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浮亏3亿,美图靠AI绘画翻身?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31 14:17

(文/贺喜格 编辑/张广凯)

近几个月以来,AIGC(AI generated content,人工智能创作内容)概念火热,一众概念股纷纷起飞,其中就包括美图公司。不过一份亮眼的财报并没能给美图从年初至今已经翻倍的股价再添一把火,3月31日,美图公司股价高开低走,早盘振幅达13%,截至发稿下跌4.84%,毕竟,亮眼的财报带来的也并不都是好消息。

昨日(3月30日)晚间,美图公司公布2022年全年业绩。2022年,美图营收20.85亿元,同比增长25.2%;归母净利941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4450万元;经调整后归母净利1.11亿元,同比增长29.9%。

这也是美图首次实现全年盈利,财报中也用了“我们欣然宣布”这样的措辞。但欣喜之余还应该注意到,美图炒币仍然浮亏3亿元。此外,现阶段AI绘画相关产品变现方式较为单一、普通C端用户付费意愿不强、竞争激烈,未来如何维持去年的高增长,对美图来说仍是个考验。

“副业”成“负业”

交出这份亮眼的财报其实也并不意外。早在一个月之前,美图公布了正面盈利预告称预期同比扭亏。原因有二:第一,AIGC驱动业务同比大增;第二,投资“赚”了钱。

业务方面,其财报显示,2022年,美图VIP订阅业务实现收入7.82亿元,同比增长57.4%,创造历史新高,并超过广告业务,成为美图的第一营收大项。

从2020年起,美图旗下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等应用开始推出VIP订阅业务。2022年,美图旗下产品的多项免费及付费功能均实现AIGC技术的应用,带动VIP会员数量增长。截至2022年12月,美图公司旗下应用拥有超过560万VIP会员。

此外,2022年美图SaaS(软件即服务)及相关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93%至4.63亿元,也是这份财报的另一大看点。

投资方面,美图2022年的公允价值收益约5.2亿元,上年同期为1.84亿元,公允价值收益的增加主要因其投资的一个护肤品牌在去年的强劲表现。

据公开报道,2021年美图公司通过关联公司厦门美图网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对国产美妆品牌HBN的天使轮融资,企查查信息显示,厦门美图网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8.2%。

信息来源:企查查

2022年,在新锐国产美妆品牌中,HBN的表现算得上亮眼。去年天猫618大促,HBN全周期成交1.49亿元,实现同比翻倍。去年双11,HBN进入了抖音美妆品牌TOP20。

既然提到了投资,那便不能不提起美图备受关注并且曾登上社交媒体热搜的另一个投资项目——炒币。

2021年3月7日、2021年3月17日及2021年4月8日,美图先后宣布购买加密货币,累计购买31000单位的以太币(ETH)及约940.89单位的比特币(BTC),总价1亿美元。购买ETH的均价为1629美元,购买BTC的均价为52610美元。

这笔1亿美元的投资,也曾让美图体验过一把“大赚”的感觉。美图2021年财报显示,期内公司已购买ETH单位及BTC单位的公允价值分别约为1.173亿美元及4510万美元。据此计算,美图当时在加密货币上浮盈超过6000万美元。

然而好景不长,币圈熊市来袭,ETH、BTC价格大跳水,并迟迟没能涨回去,美图被套牢了。

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走势

截至2022年12月31日,根据当时的价格,美图持有的ETH、BTC总价值为5290万美元,亏损一半,按照当时的汇率,美图炒币浮亏约3.3亿。

事实上,在股价这一波上涨行情之前,美图在2021年初时也有过一次大涨,从1.5港元涨到了4.5港元附近,此后一路震荡下跌至0.65港元的低点。

回首那个时期,关于美图有两条重要的信息,一个是其高级订阅模式业务录得高增长,另一个是便是炒币。只可惜,牛市时的香饽饽在熊市时变成了烫手的山芋,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依然亏损的业绩以及币价大跌,强烈的反差盖过了美图财务好转的迹象,美图的股价一泄千里,还背上了“投机”的骂名。

没有人能保证币价一定能够涨回去,也没人能保证一定可以在合适的时机将币卖出去,数亿元的浮亏,成为罩在美图头上一块挥之不去的阴云。

AIGC的故事可能没那么好讲

2020年、2021年,美图VIP订阅业务营收分别为2.06亿元、4.97亿元,在AIGC的加持下,2022年为7.82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并一跃成为第一大营收业务。美图以及资本市场都希望AIGC成为美图新的增长出口,为美图的业绩增色。

不过,现阶段AIGC的商业变现尚处于探索阶段,除付费订阅的变现方式外,暂未看到其它清晰的商业模式,如何将蛋糕做大,考验着美图乃至整个行业。

比如,行业中颇具代表的文本生成图像模型Stable Diffusion,其背后公司Stability AI尚未有明确的商业模式,目前,该公司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其创始人以及融资。

国内AI绘画工具6pen去年10月发布的调研结果显示,60%的用户从未在AI绘画产品上有过付费行为,剩下40%的用户中,付费超过100元占比仅10%。

浙商证券研究所研报分析,AI绘画产品不断丰富,体验持续提升,已具备较好的用户基础。但AI绘画产品目前少有营收或实现盈利,目前相关产品变现方式较为单一。对于普通C端用户,缺乏性价比加高的商业应用场景,付费意愿不强。

除商业前景暂时还不甚明朗外,外部竞争也是一个问题,越火热的赛道,意味着冲进来的选手也就越多。

由AIGC驱动的VIP订阅业务,很大一部分是基于美图过去的自有产品,比如美图秀秀。但今天的智能手机相机中自带算法,而且近年来手机厂商在这方面越来越卷,可能会带走一部分用户。

美图秀秀APP内置AI绘画功能

此外,在AIGC的赛道上,也杀入了实力强劲的大公司。比如在抖音快手的拍摄功能中,随手一翻便有数个AI绘图的特效,短视频平台势必也会分割一些用户。

除财大气粗的对手外,美图还要面临竞争对手数量上的压力。

Stable Diffusion的开源大大降低了AI绘画产品的开发难度,团队可以将重点放到二次训练调优方面,这意味技术门槛大幅降低,此前无力投入底层模型的中小玩家们也会相继入场。

激烈的竞争中,自身过硬的技术才是在市场中站稳脚跟的依仗。在财报后的业绩会上,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也表示,“我们也在积极推进投入美图自己的大模型,以及一些关键技术上的突破。”

2022年,美图研发投入为5.86亿元,同比增长7.5%,且占其总营收的28%,吴欣鸿也提到,这是一项“很高的投入占比”。

技术上的突破,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支撑,这无疑是个“苦力活”,对于刚刚盈利的美图来说,亦是一副不得不挑起来的重担。看起来,想要讲好AIGC的故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责任编辑:贺喜格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

“居者有其屋”,中国房地产需要两条腿走路

以涉俄乌冲突为由,欧盟竟要制裁中印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