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给富人的补贴,远超对穷人的补助”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30 18:16

(观察者网讯)“如果美国贫困问题是个人决定的结果,那么它主要是由富人决定的。”

43岁的美国社会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马修·德斯蒙德(Matthew Desmond)认为美国现行体制对穷人整体十分不利,美国在补贴富裕方面所做的比减轻贫困方面要多得多。他因其前作《扫地出门》(Evicted)获得了普利策奖,现在又出版了《美国贫困》(Poverty, by America),阐述了美国的贫困现象,以及其背后的制度性问题。

“贫困的租户,压榨得出更多钱”

在当下的美国,谁的平均收入更高:贫困地区的房东还是富裕地区的房东?大部分人认为是富裕地区的房东,他的租户更有钱,而自己也面临更少的风险。但是,德斯蒙德表示,这是完全错误的。

在27日发布的《金融时报》采访中,德斯蒙德表示,贫困地区房东的收入基本上是富裕地区房东的两倍:扣除各种费用后,贫困地区房东可从每套公寓每月多得50美元(约合340元人民币)。德斯蒙德解释道:“原因是低端市场社区的房产价值、抵押贷款和税收要低得多,但租金并没有低很多。”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这一现象并没有出现在纽约等几个大城市,但适用于“大部分美国人居住”的地区。贫困地区的房东利润波动确实更大,一些人因租户违约而遭受巨大损失。

即便如此,德斯蒙德认为,美国的穷人往往因无法获得抵押贷款而被迫任由房东摆布。他们支付美国银行收取的大部分信用卡透支费——2019年总额为117亿美元;他们工资低下,受到反工会立法的冲击。同时,许多富人却赚得盆满钵满,“讨论到贫困问题时,我们的视角往往专注穷人,而忽略了与其他人密切相关的大背景。”

《美国贫困》发布的数据显示,超两百万美国人没有自来水;自1970年以来,美国贫困率一直居高不下,2021年高达11.6%。德斯蒙德认为,官方统计数据实际上低估了贫困问题,因为这一数据不包括上百万人的监狱囚犯。

自1970年代,美国贫困率(下)不再减少,贫困人口(上)持续攀升

他表示:“如果收入最高的1%美国人支付他们所欠的税款,美国每年将额外增加1750亿美元税收,几乎足够填补贫困的缺口。”但是,问题不仅仅在于收入最高的1%美国人;德斯蒙德指出,美国最富有的四分之一人口,一边声称支持穷人,投票给民主党,一边又在寻求各种税收抵免,要求廉价商品,并反对在他们居住的地方建造廉价住房。

换句话说,如果贫困是某些个人决定的结果,那主要是富人做出的决定。德斯蒙德希望富人“少拿一点”,以换取一个更安全、更公平的社会。

德斯蒙德对贫困问题有切身感受。他在亚利桑那州的66号公路附近长大,同学包括住在附近纳瓦霍印第安人保留地的穷孩子。同学父亲失去工作后,他家的房子被银行收回了。

2008年金融危机后,德斯蒙德开始以人种学的方式研究驱逐问题。他住在密尔沃基的一个移动房屋公园,“一个非常贫穷的城市中的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大约有130个房屋。德斯蒙德计算了一下,扣除开支后,业主一年的收入约为44.5万美元,“这让我大吃一惊;他的租户每月靠600-700美元生存。”

德斯蒙德还陪同治安官在该市进行驱逐工作。他记得有一栋房子“最大的孩子十几岁,最小的孩子好像是六岁。室内非常混乱的,因为没有成年人;我们发现,母亲刚刚去世,葬礼之后,孩子们继续住在房子里,睡在地板上的床垫,吃任何他们能找到的东西。治安官就这样把孩子们赶了出去,打电话给社会服务机构,把他们的私人物品扔在路边,换了锁,马上去驱逐下一家。这是一种我从未经历过的残忍。”

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警方执行驱逐令,这样的行动他们每个工作日都要重复十余次 图自《密尔沃基哨兵报》

他的新书阐述美国在消除贫困方面没有取得进展。穷人可能买得到更廉价的消费品,但房屋租金更昂贵,且更经常被关进监狱。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美国,“驱逐往往是一件非常罕见的、吸引人群的丑闻。现在,我们每年都有360万份驱逐申请”。他认为,在美国这样富裕的国家,贫困本应为零。

德斯蒙德记录了穷人是如何被压榨的。克林顿时代有个福利计划,叫做贫困家庭临时援助;但到了2020年,政府每发放一美元,贫困家庭只得到22美分,其余的钱被各州挪用来支付诸如就业培训,甚至是禁欲的性教育。

在美国,棘手的贫困常常被归咎于家庭破裂;但德斯蒙德引用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其他富裕国家,单亲父母并不更穷。右翼人士经常指责穷人迷上了福利,但德斯蒙德估计,每年有数千亿美元的福利无人认领。

美国的福利支出几乎与法国一样多,但德斯蒙德认为,这种福利——包括税收减免和雇主赞助的健康保险——也有利于富人。总的来说,美国的税收制度几乎没有累进性:富人家庭支付的有效税率大约为28%,而穷人和中等收入者支付的有效税率为25%。

为什么富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好运气?德斯蒙德提到了损失厌恶偏见:人们一般更在意损失。他还将公众不愿意增加福利的原因归咎于种族主义:“大量的证据表明,如果人们认为一项福利是支持黑人或非白人的,他们对它的支持率就会下降。”

德斯蒙德希望人们能受20世纪60年代的左翼运动启发,开展一场反对贫困的群众运动。“对我来说,最疯狂的是,美国给富人的补贴,远超对穷人的补助。"

德斯蒙德担心读者不会采取行动,不过他也认为,个人的行动不足以解决这些根深蒂固的问题。他表示:“我们无法通过不同的购物方式解决城市的贫困问题。但我认为,这些个人行动能够形成社会共识,逐渐建立起真正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泽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

“居者有其屋”,中国房地产需要两条腿走路

以涉俄乌冲突为由,欧盟竟要制裁中印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