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1968年“五月革命”卷土重来?英媒:法国左派报复马克龙

2018-04-08 13:13:16

【编译/观察者网 唐莎莎】1968年的“五月风暴”过去了将近50年。如今,被工人罢工和学生罢课阴影笼罩着的法国,似乎又回到了这个相似的历史节点。

7日,《卫报》发表文章称,法国总统马克龙面临着上任以来的最大挑战。大规模的罢工和抗议,唤起了人们对1968年那场史诗级抗争的记忆。抗议者认为,如今的罢工是对资本主义的反抗;学者却表示,这是法国左派对马克龙当选的报复。

《卫报》报道截图

1968年5月,共1000万法国学生和罢工工人涌上街头抗议示威,导致整个法国停摆,几乎推翻了当时的政府。

虽然这场“五月风暴”最终以抗议者的失败而告终,但却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财富——一个如何依靠人民力量撼动政府权威的抗议模式

如今,一场轮回上演的抗议又落到了上任未满一年的马克龙身上。法国左派则看中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准备重新点燃1968年的那一把火。

据新华网报道,4月3日,法国铁路工人大罢工,仅八分之一高速列车TGV和五分之一地区列车正常运行。这天被法国媒体形容为“黑色星期二”。

4月3日,铁路工人在法国巴黎罢工抗议

引发罢工的原因是马克龙政府大刀阔斧的改革,试图将负债450亿欧元的法国国铁扭亏为盈,削弱成本提高效率。但新措施却是以铁路工人的福利作为代价:不再为国铁新入职员工提供“终身饭碗”、每年自动涨薪和提早退休待遇。

而这场罢工的时间也非常特别,每工作3天,罢工2天,持续至6月28日,罢工日总计36天。

马克龙的改革触怒的不仅是铁路工人,《卫报》表示,法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为要求加薪6%罢工;老年人为养老金改革愤愤不平;学生抗议高等教育的入学改革。

“富有的总统已经决定了要跟我们对抗,”极左派政党“不屈法国”领导人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上周表示。“我们必将反击。我们将拭目以待最后的决定权掌握在谁手中。如果我们有凝聚全国的智慧……那最终话语权就是我们的。对于那些嘲笑我的‘五月风暴’梦想的人,我只想说,对,这是一个美梦。和如今正在发生的噩梦相比,我当然选择美梦。”

1968年的示威活动 《卫报》报道截图

抗议,且大多是暴力的、具有破坏性的抗议,是法国政治文化的一部分。而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抗议则代表了理想主义的胜利和左派的解放;同时也标志着戴高乐时代开始走向终结、法国社会对右派的瓦解。

当时,77岁的戴高乐执政十多年,法国经济繁荣,由一个非常保守党的政府掌管着。没有丈夫的允许,妇女不能开银行账号;同性恋和堕胎被视为有罪;男女宿舍被严格隔离。

学生加入了800万愤怒工人的行列,但工会领导人却和戴高乐一样保守,都是家长式作风。戴高乐说这场革命正在走向由共产主义接管的方向,工会领导人就被吓坏了。最终,政府做出让步,工人回到工位,学生回到学校。

“不屈法国”的托马斯·格诺雷近日表示,“五月风暴”不仅仅是60年代的性解放或者“精神革命”,更是持续至今的“全球反对资本主义”的一部分

“从开始到结束,五月风暴是一场旨在推翻现有体系的社会运动。它失败了,但是它印证了1919年-1920年、1936年的大规模罢工的教训:如果大规模把罢工导致国家经济瘫痪,政府和工人最多几周就会屈服。这个教育到今天依然适用。”

不过,其他人则认为今天的抗议者几乎没有成功的机会

政治学者劳伦特·布维认为,现在抗议就是去年在大选中被打败的左派企图“浴火重生”

4月3日,铁路工人在法国巴黎罢工抗议

这是梅朗雄、工会、左派甚至社会党试图对马克龙的当选进行报复。”布维告诉《观察家报》:“但是马克龙当选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我不觉得有多少法国人反对他,即使是那些没有投票给他和不同意他的改革的人。”

他补充道:“人们已经忘了‘五月风暴’的本质,忘了造成交通瘫痪的大罢工,仅仅将其定义为一次学生起义。后来发生的,也具有典型的法国特色:当时组织起义的人迅速成为媒体工作者,直到1980年左派当权,他们开始纪念1968年,因为那是他们的青春里最重要的日子。”

“然后,左右两派对此进行了神化,但这完全是错的。每个左派人士都想维持一种幻觉,那是最后一场大规模运动,左派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如今,在铁路工人罢工、学生静坐和封锁的情况下,民意调查显示,法国对马克龙的经济改革产生了分歧,而这些改革则是他当初竞选的支柱内容。

“不屈法国”在全国各地煽动学生,梅朗雄则在马赛号召了两场反对马克龙的示威活动。

不过,也有学生对这场抗议毫无兴趣。“我们必须为了我们的信仰抗议,这就是年轻人该做的。但现在不是1968年5月,社会环境完全不同了。”

法国学生联盟(UNEF)的隆贝表示:“1968年是祖父母们的抗争。每个时代,年轻人都会做出行动,因为他们不赞同这个社会,有话要说。我们要做的就是挑战、反抗、提出诉求。虽然现在的我们有着不同的诉求,但是和1968年的他们一样,我们都想自主、想要解放、想要社会的平等。我们想要自己的声音被听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唐莎莎

唐莎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唐莎莎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