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CEO周受资亲赴美国“鸿门宴”,迎接他的是什么?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2-02 16:49

新官上任三把火,摆出一席鸿门宴。

刚夺回众议院的共和党,就迫不及待要对TikTok下手了。1月30日,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宣布TikTok CEO周受资将于3月23日出席听证会。在遭到两任美国总统的持续政治攻击后,TikTok终于有机会在美国众议院正式阐述自己的看法、正面回击美国政府的攻击。

TikTok CEO 周受资

不过,这次“机会”,到底将是“机遇”还是“危机”呢?毕竟,听证会上发言的将不只是周受资,还有许多希望打压乃至彻底封禁TikTok的政客;对他们来说,这次听证会也将是为进一步打压TikTok制造舆论攻势的机会。

迎接TikTok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场宴席?

“中国应出口廉价T恤衫,而非媒体公司”

实际上,这不是TikTok首次被叫去国会山。2022年9月14日,TikTok COO瓦纳萨·帕帕丝(Vanessa Pappas)应讯参加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的听证会,当时提出的一些问题很有可能再次出现。

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1月30日的新闻发布稿也提供了一点端倪。委员会主席凯西·罗杰斯(Cathy Rogers)在其中表示该委员会“此前已邀请多名科技巨头CEO解释自己公司的所作所为”,而现在轮到TikTok。她号称TikTok允许中国官方拥有“获取美国用户数据的能力”,这影响到了美国用户的“隐私和数据安全”;她还表示该委员会希望了解TikTok“如何保护未成年人,使他们免受线上和线下的伤害”。

在当下的美国政坛,“中国”似乎是为数不多能够团结两党的议题了。1月10日,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的365票比65票成立了“美中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民主党绝大多数议员也投了赞成票,而投反对票的议员最常提起的原因是“担心该委员会或成为党争的工具”,而非反对其调查中国的目的。

该委员会的候任主席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曾表示,美国应该全面禁止TikTok。他提出的一个主要指控是妄称“不确定中国有没有任何一家民营企业”。作为中国最成功的文化出口之一,即便中美关系没有处于当下的“激烈竞争”,TikTok也可能招来“特殊关照”。加拉格尔1月13日在胡佛研究所的讨论会上表示,虽然反对“全面脱钩”,但认为中美贸易应该是“中国卖廉价T恤衫、买美国大豆”,而反对TikTok“成为美国最大的媒体公司”。

加拉格尔被认为是共和党的“后起之秀”。而拜登上任以来,民主党言行上似乎也趋近于共和党的对华立场。虽然美国国内仍有反对针对TikTok的声音,但是国会山上已经听不见了。

中国能看到美国用户信息吗?

美国对于TikTok的“中国联系”指控主要分数据和舆论两大类。

美国各界一直渲染TikTok获取的数据可能会落入中国政府手中。在去年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几乎所有参议员都询问中国是否有能力获取美国用户数据;对此,帕帕丝表示TikTok绝不会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数据。

TikTok COO 瓦纳萨·帕帕丝2022年9月14日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

一些美国人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提出了“中国政府找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找TikTok”的“数据供应链”。不过,TikTok已多次表示,向字节跳动提供的数据仅将包括公开信息,例如视频和评论。佐治亚理工旗下的互联网治理项目(Internet Governance Project)近日发布的报告认为,如果中国政府想要获取这种公开数据,实际上可以直接从任何社交媒体平台购买相关数据,因此这一“数据供应链”的存在实际上毫无意义。

即便可能分享的数据没有敏感性,但是TikTok在听证会上也可能不便于正面承认这一点,否则可能被用于恶意抹黑TikTok,营造“TikTok承认给中国政府提供用户隐私”的虚假舆论氛围。

不过,自参议院的听证会以来,关于字节跳动获取TikTok用户数据的故事持续发酵。据“福布斯”2022年12月22日报道,字节跳动为了调查泄密问题,派出的内部调查人员利用职权违规获取了TikTok记者用户的位置信息,以图找出与记者有接触的潜在泄密员工。目前,涉及违规的员工均被解雇。

就部分相关的前期传言,帕帕丝曾在去年的听证会上一概否认。虽然其他美国科技公司也曾做出类似的行为,但是TikTok和字节跳动在美国本就面临来自政府更严厉的审查,尤其是数据安全方面的质疑。因此,周受资在3月的听证会上可能需要重点对此事提供更为全面的解释,以及提出TikTok将如何防止类似事情再度发生。据报道,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致员工的一封邮件中承认:“我们花费巨大努力建立起来的公众信任,被少数人的不当行为严重破坏。


熟悉TikTok在美国历史的人应该还记得,特朗普曾尝试强迫字节跳动将TikTok卖给甲骨文(Oracle)。此后,由于特朗普的强卖行动陷入法律纠纷,甲骨文没有成为TikTok的拥有者,但TikTok选择将所有美国用户数据转移到甲骨文的云盘上。

虽然这一合作有政治压力的因素,但是对TikTok还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意味着甲骨文与TikTok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变相在替TikTok的安全背书。韦德布什证券公司(Wedbush)分析人士丹·伊芙(Dan Ives)告诉《商业内幕》:“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对前者意义非凡,如果TikTok被禁了,将对其业务产生较大的打击。”

随着TikTok将数据库转移到美国本土,同时增加与字节跳动之间数据分享的门槛,这一担忧应该能实质上得到解决,但是只要字节跳动还是TikTok的母公司,总会有人毫无证据地向TikTok泼“中国政府获取美国人数据”的脏水,制造舆论,不管这一指控实际上多么荒谬无理。在听证会会上,一些有心攻击TikTok的政客可能会要求周受资承诺任何基于中国的个人或组织都无法通过TikTok内部获取任何数据,而周受资无法做出这样的承诺,只能不断强调TikTok的数据保护措施符合行业标准。

TikTok logo

一个相关的争议点事关TikTok收集的按键信息。有报道指控TikTok应用程序内的浏览器有获取用户按键信息的能力;对此,TikTok表示该功能仅用于故障排除,此外不会收集相关用户数据。这很有可能与“数据落入中国政府”的指控混为一谈,不过如果与中国相关的指控得到合理的解决,那么应用程序能收集什么样的信息实际上只是一个制定监管法规的细节问题了。

甲骨文给TikTok“背书”

另一个针对TikTok的指控,是它会帮中国政府“带节奏”或限制美国人的舆论。尽管TikTok多次否认字节跳动参与编写TikTok的算法,但是TikTok部分高管由字节跳动任命的事实,尽管完全符合商业惯例,还是成为“阴谋论”的支点之一。

据美媒报道,美国政府担心TikTok下架批评中国或中国政府立场的短视频。抹黑TikTok的报道经常列举一系列攻击中国政府的视频被TikTok下架的个例,作为TikTok“帮助中国政府限制用户言论”的“证据”。TikTok指出自己的美国审查政策是透明、独立制定的,被下架的视频都是由美国员工团队按照政策执行的,且用户也可以申诉视频下架。不过,由于TikTok没有针对相关报道所指出的个例作出具体解释,因此相关争议还在持续发酵。

美国情报机构则尤其担心另一个可能性:TikTok帮助中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包括美国国内——“带节奏”,利用算法“推广亲中反美的宣传”。一些情报人员还称TikTok可能帮助中国左右美国选举,“就像2016年俄罗斯做的”,也有可能“诱导”用户“反对支援乌克兰和台湾”。一些指控TikTok“带节奏”的美国人士也承认很难证明这一指控;不过,这对于TikTok来说也不一定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其“自证清白”也更难了。

互联网治理项目报告认为,这些指控都是“莫须有”,因为TikTok的任何决定都是商业因素指导的,如果TikTok限制用户言论或推广用户本身不爱看的宣传,那么用户自然会抛弃它,因此TikTok不会这么做。

甲骨文很可能再次成为TikTok的“背书者”。TikTok向美国司法部旗下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出了一个代号“德克萨斯”的“整改方案”。根据该方案,TikTok将成立美国子公司TikTok USDC,后者将负责TikTok一切涉及国家安全的业务,包括美国用户数据、内容审核制度等;而TikTok将把自己在美业务运营放在甲骨文云盘上,后者将负责逐字逐句地审核TikTok的代码,以确保没有安全漏洞。TikTok USDC的董事会由TikTok任命,但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认可。

这一方案的名称,“德克萨斯”,或许源于甲骨文总部地址,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

甲骨文,或将成为TikTok的“挡箭牌”

虽然该方案还未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正式认可,但是TikTok声称自己已经开始执行,目前已花费了15亿美元。TikTok USDC已于2022年7月成立,而甲骨文自2022年8月起也已开始审核TikTok的代码。

扩大与甲骨文的代码分享,接受美国政府认可的董事会,估计将是TikTok一个较为有效的“挡箭牌”,毕竟如果美国政府连自己的企业和人员都不相信,那可能就很难再找出可信的人了。不过,该方案本身也有可能给TikTok未来的发展带来一定风险。

此外,2022年参议院的听证会上,有共和党参议员连续询问TikTok的帕帕丝,TikTok和字节跳动是否雇有中共党员,以及这些员工是否有机会获取用户数据。连美国的网络安全专家也普遍认为这一问题的答案本身无关紧要,不过美国议员随后截取问答短视频发布在网上,其中一段成为该听证会在YouTube上观看量最多的视频。

多家美媒报道TikTok时还隐晦地提及另一个潜在担忧:一家中国公司“抢走了美国人的蛋糕”。据《华盛顿邮报》2022年3月30日报道,Meta(前身为脸书)在资助亲共和党的咨询公司“Targeted Victory”对TikTok发动舆论攻击,以图转移公众和政客的注意力,同时打压一个快速发展的竞争对手。


目前,加拉格尔是为数不多半公开地将经济因素与打压TikTok关联上的美国议员,而其他议员基本都在公开场合避免暗示这一“不太光彩”的打压TikTok的潜在动机。因此,美国的这一担忧估计不会出现在听证会的提问中,但或多或少将是在场所有人内心衡量的一个因素。

不管这次听证会结果如何,TikTok很有可能还要面临持续的“关照”。首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正在对TikTok的安全风险进行审查,结果预计将在今年上半年公布。而多次抨击中国的加拉格尔,作为专门调查中国的委员会主席,显然也有充足的动机再次将周受资拉到自己的委员会前。此外,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主席马克·沃纳(Mark Warner)和著名的“反华急先锋”副手卢比奥近日都频频攻击TikTok与中国政府的所谓联系,或意味着周受资未来可能还要来华盛顿几次。

“TikTok是中国出口的鸦片”

但是,美国对TikTok的其他担忧与其“中国背景”则彻底无关。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发布稿中,针对TikTok的第二条潜在“罪状”是“未成年人线上和线下所受的伤害”。

TikTok不是美国第一个就“未成年人保护”问题饱受质疑的社交媒体。最著名的是2021年曝出的“脸书报告”(The Facebook Papers);文件曝出,当时脸书的研究调查结果显示,有13.5%的少女认为,脸书旗下的Instagram加深了她们的“自杀念头”;17%的少女认为,Instagram导致了她们的“饮食失调”。

脸书“吹哨人”前雇员弗朗西丝·豪根(Frances Haugen)在参议院2021年的听证会上指责脸书为追求“天文数字的利润”而故意将用户之于危险之中。她还指责脸书的产品“危害儿童、加剧分裂且削弱美国民主”。此外,她还曾表示,脸书公司知道自己的平台是如何被用来传播仇恨、暴力和错误信息的,但一直在试图隐藏这些证据。

豪根出席美参议院听证会

许多研究都表明,社交媒体可能给年轻人带来某些风险,比如抑郁症状的增加与之“关系密切”,他们会理想化自己的生活、攀比比较、以及在看到别人的高赞高评论内容后感到有压力等等。

过去一年间,有多名心理学家和心理健康专家称,TikTok通过简短精炼的视频,加上较为精炼的用户喜好分析算法,使用户大脑释放大量的多巴胺,对TikTok上瘾,影响他们的自尊心、日常生活和大脑发展。不过,许多专家也表示,诸如Instagram的类似社交媒体问题同样严重,需要通过全面、非歧视性的方案控制。

TikTok称,自己的算法旨在给用户推荐他们自己最希望看到的视频。就用户上瘾问题,TikTok去年推出了“用时设定”功能,即允许家长为未成年人设定用时上限,也允许用户给自己设定用时上限,帮助用户“更好控制自己的用时”。

TikTok披露的信息显示,在2022年第一季度,TikTok大约将90%极端暴力内容于24小时内下架;在去年的听证会上,提问的美国参议员也承认这一数据“挺不错的”。

鉴于网瘾现象似乎是社交媒体的一个广泛现象,周受资在3月的听证会上虽然也极有可能会被问到相关问题,但是这方面的内容基本上只可能重复2021年“脸书报告”听证会所涉及的问题。美国政府要想真正就此采取措施,就需要出台商讨已久的社交媒体规范法案;这即会砍向TikTok,也会砍到试图抹黑TikTok的Meta(脸书2021年后的新形象)。不过,美国两党就具体如何规范社交媒体立场相距甚远,潜在解决方案被美媒普遍形容为“无影无踪(nowhere in sight)”。

当然,也有人试图再度“碰瓷中国”。在2022年的一次采访中,前谷歌设计伦理学家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诋毁字节跳动“把抖音做成‘菠菜’(给中国孩子们),却把TikTok做成‘鸦片’向全世界输送……(在此影响下)我们的孩子现在都想做网红,而中国孩子想做宇航员。”他专门提到中国版抖音限制未满14岁的青少年每日只能使用40分钟。

TikTok和抖音

尽管有可能有政客在3月的听证会上拿这一差异说事,但这不是TikTok的责任,因为TikTok不负责运行抖音。不过,虽然中国对儿童的相关保护措施比美国全面,但是美国政客提出的一些客观问题,在中国也确实存在;互联网治理问题,是全球各国都需要应对的。

美国党争的影响

在公众面前,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立场似乎高度一致;不过,美国政客真的能放下无处不在的党争吗?

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发布稿中,首先提到“此前已邀请多名科技巨头CEO解释自己公司的所作所为”。确实,美国政府近年意识到了科技行业造成的一系列隐私、假消息、网瘾等社会问题,现在正在尝试解决,但除了开展听证会外并未出台任何实际措施。

过去的听证会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民主党认为科技巨头打压虚假信息的力度远远不够,而共和党认为科技巨头利用“打压虚假信息”的噱头限制亲共和党声音。相关争议已经浮现于两次美国总统大选了:2016年,民主党认为关于希拉里的“虚假信息”帮助特朗普当选总统,而2020年,共和党认为社交媒体、主流媒体和科技公司以“打压虚假信息”的名头限制有关拜登儿子丑闻的报道,阻挠了特朗普的连任。美国科技巨头似乎无法同时满足所有人。

对TikTok来说,一个好消息是它至少尚未成为美国党争的前线;不过,这也同时是坏消息,因为这意味着TikTok在国会的对手意见基本一致。这可能因为,TikTok打压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政策与民主党较为一致,但其最大用户群体又是总体倾向左翼议程的年轻人群体;据2022年度网红市场报告,美国超过67%的TikTok用户都小于25岁。

2022年度网红市场报告:美国TikTok用户多为年轻女性

因此,在政客的眼中,民主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政策”,而共和党人较少利用TikTok传播政治讯息,因此受这些政策的影响也相对较少。TikTok在2022年9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也被民主党参议员问及相关政策,给出简短的答案就使后者满意,而共和党完全没有提起“是否打压右翼言论”问题。

或许是考虑到TikTok的用户群体,共和党的拉票行动较少依赖TikTok,因此TikTok即便被彻底封禁了,可能对他们的选情也没有明显的负面影响。

而民主党在最近两次选举中投入数百万美元用于TikTok政治宣传,雇佣了TikTok平台宣传专职人员,积极与TikTok网红协调宣传口径,一些TikTok亲民主党视频观看量达数百万;显然,如果TikTok的经营受到实质性的阻碍,民主党的拉票活动也会遭受一定打击。然而,美国国内两党精英似乎已经形成了“中国威胁”的共识,公开支持TikTok可能遭到政敌攻击,因此民主党人士似乎希望TikTok能够凭一己之力为自己的存在辩护。

在2022年9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民主党参议员没有重复提出同一的问题,基本选择接受TikTok COO的答复,对于听证会本身低调处理;而共和党参议员则经常不依不饶,多次尝试通过各种形式的追问诱导TikTok COO承认与中国政府或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并将问答片段选择性截取发布网络。要知道,“选择性截取视频”这种事情民主党政客并不陌生,但是他们这次并没有试图让自己或者TikTok变得“更出名”。


美国真会禁TikTok吗?

据美媒报道,拜登政府就是否接受TikTok提出的“德克萨斯”方案意见尚未统一:美国财政部和负责调查TikTok并与TikTok谈判的司法部倾向于接受这一方案,认为这是避免过多法律纠纷的最佳途径,而美国情报机构则依然反对字节跳动继续拥有TikTok,认为只要这个拥属关系存在,TikTok就仍然存在“国家安全隐患”。鉴于这一分歧,TikTok在美国的命运最终需要拜登本人“一锤定音”,不过他尚未明确表态。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主席沃纳近日表示,自己对拜登政府“将中国政府与TikTok隔开”的进展速度感到失望,正在对司法部“失去耐心”,称如果司法部不提出令人满意的结果,自己或将与卢比奥一起“制定法律方案”,可能包括禁止TikTok。对于当前的“德克萨斯”方案,他担心中国政府依然能间接影响TikTok做出的一些决策,自己“日益反对”字节跳动继续控股TikTok。该委员会的共和党副手卢比奥则呼吁民主党政客不要再等拜登政府的决定,应该先站出来反对TikTok。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沃纳(左)和卢比奥(右)可能成为TikTok将来的“拦路虎”

据报道,如果美国政府不接受TikTok提出的任何方案,他们可能尝试强卖或封禁TikTok。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就尝试过“略为温和”的强卖方案,利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中赋予总统采取多种手段“以应对源自外国的任何异常状况或特殊威胁”的条款。不过,美国法院认定特朗普的措施违背了《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中专门豁免通讯组织的条款,以及美国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护。美国政府要想再次尝试推行针对TikTok的强制措施,可能会再度碰壁。


责任编辑:李泽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习近平抵达莫斯科,在伏努科沃专机机场发表书面讲话

习近平乘专机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

县乡两级不作精简要求,传达什么信号?

瑞银30亿瑞郎收购瑞信,政府提供90亿作保

习近平在俄罗斯媒体发表署名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