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eeelssss:从伦敦回国,一路我不吃不喝……

2020-03-23 07:31:59
导读
海外疫情的发展,让不少留学生都选择了尽快回国。我们就联系到了一位从英国回家的同学。3月14日,她穿着防护服从伦敦出发,几经周折终于顺利到家。透过她的讲述,我们或可一窥,疫情之下,海外学子的心态与状态。

【文/ eeelssss】

3月14日11点,我准备乘坐飞机回国。到了机场后,正常地办手续安检。

当时的伦敦希思罗机场没有额外的安检防疫措施,感觉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我准备得比较简单。戴了两层口罩,里面是医用外科口罩,外面一层是3M口罩。此外,还带了酒精和纸巾擦手。过了安检后,我穿上了防护服,护目镜我有,但是没有戴上,因为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必要。

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也没有让我取下口罩,只有在取机票的时候,让我摘下口罩,看了一眼。跟我同一班飞机的乘客都戴了口罩,但是我那一班飞机,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穿防护服,当然也没有人觉得我很奇怪。

大约12个小时后,飞机到了香港机场。此时不用填什么香港健康申报表,因为不会入境香港。

我全程没有喝一口水,吃一口东西,但是我旁边的人还有在进食的。餐食和以前相比,也没有什么变化,有饭有菜,并没有像有的人说的只发了水和点心。

到了香港机场后,因为我的票是联程机票,所以行李等等都不用取。人也不太多,安检之后就可以进入登机口的大厅了。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也没有让我脱防护服。

进入了登机口的大厅后,还是得补充一下体力,所以我就去星巴克买了杯饮料(专门买的带吸管的那类),由于能坐着候机的地方人都很多,所以我不想去掺和,就到没人的角落去喝饮料了。揭开口罩,喝了两大口就扔掉了,因为害怕吸管上沾上病毒就一次性喝很多,然后我又换了两个新的口罩。

在香港到成都的飞机上,临近起飞的时候,乘务员给我们发了国内入境的健康申报。在这儿,也想提醒大家最好自己带一支笔,我当时是问旁边的人借的。飞机上发了水和简单的点心,我只喝了一口乘务员发的带吸管的水。旁边的人倒是还在进食。大家都戴了口罩。

飞机落地后,我们等着检疫人员来测量体温。结果很不幸,我斜后方有个乘客嗓子痛,然后我们后面六排人(大概三四十个人)都被留下来了。

飞机上的乘客都根据各自出发的国家被分了类,念到名字的就先出去。我们后面几排人被留下来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下飞机。下了飞机后,坐摆渡车到了一个登机口等待检查,那个喉咙痛的人被单独带走了。

我坐的飞机是最后一个检查的,所以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本来是下午一点到,但是一直等到了差不多六点的样子,我们这个飞机的一部分人才又坐摆渡车到了检查的地方。下车之后,有人把我的护照收走了。

于是我们就拿着之前填的健康申报表,继续在那里排队等待检查,检查的地方还挺壮观的,摆了很多张桌子,医生坐在乘客对面一对一地询问——从哪里来?在哪里读书?有没有去别的地方?就读学校还有宿舍里有没有什么人被感染?有没有什么症状?

应该是我说了我的学校有被确诊的(但是是其他专业的),虽然我没有任何症状,但是我还是被视为密切接触者,健康表上被写了“密接”两个字。

然后我被喊去一个空旷的地方做咽喉检查。医生把口罩摘下来,拿一个棉签伸进我的喉咙,让我发出“啊”的声音,就告诉我可以出去了。然后工作人员把护照发还给我,就告诉我可以走了……我顺利找到了自己的行李,于是终于可以出去了,那个时候接近晚上七点了。我花了大约六个小时出关(不过是因为我斜后方的人的缘故,正常不会这么久),在出机场之前,我把防护服脱掉了。

下面再说说关于家人防护的问题:

为了不跟我在车子里密切接触,爸妈开了两辆车来接我,然后他们坐一辆车,我自己开一辆车回去。我当时站在后备箱那里,我爸先把钥匙放在车子里就走开。

我在打开车门后,就用里面备好的酒精把我的行李箱,还有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消毒后再上车,自己开车回家。

到家进小区的时候也检查了体温。到了地下停车库,我把能拿的东西都拿了,自己先坐电梯回家,我爸拿着我消了毒的行李箱坐后面的电梯。到家后,我就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没有跟其他的地方有任何的接触。

今天是我隔离的第一天,据我爸妈说每天自己都需要测量三次体温并进行上报,可能会有人来检查体温,观察我的情况,但也不一定,不过会监督我隔离十四天。

加油!好好隔离,不给祖国母亲添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eeelssss

eeelssss

英国留学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从伦敦回国,一路我不吃不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