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意大利选举或将产生悬峙议会 英媒称民粹主义摧毁自由民主

2018-03-05 23:13:11

【编译/观察者网 周远方】路透社3月5日报道,当地时间5日,意大利2018年议会选举投票大局已定。根据目前超过75%的开票率,该国政局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谁也无法单独执政。

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所领导中右联盟获得了超过37%的选票;极右翼“五星运动党”以31%的支持率成为得票率最高的单一政党;而前总理伦齐所领导的中左联盟得票率约22%。

由于意大利2017年新选举法规定,选举中得票率超过40%的政党或党派联盟,方能独立组阁新一届政府。目前没有任何一方能够组阁执政,接下来各政党将花费数周时间继续“排列组合”以摆脱僵局。

这种混乱的场面正是热衷“搅局”的“五星运动”喜闻乐见,他们坐拥超过30%的选票“待价而沽”,宣布对各政党都持开放态度。因此,意大利当地主流报纸《新闻报》在头条位置写道“迪·马尤(五星运动领导人)赢了,意大利失控(ungovernable)”。

对欧盟来说,选举结果也不是个好消息,得票最多的极右翼“五星运动”(31%)和中右翼中的“北方联盟”(18%)都对“欧洲一体化”没有好感,不确定性陡然上升。

英国《卫报》5日就此刊出哈佛讲师雅斯查·蒙克(Yascha Mounk)的评论文章,表达对“民粹主义”正在全球范围内摧毁“自由民主”制度的担忧。

路透社报道截图

中右联盟中,萨尔维尼(Salvini )所领导的北方联盟党支持率为18.2%,超过了贝卢斯科尼所领导的力量党13.8%,法新社分析称,总理位置很可能落于萨尔维尼之手。萨尔维尼的主张也接近极右,此前承诺关闭罗马难民营,要将数十万移民驱逐出境,还要应对伊斯兰“威胁”。

中左联盟中的民主党已坦承〝明确败选〞,党魁前总理伦齐已经考虑辞去职务。路透社称,他们失败的原因是意大利选民对持续贫困、高失业率以及过去四年超过60万移民涌入的普遍愤怒。

反建制的“五星运动”则非常满意地摆出一副“待价而沽”的架势,该党的一名高级官员5日表示,如果不与该党联盟,组建联合政府将是不可能的。

31岁的该党党主席迪·马尤此前拒绝任何共同执政建议,但现在表示,“我们欢迎与意大利各政党展开对话”,不过他仍然拒绝谈及内阁席位的问题。

由于“五星运动”对欧洲一体化持强烈反对态度,任何有该党加入的执政联盟都不可能对欧元有友好的态度,他们也可能挑战欧盟的预算限制。

路透社报道截图(上图为“五星运动”党主席迪·马尤)

意大利议会将于3月23日举行首次会议,而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预计将在4月初之前就组建新政府展开正式谈判。

在此前长达两个月的竞选活动中,意大利各政党领导人多次排除了选举后的任何结盟选项。如今,意大利可能仍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来摆脱政治僵局。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洲各国民粹主义政党崛起。随着意大利经济比10年前萎缩6%、失业率长期在11%以上,选民的怒火再也无法压抑。

对于投票结果,《米兰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报道称,每两人中就有一人投票给反建制派。《每日事实报》(il Fatto Quotidiano)头版则写道,“一切都会改变。”

法国极右翼政客勒庞(Marine Le Pen)可能对意大利的选举结果相当满意,她发推称:欧盟将度过一个可怕的夜晚。

《卫报》评论:民粹主义如何摧毁自由民主

在意大利选举的最新结果揭晓之际,英国《卫报》4日刊出美国哈佛大学政府学讲师雅斯查·蒙克(Yascha Mounk)的评论文章,表达了对“自由民主”前景的担忧。

文章提到,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一旦流行起来,很快就会呈现出一种反体制的色彩。

《卫报》报道截图

文章写道,在过去漫长的数十年间,自由民主似乎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突然间,一切开始急剧变化,一个看似不可改变的政治体系开始分崩离析。

我们发现自己正面临这样的时刻。

“自由民主”,本来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尽管存在种种缺点,但大多数选民似乎都对自己的政府形式深信不疑。经济维持增长,激进的政党无人问津。政治学家们认为,像法国或美国这种国家的民主早已是不可动摇的,在未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然后,未来就来了——结果却截然不同。长期以来,公民本已不太关心政治,现在,他们变得焦躁不安、愤怒、甚至轻蔑;长期以来,政党制度似乎已被冻结,现在,从美国到欧洲,从亚洲到澳大利亚,民粹主义者正在崛起;长期以来,选民们只是不喜欢某个政党、政客或政府,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厌倦了自由民主制度本身。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是民主危机最显著的表现。但他不是孤例,在俄罗斯和土耳其,政治强人成功地将新兴民主国家变成了“选举独裁”。在波兰和匈牙利,民粹主义领导人正在用同样的方法摧毁自由媒体,削弱独立机构,压制反对派。

在奥地利,一名极右翼候选人几乎赢得了该国的总统职位。在法国,迅速变化的政治格局为极左和极右势力提供了新的机会。在西班牙和希腊,老牌政党体系正以惊人的速度分崩离析。即使在瑞典、德国和荷兰这些被认为是稳定和宽容的民主国家,极端分子也在庆祝前所未有的成功。

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一旦流行起来,很快就会呈现出一种反体制的色彩。它对个别政客腐败的攻击,慢慢演变为对政治体制关键方面的彻底否定,包括议会本身。对政治体制的愤怒是由于人们越来越愿意参与阴谋论。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民粹主义的时刻。现在的问题是,这种民粹主义的时刻是否会变成民粹主义的时代,并让自由民主的生存受到质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欧洲极右翼
欧洲极右翼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