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AI领域布局,腾讯刘炽平:将投入大量资源构建基础模型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23 20:47

伴随着ChatGPT等技术的火爆,近月来,各个互联网企业在AIGC(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内容)领域的布局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人们期望通过财报或者财报电话会议,去捕捉企业的最新动态和相关思考。

3月22日下午,腾讯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在当晚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腾讯总裁兼投资委员会主席刘炽平等高管多次提到了AIGC话题。

刘炽平表示,AI将成为公司未来业务增长的放大器。生成式AI和基础模型技术可以补充优化腾讯的业务。因此,该公司将采取的策略是:积极投入资源来构建腾讯的基础模型。

“如今的AI对我们来说就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机遇。”

刘炽平:AI将成为公司未来业务增长的放大器

从去年第四季度的表现来看,腾讯的业绩已经展露出恢复迹象。

当季腾讯营收为人民币1449.5亿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1062.7亿元,同比增长12%。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Non-IFRS)下,腾讯该季度录得净利润297.1亿元,同比增长19%。据悉,这是自2021年Q3以来,该财务指标首度恢复两位数增长。

去年全年腾讯营收5545.5亿元,包括游戏在内的增值服务业务,贡献了2876亿元年收入。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国际市场游戏收入为468亿元,增长了3%,经调整后的增幅为5%。当季国际游戏业务贡献了游戏总收入的33%,相比之下,2021年Q4该贡献值为28%。

财报截图

面向未来,类ChatGPT和各类AI技术,会为腾讯带来新的机遇吗?

在回应分析师提问时,刘炽平表示,坚信AI将成为公司未来业务增长的放大器,因为腾讯的业务实际上聚焦于社交、通讯和游戏领域,这意味着它主要围绕用户间的互动,同时涉及到非常高质量的内容,因此生成式AI和基础模型技术可以补充优化这些业务,但不会对这些业务造成威胁。

刘炽平透露,腾讯将采取的策略是积极投入资源,来构建腾讯的基础模型。

“这将在未来对每个业务线都起到正向补充作用,同时也有助于我们推出新业务,”,刘炽平表示,腾讯也相信自身具备相关的优势能力去构建合适的模型。“正如我所提到的,我们具备应用场景、数据、以及非常强大的云基础设施。此外,我们也有长期以来建立的AI应用来补充优化我们的现有业务。”

微信和QQ,会引入生成式AI吗?

微信和QQ的庞大用户,依然是腾讯最为核心的资产之一。

从去年全年的数据来看,两大旗舰产品双双告捷。2022年财报财报显示,腾讯旗下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用户数为13.13亿,同比增长3.5%;QQ的移动月活数录得5.72亿,同比上涨3.6%。

生成式AI,有没有可能和微信、QQ相结合?

财报截图

“在生成式AI方面,我们当然很自然地会将其中一些技术与我们的旗舰产品相结合,例如微信和QQ,而且这实际上能提高用户体验的效率。”面对提问,刘炽平表示,未来有很多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腾讯将AI称为“增长的倍增器”。

刘炽平举例道,利用生成式AI,腾讯可以帮助小程序开发者更高效地开发小程序,这是在内容创作的范畴;腾讯也可以提升其旗舰产品的客服能力,让每个产品背后都有一个客服助手。

“这些都是可能做到的”,刘炽平表示,“你想一想在前端,如果我们开发了一个非常好的聊天机器人服务,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把它结合到微信和QQ中,那么它就可以受益于我们平台广泛的分发和用户触达。”

在成本问题上,AIGC和以往其他互联网项目有一个不同

需要说明的是,ChatGPT等AIGC技术虽然火热,但是它背后的成本也是不菲的。

此前,国盛证券曾基于参数数量和token数量进行估算,得出的结论是,GPT-3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对于一些更大的LLM模型采用同样的计算公式,训练成本则需200万——1200万美元。某种程度上,这也对有志于此的企业们提出了考验。

在当晚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腾讯首席战略官詹姆斯·米歇尔首次谈到了腾讯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詹姆斯表示,其实并不是提供AIGC内容本身要产生高昂成本。“如果你看一下像Discord这样的服务,它已经通过分发图像创作的AIGC中间服务达到盈利”。真正需要大量资本的,是建立能驱动AIGC的大型语言模型——微软就曾用了数以亿计美金来打造大型语言模型。

“然而,这些成本的性质与中国互联网一到三年前所面临的成本的性质非常不同。”,詹姆斯解释道,一到三年前,腾讯和其他中国互联网同行所涉及的大多数成本高昂的项目,其成本是随着用户规模而增加的。

“例如如果你决定进入社区团购,那么你拥有的用户越多,绝对成本基数就越大。”

詹姆斯认为,大型语言模型与它们不同,要进入这个领域,就会有一个固定的成本,或者说“入场费”。他表示,腾讯正开始着手承担这一固定成本,如果人们将这一固定成本与腾讯的收入相比较,可以看到这个数字有着相当的规模,但它并不会对腾讯的利润率产生非常夸张的影响。

“其他的每一家想要建立大型语言模型的公司,无论比我们大还是小,都会产生这样一个绝对值相似的成本。”詹姆斯表示,“这种固定成本,我们认为是一个更可取的成本,因为它是固定的,而不像补贴那样,你有越多的用户,你承担的成本越多,后者自然对拥有最多用户的公司不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周毅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6年增加两倍”,美军高官又炒:中国速度“惊人”

NASA局长抹黑中国登月,连专业常识都不顾了

“中国报价太香,加税50%都吓不跑美国买家”

挺巴抗议席卷全美高校,大批学生遭逮捕

习近平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