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凯:指责我“战狼”,外媒更应反思是什么把我逼成“咆哮哥”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29 07:26

高志凯

高志凯作者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曾任邓小平翻译

3月初,面对BBC不断就新疆问题泼来的脏水,中国国际关系专家高志凯以近乎咆哮的方式谈道“你们(BBC)真的需要好好做一做功课!”“我们不需要本就对中国抱有偏见的记者(来新疆报道)……”这段视频连线,让高志凯在网上走红的同时,也“意外”获得“咆哮哥”的称号。

近来高志凯在BBC采访中再度“火力全开”,直斥“同台”的罗冠聪“不是民主运动人士,而是香港法律下的逃犯”,并指出“香港发生的事,与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受冲击的事件类似,美国政府依法给这种行为定义成‘国内恐怖主义’。”

其实,这位敢于怒怼BBC的高志凯,在21岁获得北外研究生学位后就被分配到外交部翻译室工作,曾担任邓小平和其他领导人的英语翻译。此后其在外交、法律等领域皆有建树,多次接受外媒采访,在国际社会上积极为中国发声。

观察者网就如何与BBC等外媒打交道及中国外交该如何转守为攻等话题,采访了现为全球化智库(CCG)副主任的高志凯。本文为上篇,下篇将于近期上版。

高志凯接受观网采访现场,相关视频将与下篇采访一同发布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观察者网:4月17号BBC《新闻之夜》,主持人同时采访了您和罗冠聪。在连线之前您是否知道要和罗冠聪一起同台?

高志凯:这次我接受BBC《新闻之夜》的采访,他们是按照正常的程序先跟我联系,他主要是说想讨论一下最近几名乱港分子被判决入狱的事情。所以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嘉宾。

但是在北京时间4月17号凌晨5时40分之前的几个小时,他们确实也提醒我,当时他们说还有两个嘉宾,一个是罗冠聪,还有一个是香港民主党前主席、立法会前议员Emily Lau(刘慧卿)。我跟Emily Lau以前在外国电视媒体上同台辩论过好几次;跟罗冠聪本人没有接触过。

当时我也答应下来了,等到直播开始的时候,刘女士没有来,来的只是罗冠聪。事实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观察者网: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接受了BBC这次邀约?

高志凯: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一共接受过3000多次类似的采访,其中接受BBC采访的次数较多,此外还有像CNN、NHK、今日俄罗斯、德国《明镜周刊》等媒体。

自从中国政府对BBC进行制裁以后,大家知道BBC在中国国内不能够正常地进行运作,大家都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的决定。但是我认为BBC作为西方世界的主要媒体平台之一,它在国际上尤其是在西方世界还是拥有很大的影响力的,因此我们不能够放弃BBC这个平台。所以我的原则是只要BBC对我发出邀请,对我进行采访,我从不拒绝。

当然了,这一次很关键,因为最近几年中英关系每况愈下,BBC对中国的很多充满误解、错误、敌意的报道,大家也看得很清楚,因此我们应该抓住BBC采访的机会来说明我们国内的真实情况,阐明真相,以正视听。我们不能够让BBC这样的一个平台被敌对势力、反华分子完全占领。

举例来说,这次如果我不去参加采访,或者BBC不再邀请其他国内人士进行采访,只是由罗冠聪在那里发言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话,我觉得他们对中国造成的不利影响或者破坏的影响可能会更大。

视频连线现场

观察者网:连线采访前您是否会做一些准备?

高志凯:听说他要采访香港最近对一些乱港分子的判决以后,我非常重视。我本人是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多年来也做过法律工作,对法律的事我有一种本能的好奇和兴趣。我对这次判决的前因后果、具体的判决条例等做了一些初步的研究,这个给我这次接受BBC采访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确实功夫不负有心人,因为BBC这个节目在前面的背景介绍和主持人在提问的时候都一再说这几位乱港分子这次被判决,是根据香港国安法。他们要不就是没有做充分的准备,要不就是故意混淆是非,因为根据我的调查,这次对这几位乱港分子进行判决,它的法律根据不是香港国安法,而是香港的治安条例。

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抓住这一条,非常明确地告诉BBC的观众们,其实香港现行的治安条例很多都追溯到1997年7月1号香港回归之前。也就是说,在港英政府管治香港的100多年时间里,历届港英政府制定的条例,很多继续沿用到今天。

BBC混淆是非,说这次判决是根据国安法,而且提问的时候也是从这个根据出发的,如果事先不做研究,如果对香港的法律——香港的治安条例和这次通过的国安法——不了解的话,第一,你不敏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无从发现他的瑕疵或陷阱。另外,你可能也没有足够的信心、没有足够的权威性来揭露这个问题。

每次接受BBC、CNN这样的西方主流媒体的采访,一定要做好准备工作,一定要有备而来,而且要保持端正的态度——就是熟悉掌握我们国家、我们党、我们政府的原则立场。另外,对他们提问里边存在的任何问题、瑕疵或陷阱,一定要明察秋毫。

观察者网:看节目视频,您的发言多次被罗冠聪和主持人打断。您怎么看待他们这一行为?当时有没有什么想法?

高志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我个人认为主持人和被采访人之间是有一定的动力关系的,主要的问题由主持人提出,被采访人——如像我这样的嘉宾——基本上要听从主持人的提问,然后回答他的问题。因此“被主持人打断”,这个说法我觉得从专业的角度上来说可能并不存在。

当然了,主持人他是不是在提问,是不是根据公正客观的原则来提问,这是一个问题。有些时候他们的提问可能本身藏着一些陷阱或者一些误导性的问题等等,我们应该及时注意到。

罗冠聪在我回答问题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断,这点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我所说的情况,跟他试图误导BBC的观众和全世界的听众所要做的这种陈述,是迥然不同的——我说的是事实,他说的是编造的。

他一再坚持香港2019年、2020年发生的动荡、示威游行都是和平的。哪里有和平啊?香港的街头巷尾充斥着炸弹的味道,充斥着“刀光剑影”,充斥着暴力,香港的立法院大楼都被占领了,哪里还有和平的示威之言?

所以罗冠聪要打断我所陈述的,我觉得我也完全可以理解,因为我揭了他的短,我揭了这些乱港分子的短,他们迫不及待了,甚至有点狗急跳墙了。

视频截图

观察者网:您这种直拳式的回击方式,在国外有的时候会被视作“战狼”。您怎么看待他们贴的这一标签?

高志凯:前不久我接受了美国一家杂志的采访,他也提了这个问题,我是这么跟他说的。

我说,你看中国的长城现在是人类的文化遗产之一,而我们中国的先人先辈们造长城的时候,不是想造一个旅游景点,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保家卫国,为了抵抗长城以北的一些游牧民族。因种种原因,可能是天灾人祸,可能是因为饥荒,可能是因为侵略成性,他们要杀到我们的农耕地带,要杀我男子、掠我妇女、抢我财富。我们中国人是被逼无奈,出于自卫,我们才会花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建造万里长城。

所以如果西方有人说我们现在有“战狼外交家”等等,其实他首先应该看,为什么你把我们的外交家都变成“战狼”了呢——虽然“战狼”这个说法我们国内也不接受,但是先借他的假设,为什么我们温文尔雅的外交官都变成“战狼”了?为什么他们会把我高志凯这样一个一贯以温良恭俭让为原则的人变成“咆哮哥”了呢?

是因为他们欺人太甚,是因为他们欺负、侮辱我们,造谣生事,颠倒黑白,所以我们被逼无奈,我们必须要呐喊;是因为现在世界上尤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它们确实在敌华、仇华、反华,它们试图扼杀、剥夺我们国家的发展权利,甚至它们说如果把中国人民推到贫困里边,它们也在所不惜。

我们能够答应吗?我们能够听之任之吗?绝对不会。我们只有同仇敌忾,我们只有呐喊咆哮,我们只有伸张正义,我们只有以正视听,才能够生存下去,才能够立足下去,才能够进一步繁荣昌盛。

观察者网:以往中国学者在国际舆论场上一般是比较沉默的,不擅长和西方媒体正面交锋。您在这方面有丰富的交流经验,能否和大家分享下,对外交流中,特别是面对BBC等西方媒体采访时,我们可以掌握哪些应对方式?

高志凯:我最近也反省这个事儿,现在想了很多。我觉得像BBC、CNN、CBS、NBC、彭博社、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第一条很关键,要上得去,能够上去,能够受到邀请。

我们接受邀请,不是说我们变成了反政府者,那绝对是违法乱纪;我们上去,是说我有我的专业性,我对问题有一定的洞察力,我发表的意见和观点是比较客观的、非常真实的,他们能够利用我们这样的观点去告诉他的听众,让听众知道他不是一个偏执狂,这不是一面之词,他能够反映出国内的一些声音。这一点很关键。

另外,你要站得住。你上去了以后,站不住怎么得了,是吧?我们国内有很多人很有想法,但是你上不去,你上去了以后语言不过关,既站不稳也说不清楚,这也很麻烦。

此外,你要讲得清楚。你对题目要熟悉,要有自己的深度了解,有自己的洞察力。举例来说,关于香港问题,你要知道鸦片战争、《南京条约》、英国工业革命、满清为何落后、香港三大块(港岛、九龙半岛和新界)的法律地位、以邓小平为统帅的中英谈判、“一国两制”、香港基本法;你要了解香港近10年发生动荡的原因、西方敌对势力在香港做了多少坏事、为何引渡条例通不过、为何香港立法院无法通过国安法的制定,等等。知道这些的前因后果,你才能够在BBC这样的平台上上得去、站得稳、讲得清。

当高志凯发言时,罗冠聪表现局促,双手抱紧(视频截图)

而且,你的立场一定要端正。我觉得我在BBC也好,在CNN也好,我说的每句话都是以史为证,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族、国家、民族和我们党。不然你今天站住了,你欺世盗名一时一刻了,明天被发现了,或者过几年被历史证明你是错误的,那还得了。所以我觉得在西方的媒体上,每一次机会都是一个考验,每一次机会都要立场端正。

另外,还得不为自己。大家知道中英关系很紧张,中美关系更紧张,中国和西方的博弈现在日益白热化。有很多人说,“高志凯你要小心,你要保护好自己,你一接受BBC的采访,全世界都知道,美国人、英国人都知道,他们以后不让你过去了怎么办?”“你在海外有没有财产,财产账户被冻结了怎么办?”,等等。

如果你患得患失,你就做不好,你的立场可能就犹豫,你可能就躲避,或更有甚者你可能就站到对立面去说话了;你不是发出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全体老百姓的心声,你说的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你最后就变成一个败类了。

所以我觉得在西方媒体上发声,你要有坚强的后盾,你要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都能够站着,都要能够接受历史的考验,都要能够接受、得到全国老百姓的验证和支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BBC 罗冠聪 香港 国安法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5月19日 08:06

“你们这是在应付,你要给我对付!”

04月29日 07:26

指责我“战狼”,外媒更应反思是什么把我逼成“咆哮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访问首日,马克龙“开火”:美国这么做太咄咄逼人了

小鹏三季报:毛利率显著上升,已执行部分战略调整

新冠疫情反弹,法国政府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江泽民伟大光辉的一生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

江泽民同志逝世,北京天安门下半旗志哀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