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罗能源将科创板IPO上会,实控人著名高校本科学历改成中专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22 16:37

【文/观察者网 邹煦晨 编辑/张广凯】

浙江医科大学曾经是省内最好的医学类高校,受并校影响在1999年成为985高校浙江大学的医学院。而杭州医学院则是“双非”高校,校友会2022年版排在全国499名。

那么,有人会主动把自己学历从浙江医科大学本科,降到杭州医学院中专吗?

3月28日,光伏储能行业企业艾罗能源将科创板IPO上会,其2022年经审阅的归母净利润为11.33亿元,同比暴增1699.69%。

有意的是,艾罗能源前母公司新三板年报中,艾罗能源实控人李新富为浙江医科大学本科;而在艾罗能源科创板申报稿和上会稿中,均未提及“浙江医科大学”,且李新富学历显示为杭州医学院中专。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有多少?

艾罗能源为光伏储能系统及产品提供商,主要面向海外客户提供光伏储能逆变器、储能电池以及并网逆变器,应用于分布式光伏储能及并网领域。

从股权结构来看,艾罗能源实控人为李新富和李国妹,两人系夫妻关系且同时也控制着杭州桑尼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桑尼能源”)等公司。

2020年10月股权转让前,艾罗能源为桑尼能源全资子公司,各股东通过桑尼能源间接持有艾罗能源股权。2020年10月股权转让后,这些股东由间接持股改为直接持有艾罗能源的股份。

资料显示,桑尼能源2015年12月登陆新三板,之后于2018年1月终止挂牌。桑尼能源公开转让说明书、2015年年报、2016年年报、2017年半年报均显示,“李新富,1966年生,男,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1988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药学专业。1989年3月至2000年5月,任富阳市第二人民医院药剂科科员、药剂科主任。”

李新富情况摘要,数据来源:桑尼能源公开转让说明书

而艾罗能源科创板申报稿和上会稿均显示,“李新富,男,1966 年 2 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毕业于杭州医学院(原浙江省卫生学校)药剂士专业,中专学历,高级经济师。1984年9月至2000年5月历任富阳市第二人民医院药剂科科员、药剂科主任。”

这里有个疑惑,“1988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药学专业”去哪了,以及为何消失?另外,李新富为何在富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工作起始由1989年3月改为了1984年9月。

李新富情况摘要,数据来源:艾罗能源科创板上会稿

另外,作为艾罗能源前母公司,桑尼能源还涉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2021年3月判决的刑事案件文书显示,国家税务总局杭州税务局第一税务稽查局等协查报告,证明朱开拓为桑尼能源等8户企业开出增值税发票91份,其中90份证实虚开,认证并抵扣税款138.71万元。

判决文书还显示,“纳税证明,……证明桑尼能源于2019年12月5日缴纳税款50万元,……,上述补缴税款总额共计126.51万元。”似乎桑尼能源此次补缴税款为50万元。

那么,除了这起被发现的案件外,桑尼能源是否还有其他类似的行为。此外,艾罗能源实控人关于艾罗能源行为是否知晓,以及艾罗能源是否有过类似的行为?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翻看桑尼能源新三板公告,还会发现桑尼能源在发行股票过程中尚未取得股份登记函之前使用募集资金,而这属于违规提前使用募集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桑尼能源新三板时期的主办券商为申万宏源证券,而艾罗能源股东申万泓鼎、申万新成长、申万交投与申万宏源证券均受同一控制。三者合计持有艾罗能源1.92%的股份,并与艾罗能源实控人签有对赌协议,包括但不限于业绩补偿、股份回购、现金与股份补偿条款。虽然目前对赌协议已经终止,但若艾罗能源IPO失败,则对赌条款恢复效力。

关于对赌协议,艾罗能源实控人李新富有赔偿的先例,即向谭国仁支付对赌解除赔偿款4,650万元。

业绩暴增能否持续?

受益于储能行业的快速发展,艾罗能源业绩在2021年和2022年像“磕了药”一样猛增。不过其收入高度依赖欧洲市场,未来可能面临政策风险。

2019年至2021年,艾罗能源营业收入分别为3.89亿元、3.89亿元、8.33亿元,在2021年猛增114%。艾罗能源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4万元、3306.43万元、6293.59万元,其中2021年也同比增长90.34%。

艾罗能源经审阅的2022年数据则更“猛”,其营业收入为46.12亿元,同比增长453.86%。艾罗能源同期归母净利润更是一步跃至11.33亿元,同比暴增1699.69%。对此,艾罗能源在申报稿中表示,近些年来,欧洲等地区能源结构向光伏等清洁能源转型的进程不断推进,并针对户用储能行业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政策,上述政策对公司报告期内,尤其是2021年、2022年的收入增长起了重要作用。

受此影响,艾罗能源主营业务收入中欧洲的占比猛增。艾罗能源2022年在欧洲地区实现销售收入43.58 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94.55%,而2019年这个比例不到70%。

从产品结构来看,艾罗能源在2019年至2022年户用储能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持续提升,分别为44.94%、42.83%、68.13%和81.95%。对此,艾罗能源在申报稿中表示,除行业支持政策外,原因还包括欧洲居民用电价格上涨,户用储能产品市场需求快速增长等原因。

不过,对于“乘东风”的艾罗能源,上交所在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中要求艾罗能源,结合境外销售区域光伏行业政策最新变动情况,评估相关事项对公司业务开展的影响,并充分揭示国际贸易与行业政策变动风险。

审核中心意见摘要,数据来源:上交所

从政策来看,欧盟委员会官网近期公布《净零工业法案》提案。提案提出,到2030年,欧盟计划每年至少10%的关键原材料供应、40%的关键原材料加工、15%的关键原材料回收来自欧盟本土。此外提案设定,来自单一第三方国家的战略原材料年消费量不应超过65%,高于65%的国家的相关产品将在投标评定中被降级,且该产品的采购商将更难获得政府补贴。

另外,意大利于2022年11月发布新政策,下调针对户储等一系列补贴的幅度。新政策计划于2023年下调现行针对户用光伏储能总投资110%的补贴,下调后光伏储能补贴额度降至90%,2024年至2025年进一步退坡至70%/65%,并进一步设置家庭人均收入门槛。

关于这些,艾罗能源在上会稿中补充了一些风险提示,比如行业景气程度与政策关联度较高的风险;补贴退坡或者地方产业保护带来的政策变化存在风险;国际贸易带来进出口贸易或者关税政策变化存在风险等。

专利方面,艾罗能源曾被德国企业FhG以侵犯专利权为由在慕尼黑地区法院起诉。2021年7月12日,艾罗能源、艾罗能源全资子公司艾罗荷兰和FhG签署了《和解协议》,协议约定艾罗荷兰将向FhG一次性支付120万欧元作为过去使用HERIC 专利的和解费用;2021年7月22日,上述三方签订了《许可协议》,根据许可协议约定艾罗荷兰和艾罗能源向FhG一次性支付60万欧元作为授权使用费,以便在将来使用HERIC专利,直到最后一项HERIC专利到期。

值得一提的是,艾罗荷兰也因违法违规在2020年被处以罚金4.1万欧元,涉及工人在未取得工作许可证的情况下工作,违反荷兰《最低工资和假期津贴法》等。

责任编辑:邹煦晨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刑法修正案(十二)正式实施,如何加强打击行贿?

“澳方已邀请中国外长3月下旬来访”,外交部回应

普京发表国情咨文:有信心让俄跻身世界前四大经济体

助力民营经济,疫情时的一些帮扶政策应该延续

将牵涉众多中企的欧盟供应链法案,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