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冷链IPO:二股东欠税1.41亿元,募资补血却大额分红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31 13:19

【文/观察者网 邹煦晨 编辑/张广凯】

近日,主板IPO企业星星冷链的审核状态更变为已问询。

申报稿显示,根据产业在线统计的冷柜内销前十企业市场份额数据,星星冷链2021年位居第三。根据奥维云网统计,星星冷链2019年至2021年商用冷柜产品均为线上零售份额行业第一。

不过,星星冷链能否成功过会,还需要打个问号。其存在不少值得关注的地方,比如持股22.68%的第二大股东星星集团多次出现在欠税名单,其中2022年第四季度欠企业所得税1.41亿元;实控人叶仙斌或与受贿案有关;负债率超70%,且拟募资补血,但却大额现金分红。

为何要大额现金分红?

星星冷链为冷链设备制造商,公司主要产品及服务可分为商用制冷设备、商厨制冷设备、家用制冷产品、冷库工程建设服务及配套设备、医用产品及其他。

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星星冷链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9.91亿元、53.13亿元、57.51亿元、26.7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42亿元、1.72亿元、1.74亿元、1.37亿元。

从数据来看,星星冷链2022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似乎看起来不错。不过,其受汇兑损益影响较大。报告期各期,公司境外销售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5.68%、51.78%、47.49%和52.37%,即外销占比近半。2022年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所下降,导致星星冷链汇兑收益为5969.71万元。如果减去汇兑收益,星星冷链2022年上半年利润总额将由1.47亿元降至8747.87万元,减少了40.56%。

主营业务收入方面,星星冷链虽然没有直接列出2022年上半年的同比变化,但其列出了季度数据。通过简单的计算可以发现,星星冷链2022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21%。

主营业务收入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关于2022年6月30日后的业绩,星星冷链并没有在2023年2月28日签署的申报稿中进行盈利预计。值得一提的是,星星冷链申报稿中提及的奥维云网在2023年1月发布冷柜年度报告,其中提及“2022年,在疫情封控高压刺激下,消费者囤货需求得到释放,冷柜迎来短暂的高增长阶段。据奥维云网推总数据,2022年全年,中国冷柜市场零售量973万台,同比增长5.6%,零售额128亿元,同比增长4.7%,冷柜成为成熟家电中为数不多的增长品类。但随着防疫政策放宽及应急需求恢复平静,冷柜的高增长趋势戛然而止,囤货需求释放带来了冷柜高增长的同时也对年末的市场规模造成了一定的透支。”

那么,星星冷链报告期后的业绩会如何?

另外报告期各期末,星星冷链合并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3.68%、79.54%、76.76%和73.61%。而申报稿列举的5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负债率分别为38.31%、39.67%、41.04%、39.25%。对此,星星冷链在申报稿中表示,公司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公司资金实力相对较弱,公司业务规模扩张所带来的资金需求主要通过银行借款来满足,致使公司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融资渠道的单一性限制了公司进一步快速发展,公司长期偿债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此次IPO,星星冷链拟募资15.42亿元,其中4.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对此,星星冷链在申报稿中表示,该项目旨在缓解公司快速成长过程中的资金压力,优化资产结构,降低利息支出,保证公司业务的快速健康发展。

但有些令人疑惑的是,星星冷链2019年和2020年合计现金分红6亿元,而报告期内,星星冷链归母净利润合计也才8.25亿元。那么,大额现金分红的原因是什么,与前文是否存在矛盾?

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合法合规方面,2020年起,星星冷链及其全资子公司受到多起行政处罚。比如,2022年10月,星星冷链全资子公司广东星星被佛山市三水区住房城乡建设和水利局罚款9.27万元,原因是广东星星在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对佛山市三水中心科技工业南边D区1号厂区内的广东星星建设项目开展施工,且未组织竣工验收擅自交付使用;广东星星2020年1月被临澧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处罚款2万元,原因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

2023年2月,山东省济南市市场监管局发布《2022年冷柜产品质量市级监督抽查结果》,其中标称生产企业名称为星星冷链的变温冷冻冷藏箱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耗电量、能效等级(能效指数)。

抽查公告摘要,数据来源:济南市市场监管局

第二大股东为何欠税?

从股权结构来看,星星冷链实控人为叶仙斌和戚丽君,两人系夫妻关系且合计控制公司50.34%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0月股份转让前,星星集团为星星冷链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24%。星星冷链彼时的实控人为叶仙斌的哥哥叶仙玉。2018年10月,叶仙斌和戚丽君所控制的星星控股购买了星星集团所持有的星星冷链15,969万股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星星冷链实控人由叶仙玉变更为叶仙斌、戚丽君。目前,星星集团为星星冷链第二大股东,直接持股比例为22.68%。

实控人变更前股权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2022年4月至2023年1月,国家税务总局台州市税务局在公布了2022年四个季度的欠税公告。对此,该部门于公告中表示,为进一步加强欠税管理,推动依法诚信纳税氛围的形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规定,对未按照规定期限缴纳税款的单位(个人)予以公告。

需要指出的是,这4则公告中都有星星集团的名字。其中2022年第4季度,星星集团欠企业所得税1.41亿元。2022年第1季度,星星集团欠企业所得税1.53亿元、欠增值税756.99万元、欠城市维护建设税204.58万元。

这里有一个疑惑,第二大股东星星集团为何多次登上欠税公告中的名单?

欠税公告摘要,数据来源:国家税务总局台州市税务局

保荐机构方面,星星冷链此次IPO保荐机构为浙商证券和中信证券。其中中信证券全资子公司中证投资持有星星冷链1.76%的股份,中信证券的二级子公司金石智娱、金石坤享和金石灏沣合计持有星星冷链5.27%的股份。即星星冷链7.04%的股份与保荐机构中信证券有关。

这4家公司于2019年12月通过受让的方式入股星星冷链,合计金额1.94亿元。并且,这4家公司与叶仙玉签订对赌协议。叶仙玉为星星冷链现实控人的哥哥,亦是星星冷链前实控人。2020年11月,为履行对赌约定,叶仙玉及星星集团还将星星冷链98.27万股的股份,以每股0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这4家公司。目前相关对赌协议已经终止。

从收益来看,星星冷链此次IPO拟募资15.42亿元,发行不超过1.61亿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25%。以此计算,星星冷链达到目标的估值为61.67 亿元。考虑稀释作用后,这4家公司手中股份的估值为3.25亿元,增值了1.31亿元,增值率为67.44%。

股东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申报稿显示,报告期内,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贪污、贿赂、侵占财产等。

不过,星星冷链实控人叶仙斌或曾与受贿案有关。央视网2012年5月发布的《佛山禅城区原常委郑年胜过堂被控挪用公款1亿元受贿2510万元》一文显示,2011年2月,时任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街道党工委书记的被告人郑年胜,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向广东星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某斌许诺,可帮助其将季华路旁的“顺德公”地块连片开发,并且提高该地块的容积率。为此,2011年3月至5月,郑年胜先后三次向叶某斌索要共计900万元好处费。

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网2012年5月的公告中,前文的“广东星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某斌”则直接写为“广东星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仙斌”。

在企查查搜索“广东星星投资有限公司”名字最接近的为“广东星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而“广东星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正是星星冷链控股股东星星控股的全称。

那么,星星冷链实控人叶仙斌是否曾涉及受贿案?

报道及搜索摘要,数据来源:央视网、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网、企查查

责任编辑:邹煦晨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俄被制裁两年仍没垮,“西方失去了决定性经济力量”

“梦舟”“揽月”如何飞往月球?

梦舟、揽月!中国载人探月新飞行器名称正式确定

西媒称中方对加沙人道主义灾难袖手旁观 国合署回应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