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希腊局势引发市场恐慌 欧债危机2.0袭来?

2014-12-11 10:16:35

希腊总理萨马拉斯12月8日突然宣布提前举行总统选举,由原定的2015年2月提前至12月17日举行,以结束目前的政治不稳定局面,加强希腊在与国际债权人谈判中的地位。但是投资者担心萨马拉斯的政治豪赌可能适得其反,令反对紧缩政策、主张脱离欧盟的在野“激进左翼联盟“能够在紧接下来的国会大选中掌权,继而令欧债危机死灰复燃,波及全球经济。12月9日希腊股市暴泻13%,是1987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欧美股市受拖累急挫。

在“通缩怪物”(deflationorge)的长期摧残下,脆弱的欧元区可能已经经不起另一场打击。然而,“希腊退欧”(Grexit)的威胁偏偏再度挤入视野。难道“欧债危机2.0”已经开始发酵?

2009年10月初,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新官上任,却赫然发现前任给自己留下的巨大财政赤字。最后不得不对外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希腊债务危机由此拉开大幕。

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必须符合两个关键标准——预算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和负债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都不符合的希腊,为了能够进入欧元区,最后找来高盛帮忙隐瞒债务。

高达3000亿欧元的债务让希腊不得不向外界求援。

四处求援的希腊总理成了“借钱英雄”,但是德国等国家对于是否援助也是左右为难。

为了获得援助,希腊政府必须实行紧缩政策,却激怒了民众,引发大罢工。希腊政府陷入两难境地。

希腊突然提早选总统 欧债危机有重燃风险

据报道,萨马拉斯与副总理及原定2015年3月卸任的总统帕普利亚斯商讨后,决定提前两个月举行总统选举。希腊总统是象徵性国家元首,由国会议员选出,宪法规定,总统候选人需获得300名议员中最少180名支持才能当选,若经过三轮投票仍没结果,便需解散国会提前大选。第一至三轮投票分别在17日、23日及29日举行。

萨马拉斯领导的执政联盟目前在国会中只有155席,换言之需要额外至少25票,才能确保他提名的73岁前欧盟环境部长季马斯出任总统。萨马拉斯表示,有信心取得足够票数:“当月底新总统出炉后,缠绕希腊多月的乌云就将消失,希腊将正式迈进后援助时代。“

萨马拉斯

总统选举及随之而来可能举行的国会大选,近月持续困扰希腊政局和投资者。虽然萨马拉斯信心满满,但投资者却不以为然,担心这场豪赌一旦失败,整个希腊都将输得一败涂地。目前国会第二大党“激进左翼联盟“支持度达29%,领先萨马拉斯的新民主党5个百分点,很大机会在国会大选胜出。

报道说,萨马拉斯这次“孤注一掷“有两个目的,一方面借此扫除连月来阻碍施政的反对势力,落实紧缩政策,以尽早摆脱依赖紧急援助的局面;另一方面迫使独立及细小党派归边。欧元区财长前日同意延长对希腊援助计划两个月,也是萨马拉斯决定提前总统选举的原因之一。

希腊民众对紧缩政策非常反感,造就“激进左翼联盟”兴起,该党承诺一旦当选,会推翻欧盟、欧洲央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三架马车“的援助计划。

对饱受通缩风险的欧元区而言,“压在骆驼身上的另一根稻草”出现了。周二,希腊股市扩大跌幅至13%,雅典证交所指数创1987年来最大下跌,希腊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飙过8.17%。受此拖累,欧洲股市普遍重挫,泛欧斯托克600指数跌2.33%。资金随即涌入避险资产,10年期德债收益率创历史新低,达到0.69%。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匹骆驼究竟是死是活?

导火索正是希腊的政局走势。一旦萨马拉斯提出的总统候选人未能当选,将很有可能导致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执政希腊。就目前情况来看,政府还没有足够的票数。相反,民调显示左翼政党Syriza在民众中支持率最高。

如果Syriza成功当选为执政党,希腊的政策方向或将出现重大转变,“希腊退欧”也将再度成为可能。该党派支持放弃已经与国际机构进行协商的援助协议。这无疑将重挫希腊债券价格,并推动收益率飙升,引发新一轮欧债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Syriza对“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所提供的救助贷款极为排斥(伴随苛刻的财政紧缩条件),主张政府夺回主权。然而,希腊目前在民间市场借贷的利息超过了8%,是救助贷款利率的7倍有余,增加开支举步维艰,因此这一设想难免令市场惶恐。

自2010年起,希腊就过着靠着国际救助贷款过活的日子,贷款额度高达2400亿欧元。而希腊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希腊人民不得不受到财政紧缩的“摧残”——希腊政府屡次加税,削减养老金和薪资。

希腊当前一轮援助计划应该在2014年年底到期,希腊同“三驾马车”就2015年希腊预算已经进行了数周谈判,但双方在2015年的减支规模和进一步经济改革的谈判上陷入僵局。

时间倒退至第一轮欧债危机始发之际。2009年10月20日,希腊政府宣布当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超过12%,远高于欧盟设定的3%上限。随后,全球三大评级公司相继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率先在希腊爆发,并开始向“欧猪五国”(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蔓延。对于自认为已经步出危机却仍脆弱不堪的欧元区而言,“昨日重现”的风险变得越发似非而是。

如果“希腊退欧”成真

尽管希腊当年挣扎着留在了欧元区,但现在可能是时候想一想那些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当年“希腊退欧”风险最为高涨之时,IMF在2012年3月公布的一份员工报告中称,假如希腊离开欧元区,希腊货币贬值,以赤字支出的货币融资会推高通(71.5, -1.50, -2.06%)胀,工资和其他生产成本上行压力加大,会迅速削弱希腊的整体竞争优势。同时,希腊离开欧元区可能会让欧洲其他国家、全世界付出经济代价。假如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这场悲剧就有可能无休止地继续下去。

若希腊决定退出欧元区,政府将与欧元区其他国家就其退出欧元区的日期以及新货币的发行达成共识。同时,希腊很可能会关闭银行,并把欧元存款兑换成德拉克马(Drachma)。

此后,所有政府雇员的薪水、合同和养老金将以新货币支付,银行存款也将重新计价。政府也将设定新货币对欧元的初始汇率(如1∶1),此后政府将让货币市场决定新货币的汇率,这或将导致新货币大幅贬值。当年“希腊退欧”风险高涨之际,专家预计新币至少贬值50%,而一些经济学家称贬值幅度甚至可能高达80%。

而货币贬值导致的后果不堪设想。首当其冲的便是存款外逃,储户事先就会开始取出存款。在欧债危机期间,希腊银行业的存款已经减少大约三分之一。希腊国内银行业因此将面临挤兑及资本出逃风险。

不过,据此前民调,78.1%的希腊民众不愿意退出欧元区。“退欧”意味着牺牲:高通[微博]胀水平、资金量短缺、生活水平下滑、社会局势紧张甚至动荡以及国际上对希腊政权的孤立。这些都是不得不纳入考量的重要因素。

遥想当年,阿根廷和俄罗斯两国放弃了固定汇率制后,其货币随即贬值了约60%~70%。然而,希腊除了丰富多样的奶酪制品之外,并不具备上述两国的资源实力——能源与大宗商品。因此,要问希腊是否能在“退欧”后置之死地而后生?答案是“很艰难”。

(观察者网综合第一财经日报、环球网、网易新闻报道)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专题 >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