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希腊紧急为“排斥中资”辟谣 对欧提出债务置换方案股市大涨11%

2015-02-04 09:35:52

希腊新政府在上台当天宣布停止出售比雷埃夫斯港67%股权的消息震惊了中国和世界。希腊真的要把中国人赶出比雷埃夫斯港吗?这几日,希腊政府官员和媒体纷纷站出来救火。希腊经济部的两位部长在上任第一天就与中国大使馆官员会面,表示“绝不会单方面修改希腊上一届政府同中远达成的协议”;希腊财长对法媒称,中远投资“对希腊有非常积极的作用”;希腊海运专家则对该国媒体表示,“在与希腊的合作方面,中国仍享有优先权”。“希腊新政府在上任一星期内砸碎了许多外交盘子”,瑞士《新苏黎世报》这样形容,“包括激怒欧盟委员会和主要债权人德国,中断热情的中国投资和给欧洲带来恐慌”。而现在,无论是对中国投资还是对欧盟的债权问题,左翼激进派希腊政府的“悬崖游戏战略”都已出现明显的后撤迹象。

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

“中国仍享希腊合作优先权”

从上周开始,中国在希腊的投资,包括中远投资比雷埃夫斯港码头就成为希腊媒体关心的焦点问题之一。希腊主流媒体《每日报》1日援引一些分析人士的话说,他们认为新政府“只是做做样子”,希腊同中国的合作不可避免。不可能真把中国人赶出该港口。海运专家希拉达基斯说,中远集团的投资可是近年来希腊拿到手的最大一块蛋糕,而且从法律角度讲,他们不能修改已经签署的协议。况且,中远集团的投资让这个“沉闷”港口再次焕发生命活力,奠定了其作为欧洲由北向南基本通道的地位。

还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希腊海运专家提到,“在与希腊的合作方面。中国仍享有优先权”,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自希腊政府2008年同中国签署协议以来,比雷埃夫斯港的集装箱货运量增加了8倍,“只是中国人对该港口的垄断让欧盟不安”。

一名中远公司在希腊的工作人员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透露,中远在希腊的投资项目这几天未受影响,仍如期推进。他说,希腊新政府暂停港口私有化的动作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国或中远,而是对希腊全国原来的私有化政策进行调整。宣布停止的比港私有化项目,中远只是5家潜在投标者之一,而其私有化迄今也仅停留在可行性研究阶段。即便私有化进程叫停,中远也不会有多大损失。中远已经获得了35年特许经营权的比雷埃夫斯港2号、3号码头将会继续如常运作。

“雅典不想吓跑中国投资者”,欧洲新闻网3日表示,北京关注雅典的决定,并敦促希腊尊重中国公司的合法权益,希腊政府随后表示,会继续保持以前政府的协议。这并非“意料之外的结果”。要知道比雷埃夫斯港私有化的第一阶段是希腊私有化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之一。德国《星期五周报》网站最近的一篇报道表示,对许多人来说,中国是一个白衣骑士,希腊需要中国的投资、购买和市场。

1月27日,驻希腊大使邹肖力前往希腊总理府拜会新任总理齐普拉斯,并向齐转交了李克强总理的贺信

“希腊砸了许多外交盘子”

“雅典过山车”,《新苏黎世报》称,希腊政府在一个星期内砸了许多外交盘子。激进的左翼新政府希望改变国家形象。停止比雷埃夫斯港项目,是新总理反私有化的举动;而取消与欧盟“三驾马车”的协议,则是雅典希望减免债务的策略;唯一的外交好评来自莫斯科。这是外交经验不足或是一种战术?雅典的政策让世界哗然。要知道,获得长远利益需要的是合作而非对抗。

有媒体用希腊神话来比喻希腊: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儿子法厄同,不顾太阳神的告诫执意要求驾驶太阳神运载太阳的四轮马车,后来在空中失去控制,狂奔的马车带着炙热的太阳四处肆虐,导致人间发生了很多灾难 ……

上任仅一个星期,希腊新政府的外交政策已遭到各方质疑。比如齐普拉斯总理明确表示反对欧盟对俄制裁。“希腊盯上俄罗斯这张牌了吗?”《日本时报》2日称,若想把欧美的注意力从债务危机转到地缘政治,希腊应该考虑清楚三个问题。首先俄罗斯会买账吗?20133月,当时的希腊财政部长满怀希望地奔向莫斯科,开启“乞讨”之旅,最终空手而归。其次,抛开俄罗斯本身的金融危机不谈,20126月前,欧洲央行对希腊银行授权的紧急资金流赞助就已经达到1350亿欧元,从这个天文数字来看,“央妈”才是希腊在欧元区唯一可能的增援力量。如果希腊以德报怨投入俄罗斯的怀抱,“央妈”的支持将不得不中止。第三,设想有一天希腊的银行客户发现他们的储蓄是由俄罗斯而非欧洲央行做后盾的,他们会安静接受吗?《日本时报》还说,本来拥有3.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说不定能成为替代俄罗斯的选择,但考虑到新政府刚上台就打算取消中方对比雷埃夫斯港口的收购计划,两方达成交易的可能性更小了。

俄罗斯BFM网站3日称,欧洲外交官认为,希腊已成为俄在欧盟的“新特洛伊木马”。俄经济专家拉祖瓦耶夫则对媒体表示,希腊面临着债务重组难题,问题在于俄罗斯目前也面临经济危机,“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俄罗斯向希腊提供资金帮助的话,只能是一种政治动机”。2日,齐普拉斯在塞浦路斯新闻发布会上的表态显示,他已经放弃了做“特洛伊木马”的策略,明确表示“不考虑向俄罗斯寻求援助”。他说:“我们与我们在欧洲的伙伴和债权人举行了实质性谈判。我们现在除了与欧洲伙伴们继续商讨外,没有其他想法。”他同时排除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

希腊尝试跟欧盟妥协

希腊今年需要偿还大约200亿欧元的到期债务。总理齐普拉斯3日访问意大利,4日将访问法国。据路透社报道,他还准备在即将到来的欧盟峰会上会晤德国总理默克尔。他与财长瓦鲁法基斯同时对欧洲国家进行巡访,目的就是谋求希腊债务新方案能够被接受。此前,德法曾严正警告希腊“不要指望他国纳税人会为希腊的政策决定买单”。

国际问题研究所欧洲所所长崔洪建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像希腊这样一个外债总额高达3150亿欧元的国家,想在一夜之间改变对外依赖的途径是不现实的。德法是希腊最主要债权国,其中德国对希腊有560亿欧元债权,法国对希腊有420亿欧元债权。“私有化和财政紧缩是以‘三驾马车’为代表的国际债权人给希腊开出的药方。3%的赤字率和60%的债务率是欧盟成员国的刚性财政纪律,希腊的债务危机只有靠努力达标来解决。” 崔洪建说,希腊最好的办法是从“还债经济”逐步调整到“增长经济”。过去5年希腊借债成瘾,私有化拿来的投资、紧缩节省下来的钱好像都用于还债了,如果更多地用这些钱来实现经济增长,靠增长争取缓冲的时间和空间,赤字和外债就可能自然下降,从而根本上缓解债务危机。“但希腊的现实问题是,经济增长不给力。”

据英国《金融时报》3日报道,对于希腊新政府的“悬崖游戏战略”,欧盟多国特别是德国感到疑虑重重。终于希腊政府有了一些转变,尽管这种转变仍不能令人满意。2日瓦鲁法基斯表示,将不再要求“整体减免”希腊欠下的3150亿欧元外债,他宣布旨在结束与债权人冲突的提议,拟将未偿债务置换为新的与经济增长挂钩的债券。总理齐普拉斯也不再宣称“我们不会继续奉行屈服于人的政策”,而是作出澄清说,希腊不打算背弃救助条款,一定会偿还贷款。观察者网注意到,受此影响,3日希腊雅典综合指数收涨11%创下三年半以来的最高涨幅,欧洲股市3收盘上涨0.8%

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说,眼下的“反私有化”和“反紧缩”无非是新政府上台的两张牌,“为和欧盟新一轮债务谈判争取有利位置”,“中企受到了政策环境变化的连带影响,但我认为这不是针对中企,实在没什么理由针对中企。”【环球时报记者 刘畅 环球时报驻希腊、德国特约记者 梁曼瑜 青木 冯国川 柳玉鹏】

分享到
来源:环球时报等 | 责任编辑:隆洋
专题 > 希腊退欧
希腊退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