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仲平:勒庞再次败选,法国民粹仍难敌精英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27 08:21

冯仲平

冯仲平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导读】 4月24日,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选举在有惊无险中落幕,现任总统马克龙以58.55%的得票率再次击败竞争对手玛丽娜·勒庞(41.45%),赢得连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欧洲诸国为法国大选结果长吁一口气之际,法国巴黎、马赛等多地爆发示威活动。 这届法国大选投票结果透露了哪些信息?“获历史性胜利”的马克龙在新一轮的五年执政中又将面临哪些难题?围绕相关问题,观察者网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冯仲平。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观察者网:虽然经历了“黄背心”抗议和疫情等事件的冲击,但马克龙仍获得了58.6%的选票,不过这支持率比起5年前下降了近8个点。您如何看待马克龙的这次胜利与退步?

冯仲平:一方面,很多法国民众对马克龙政府这五年的执政结果不满,所以这次对马克龙的投票可视作对马克龙五年执政的一次公投。

另一方面,五年前法国选民对极右翼勒庞的恐惧相当厉害,所以在五年前第二轮选举时,很多选民为了反对勒庞上台,即使不支持马克龙也把票投给了他。这次选举投票一定程度上仍受到这一因素的影响,包括马克龙自己在胜选后的讲话中也承认了这点。

4月24日,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在巴黎出席选举后的庆祝集会。(图/新华社)

不过这次这一因素的影响小了不少,因为勒庞吸取了五年前的教训。五年前的勒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法国特朗普”,而现在,她的整体竞选调子不再那么民粹化、极端化,比如不再继续呼吁抛弃欧元和退出欧盟。不过法国社会当下仍难以接受像勒庞这样的人士上台。

此外,这次选举的弃票率很高,第一轮的弃票率达26.31%,第二轮约为28%。其中年轻群体的弃票率尤其突出,根据法国一家民调公司的数据,第二轮选举投票中,18-24岁的人中有高达41%的人弃票,25-34岁的人群的弃票率也达到38%。

这些数据说明法国社会对两方都不满意。受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新冠疫情等事件影响,法国过去10年的经济发展基本上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大家收入甚至不增反减,这导致很多年轻人看不到前途。渴望变革的年轻人,部分诉求于极左或极右,部分则用弃权行为表示态度。而很多年龄大的人在二选一中更倾向于支持马克龙,再考虑到法国人口老龄化特征,所以马克龙的选票也会领先勒庞那么大比例。

观察者网:这场选举是在俄乌冲突背景下展开的,所以俄乌事件对这场选举的影响自然广受关注。而从最后选举结果来看,影响似乎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大,最终仍转化为法国内政问题,比如通货膨胀和购买力。不知道您如何理解俄乌冲突对这届法国选举的影响?

冯仲平:先说明一点,客观地说,我认为这些外部因素会对法国民意起一定的影响,但影响效果实际上也不会太大;这场选举,本质还是法国国内民粹势力与精英势力的一场对决。

这其实不单是法国正在经历的一场对决,整个西方社会当下也都面临民粹力量与精英力量的博弈问题。过去的选举是在精英间进行,左和右或中左和中右相争。而法国从2017开始,也就是上一次大选开始,其政治生态就发生了改变,变成民粹与精英之争——有的人很富裕,但他也可能是民粹,所以比起“底层vs精英”,“民粹vs精英”的划分会更贴切点。

再回到俄乌冲突对这届法国大选的影响问题,一开始马克龙对自己的大选胜利信心满满,一是因为疫情之下,法国去年的GDP仍能报复性地增了7%,这是法国近50年来最高的年增长率;而俄乌冲突的爆发也为他提供了在国际社会上表现的舞台,他在其间各种斡旋,曝光度高,深得法国民众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俄乌冲突一开始帮马克龙获得了不少印象分。

这时期,俄乌冲突对勒庞而言是一个不利因素。勒庞一直被认为是一个亲俄的人,而俄乌冲突使得“亲俄”成为竞选的一种负资产。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后来宣传时,把和俄罗斯、普京相关的一些元素撤了的原因。

2017年,普京在莫斯科会见当时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勒庞。(图/AP)


英国《金融时报》4月21日报道:马克龙在电视辩论中攻击勒庞依赖俄罗斯与普京

冲突爆发后就是制裁,形势慢慢开始发生变化,变得有利于勒庞。因制裁俄罗斯,法国老百姓的生活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生活成本有所增加。面对这一情况,勒庞的策略也随之改变,开始强调购买力等民生问题,这显得马克龙宣传的那些高大上的东西更加不接地气,勒庞的弱势地位也有了一定的转变。

总而言之,在我看来,对于法国大选,俄罗斯因素的作用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看法国国内民粹与精英的理念对决。

观察者网:值得一提的是,首轮投票结果出炉后,美欧一些国家公开发表干涉法国选举的言论,比如4月21日德西葡领导人发文呼吁法国人在大选中支持马克龙。您如何看待他们的这一着急表态?

冯仲平:其实这在欧洲国家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英国脱欧的时候,所有的欧盟国家都跟英国人说“你们不能脱”,但是没什么用;这次法国大选也是一样,发表自己的看法,跟法国人说“你们选勒庞,法国和欧洲的关系就断裂了”。至于这些表态是否会影响法国大选,我觉得会有一定影响,法国的一些精英会考虑“若法国和欧洲关系破裂,这对我们法国有什么好处?”当然,投票选择仍要由法国选民自己来做。

观察者网:欧洲国家之间可以互相说,但是他们不允许俄罗斯也这么说……

冯仲平:对,双重标准呗。欧洲国家整体上还是反俄罗斯的,现在更是把俄罗斯定性为一个侵略者,因此对俄更不客气了。这时候谈双标与否,也没什么意义。

观察者网:现在马克龙连任成功,从冯德莱恩到诸多欧洲国家元首都发文祝贺,其中不乏庆幸之意。这么来看,欧盟的战略自主是否有望得到更强力的推动?

冯仲平:勒庞上台,欧盟战略自主这事大概率就不行了;马克龙连任,这事还能继续往前推进。所以24日既是决定法国前途未来的一天,也是决定欧盟命运的一天。

马克龙认为要有一个强大的欧洲,才能应对世界上的各种挑战和危机。但是战略自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靠法国一个国家是完成不了的,法国要和德国、欧盟一起来推动,还得处理好和美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的关系,其中主要就是要减少对大国尤其是对美国的依赖。

但是,战略自主首先意味着它要安全自主,要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安全,而安全问题向来不是欧盟或者说欧洲的长项,它们有所谓的安全依赖。一旦有安全依赖,就不可能战略自主。像这次俄乌冲突,欧洲是不希望爆发战争的,也在想办法阻止战争,但最后也无能为力,自己的安全还得靠北约来维护。

图自北约官网

这个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也是欧洲的追求目标。

观察者网:在选举结果出来后,我们也看到法国多地爆发了抗议示威。当然,对选举结果不满的一方上街抗议,这在西方国家也是一个相对正常的现象。你认为从短期和长期两个层面来看,马克龙政府在未来五年内会面临哪些挑战?

冯仲平:马克龙在胜选后承诺,要在未来5年任期内创新施政举措。也就是说,马克龙也知道这次赢得胜利很不容易,这一定程度上对他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警示,他为此要重新思考如何治理法国,很多政策可能都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法国国内众多积重难返的问题要如何解决,我觉得这可能是他目前想的最多的话题,其中较为紧迫的,可能是如何回应年轻人对当下生活和社会的巨大不满。

不过切实来看,这些问题不是你一个总统花大力气就能解决的。比如发展法国经济是头等大事,本来随着社会向后疫情时代发展,法国的经济也在慢慢走向正常轨道,而突如其来的俄乌冲突打断了这一进程,对欧洲的经济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更糟糕的是,这场冲突现在还看不到头,时间拖得越长,制裁俄罗斯带来的反作用也越明显,难民问题、能源价格问题、粮价问题、产业链供应链不稳定问题等等,都对法国经济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而这些也容易导致民众对马克龙政府的不满进一步增大。

其实比起考虑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当下马克龙还面临一个更急迫的考验,那就是将于今年6月举行的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如果在一个多月后的议会选举中,他所在的共和国前进党不能保住多数席位,那么接下来五年,他的很多想法将有可能难以实现。现在很多人对此很悲观,预测大家投票让他连任了,但其他政党在议会中的席位会有所增加。

至于长远来看,法国国内的事会由总理来主持,法国总统更多是面向国际,马克龙应该还是想让法国能在欧盟内、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法国大选 马克龙 勒庞 普京 俄罗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27日 08:21

勒庞再次败选,法国民粹仍难敌精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韩总统顾问:中方不会报复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台当局对未受邀参加世卫大会表“不满”,外交部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