家马修·克莱恩(Matthew C. Klein)和经济评论家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今年相继发文称,限制俄罗斯石油出口将对各方造成相似程度的损失,且对于打击俄罗斯作战能力意义不大,因为西方早已实施的对俄出口限制正在更为直接地打击俄罗斯军备和工业生产能力,“俄罗斯有钱也买不到想要的东西”。

据报道,由于缺乏制造过程中所需的半导体,俄罗斯高超音速弹道导弹几乎已经停止;因缺乏零部件,许多机械厂,包括生产地对空导弹的工厂也已关闭停产。

放眼未来,“限价联盟”还宣布将于明年2月5日起实施针对俄罗斯出口的其他化石产品的类似限价令,不过目前还未公布具体价位。欧盟也预计将于该时禁止进口精炼油产品;俄乌战争之前,欧盟每日进口约120万桶精炼油产品。

解决了油价上限后,欧盟开始啃下一个“硬骨头”:天然气价格上限。虽然欧盟进口的俄罗斯天然气和石油总额比较接近,但是欧盟缺乏海运天然气的设施,俄乌冲突爆发才大举开始建设,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尤为依赖俄罗斯天然气。据路透社12月6日报道,欧盟正在考虑捷克提出的每度0.22欧元的天然气价格上限,远高于同日的每度0.14欧元,但是以德国为首的部分国家完全反对设立任何上限。

责任编辑:李泽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欧洲乱局

坦克援乌后他想继续与普京通话,克宫:暂无安排

2023年01月29日

北约高官放话:已准备好与俄“直接对抗”

2023年01月29日

小编最近文章

12月05日 15:41

美国最大芯片代工厂宣布裁员

12月02日 15:17

马斯克:脑机接口半年内人体实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我国移动物联网连接数占全球70%

“美国不能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泰国老挝洽谈中老泰铁路连接计划

多地“新春第一会”提作风,“莫忘自己也是百姓”

我国移动物联网连接数占全球70%

坦克援乌后他想继续与普京通话,克宫:暂无安排

WTO贸易争端解决会议上,中美代表尖锐交锋

美国警方改口:永久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