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公举小白|尼采是德国的章学诚!

2019-09-19 16:35:35

【文/公举小白】

清楚记得,五年前的夏天,大概是在8月的某天,老夏神秘兮兮地给我发来了信息,向我作出了新的学术建议。

我承认,他常常帮助我作出很拉风的学术规划,大大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倏然觉得:原来学术还可以这么搞!!!

这次,他在微信中说道:你来论证孔子是雅利安人吧!

我:你搞什么???!!!


老夏说道:朱大可新出了一本书,叫《华夏上古神系》,你赶紧弄过来看看,特别有19世纪欧洲东方学家的既视感。

确实,朱大可教授在这本神作中指出:

华夏上古神话有两个原型:一个叫作“巴别神系”,来自于非洲,但这个源头无从追踪了;另一个则是“西亚神系”和“巴别神系”,经由中亚和南亚传入中国,成为中国古代神话,不,古代思想的直接源头。

这么说未免把人绕晕了,我们直接上结论。

朱大可教授指出:

老子是印度归来的留学生;孔子具有通古斯血统;神话人物西王母其实是印度大神湿婆的音转;墨子是个犹太人具有犹太先知和犹太拉比的双重特性,等等。

因此老夏说:

墨子都能是犹太人,为什么孔子不能是雅利安人了???儒墨之间的斗争就是雅利安人和犹太人长期斗争在中国大地上的表现!!!

听到这番话,我一时间不禁五体投地,屁滚尿流。

只记得早在17世纪,德意志的耶稣会士科舍尔(Athanasius Kircher)就出版过一本叫作《埃及的俄狄浦斯》(Oedipus Aegyptiacus)的书,说中国文明起源于尼罗河流域,对,就是北非那儿。在1667年,科舍尔又出版了《中国图说》(China Illustrata)一书。

这是耶稣会的会徽。据说痛恨资本主义、鼓吹“革命神学”的今教皇方济各就是耶稣会士,难怪会跟中国人民表示友好。

由于科舍尔的书过于神棍,今天可能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了。

真正给近代中国人影响大的是一个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的英籍法国东方学家。按照他在《中国上古文明的西方起源》中的讲法:

《周易》里头那堆符号,就是类似韩国国旗上的那坨,乃是古巴比伦楔形文字的变形。中国人的星相学是来自迦勒底的占星术。奇葩的是,我们常说的“百姓”一词,其实是“Bak Sing”(原意为“王”、“财富”),即“巴克民族”。当黄帝率领着巴克民族经过土耳其斯坦到达了花国(Flowery Land,大概就在昆仑山),遂有了“华”的称号。

千万不要小看这种说法,20世纪初期,章太炎、刘师培、蒋智由等一众国学大师和宋教仁等一众革命家纷纷著书立说,通过各种方式论证中国人确实是从巴比伦迁徙过来的。

1929年由上海华通书局再版了蒋智由的《中国人种考》,右图为书里用以对照《周易》符号的巴比伦楔形文字

不过拉克伯里甫一提出自己的学说,就遭到了伦敦布道会士理雅各(James Legge)的强势打脸。理雅各就是那位花了二十五年把“四书五经”翻译成英文的大哥。

理大哥说了:

拉克伯里说中国文明起源于巴比伦,纯粹是胡乱附会!中国文明根本不可能来自于巴比伦,它明明来自于埃及!

为啥是来自埃及,而不是来自巴比伦?来自埃及符合《圣经·创世纪》嘛!

左图为理雅各,右图为他翻译的《仪礼》

说实话,在看到朱大可教授《华夏上古神系》之前,我没想到今天还会有人这么说。尽管朱大可教授的说法跟19世纪欧洲东方学家基本雷同,但是我们还是相信,这纯属巧合,朱大可先生的著作是有学术原创性的!

毕竟,朱大可先生说了: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是要打破“中华文明独立起源论”这种妄自尊大的心理,证明古代中华文明远比我们想象得开放包容!

这么高大上的理由,真让人无法拒绝。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老夏:“你觉得朱大可的书靠不靠谱啊?”

“靠谱个鬼嘛!”老夏说道。

最近,杜钢建先生引发争议,大家纷纷讨伐他欧洲人起源于湖南的学说。

不过我却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被人遗忘的朱大可先生。

毕竟,杜钢建先生论证“英国人起源于湘西”是为了证明中国古代文化远比我们想象得开放包容;朱大可先生论证“老子是印度留学生”、“墨子是犹太拉比”也是为了证明中国古代文化远比我们想象得开放包容。

都是破除“中华文明独立起源论”,都是为了确立民族自信,为什么大家总是关心杜钢建,却不关心朱大可呢?这不公平!

某种程度上,这反映出我国知识界的某些群体实在太缺乏四个自信了!

大抵自打八国联军进北京以后,我国知识界的一些人总是这幅猥琐样。仿佛什么东西一旦跟西方人有了相似性就立马变得高大起来。

比方说,当年刘师培写过一篇《周末学术史序》,说:

荀子有类似于西方心理学的思想;孟子有类似于西方伦理学的思想;惠施、公孙龙有类似于西方逻辑学的思想,等等。

又比方说,邓实写过一篇《古学复兴论》,说:

西方近代强大全凭文艺复兴开创之功,文艺复兴就是复兴古希腊罗马的思想。中国的先秦诸子里头也有类似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第欧根尼、西塞罗等人的思想,亟待复兴。

刘师培、邓实都是当时国粹学派的干将,满嘴“国粹”的人尚且这样,何况别人呢?

再比方说,梁启超讲“法家是中国的马基雅维里”,老天,韩非子早了马基雅维里一千七八百年啊~!要像也是马基雅维里像法家,怎么能是法家像马基雅维里???

我隐约感到,这是一种殖民主义的话语霸权。

所以,强烈建议:

以后不准说“上海是东方的小纽约”,要说:

纽约是北美的小上海,曼哈顿是纽约的浦东新区!

学术思想更要如此!

尼采是德国的章学诚,

布莱希特是德国的郭沫若,

海德格尔是德国的廖平,

海德格尔对于荷尔德林的阐释,有类似于廖平诗经学研究的思想结构!

……

凭啥总是西方定义我们,不是我们定义西方?

(观察者网已获微信号“公举小白”授权转载)

公举小白

公举小白

打死不说黑话的学术小白

分享到
来源:“公举小白”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为什么只说上海是东方小纽约,不说尼采是德国的章学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