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刻机巨头“不知疲倦地”发声,西方政客为何置之不理?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2-03 22:49

【文/观察者网 吕栋】

最近几年,美国不断用行政手段干预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正常运转,甚至还施压盟国企业一起对华进行出口管制。此举虽然有利于政客获得选票,但美国和盟国的企业以及整个芯片行业却不得不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当地时间2月2日,欧洲科技媒体“Bits&Chips”以《ASML成为行业代言人》为题撰文称,ASML开始承担起“教育”西方政客的责任,该公司CEO温彼得一直在不知疲倦地强调政治干预半导体产业链的后果。

在接受Bits&Chips采访时,温彼得直言,如果美国及其盟友切断中国(大陆)获得某些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技术的渠道,中国将被迫加倍努力开发自主技术。他坦言,虽然出口管制是合法工具,但不应该被滥用,决策者在“摆弄”半导体供应链之前应充分了解它的复杂性。

温彼得  图片来源:《政客》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温彼得已多次针对美国不断收紧出口管制措施发声。

例如2021年,他曾直言,出口管制将迫使中国争取技术主权,15年后欧洲供应商的市场将彻底消失。2022年他指出,如果美国阻止中国大陆获得其主流光刻设备,全球半导体供应链将面临中断。就在不久前,温彼得又直言不讳地表示,什么是国家安全,完全由美国人自己定义,ASML让步的已经够多了。

但美国政府和西方政客似乎对温彼得的表态充耳不闻。近期,美国与日本、荷兰达成了扩大对华出口管制的协议。尽管协议内容尚未公开,但外界普遍认为,这是美国联合日荷进一步围堵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重要动作,被迫卷入其中的设备厂商包括ASML,日本的尼康和东京威力科创等企业。

甚至在ASML的主场欧洲,也不乏政客置之不理温彼得的声音。上个月底,欧盟执委会内部市场执委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宣称,他“十分赞同”遏止中国大陆获取最先进芯片的贸易战略。

这无疑会打击ASML的经营。从最新财报来看,美国和欧洲并不算ASML的重要市场。2022年,ASML共出货345台光刻系统,其中42%销往中国台湾,29%销往韩国,14%销往中国大陆,而销往美国的只有7%。

2021财年,中国大陆是ASML第三大市场,收入接近3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21亿元),占比约15%。如果可以出口先进设备,ASML从中国大陆获取的收入无疑会更多。在参加第五届进博会时,这家光刻机巨头曾向观察者网表示,中国市场在推动全球半导体产业发展上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该公司支持中国集成电路行业的增长需求。通过支持中国客户需求,促进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开放与合作,有利于增进人类福祉。

2022年,ASML光刻机的销售情况

观察者网编译Bits&Chips文章全文如下:

通过激励措施和出口管制来干预半导体市场是否明智,要由政客们来决定,但他们需要知道这样做会产生不良影响。ASML承担起教育(educate)他们的责任。

就在几年前,各大媒体将ASML称作是一家“相对默默无闻的荷兰公司”(BBC)、“鲜为人知的科技巨头”(CNBC)和“低调的荷兰公司”(The Economist)。如今,ASML已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名无实(figurehead)的领导者。与同样受到美国出口管制影响的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泛林半导体(Lam Research)不同,ASML一直备受关注。

事情原本可以不必这样。政府措施影响业务的问题显然需要解决,但ASML本可以轻松地对这些措施不予理睬,并重申其对极紫外光刻机(EUV)出口管制的看法:如果中国(大陆)客户不能购买EUV设备,还有其他客户会买。如果说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政府推出的兴建晶圆厂的激励措施将带来更多的设备销量。

但与此相反的是,ASML首席执行官温彼得(Peter Wennink)一直在不知疲倦地指出政治干预的后果,以及一两个前后矛盾的问题。温彼得上周在发布最新的季度和全年业绩时提到,他这么做不是为了指导决策,而是为了确保决策者在“摆弄”半导体供应链之前充分了解它的复杂性。“我们的角色是提供信息和见解,说明某些情况的后果。”他对一群记者说。

在接受Bits&Chips采访时,ASML首席财务官Roger Dassen补充道,与美国同行相比,欧洲半导体行业更加分散,组织也更加不完善。他表示,需要有人为ASML的泛欧洲供应网络、客户和终端客户(如汽车制造商)说话,所有这些都可能受到政治干预的影响。

ASML NXE3400型EUV光刻机 图片来源:ASML官网

ASML希望政客们注意哪些风险?经过几十年的全球化,“也许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直到现在,各国政府似乎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对某些国家产生了单方面的依赖,因为这些国家基本上拥有全球80%的制造能力。”温彼得分析称。现在,各个国家和地区都在争先恐后地恢复自己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他们的《芯片法案》,以及由美国带头实施的出口管制,导致“世界分化为新的社会经济板块”。

这与当今半导体生态系统平稳的现实相冲突,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所有利益相关者——制造商、供应商、研究人员和客户——聚集在一起,简化支撑半导体行业的许多组件创新和供应。“这种无国界的生态系统现在面临障碍,未来不会再像今天这样无缝衔接。”温彼得说道。

“过度的出口管制,会切断芯片制造供应链的某些部分,这可能会导致产能降低,并将对汽车产业、能源转型、医疗技术等重要行业产生影响。我认为出口管制是一种合法的工具,但这就是你滥用它们的方式吗?”

政府对晶圆厂的激励措施也给半导体产业带来了麻烦。

“各国将加倍投资本国产业,无论是在美国、中国、韩国还是欧洲。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基础设施效率会降低,成本很可能会上升。”温彼得承认,这会给ASML和其他设备制造商带来好处,比如将有更大的设备销量。“你可以说这是积极的。(但)这有点自私。”

设备制造商也将面临不利的一面。如果美国及其盟友切断中国(大陆)获得某些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技术的渠道,中国将被迫加倍努力开发自主技术。“你不能太天真了,这将会发生。”

他指出,与同行相比,ASML的设备更加复杂。“很多设备行业专注于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但机器本身并不复杂。光刻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工艺。但我们用的是非常复杂的机器,由数百家企业组成供应商网络,每家都是世界级的。”温彼得称,“中国很难做到这一点”。

“我们花了40年的时间。我不会说物理定律在中国、美国、韩国或俄罗斯是不同的。物理定律是一样的。但是,将数百家公司积累的专业知识(产生)汇集起来,而ASML作为一个系统集成商将这些知识整合在一起,这有点挑战。”温彼得说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吕栋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战争初期以军士兵清楚为何而战,但现在…”

时隔10年,中国资本市场迎来第三个“国九条”

中国即将评审月球样品国际借用申请:一半来自美国

伊朗将在“可控范围”报复以色列,除非…

又炒作,“我们没时间了,中国正步步紧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