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希腊公投否决欧盟援助方案 或将退出欧元区

2015-07-06 06:50:19

否决救助!

北京时间今天(6日)凌晨,希腊公投大戏终于大幕落定,希腊内政部统计:61.3%的希腊选民反对债权人改革计划(投“No”票),改革建议支持者仅有38.7%。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电视上宣布,公投结果是“否决”。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公投结果为“否决”

银行关闭、资本管制、拖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5亿欧元债务无法偿还、数十亿欧元救济计划崩溃,下一步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吗?西方媒体哀声一片,指责希腊政府的“荒唐闹剧”,让欧洲陷入65年来最大的危机。

然而希腊人在国家破产前夕却是一片欢腾。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宣告:“今天,民主战胜了恐惧”;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则指责,国际债权人的行为是“恐怖主义”。公投结果宣布后,投下反对票的民众已在街头载歌载舞。

然而明天终究会到来,最后的狂欢之后,面对经济崩溃的还是希腊民众自己。齐普拉斯已经表示,明天希腊将重回谈判桌,欧盟领导人也将紧急商讨对策。只不过,在舆论极端对立的情况下,双方的磋商又能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希腊民众庆祝公投结果

希腊总理:不是为了从欧洲分裂

站在“十字路口”的希腊人5日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接受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救助方案。该方案提出今年11月前希腊可获得总值约155亿欧元的贷款,但必须继续实施削减退休金、加税等财政紧缩措施。

舆论普遍认为,如果接受,意味着强烈反对救助方案的希腊现任总理齐普拉斯可能下台;如果否决,意味着希腊可能会被逐出欧元区。此前正是由于同欧盟的谈判破裂,齐普拉斯才决定发起全民公投。

今天凌晨揭晓的投票结果显示,反对救助方案的民众大获全胜。尽管此前舆论认为支持和反对的人数不相上下,但结果却是反对票超过了6成。

不顾外界对整个欧洲危机的担忧,希腊人在结果揭晓后已开始庆祝。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投下自己的一票后宣称,“今天,民主战胜了恐惧”。齐普拉斯还在推特上表示,“即使在最艰难的情况下,民主也不能被敲诈,这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和前进之路。”

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此前一天在接受西班牙《世界报》采访时指责国际债权人的行为是“恐怖主义”,称迫使希腊关闭银行是为给希腊人民“灌输恐惧”。

不过希腊人否决救助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就此退出欧元区。此前的民调显示,支持留在欧元区的民众仍然占到四分之三。希腊人反对的只是紧缩政策。

齐普拉斯在电视讲话中也表示,“你们授权给我,不是为了从欧洲分裂,而是为了与欧洲达成协议,走出紧缩,走向一个新纪元。”

按照齐普拉斯的计划,他将继续与欧盟举行谈判,直至将过去5年希腊总值约2400亿欧元的贷款减免三成,将希腊还债期推至20年后。 

齐普拉斯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债务谈判破裂后,希腊6月29日开始实施资本管制,银行停止营业,每张银行卡每天最多只能从自动取款机取出60欧元。一时间自动取款机前排起长队,有老人因无法取出退休金大哭。

希腊人载歌载舞庆祝公投结果

新一轮谈判即将展开

今天,希腊和欧盟的博弈将继续进行。希腊谈判人员已经打包行李,准备前往布鲁塞尔,而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将前往巴黎和奥朗德会面。

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表示,欧元区首脑们将在周二晚间于布鲁塞尔召集会议,以讨论希腊公投的后续事宜。

德国总理发言人表示,默克尔已与德国总统通电话,认为希腊人民的选择应该被尊重。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表示,必须接受希腊公投的结果,这是第一步,现在该由希腊政府作出回应了,因为希腊必须在完成援助谈判上率先作出最为重要的决定。 

公投结束六小时前,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向希腊伸出橄榄枝,表示更多的紧急援助会帮助希腊支付公共开支,维持交通、能源以及健康系统的正常运转。 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在接受CNBC采访中,更是信心满满,宣称公投后24小时之内,就会达成一个纾困协议,让人产生雅典和布鲁塞尔达成了某种默契的联想。

还有人根据IMF关于希腊的债务不具有可持续性的报告推测, 希腊又可以在债务重组和减记中豁免责任了。

媒体:欧元集团需要变革

希腊公投结果引来了西方媒体的一致抨击。《经济学人》宣称:“这是一场悲剧,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前景似乎变得越来越有可能了。”

《纽约时报》称,齐普拉斯扔出了“一枚手榴弹”。甚至有批评者认为,反复无常的齐普拉斯诉诸公投,是要煽动针对希腊债务谈判僵局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是为保留自身权力而进行的孤注一掷。

《华尔街日报》称,希腊进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退出欧元区。这一结果可能会扭转整个欧洲的命运。欧盟正面临着65年来的最大挑战。

“很多人认为,没了希腊,欧元区有可能反倒更稳定。”《经济学人》指出,“希腊退出”会产生一些已经被排练多次的风险,由于这出戏已经变得如此危急,于是欧洲人似乎也没那么担心了。他们会觉得只有希腊不正常,而这一事实会让他们获得些许安慰。博弈和一再的误算已经毒化了相关谈判。

不过《经济学人》认为,欧洲人的这种观念是有害的。放眼希腊之外,欧元区内部爆发进一步冲突的危险绝对不可避免。尽管希腊退出将证明欧元并非不可取消,但没有人知道哪种破坏规则会导致驱逐。此外,希腊退出也解决不了处在救援计划中的债权人政府和债务人政府之间不可避免的分化。如果这种单一货币不能面对改革的需求,那么这次危机或下次危机会见证更多的希腊式国家出现,见证更多的失误和暗淡时光。要不了多久,那就会瓦解欧元区和欧盟自身。

《经济学人》指出,欧元集团明白,它需要变革。它已经向银行业联盟迈进。欧元区的五位领导人已就强化欧元签署了一份文件,涉及一系列设想,其中包括一种存款-保险方案。但是,他们的倡议是有限的,因为他们的政府遭到了反欧盟民粹派的困扰,他们的公民不想要一个预计会放弃更多主权的欧元区。希腊危机的启示是,欧洲人必须应对欧元区现在的矛盾,否则就会在更具毁灭性的的环境中遭受那些矛盾带来的痛苦后果。

张广凯

张广凯

观察者网时政组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