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德国再审极右“国家民主党”违宪案 鼓吹“生存空间”纳粹言论

2016-03-02 09:41:50

就在电视主持人问默克尔“暴力示威抗议以及公然仇视难民现象,是否有可能演变为类似上世纪20年代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面对的危及民主政体的运动”话音刚落,德国联邦宪法法院3月1日再度对从2003年延宕至今的极右翼政党“德国国家民主党”(NPD)是否违宪一案展开审理。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德国还未曾禁止过一个政治党派。这一局面可能将发生改变。据德国之声报道,本周二,禁止NPD一案在联邦宪法法院进入听证阶段。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能否证明NPD对德国的宪法和民主秩序构成威胁。

“德国国家民主党”(NPD)支持者示威抵制难民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开审极右翼政党违宪案

全称为“德国国家民主党”的NPD成立于1964年,是一家在德国家喻户晓的极右翼政党,常被视为典型的“新纳粹”政党。

在官网上介绍其目标的文字中,NPD毫不避讳地使用了“生存空间”(Lebensraum)等纳粹术语,更对欧元拯救计划嗤之以鼻,并放言由于外国人不断增多,“联邦德国的安全、完整性和法治正受到越来越多的侵蚀”。

德国联邦议院、参议院和联邦政府曾在2001年试图通过宪法法院禁止国家民主党。2003年,宪法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德国对内情报机构宪法保护局的线人渗透了该党,当时提交的材料内容很多都是安插在该党领导层线人的行为。也就是说,通过线人,国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党的活动,一手炮制了有利于取缔的证据。联邦宪法法院因此驳回了相关申请,判决不禁止NPD党存在。

由德国16个联邦州代表组成的联邦参议院2013年再次向宪法法院提出禁止国家民主党的提案,认为该党的核心理念与纳粹思想接近,是一个宣传暴力、恐惧和种族主义的平台。

德国联邦参议院将在此案中力图证实以上论据,表明暴力和非法治程序是该党自我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参议院还将突出该党与“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NSU)恐怖团伙的关联。2000到2006年间,NSU在不同城市谋杀了10名外籍移民,其中大多数为土耳其人。

2013年11月国家民主党在莱比锡举行示威活动

德国参议院再次提出取缔申请时称,有关线人都已不再活动。而这一点可能成为辩护方的把柄。NPD方面会强调,这些线人仍在情报部门的编制之内,并可能窃取诉讼辩护的信息。

控辩双方都面临很大的风险。如果宪法法庭作出禁止NPD的裁决,该党将不得不公开其组织机构的全部信息,其资产也将被没收。如果法庭再次作出有利于该党的裁决,对政府和联邦参议院来说,则是又一次的门面扫地。

德国司法部长马斯(Heiko Maas)表示此案具有标志性。他在推特上表示,不管判决结果如何,任何一个法庭都无法取代与右翼势力的斗争。必须从人们的头脑中消除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

马斯指出,即使宪法法院裁决禁止NPD,右翼极端分子还会继续存在。他还担心在难民危机的背景下,右翼党派之间会走得更近。

就近期多起难民住所遭袭击的事件,马斯表示这是德国的耻辱。"我们要向肇事者发出明确的信号:我们会竭尽全力将所有人绳之以法,我们决心捍卫我们的国家和民主。"

在宪法法院开始听证前夕,国家民主党的律师李希特(Peter Richter)表示,联邦参议院对此的立场并不重要,该党不需要证明自己的合法性。他说,如果因这一审判得到公开发言的平台,NPD会利用这一机会。

德国极右政党国家民主党主席弗兰茨(Frank Franz)

德国政府也支持参议院禁止国家民主党的提案。反对这一提案的人士则指出,NPD只是德国右翼势力中的一小部分,禁止这一个党于事无补,反而容易让该党成员成为“英雄”人物。

在德国政治版图中,NPD长期扮演边缘角色,该党在联邦议院选举中还没有越过得票率5%的门槛得进入议会。在2013年的大选中,NPD得票率仅为1.3%。但该在东部的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进入了州议会,并由此获得国家的财政资助。此外该党在东部的一些市镇和欧洲议会也拥有议席。

随着去年难民危机的发展,右翼至极右翼主张开始有更多市场,一些极端行为也屡屡出现。

2月,德东部萨克森州包岑的一间正改建为难民收容所的建筑疑似被纵火,围观民众却幸灾乐祸。就在几天前,该州克劳斯尼茨一辆满载难民的大巴遭到袭击。

另一以排外著称的极右组织PEGIDA(“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2月亦在德累斯顿举行了近万人的示威游行,规模空前。

“我看到民意正在两极分化,难民问题在政治化。”针对日益增多的此类事件,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在电视采访中坦言:“这是我们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

尽管如此,由于二战前后的历史原因,德国朝野对于“封杀特定政党”持高度审慎的态度。1933年到1945年,今天的执政联盟之一的德国社会民主党(SPD)曾遭纳粹政权禁止活动。上世纪50年代,联邦德国宪法法院裁决新纳粹政党SRPD违宪并必须解散。德国上一次颁布此类禁令是冷战期间的1956年。

位于卡尔斯鲁厄的联邦宪法法院拥有德国《基本法》赋予的宪法解释权。除联邦宪法法院外,任何个人和机构都无权取缔政党,并且联邦宪法法院的取缔只能建立在有机构或个人提出控诉的基础上。

德国电视一台指出,取缔某一政党并不能根除极端主义,也无法禁止极端思想和言论。

联邦宪法法院预计在3月3日公布最终判决结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