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福再战IPO:老板姓李不姓周,与蔡少芬有诉讼战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03 14:46

【导读】 周六福老板为来自广东潮汕的一对李姓兄弟

【文/观察者网 邹煦晨 编辑/张广凯】

在我国黄金珠宝品牌中,周姓品牌似乎不少,而且名字有些相像。比如周六福、周大福、周大生、周生生等。

需要指出的是,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的创始人均姓周,目前都已实现上市。其中周大福的标志性品牌创立于1929年,截至2023年3月2日的市值为1358.76亿元。而周六福则是2004年成立,老板为来自广东潮汕的一对李姓兄弟,其业务模式以加盟为主,产品目前也完全是外协生产。

近日,周六福IPO平移至深交所,并更新申报稿,离IPO上会又更进一步。

那么,周六福此次IPO能否避免像上次一样,被监管层否决?

曾被发审委否决

周六福的IPO之路并不顺畅。

周六福曾于2019年5月公布首份IPO申报稿,并于2019年12月更新,其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但2020年7月10日晚间,证监会发布公告称,拟对广发证券采取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的监管措施。起因是,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相关投行业务中存违规行为。

2020年9月,周六福更新申报稿,其保荐机构已换成了民生证券。

次月,周六福于2020年10月29日IPO上会,但遭到了发审委的否决。发审委问询的问题包括,周六福加盟模式下实现的收入占比超过80%,加盟商和公司是否存在实质和潜在的关联关系,是否存在向加盟商提供财务资助或者资金支持的情形,部分销售额高的加盟商销售波动较大或合作期限较短的原因及合理性。

有意思的是,在上会被否前,关于拟募资1.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的必要性,周六福在2020年9月的申报稿中表示,公司存货规模较大给公司带来较大资金压力,影响了公司销售规模的进一步提高。根据公司未来三年所需资金测算,公司尚需资金缺口较大。

而在上会被否后仅数日,周六福便于2020年11月2日审议通过议案,现金分红3亿元。要知道,周六福2020年归母净利润也才3.86亿元。

那么,彼时的周六福是否真的需要“补血”?

补充流动资金项目的必要性,数据来源:2020年9月的申报稿

2021年4月,证监会宣布,加强证监系统离职人员投资拟上市公司监管,全面排查在审企业,对存在证监系统离职人员入股情形的,加强核查披露,从严审核把关,同时正抓紧补齐制度短板,系统规范离职人员入股行为。

2021年10月,周六福股东道阳君瑞将股份进行转让。对此,周六福在此次IPO申报稿中表示,道阳君瑞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及出资人之一王永系离开证监会系统未满十年的工作人员。

关于,王永的身份,周六福在申报稿中并未过多介绍。不过,上市公司瀛通通讯的公告显示,王永2002年9月至2017年3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从事上市公司监管工作,历任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副总监、办公室副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2月,证监会批准深交所主板和中小板合并。此前,周六福首次IPO申报的板块正是中小板。另外,周六福首份IPO申报稿的签署日期为2019年4月,王永所在的道阳君瑞入股时间为2018年8月,即申报前数月入股。

那么,在证监会系统多年的王永为何“看走眼”,以及周六福选择中小板是否与王永有关?

王永简历,数据来源:上市公司瀛通通讯公告

另外,周六福实控人在2021年12月与投资方签订过对赌协议,包括周六福需要在2022年6月30日申报IPO。周六福此次IPO申报稿的签署日为2022年6月18日,似乎有些“踩点”的感觉。并且,如果周六福此次IPO失败,已经终止的回购协议将自动恢复履行。

内控是否完善?

此次IPO,周六福进行过差错更正,将2019年财务数据进行修改,比如归母净利润由41311.64万元改为40264.27万元,缩水了1047.37万元。

改修后,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周六福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73亿元、20.82亿元、28.29亿元、13.8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3亿元、3.86亿元、4.29亿元、3.02亿元,呈波动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申报稿显示,周六福关联自然人(同时系原任子公司高管)于2022年上半年上缴其于2019和2020年从事个人宝石贸易的经营收益525.33万元,计入营业外收入,属于公司严格规范其非职务交易行为的处理措施,具有必要性、合理性。

这里有一个疑惑,该前子公司高管为何要上缴五百多万,是否因为违规或涉及违法犯罪?

上缴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一些刑事案件中频频出现“周六福”的名字,似乎也反映出其内部控制存在瑕疵。

比如,2020年的裁判文书显示,2018年11月至2019年5月15日,被告人方维利用担任被害单位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市丰泽广场新华都周六福珠宝店店长,负责管理该店所有工作及持有该店所有柜台和保险柜备用钥匙的职务便利,数十次将该店柜台内、保险柜内存放的大量黄金首饰、黄金旧料及部分客户已付货款占为已有。其中,方维将上述侵占的部分黄金首饰、旧料向珠宝店典当、变卖共计91.99万元。至案发,尚有45件金饰、8.71克黄金旧料未典当、变卖,经鉴定共计6.55万元,涉案金额近百万。

2020年判决的文书显示,2010年10月开始,被告人姚某钟进入深圳市国圳珠宝有限公司工作并担任该公司周六福珠宝品牌专卖店陈店分店店长,负责该分店日常管理、现金及库存货品的保管存放工作。姚某钟利用职务的便利,先后将该公司货款14.34万元及销售成本为5.05万元的货品非法占为己有。

职务侵占案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似乎频频被通告

2022年4月,周六福自有工厂停产。截至2022年6月30日,周六福制造人员为0人,而销售人员为1311人,占比高达86.31%。

周六福自行生产形成的珠宝产品存货金额占比也进一步萎缩,报告期内分别为7.13%、5.46%、2.95%、0.68%。

不过,外协加工的模式也给产品质量把控带来了疑问,周六福在报告期内似乎频频因质量问题被通报。

2022年8月,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告显示,尹山湖商业水街周六福专柜中金Au750翡翠戒指印记不合格,标称生产企业名称为周六福。该部门表示,本次监督抽查任务中3个批次珠宝贵金属产品的印记项目为不合格。其中2批次缺少厂家代号印记,1批次缺少材料印记,不合格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企业未能正确理解所生产产品的质量要求与规定,导致产品的印记不符合标准要求。产品的印记缺失厂家代号,会导致出现质量问题需维权时,发生溯源不清、企业推诿、扯皮等问题;产品缺失材料印记,导致消费者欲变现、转赠等情况时,由于没有标注饰品的材料,给消费者带来不便与困扰。

2019年12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2019年流通领域珠宝玉石质量抽检不合格情况表》,其中万达百货(宝山店)中的足金玉戒指和金Au750钻石女戒不合格,标称生产企业为周六福。

2019年3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显示,周六福、金六福珠宝店涉嫌存在价格违法行为被曝光后,市价格监督管理局立即行动,检查门店35家。通过检查发现,周六福、金六福门店为加盟店,办理了个体营业执照开展经营活动,被查门店的明码标价情况总体良好,但部分参与促销商品,标示不清晰,个别商品明码标价不规范,比如没有标明重量、含金量等产品信息等,市价监局标示将对相关企业不定期进行检查,督促其落实整改。

通告摘要,数据来源: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诉讼方面,周六福与演员蔡少芬还有未决诉讼。资料显示,蔡少芬出演过《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洛神》、《甄嬛传》等。

比如,蔡少芬在2022年9月起诉周六福,其认为双方签订的《广告策划合同》和《补充协议》到期后,周六福仍继续在互联网等媒介上使用上述合同相关广告策划,严重违约,请求法院判令:判令周六福立即停止使用带有原告肖像、签名的广告;判令周六福向原告支付超期使用费900万元;判令周六福向原告支付律师费损失30万元,以及诉讼费。

责任编辑:邹煦晨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我们坚持自由贸易和竞争,没感到中国车企的威胁”

美西方再挥舞制裁大棒,还要中国“协助帮忙”?

朔尔茨访华,背后有这些现象

欧美将“经济制裁”伊朗?以外长:已致信32国

习近平会见德国总理朔尔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