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胜:世界可以去美元化,但一天也离不开中国制造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30 08:29

高德胜

高德胜作者

独立经济学者,资深金融业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高德胜】

俄乌冲突后,随着美欧与俄展开制裁与反制裁的对抗和博弈,俄罗斯经济没有如西方所预期地被打垮,欧洲却深陷能源危机,并引爆了“通胀核弹”。

欧元区整体通胀率4月升至7.5%。在德国达到了7.4%,其中燃料价格上涨50%,食品油上涨20%。有欧洲学者预计,对俄制裁可能导致1亿欧洲人缺电,西方政客开始呼吁民众减少洗澡时间以应对能源短缺危机。

在史无前例的通胀危机、供应链中断及经济面临严重衰退风险的压力下,欧洲终于一改其最初在对俄制裁上一马当先的勇武与强硬姿态,悄然接受俄罗斯的“无理要求”:用卢布结算天然气。

22日,英国财政部授权个人和公司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及其子公司在5月底前用卢布支付天然气款项;同日,欧盟主席冯德莱恩也签署法令,允许欧盟成员国在与俄罗斯的天然气贸易中使用卢布结算。

这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第一次石破天惊的事件,它标志着美西方凭借货币霸权,肆意对他国实施“金融制裁”从而胁迫世界的做法,第一次遭遇了“滑铁卢”。俄罗斯通过强力而有效的反制裁,在美西方织起的严密制裁的铁幕上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这打破了美元霸权和西方强权政治的神话,对全球经济体系和秩序的重塑具有分水岭般的深远影响。

俄罗斯的反制裁戳破美元霸权神话

长期以来,在太多的人们眼中,美元是神一般的存在,地位不可撼动。美国也倚仗美元霸权,以金融制裁为武器,以违反国际法的“长臂管辖”手段肆意打压、胁迫竞争对手,对他国生杀予夺。美国是当今世界实施金融制裁最多的国家,随着全球经济金融的深度融合,金融制裁越来越成为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工具。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欧对俄发动极限经济、金融制裁,对俄罗斯制裁的规模与烈度是空前的。冻结资产、禁止交易,将俄罗斯剔除出SWIFT系统等,甚至放言永久没收俄罗斯被冻结的资产。美欧已经撕下了“自由市场”、“契约精神”的伪装,直接露出强盗的本性。

历史上,美西方对一些力量弱小的国家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对方往往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承受痛苦和损失,但美欧这次对俄罗斯发动的全面制裁,第一次踢到了铁板。

面对美欧极限制裁,俄罗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显示出高超的斗争策略。一是用卢布清偿“不友好国家”的外债,且按俄罗斯官方汇率支付,此举对美欧制裁可谓绝杀,初步稳定卢布汇率。二是对参与制裁国家,天然气供应以卢布结算,这对美欧有极强震慑力,对提振卢布汇率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三是停止向“不友好国家”支付“专利费”,并禁止向列入名单的国家和地区出口小麦、化肥等。四是对试图撤离的美欧企业启动国有化,对列入黑名单的西方企业实施“账户及资产查封、引入外部管理、财产国有化”等措施。五是考虑冻结“不友好国家”在俄资产。随着这些措施宣布并逐步实施,俄罗斯迅速扭转了被动局面,卢布币值已恢复至冲突前水平,保持了俄罗斯外汇储备总体稳定。

随着美国宣布没收俄罗斯被冻结的海外资产,俄罗斯也对等升级反制措施。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6日消息,普京签署禁止在外国股市配售和流通俄罗斯发行人的股票存托凭证的法律。根据该法,在国外交易的俄罗斯公司和银行将启动退市程序,股票存托凭证持有人可以将它们换成在俄罗斯股票市场上交易的股票。这使美欧投资人持有的俄罗斯公司的股票权益面临“打水漂”的可能,但形式上又与美方赤裸裸的“明抢”不同:如果投资者不能把存托凭证转回到俄罗斯国内股市,那只能埋怨美国政府。

欧州跟随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在遭遇俄罗斯强硬的反制裁后,其内部出现的能源紧缺、油气价格飙升、经济下滑等巨大压力,终于使他们明白:自己才是美国挑起的这场冲突的真正买单人。他们发起的严厉制裁,件件都像“回旋镖”,伤害到自己身上。

欧盟及英国被迫同意以卢布结算天然气,标志着美欧对俄罗斯的经济和金融制裁的“破产”。这证明貌似威力无比的美西方制裁霸权不过是一个神话。

俄罗斯对美欧制裁的全面反制,标志着俄罗斯与美西方主导的现存经济、贸易、金融体系的全面割席与分道扬镳。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直言:“俄罗斯在乌克兰进行特别军事行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结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旧秩序”。面对冷战后的美西方霸权,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国家揭竿而起,向不公正的旧全球经济体制与秩序发起挑战,将成为全球经济体系重构的开端。

美国发动对俄罗斯的极限金融制裁,短期看可能收获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但长远看却严重损害美国的国家信用和美元信誉,实际上是拿美元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垄断地位做赌注。美国越是玩弄“金融制裁”的嚣张霸权,就越是动摇美元信用的根基。

英国《金融时报》3月1日刊发评论文章《去美元化后的世界》,指出俄乌战争是一个关键的经济转折点,将会产生许多深远的影响,其中之一是促使世界加速向两极金融体系转变:一个体系基于美元,另一个基于人民币。文章指出,随着俄罗斯被西方市场拒之门外,中俄将形成更加紧密的金融联系。两国在2019年达成协议,以各自的货币而不是美元结算所有贸易。乌克兰战争将加速这一进程。俄罗斯将成为以人民币结算所有交易的众多国家之一。

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士认为,滥用金融制裁将损害美元的垄断地位。摩根大通银行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警告,将俄罗斯银行与SWIFT结算系统断开,不仅难以取得预期的效果,反而会破坏美元和欧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全球投行高盛也持类似观点,美国著名投资家罗杰斯则直言美元霸权将迈向终结。

曾在美国财政部和纽约联储任职的瑞士信贷全球短期利率策略主管Zoltan Pozsar在最近的报告中更进一步指出,俄罗斯与美欧围绕制裁与反制裁的博弈显示出,石油、天然气以及真实的商品的价值意义正在超过拥有虚拟信用的货币,世界正在回归“商品货币”时代----以黄金和其他商品作为价值支撑的时代,而以美元信用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II”体系正在坍塌。在新的全球货币体系里,美元趋微,人民币趋强。

俄罗斯宣布以卢布清偿外债、以卢布作为对“不友好国家和地区”能源及战略资源出口的结算货币,直接挑战了美元霸权,打破了美元在全球贸易及金融体系中不可撼动的垄断地位。美欧将俄罗斯排除出“美元”体系,并不能使俄罗斯孤立于世界贸易之外,也根本无法“摧毁”俄罗斯经济。那些长期不愿忍受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美国优先”霸凌的国家,将建立一个“去美元化”的货币支付结算体系。

美元的蜕变

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以来,美元获得了公认的“世界货币”地位。随着美元这一新的国际货币地位的确立,美元成为全球贸易体系得以建立和顺利运行的基础:全球贸易投资得以便利进行,世界经济因为美元而相互联通,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得以迅猛发展。二战后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世界货币”,对促进世界贸易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也成为全球经济体系得以确立的支柱。

不得不说,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不是凭空得来,而是靠实实在在的绝对经济实力“挣来”的。二战结束时,美国的GDP约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制造业产值几乎占到全球一半,并拥有全球四分之三的黄金储备。美元最初成为“世界货币”,也不是靠强迫让他国接受的,而是做出过“真金白银”的承诺:美元作为黄金的等价物,美国承担以美元的法定含金量向各国兑换黄金的义务。由此,美元处于国际货币体系中心地位,成为国际清算的支付手段和各国主要储备货币。

1944年7月2日,来自44个国家的联合国代表聚集在华盛顿山酒店外合影留念,布雷顿森林会议在此举行

以美元中心地位为基础,在美西方主导下成立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打造美元结算、支付、清算网络体系,形成了延续至今的国际贸易和全球金融体系。

1960-70年代,美国连年对外战争导致财政赤字暴增,国际收入恶化,黄金储备大量外流,美元信誉受到冲击,爆发多次美元信任危机。1971年7月第7次美元危机爆发,尼克松政府于8月15日被迫宣布停止履行美元向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兑换黄金的义务。布雷顿森林体系宣告瓦解,美元成为脱离黄金“硬通货”支撑的纯信用货币,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和国际货币体系中心的地位已然确立。

美元地位与美国经济互为因果。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基于世界对美国经济的信心,而美国经济依赖美元的绝对垄断地位获得超常的贸易特权、金融特权。随着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确立,美元逐步成为服务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

凭借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美国对外输出纯信用的美元,就能进口世界各国生产的商品和服务,并通过大举投资轻而易举占有世界各种资源和优质资产。1971年美国终止美元兑换黄金后,美元成为信用货币。失去了“金本位”的约束,美元发行变得任性,美元的超发导致贬值,美国也由此迎来第一波通胀高峰。通胀率在1970年代一度高达13.55%,并经历了长达10余年的“滞涨年代”。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宣布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震惊世界

得益于经济全球化,借助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美国屡屡通过货币超发转嫁自身的危机,公然攫取全世界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财富。达利欧说:“储备货币赋予一个国家不可思议的力量。凭借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美国有权将所需要的美元交到美国人的手中,从而可以比其他国家的政府更有效地帮助本国公民。”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发起数轮量化宽松,美元基础货币发行两年内扩大了2.8倍。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美国开启无限量化宽松模式,进入史无前例的货币大放水,到今年3月美联储结束量宽模式,两年中美联储资产负债规模由4.2万亿美元骤然扩张到超过9万亿美元,增发货币5万多亿美元。美元的疯狂大放水,引发全球大通胀,各国财富遭受大洗劫。

美国一手发债、一手印钞,像“魔法”般创造出天量美元,它们流向世界就能换回实体商品和服务。美债与美元相表里,像插在世界经济上的一根无形的管子,使财富源源不断流向美国。美国借助美元在全球吸血,这暴露出美国经济的“寄生性”和“剥削性”。

如今,美元的滥发叠加全球疫情及供应链危机,美国通胀率飙升至40年来高位的8.5%。在巨大的通胀压力下,美联储被迫退出量宽模式并启动加息周期。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转向,引发全球美元回流,全球金融市场面临考验,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将遭遇资本外流和资产价格贬值的冲击,美国借机又可以开启新一轮血雨腥风的财富收割。在美元扩张放水和紧缩回流的循环中,美国避免了自己的危机,并实现了对世界财富的掠夺,这样的历史已经一次次重演。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以及现行全球贸易与金融体系的主要支柱,曾经对便利全球贸易与投资、促进经济全球化发挥重要的基础作用。但随着美国固守“冷战思维”、“强权政治”、“单边主义”、“美国优先”等极端利己主义和霸权主义立场,美元已经一步步演变成美国在全球经济体上吸血的“寄生工具”和实施“霸权主义”的武器。这暴露出美元居于主导地位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平等性,美元继续占据国际货币体系中心地位和作为全球化基础的功能、价值和意义被严重损蚀。建立一个更加公正、公平、合理、安全、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是全球经济治理改革的方向,也是国际社会日益强烈的呼声。

俄乌冲突后,美西方与俄罗斯围绕金融制裁与反制裁的斗争,凸显出美式霸权与特权越来越成为全球化的障碍,成为世界经济稳定与发展的威胁,这坚定了部分国家摆脱对美元依赖的决心,因而对全球经济治理提出新要求。新的国际货币结算体系、新的国际支付方式呼之欲出。

人民币国际地位提升将加速

美西方与俄围绕制裁与反制裁的激烈对抗,将引发世界各国尤其是大国之间贸易、经济、金融及政治的复杂博弈,并将深刻影响全球贸易体制、货币体系。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伴随全球化的发展,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及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崛起,世界经济增长多极化、发展动力多源化,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持续下降,世界经济格局发生深刻调整。美国虽仍然主导着全球化的主要机构、组织和重要议程,但对世界经济的掌控力、干预力明显下降。

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经济结构也发生深刻变化。伴随美国跨国资本推动的全球化,美国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携手走向世界,制造业开始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其它国家转移,在世界攫取超额利润,加剧美国制造业的外流,由此形成了美国工业的“空心化”,传统的美国工业地区如今成为了“铁锈带”。同时,金融业的影响力迅速膨胀,成为对美国经济贡献最大的第一产业,美国经济出现过度“金融化”、“虚拟化”特征,股市总市值达到GDP两倍以上,对美国经济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如今,美国对世界输出的已经不再是实体商品和财富,而是美元、美式价值观、损人利己的“美国优先”以及君临天下的强权政治与霸权思想。各国对美式全球化的不满在不断累积,对摆脱美国挟持、追求自主发展的愿望日益增长,这些趋势使美国对全球化的领导力、公信力日益下降。

美国冻结俄罗斯国家资产、宣布没收俄罗斯富商的资产,以及今年2月拜登总统签署行政命令,没收阿富汗央行储存在外资银行的70亿美元资金,其中35亿美元留在美国。这些“明抢”和“强夺”行径,使美国国家信誉碎了一地。

2021年8月15日,一架美军直升机从阿富汗美使馆分批带走工作人员,被形容为“西贡时刻”再现

在俄乌战争爆发前,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的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已经开启“去美元化”行动,包括减少国际储备中的美债、在国际贸易中采用非美元结算等。俄乌战争后,世界“去美元化”行动将由点成片,范围将加速扩大。

欧洲与俄罗斯的贸易合作会受到严重影响,但在石油、天然气、粮食及重要矿产资源方面对俄罗斯的依赖短期内难以消除,受俄罗斯卢布结算令影响,欧洲与俄罗斯的交易将被迫转为卢布结算。中俄作为背靠背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尽管国际局势风云变幻,中方强调将一如既往同俄方加强战略协作。今年4月俄罗斯外长来华与王毅会见后,中国外交部宣布中俄合作、争取和平、维护安全、反对霸权四个“无上限”。中俄在经贸领域的合作将不会受美西方胁迫而止步。另外,中国去年与伊朗签署25年《战略合作协议》。以中俄、中伊、俄伊为基础将形成一个“去美元化”的贸易区,其它国家与俄罗斯的贸易与投资也将以“非美元”为基础,并形成新的货币支付体系。

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将加速提升。中国是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是13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在全球全部主要工业产品中,2/5以上产品产量世界第一,产品覆盖低端、中端、高端,产业链逐步向中高端攀升。

中国产业的规模、基础设施的完善、产业链的配套、人才资源与劳动力素质、科技创新的突飞猛进、各级政府的有效生产组织、14亿中国人民的勤劳智慧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创造,所有这些因素打造了中国制造无与伦比的综合竞争力。可以说,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是任何其它国家无法替代也无法分割和封锁的。世界可以离开美元,但须臾离不开中国制造。

强大的中国制造业能力、超大统一的中国市场、中国在世界生产与贸易投资中的牢固地位、中国经济日益崛起和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是人民币坚挺和走向世界的强大底盘和坚强支撑。在世界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国际货币体系多极化将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人民币的地位和作用将加速突显。

2009年7月,全球金融危机尚未完全平息,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美共同重建阿富汗”

有人不认同美元霸权的衰落与正在走向倾覆,这种认识在舆论场有广泛和根深蒂固的影响。他们认为美国军事、科技和综合实力仍很强大,美元的主导地位仍将长期存在。这种认识貌似理性,但笔者认为,这种认识是从现象上和基于历史惯性和传统认知去观察美国经济与实力,缺乏对美国经济本质和全局的深刻分析,根源在于思维深处对美国经济和美元地位的迷信,而看不到历史发展的大势。

当今世界局势风云变幻,百年变局加速演进,不确定性陡然增加,我们正处在一个大变局临界的时刻,很多旧有的知识系统和观念已经很难用来指导当今世界秩序的演变。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元独霸天下的旧经济体系的瓦解,已不再是“黑天鹅”,而是随时可能到来

对于这一点,笔者想与大家重温一段历史。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中国革命处于低潮。相较幼小的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红军,国民党反动派的力量异常凶残强大。然而,在井冈山坚持领导武装斗争的毛主席,以深邃的历史洞察力,敏锐预见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出一个崭新的中国革命的高潮正在到来:“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在那篇文章之后的2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周远方
美元 通胀 中国 美国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宏观

外交部回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调人民币权重

2022年05月17日

刘鹤: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

2022年05月17日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30日 08:29

世界可以去美元化,但一天也离不开中国制造

03月01日 07:51

美欧挥起金融制裁大棒,会不会打自己的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西方决定改写规则,但中印不会当听话的哑巴”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美英等对俄发动混合战,已成敌国”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财政部:前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293亿元

欧盟还是没能禁运俄油,立陶宛先急了

俄军“护送”下,260名乌军撤离亚速钢铁厂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