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荷兰大选后自由党成最大反对党 威尔德斯兄长:这才是他想要的

2017-03-17 16:56:15

【观察者网编译报道】3月15日的荷兰大选结果出炉后,欧洲松了口气。被称为“荷兰本土特朗普”的威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并没有成为荷兰第一大党。这只反穆斯林、反欧盟的荷兰“黑天鹅”并没有飞出来

但是,你以为威尔德斯真的输了?不!

先来看看自由党今天(17日)在干什么……

当地时间16日,威尔德斯的推特截图

据美国《大西洋》杂志3月16日报道,威尔德斯的哥哥,保罗·威尔德斯在接受《大西洋》采访时说,威尔德斯其实从没想过做首相,成为最大的反对党,才是他和他带领的自由党真正想要的。

威尔德斯兄长保罗·威尔德斯

在刚刚举行的荷兰大选中,自由党获得20个议席,成为荷兰第二大党,比上次大选获得的议席数多5个。荷兰下议院共有150个议席,需要获得76个议席才能获得绝对多数。执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获得了33个议席,依然是第一大党,但该党需要联合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

2017年荷兰大选结果,自由党成为荷兰第二大党

“他当然希望获得更大的胜利,我也相信他没预计到自己的表现这么差。自由党现在肯定慌乱做一团。”保罗说,“但即便如此,他领导的自由党依然是一个强劲的反对党,这才是威尔德斯想要的,他可没想过要做首相。

“这次大选,很多右翼小党分散了自由党的选票。这些小党派用更加极端的语言来吸引选民。现在,威尔德斯的巅峰时期已经过去,尽管支持他的理念的选民仍然不少,但他们更加分散。我相信他会想办法把选民重新拢回来,这就意味着他必须思考如何重新表达他的理念。现在,他的表现非常非常极端,是否放弃这样的极端言语,对他来说,是个困难的选择。一方面,他通过这些极端言论获得了更多议席,但另一方面,三四个小党也用这些言论来吸引选民,从而让他获得的席位减少了不少。他必须想办法在极端选民和中间选民之间做出平衡。”

“在未来四年中,威尔德斯将让作为反对党的自由党发出更大的声音。在政治上,他将继续反穆斯林、反移民和反欧盟的路线,当然,他也会利用任何机会和执政党唱反调,比如在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养老金和教育问题上。”

威尔德斯的推特主页封面图片为:“阻止穆斯林,自由党2017”

“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威尔德斯小时候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家长的溺爱、踢球、和别的孩子玩儿……但是到了大概13岁之后,他就变得特别叛逆。那时候的他,各种捣乱,他只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儿,而且容易走极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被警方找过麻烦。”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那时候他除了吃就是睡,他把家当成个旅馆,上学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他其实挺聪明的,大家都认为他会在20岁左右度过这么叛逆的青春期。年少的时候他留长头发,还在一个乐队里待过一段时间,那种特别吵的乐队。他有好多女朋友,包括以色列的和埃及的,都是在他去那边玩的时候结交的。”

威尔德斯和支持者自拍

“他的叛逆青春期结束于18岁,那一年我送他去了以色列。他在以色列待了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他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以色列的第一周,他就把所有钱都挥霍光了,之后他被迫工作。但两年后,他变成了一个更加严肃、更受人喜爱的人,他开始找工作,开始学习。我想,他在以色列的经历给他种下了情绪上和思想上的种子。不过那时候,他还反对伊斯兰教,但是他是从那时候开始支持以色列的。”

“在私人生活上,说实话,穆斯林并没有怎么招惹他,但是在政治上,这确实是一个金矿。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他这些口无遮拦的政治言论让他必须生活在24小时的严密保护之下,这也让他的眼界变得狭窄。他变得与世隔绝同时这也促使他更加极端化。在自由党内,没有任何人敢对他说个不字,这不是正常的生活方式,而是特别危险的。他不去自己购物、不去看电影、不去社交……他现在甚至不知道牛奶和面包的价格。我真的希望他生活得正常一些。”

威尔德斯不仅24小时有保镖护卫,他自己也穿了十多年的防弹背心

“不过,威尔德斯并不是一个疯子,他非常理智。你看看他是如何处理和支持者的关系就知道了。推特是他的主要发布平台,在这方面,他可一点都不疯。另外,他也不崇尚暴力,他认为应当以不让社会受损失的方式赶走穆斯林,而暴力则是全社会要承担的损失。”

“很多人都说他是‘荷兰本土的特朗普’,他的很多政策纲领和特朗普的相似。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欣赏特朗普,他也从没表达过类似的想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曹泽熙

曹泽熙

在观网,看懂世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曹泽熙
专题 > 欧洲极右翼
欧洲极右翼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