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之杰转战主板IPO:业绩仰仗两大客户,此前为何放弃科创板?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16 17:21

【文/观察者网 邹煦晨 编辑/张广凯】

一般来说,科创板在发行市盈率方面比主板更高。

截至2023年3月15日,东方财富显示,2022年起主板新上市公司的平均发行市盈率为22.05倍,且最高为23.9倍。其中71.91%的企业集中于22.96倍至23倍之间。而同期,科创板盈利的新上市公司为91.63倍,且其中97.14%的企业超过23倍。

有意思的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华之杰曾在科创板IPO过会的情况下,于2022年4月放弃科创板IPO,不知是否为无奈之举。证监会此前也对华之杰的科创属性提出质疑。

近期,华之杰公布主板IPO申报稿,除更换上市板块外,保荐机构和会计师事务所均已换新,且新增一名突击入股的股东。

为何放弃科创板IPO?

华之杰主要产品为智能开关、智能控制器、无刷电机、精密结构件,主要应用于锂电电动工具、消费电子等领域。

2020年9月,华之杰科创板IPO获受理。2021年7月,华之杰科创板IPO过会,并于2021年10月提交注册。

证监会2021年11月公布的注册阶段问询中只有一个问题,即华之杰是否满足科创属性。证监会指出,华之杰产品主要运用行业之一是电动工具,按照产品的技术要求、应用领域等特点,电动工具可分为工业级、专业级和 DIY 家用级三个级别,就技术要求看,工业级要求最高。但是报告期内,华之杰主要收入来源于专业级和DIY家用级电动工具,工业级则较少。华之杰需进一步论证自身科创属性。资料显示,华之杰主要产品电动工具中,工业级在彼时报告期内最高占比也才10.93%。

截至2023年3月15日,在证监会官网搜索“华之杰”并未发现有关作答。

华之杰科创板IPO历程,数据来源:上交所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4月8日,上交所组织召开科创板保荐业务座谈会,其中谈及,“准确把握板块定位,严格落实科创属性评价标准,扎实做好“硬科技”企业的推荐与申报工作,努力做到‘应科尽科’”。

2022年4月20日,华之杰和彼时的保荐机构国泰君安证券提交撤回上市的申请。不知这两者是否有关联,以及华之杰是否为无奈之举?

终止科创板IPO不久,华之杰在2022年7月选择中信建投作为辅导机构。之后于近期公布主板IPO申报稿。除保荐机构更换外,华之杰的会计师事务所也由科创板IPO时的江苏公证天业会计师事务所换成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

那么,华之杰为何不用陪自己科创板IPO的“老朋友”国泰君安证券和江苏公证天业会计师事务所?

另外,相较科创板IPO时,华之杰在主板IPO申报稿中并没有再把电动工具分为工业级、专业级和 DIY 家用级三个级别,所以不太好判断2021年下半年以后产品级别的变化。

并且,华之杰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对2019年和2020年业绩进行修改,涉及归母净利润、总资产和所有者权益等。对比主要财务数据图,华之杰现金分红数据变化最大。科创板IPO时,华之杰2019年和2020年现金分红分别为8250万元和3000万元。而主板IPO时,华之杰2019年和2020年现金分红分别为3000万元和5025万元。

现金分红对比摘要,数据来源:上交所

此外,华之杰主板IPO时虽然新增一项美国的发明专利,但境内发明专利仍为37项,且申请日还要追溯至2017年9月29日,且部分发明专利的申请日为2007年7月,距今已有十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华之杰还有突击入股的情况。资料显示,突击入股主要是指拟上市公司在上市申报材料前的1年内,有机构或者个人通过增资或受让等方式成为公司新股东的情形。华之杰主板IPO受理为2023年2月,所以2022年9月,江苏毅达花费6000万元通过受让的方式入股属于突击入股。

并且,江苏毅达还与华之杰实控人签订对赌协议,约定了相应的股份回购条款。虽然相关条款会随着华之杰主板IPO而终止,但若华之杰IPO失败则相关条款重新恢复效力。

走势逆转,且仰仗两客户

业绩方面,华之杰此次IPO相比上次发生“变脸”。

此前,华之杰科创板IPO注册稿的报告期为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5.93亿元、5.96亿元、8.88亿元、6.7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792.19万元、7880.85万元、1.16亿元、7113.13万元,走势颇为喜人。

科创板IPO业绩摘要,数据来源:华之杰科创板IPO注册稿

经过差错更正后,华之杰主板IPO申报稿中,华之杰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营业收入分别为5.96亿元、8.88亿元、12.49亿元、5.28亿元,虽然2021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0.67%,但2022年上半年同比下跌21.96%。并且华之杰报告期内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120.43万元、1.16亿元、1.06亿元、5085.49万元。其中2021年同比下降9.2%,2022年上半年同比下降28.51%。不光业绩出现下滑,数字与此前科创板IPO时相比也有不少变动。

并且,由于华之杰外销收入占比较高且主要以美元结算,且应收账款存在一定的账期,因此在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上升时,华之杰收到的美元折合为人民币金额会大于原确认收入时折合的人民币金额,形成汇兑收益,反之则形成汇兑损失。

华之杰2022年上半年汇兑收益高达909.66万元,而2021年上半年则为汇兑损失323.93万元。粗略计算,排除汇兑影响后,华之杰2022年上半年利润总额可能同比下降43.69%。

主板IPO业绩摘要,数据来源:华之杰主板IPO申报稿

不变的则是,华之杰依旧仰仗前两大客户百得集团和TTI集团。报告期内,百得集团和TTI集团合计相关金额分别为2.48亿元、4.26亿元、6.58亿元、2.58亿元、占华之杰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1.57%、47.98%、52.68%、48.91%。

并且,若将百得集团、TTI 集团指定采购的情况穿透至最终客户并合并计算,则报告期各期,公司对这两家公司的营业收入占比为分别为62.20%、69.39%、69.23%、67.10%。

前五大客户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华之杰2022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电动工具零部件产品,其中前三大板块分别是智能开关、智能控制器、无刷电机。虽然2022年上半年,这三大大板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68%、92.95%、90.13%,似乎不低。但这可能是受益于理论工时下降的影响。换句话说,公司这三大板块的产能出现了较大缩减。

具体来看,电动工具零部件产品——智能开关理论工时由2021年上半年的143.77万小时下降至2022年上半年的90.16万小时;智能控制器则由56.15万小时下降至39.48万小时;无刷电机由26.02万小时下降至14.45万小时。若按照2021年上半年理论工时,则华之杰这三大大板块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0.62%、65.36%、50.04%。

从产量来看,华之杰电动工具零部件产品——智能开关由2021年上半年的1,450.08万件下降至2022年上半年的830.61万件。无刷电机则由131.13万件下降至67.52万件。

产能利用率对比摘要,数据来源:两次IPO公开文件

在此背景下,华之杰此次主板IPO最大的募投项目为年产8,650万件电动工具智能零部件扩产项目,包括新增年产2,000万件智能开关、200万件直流无刷电机、250万件直流无刷电机智能控制器等。对此,华之杰在申报稿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均处于较高水平,存在扩产需求。

那么,公司此前产能为何缩减,这部分新增产能又能否消化?

另外,华之杰虽然申报稿为2023年2月24日签署,但对于2022年6月后的业绩并没有进行预计。需要指出的是,华之杰申报稿列举的部分同行业可比公司在此期间普遍业绩不佳。比如,贝仕达克预计2022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6.04%至69.07%,原因包括,2022年度宏观环境动荡,产品需求、行业竞争等方面有一定不利影响因素。山东威达、和而泰、朗科智能虽然没有对2022年全年进行预计,但这三家公司2022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25.21%、24.27%、48.03%;科都电气则是在2022年9月申报创业板IPO后,于2023年2月终止IPO。

那么,华之杰2022年6月后业绩的情况会如何?

责任编辑:邹煦晨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梦舟、揽月!中国载人探月新飞行器名称正式确定

西媒称中方对加沙人道主义灾难袖手旁观 国合署回应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

澳矿业三巨头:中国经济仍非常强劲,有些行业令人惊讶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