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大选获胜 将与右翼政党组阁反紧缩政策

2015-01-26 21:46:11

被镇压65年后,希腊共产党以另外一种形式重生了。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在周日的议会大选中以较大优势获胜,但是面临无法单独组阁的尴尬。据外媒报道,激进左翼联盟已经同意与在选举中排名第六的右翼独立希腊人党共组联合政府,两党对希腊实行的紧缩政策都持反对态度。

右翼独立希腊人党还在移民问题上持强硬立场。

年仅40岁的激进左翼联盟领导人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发誓,将结束希腊“被国际债主加诸长达五年的屈辱和痛苦”。他也将成为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

他还表示将就希腊庞大的价值2600亿欧元的国际金融救助协议重新谈判。

欧盟的领导人们已经放话,希腊必须偿还债务,但齐普拉斯的竞选纲领,就是重启有关希腊债务的谈判,这可能导致希腊与其欧元区伙伴产生巨大矛盾。

齐普拉斯在竞选中曾经许诺,将与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谈判,争取免除希腊高达3200亿欧元的债务,这笔债务相当于希腊GDP的175%,是世界上继日本之后的第二高国家政府债务。

当地时间1月26日,希腊大选中,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以大优势获得选举胜利,现任总理萨马拉斯已经承认落败,他致电祝贺齐普拉斯,又说愿意协助维持欧洲稳定。

希腊周日(25日)大选中,一直大热的激进左翼联盟毫无悬念地跃升为希腊的第一大党,稳夺149个议席,但仍差两席单独组阁,因此选择与右翼独立希腊人党共组联合政府。两党合计总拥有162个议席。

齐普拉斯在政府就职前,还希望会见中立党派大河党(To Potami)和共产党(KKE)的领袖。

欧元区国家财政部长周一(26日)举行会议,预计希腊大选结果将会成为会议主要议程之一。

分析认为,如果希腊政府真的免去部分债务,俗称“三驾马车”的欧元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将面临最为棘手的问题。

据英国《卫报》1月25日称。5年多来,始于希腊的债务危机让整个欧元区饱受危机的“折磨”,这也使得人们开始质疑单一货币存在的价值。对于欧洲实行的不断削减开支以及上调税收的政策,希腊选民对此持完全否定态度,也源于此种政策,许多希腊陷入贫困的境地。

报道称,齐普拉斯胜选早已在人们的预料之内,然而该政党所获票数之多仍令人惊讶,其选举结果产生影响之大亦是惊人的。单一政党以如此绝对优势获胜,这在欧洲大陆仍然是件稀罕事。此次希腊左翼联盟政党的胜利,让人们看到,五年来欧洲所实行的传统财政政策已使其政治样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分析称,虽然左翼激进联盟党未拿下希腊议会过半数席位,但预计齐普拉斯将成为新任总理,建立希腊第一个在经济危机中公然反对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援助条件的欧元区政府。

当地时间1月26日,希腊大选中,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以大优势获得选举胜利。

希腊议会选举投票于当地时间25日早上7时(北京时间25日14时)开始,于当地时间25日19时结束,近1000万名符合资格的选民投票选出300名国会议员。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激进左翼联盟党胜选,表明希腊民众对实施近5年的紧缩措施已感到厌倦,但该党上台后将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

选民之怒

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为避免违约,希腊向国际债权人申请了两轮共计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为获得这些贷款,希腊承诺实施以减薪、增税、裁员和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紧缩和改革政策。

这些措施使希腊财政状况有所改善,从2013年开始基本实现盈余,2014年重返国际资本市场并出现小幅经济增长。

但与此同时,严厉的紧缩措施使民众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失业率超过25%,约四分之一的家庭陷入贫困。从经济角度来看,救助贷款的一半左右用来偿还到期债务,能用于改善民生、恢复经济的资金少之又少。

可以说,经过近5年一轮又一轮的紧缩,民众对这些措施的忍耐已达到极限。同时,他们认为执政的新民主党并没有对逃税的富人采取严厉措施,紧缩的负担不成比例地落到了普通民众身上。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新民主党执政两年多来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激进左翼联盟党的主张也并不一定能顺利实施,但大批民众还是在绝望和愤怒中把选票投给了后者。

双重挑战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希腊面临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问题,激进左翼联盟党一上台就必须立即迎接来自国内外的双重挑战。

对内,要稳定国内局势,兑现选举承诺。从去年12月初开始,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导致政治动荡并引发市场连锁反应,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到9%以上,股市屡创新低,国外投资裹足不前,希腊民众采取观望态度拖延纳税,经济恢复受到影响。

激进左翼联盟党在竞选中承诺结束紧缩、追求正义、降低税率、惩治腐败等,提出将最低月工资从目前的586欧元(约合654美元)恢复到紧缩前的751欧元(838美元)、禁止大规模裁员、创造30万个工作岗位、拿出20亿欧元(22亿美元)资助贫困家庭等。


如果兑现这些承诺,那么在希腊经济尚未全面复苏的情况下,新政府将面临“无米下锅”的财政窘境;如果违背承诺,不但无法面对选民,甚至在派别林立的激进左翼联盟党内部也会引起反弹。

对外,要处理好与国际债权人的关系。激进左翼联盟党能够胜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主张与国际债权人重新就救助协议条款进行谈判,以减免债务。希腊目前的救助协议2月底到期,如果与国际债权人的谈判不顺利,希腊将得不到偿还到期债务、发展经济甚至是维持政府运转所需的资金,过去5年来极力避免的债务违约噩梦有可能变成现实。

目前,希腊主权债务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77%,其中约四分之三由欧洲中央银行等公共机构持有。债权人即使采取降低利率、延长还债期限等措施,在不直接减债的情况下最多只能把这一比例降至160%左右,这离激进左翼联盟党至少将债务减少三分之一的目标相去甚远。

况且,德国和欧盟领导人在选前多次表示,不管希腊哪个政党上台执政,都必须履行救助协议。如果新政府采取撕毁救助协议的强硬立场,欧元集团又拒绝妥协,希腊可能面临被踢出欧元区的风险。失去欧元这一防弹背心的希腊,至少在短期内会陷入更严重的经济困境。

溢出效应

从欧洲范围来看,一个左派政党在希腊上台执政可能会给欧洲带来较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在欧洲持极端立场政党支持率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希腊的政局发展可能在欧洲其他国家特别是重债国引发连锁反应。

数周来,激进左翼联盟向着胜迈进的情形获得了欧洲很多左翼和右翼人士的欢呼,这些人从来都不是很信任德国开出的药方,对似乎无法找到更好方法的欧盟机构也失去了信心。

40岁的齐普拉斯将成为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

在选前最后一场竞选造势活动中,西班牙反紧缩的新兴极左翼政党“我们能””(Podemos)党领导人伊格莱西亚斯为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领导人齐普拉斯站台助选,称“变革之风正在吹遍欧洲”。“我们能”目前在民调中的支持率飙升,西班牙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全国大选。

有分析人士认为,激进左翼联盟党胜选,将是欧洲第一个“反叛政党”上台执政,它反映了相当数量的欧洲民众对紧缩政策不满,或将令欧洲其他“反叛政党”受到鼓舞,动摇传统主流政党的地位和现有政治秩序。

法国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反对政府的财政紧缩和移民政策。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对欧元持怀疑态度的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希望就政府债务问题进行重新谈判。

希腊的局势发展还给欧元集团特别是德国出了一道难题:如果在与希腊新政府重新谈判中拒绝让步,甚至把希腊踢出欧元区,欧元大厦将垮掉一角,市场也会不断猜测接下来哪个成员国会退出,这将动摇欧元本已脆弱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甚至有可能导致欧元区最终解体;如果向希腊作出过多让步,其他重债国可能会提出类似要求,债权国政府也将面临本国民众的指责,政治和经济风险都很大。

德国官员们担心,若为希腊紧缩政策松绑的话,就会向法国、意大利发出错误信号,也会正中德国民粹新贵“德国的选择”党派(Alternative fur Deutschland)下怀,坐实了他们的批判。该党派反对欧元区救助计划,批评默克尔在欧洲太过于慷慨解囊。

有些人预计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获胜或许引发整个欧洲政治、经济转型,可能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希腊经济规模很小,缺乏盟友,若德国封锁救助资金,那么希腊就会面临国家破产的命运。

如果希腊想继续留在欧元区的话,未来几周就要面临强大的压力,迫使其不得不沿袭紧缩政策和经济改革。

从长远来看,希腊的难题其实只是欧洲所面临难题的一个缩影,如果希腊和欧洲领导人拿不出解决希腊问题的良策,那么希腊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欧洲的明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