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腓特烈:足底的郁金香——球鞋炒作的史法漫谈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10 08:49

腓特烈的大话堂

腓特烈的大话堂作者

文体产业律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腓特烈】    

一、“烽火”连三月,韦4值(八)万金

如果说中国最擅长于发现“商机”的群体是谁,那大概非“炒鞋客”——或更通俗的叫法“鞋贩子”——莫属了。

在今年3月25日,H&M集团无中生有攻击我国涉疆政策,并由此引发网友扒出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球鞋生产厂商早已在海外发出过相似声明。

很多人以为,对主权领土问题不容置喙的国人而言,那堆挂着各种年份和各种姓名缩写代号的球鞋必将失去其以往吸引普通人“一掷千金”的能力,“鞋贩子”的末日也就为期不远了。

没有想到,仅仅是几天的功夫,炒鞋客们又开始日进斗金了。在以往发家致富的金钥匙AJ等遭遇民间抵制后,炒鞋客们盯上了以李宁、安踏为代表的国产球鞋。

据称,安踏一款哆啦A梦联名鞋,目前售价3699元,相较于499元的发售价,上涨了3000元有余;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最高售价为29999元,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17倍。

相较于前两者,价格变化方面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该款产品发售价为1499元,而近段时间售价已至48889元,涨幅高达31倍![1]甚至有消息称,前述的“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甚至曾翻番六十倍,以八万余元的价格售出![2]

也正因为这种“一夜暴富”甚至“一夜实现财富自由”的“疯狂”,自2019年央行上海分行、深圳市金融监管部门专门针对几近“疯狂”的炒鞋现象发出警告、排查摸底[3]后,与“炒鞋”相关的问题再次回到了公众的视野:

“炒鞋”到底是如何发展起来的?“炒鞋”到底是否涉及违法犯罪?“炒鞋”又是否可能引起其他类型的违法犯罪?……

二、“炒鞋”的中外发展史

自资本主义在人类历史上站稳了脚跟后,人类历史上从来没缺少过投机和泡沫,以三十年战争期间发生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劣币危机”(Kipper und Wipper)事件为开始,人类已经经历过无数场经济投机,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了。

如果说“南海泡沫”(South Sea Bubble)、“密西西比河公司(Compagnie du Mississippi)事件”、“铁路狂热”(Railway Mania)等经济投机事件,还或多或少能代表人类对新型经济模式或新技术的向往,那么像尼德兰彼时的“郁金香狂热”(Tulip Mania),恐怕就只能用“人类尚未丧失的动物性狂热重新暴露出来”来形容了。

尼德兰画家小扬·布吕赫尔1640年创作的“猴子与花”,用来讽刺尼德兰的郁金香狂热

而在中华大地上,经济投机和泡沫炸裂亦发生了不止一次,早在1982年,中国就发生了至今仍然让国人,特别是吉林长春人心有余悸的“疯狂的君子兰”事件,其情形堪比三百多年前尼德兰“郁金香狂热”;此后,各式各样的经济狂热在中国层出不穷,无论是九十年代的“海狸鼠骗局”,还是二十一世纪初的“藏獒狂热”、“蚂蚁狂热”等,均最终随着“泡沫”的炸裂,给中国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消极影响。

无论是放眼世界,还是关注中国,就此看来,相对于郁金香、君子兰或藏獒,鞋不过也只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炒家们不知怎么选中而拿来“爆炒”的一件普通商品而已,而“炒鞋”这一社会现象似乎也没什么称得上特殊的——毕竟,相对于曾经卖价高到普通尼德兰人或中国人收入的几百倍乃至几万倍,却“不能吃不能穿”的君子兰,用赵丽蓉老师的话说,球鞋“好歹还是件衣裳”啊!

球鞋(Sneaker)经济的发展远早于普通人的想象。

早在20世纪20年代,篮球运动尚是奥运会的表演项目(16年后才作为正式项目进入奥运会),完全没有职业联赛,NBA更是不知身在何方时(NBA的前身BAA 1946年方才创立),匡威公司和“史上最擅长销售的失意篮球运动员”查克·泰勒,就已经开始“双剑合璧”,共同打造、推销“专业的篮球鞋”了,其中最著名的产品,莫过于至今仍在销售的“查克·泰勒全明星”系列。

有趣的是,虽然身为“炒鞋老祖”,但“查克·泰勒全明星”系列球鞋本身的价格却不算贵,在美国著名的“飞行俱乐部”(Flight Club)球鞋销售网站,一双匡威“查克·泰勒全明星”与华纳公司“路尼通”系列动画纪念联名款帆布球鞋,售价不过只要58美元,甚至比很多普通匡威球鞋都要便宜。

查尔斯·霍利斯·“查克”·泰勒与“查克·泰勒全明星”帆布球鞋


“炒鞋老祖”的鞋反而不贵,如图所示,“查克·泰勒全明星”路尼通纪念款球鞋售价不过58美元左右

至于如现在一般疯狂的“球鞋狂热”(Sneaker Mania)或“球鞋炒作”(Sneaker Speculation)究竟兴盛于何时,已难以考证,西方国家媒体的溯源性报道并不多。不过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最迟在2005年,如今日中国一般疯狂的炒鞋热已经在美国有了原型。

2005年2月22日,纽约下东区(Lower East Side)的鞋店在发售耐克Pigeon Dunk系列球鞋时,发售现场曾一度发生“暴乱”,而这双极其稀有的运动鞋今天仍可以卖到2万美元左右,[4]相比其那些至今仍供货充足、售价数百或最高一千多美元的近似系列产品,Pigeon Dunk系列球鞋的价格的确称得上是“天价”。

《福布斯》[5]和《商业内幕》[6]则在2018年对“隐形球鞋市场”,以及美国“炒鞋王子”本杰明·“基茨”·卡佩鲁尼克进行了报道,这个彼时只有19岁(出生于1999年)的“孩子”因为球鞋炒作和专门向名人出售稀有球鞋而成为了百万富翁,并且因此和DJ哈立德(DJ Khaled)、德雷克(Drake)、坏痞兔(Bad Bunny)等一干名人建立了“良好的友谊”。

不过这位“少年百万富翁”再次亮相时可不怎么光鲜——今年年初,因为怀疑有人在偷拍自己,卡佩鲁尼克强夺了对方的手机,并因涉嫌抢劫(重罪)而被羁押进了迈阿密戴德县监狱。[7]

“炒鞋少年富豪”卡佩鲁尼克(资料图/Instagram)

虽然根据雅虎财经的预测,2030年,全球“二手转卖球鞋”市场的规模估计将达到300亿[8]美元,不过,这似乎并不足以引起美国人的重视(否则,美国媒体也不会把长篇累牍的有关炒鞋的报道“浪费”在中国“炒鞋”市场上),毕竟,善于炒作的美国人有太多可以拿来“炒”的东西甚至是概念——

在一个NFL巨星汤姆·布雷迪的初版球星卡可以卖出一130万美元、电子音乐家3lau的一张专辑NTF可以卖出1700万美元的国家[9],即使是乔丹签名并穿过的“战靴”AJ1也“仅仅”“只能”卖出56万美元[10]的球鞋(这还是创纪录的数字),又有什么值得过多关注的呢?

“炒鞋”的风气最迟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就被带入了中国。根据2019年媒体报道,彼时的十年前即2009年左右,“炒鞋”的风气就已经在中国各大城市流行开来。[11]而美国媒体也开始长篇累牍报道炒鞋这个“下一个中国金融泡沫”,如《华尔街日报》对此曾指出,至今仍在美国供货充足、销售无忧的“Travis Scott Nike Air Force 1”,竟然2019年在中国就被炒到了2667美元。[12]

当然,笔者事后查阅了“飞行俱乐部”关于同款球鞋的售价,发现同款球鞋8.5码在美国的售价是2931+美元,而11码、15码球鞋更是高至5000+美元。

Travis Scott Nike Air Force 1 11码球鞋在美售价高达5000美元以上

三、“炒鞋”是否可能构成违法犯罪?

而在“炒鞋”热潮再次泛起时,很多人开始关心“炒鞋”的合法性问题,即“炒鞋”这一行为是否可能构成犯罪或违法,而笔者之前亦曾接受过有关该问题的询问。对此,笔者给出如下的个人意见:

1、单纯的简单交易结构“炒鞋”,构成犯罪或行政违法的可能性极小

最单纯的、有着最简单交易结构的“炒鞋”,即卖方以市价购买一款球鞋,之后加价卖给喜爱这款球鞋的买方,这种行为构成犯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尚不说“投机倒把罪”已经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消失多年,实际上,中共中央、国务院早在2015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就已经提出“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等基本原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坚持市场决定作用、尊重自主定价权的决心。

很多人或许也明白,简单的“炒鞋”不大可能构成犯罪,但对于其是否可能构成行政违法,特别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下文简称《价格法》)第十四条[13]之规定则存在诸多疑虑。对此,笔者认为,如果以简单交易结构进行炒鞋的炒鞋者没有《价格法》第十四条规定的明确禁止为之的不正当价格行为,则构成大多数行政违法的可能性亦很小。

部分炒鞋者可能会指出,自己绝不会有《价格法》第(一)至(二),(四)至(八)款规定的不正当价格行为。但对于自己炒鞋的行为是否构成第(三)款规定的“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行为,则感到“诚惶诚恐”。

对此,笔者查阅了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共计108个(截至2021年4月8日查询结果)与《价格法》第十四条(也包括《价格法》第四十条、《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等关联规定)有关的案例并进行了总结和分析。

以往案例中,援引《价格法》第十四条第(三)款进行的行政处罚,被处罚者多为药品、医疗产品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基础产品的生产销售者(如新冠爆发时常见的哄抬口罩、酒精价格的药店),并未发现任何针对球鞋这种非生活必需品、非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基础产品、非公共服务产品涨价产生的任何处罚。

仅从借鉴先例的角度看,简单交易结构的“炒鞋”构成行政违法的可能性也并不大。这大概也是包括央行、新华社对“炒鞋狂热”发出警告时,并未关注其可能直接引致的犯罪、行政违法行为的原因。

2、几乎所有“炒鞋”行为都构成涉税违法乃至犯罪

然而,有一种行政违法乃至犯罪,却是几乎所有炒鞋者都会涉及的,这就是涉税违法及犯罪。

不知有多少炒鞋者,哪怕是最简单的“一买一卖”者,会就炒鞋所得的利益(很多甚至是数十万、数百万的巨额利益)缴纳税款?如果没有,那么炒鞋者轻则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之规定,构成行政违法;重则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构成逃税罪。

3、复杂交易结构的炒鞋可能构成行政违法,甚至可能成为犯罪的温床

不满足于简单的“一买一卖式”炒鞋,希望通过品种繁多甚至包括虚假宣传在内的宣传,大量组织资金“买空市场”从而“大发横财”乃至形成垄断,以串通等方式操纵价格等手段进行炒鞋者,可能违反包括但不限于《价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等诸多经济公法的规定,构成多种类别的行政违法。

不仅如此,由于“炒鞋”需要大量资金进行“层层加价”的买进,而从事此行业者多为尚无法在经济上自立的青少年,因此,对急需资金“赚一笔就走”的青少年而言,获得“炒鞋”所需的资金异常重要,故居心不良者很可能将“炒鞋”变成犯罪,特别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类犯罪的“温床”。

无论是销售假鞋、“假贴标鞋”(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眼红国外球鞋供应从而进行走私(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以转贷方式向“资金不足”的购鞋者提供资金(高利转贷罪)、为了获得买鞋资金向不特定当事人借款甚至进行诈骗(非法集资罪、集资诈骗罪)……这些完全可能存在于“炒鞋”业中的行为,既可能让部分炒鞋者损失惨重,亦有可能让部分炒鞋者铤而走险、身陷囹圄。

四、结语

在本文截稿前不久,新华社再次转引北京青年报文章《炒鞋价格暴涨31倍 谨防背后风险》[14],强调了炒鞋可能造成的风险。

炒鞋本身虽然不过是人类历史上“万物皆可炒”的又一个稀松平常的目标乃至“牺牲品”,但其可能造成的风险和危害,特别是法律上的风险和危害仍然不容小觑。

在此,笔者也在建议监管部门应对炒鞋可能引发的法律风险甚至是社会风险予以关注的同时,更进一步建议监管部门,“风物长宜放眼量”,趋势不良的“炒鞋”可能很快就会退去其“热浪”,但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球鞋”,或者“郁金香”、“君子兰”、“海狸鼠”、“藏獒”等等是否会“前仆后继”地跟上,如何遏制这种“炒尽一切”的不良趋势,或许才是整个社会应该思考反思的。

注释:

[1]网易财经:《李宁、安踏陷天价鞋风波 炒鞋乱象突袭国货品牌》,https://money.163.com/21/0407/12/G6VUIT0R002580S6.html.

[2]翟元元 王慧莹 陈桥辉 王琳 李晓蕾 杨晓鹤:《疯狂的炒鞋生意:1499元李宁转手卖8万,净赚60倍》,http://finance.sina.com.cn/tech/csj/2021-04-07/doc-ikmxzfmk5376564.shtml.

[3]新华网:《央行上海分行“动口”警示“炒鞋”风险 深圳金融监管部门“动手”摸底》

[4] Jacob Gallagher. Air Jordans for Charity? Channeling Sneaker Mania into Change,https://www.wsj.com/articles/could-the-launch-of-rare-air-jordans-benefit-a-community-11601304262.

[5]Leigh Steinberg. The Profitable Hidden Sneaker Market,https://www.forbes.com/sites/leighsteinberg/2018/09/17/the-profitable-hidden-sneaker-market/?sh=5d36e6995925.

[6]Emmanuel Ocbazghi. Meet the 18-year-old entrepreneur making a fortune selling rare sneakers to celebrities,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18-year-old-entrepreneur-makes-fortune-selling-rare-sneakers-to-celebrities-2018-1.

[7]ALLISON CACICH. "Sneaker Don" Benjamin Kickz Arrested for His Role in New Year's Eve Robbery, https://www.distractify.com/p/benjamin-kickz-jail.

[8]Reggie Wade. The global sneaker resale market could reach $30 billion by 2030,https://finance.yahoo.com/news/global-sneaker-resale-market-could-reach-30-billion-by-2030-cowen-191003371.html.

[9]Erin Griffith. From Crypto Art to Trading Cards, Investment Manias Abound, https://www.nytimes.com/2021/03/13/technology/crypto-art-NFTs-trading-cards-investment-manias.html.

[10]Robert Frank. Michael Jordan’s Air Jordan 1s sell for $560,000, setting a new sneaker record, https://www.cnbc.com/2020/05/18/michael-jordans-air-jordan-1s-sell-for-record-setting-560000.html.

[11]张泽炎 李大伟:《天价潮鞋玩家生意经:炒鞋如炒股》,http://www.xinhuanet.com/2019-06/11/c_1124605123.htm。

[12]Stella Yifan Xie and Julie Wernau. China’s Next Financial Bubble: High-End Sneakers,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next-financial-bubble-high-end-sneakers-11572195216.

[13]《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 第十四条 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

(一)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二)在依法降价处理鲜活商品、季节性商品、积压商品等商品外,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损害国家利益或者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三)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

(四)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

(五)提供相同商品或者服务,对具有同等交易条件的其他经营者实行价格歧视;

(六)采取抬高等级或者压低等级等手段收购、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变相提高或者压低价格;

(七)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牟取暴利;

(八)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不正当价格行为。

[14] 温婧:《炒鞋价格暴涨31倍 谨防背后风险》,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21-04/07/c_1127300574.htm。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球鞋 炒鞋 法律 李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23日 10:01

借权势“逼迫”性交,受害者如何“自救”?

07月20日 08:39

腾讯能在北京告赢国家知识产权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

俄使馆嘲讽法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被召回的法国驻美大使:这事很严重

哈尔滨新增3例确诊,国家卫健委已派出工作组

遭盟友“背后捅刀”,法国或“重审对华关系”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

CNN追问“中国是否渔翁得利”,欧盟高官这么回

用时约6.5小时,天舟三号“送货”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