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行:产业数字化,将让中国迈入“新计划经济时代”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0-19 08:46

郭树行

郭树行作者

数字经济专家

【文/数字经济专家 郭树行】

在这个时代,我们如何推进产业互联网的建设,在此过程中又如何找到产业互联网建设的工业路径?在工业路径条件下,还需要有一条智能制造路径。2000年左右,我们在北航软件所提出,要走模型驱动的现代化软件工程道路。21年过去,我们很高兴看到,模型驱动的道路是真正开发工业化路径的核心定位所在。

当前,从我们国家整体上来讲,产业数字化已经给中国经济的运行实现一个全域的CT辐射。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经济也将迈入一个新时代,就是回归到以市场机制为导向的“新计划经济时代”。这种计划经济和传统宏观统筹的计划经济是不同的,它倡导的是数据驱动。

因此,我们在新时代要把数据作为一种新驱动要素,要找到产业运行的核心模式,还要把产业运行模式实现模型化。在这条道路上,我们怎么将整个中国经济推向市场驱动、数据驱动的新型计划模式,这给所有推动产业数字化进程的人提出一个巨大挑战。

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及占比,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一类创新主体不断涌现。不同于传统的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它是一种平台型科技企业,也是一种新型的数字科技公司。这种公司以产业互联网建设为导向,为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发展、重构赋能。

当前,产业互联网如何拉动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去适应消费互联网已经进入存量时代?我认为,只能找到新突破口,也需要新的创新主体。因此平台化新型数科公司,在未来10年将进入新主体时代。

从总体上看,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可以分成两个主轨道。其一是发展现代化的数字科技产业,其二是推进传统产业的数字化,两个轨道是相融相生的组合。

所以,如果想要实现整体和区域经济的数字化,可以从这两方面推动:一是打造数字化的科技产业,二是推动相关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两者相融相通的发展条件下,数字经济增速将达到传统经济增速的一倍以上。

从2020年上半年来看,中国所有省份都出现GDP数据下滑,唯独浙江省是增长的,这就是数字经济拉动当地传统经济的范式作用。到2020年下半年,各地方政府已高度认同数字经济的范式化,都在思考如何推动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

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

从策略上来看,我们可以积极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不过,虽然这两者相融相生,但对于地方经济发展来说,到底是重点发展数字化产业,让数科公司产业规模化,还是去重点打造产业数字化,如何抓住两者之间的主旋律?

通过对比中美两国我们可以发现,要想真正发展好数字经济,要把重点放在产业数字化。从美国来看,它整体的数字经济发展是“两条腿走路”模式,一方面是通过打造消费互联网建设数字化产业,另一方面是发展产业数字化。而中国目前主要是发展BATJ这样的消费互联网公司,也就是说我们存在“单腿跳”现象。

那么,如何提高数字经济对传统经济的拉动性占比?这一年来,各地方各行业都在思考。在今年年中,各省推出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其中呈现一种“654”现象。这其中的“6”,是指先进省份要把数字经济对传统经济的拉动性占比提高至60%,“5”是50%,“4”是40%。

为什么要强调“654”?是因为国家希望在提高数字经济拉动传统经济增长的占比方面,把各省级行政单位分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就是以江浙为代表的60%,第二梯队就是以北京、广州为代表的的50%,第三梯队是以重庆、四川为代表的40%。在大趋势下,“654”工程是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提升性工程。换句话说,我们要让数字经济在中国的发展从单条腿走路转向两条腿走路。

从整体上看,我们在不断发展数字科技战略主干道的同时,还要去铺轨,进一步发展产业数字化。这样的战略已经交给一些头部企业,也包括以块状单元为导向的县区去发展。,因为它所以头部企业、县区经济,要积极发展产业数字化,在这条道路上找到把数字经济作为强国战略发展的解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产业都会出现智能化冲动,也就是未来是一种智能经济,是一种市场导向、数据驱动的新型计划经济模式。

在这种导向下,我们要先把企业推进到产业从业者当中。立足于此,国家发改委去年4月出台政策,推动企业“上云用数赋智”,这是在为中国县区经济和头部企业发展产业数字化站台,因为它倡导的是中小微企业“上云用数赋智”,所以企业数字化一定是产业数字化的前提。

图片来源:国家发改委

在第一阶段,我们还是要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头部企业或县区要搞好产业数字化,中小微企业就要成为产业数字化当中的参与者,自身也要成为数字化的企业。

“上云用数”,但如何被“赋智”?“赋智”,整体上还是要利用产业互联网的能力来为中小微企业的发展“赋智”。中小微企业是被赋智,不是中小微企业为产业赋智,因此中小微企业是参与者,赋智者是产业互联网,是新型智慧经济。

第二个阶段,在企业“上云用数”后,整个产业就会形成在消费侧价值链已经数字化之后的全供应链数字化运转,从而形成供应链能够加上消费链运转的产业互联网。因此产业互联网有衡量标准,是在供应链数字化运转和整体流量侧数字化运转的条件下,形成全连接供需效应,形成一种新的产业经济,才能叫做产业互联网。在产业互联网形成后,它会跑出产业经济大数据,逐步迈向产业数据资产化阶段,走向产业数字化。

当我们实现产业数字化,拥有真正的产业运行级大数据后,将迈向产业的智能化,这才是真正的智能经济。我们要用运行级数据实现对未来的洞察,以及对整个经济运行走势进行预测和分析,最终要用数据原理去促进产业优化和升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供应链如何优化,如何满足消费侧流量的客户需要,这就存在如何智能化重构的问题。

数据资本是产业智能化的前提,而数据资本又以产业经济运行的数据积累为潜在要求,最后整个产业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化的存在,它拉动民生,拉动乡村振兴,拉动人才就业,助推品牌强国、智慧中国的建设,成为一种生态化产业主干道。所以中国经济产业数字化发展,会让中小微企业在县区经济发展和头部企业数字化拉动条件下成为参与者,然后进入产业网络化、产业数字化、产业智能化、产业生态化的征程,这是数字经济的一个范式。

图片来源:浙江省知识产权保护中心

从这条道路上来讲,我们如何把产业数字化发展的更优更强更好?其顶层设计架构是这样的模式:

首先是以流量侧也是消费侧为中心,呈现小前台能力,每个产业的客群将是多样化的,在多样化基础上呈现规模化,因此个性化服务能力将会成为未来产业数字化的第一挑战,我们必须具备小前台能力。

第二是大中台。大中台是指我们在为产业多样化的客户群体服务时,服务供应能力要极大丰富,所以未来是服务资本的时代,这个时代服务客户的能力是一个全域服务聚合能力的时代。

第三是硬后台,必须基于较强的云算力和算能。整个产业作为供给侧来讲,服务客户消费侧时,尤其是客户在注重个性化的时候,对算力算量算能的需求已经超出传统云计算,所以要有很强的云原生基础架构能力去支撑。

第四就是强安全。整个经济安全、数据安全,已经成为我们能不能走下去的牵制,没有数据安全就不会有真正的数字化,也不会有真正的数字经济。

第五是富生态。每个产业都是一个利用数字化运行,拉动其他相关生态多元化能力融合,为自己客群赋能的主干道,它需要汇聚多方面的生态能力。例如,做产业供需平衡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供应链金融怎么办?

以前消费互联网时代做的是消费金融,很多银行探索的也是消费金融。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供应链金融,尤其在互联网思维方面,互联网金融也是供应链金融的一种。包括现在各行各业,上云用数后成为数字化企业,整个企业各方面的运作存在知识门槛,例如如何做品牌,如何做营销,如何在存量基础上做增量,运营模式如何去改进等。这在整体上就存在一个知识资本的问题。

所以,富生态是保证产业繁荣发展的根基和保障,只有获得生态川流不息的赋能,这个产业才能越做越好,客户被整体赋能的能效才会持续增长。综上所述,我们产业数字化的五元组合就是小前台、大中台、硬后台、强安全和富生态。

在这种条件下,最要紧的是上层GDP任务下达给各个县区经济板块单元之后怎么做?只有继续做增量,所以国内的县级政府机构对推进辖区内的产业互联网建设非常着急,因为只有发展数字经济才能推动辖区内的税收出现增量。在这个过程中,县级单位会积极考虑如何推进数字经济战略。中国下一步经济战略的主阵地就是块状经济单元的数字化转型,然后在此基础上搭建包含小前台、大中台、硬后台、强安全和富生态的产业互联网平台。

除此之外,就是要贯通经济数据。今后中国经济要想做增量,离不开精准施策和精准施政,县级机构委办局要去主观化,走向数据驱动,要利于产业互联网运行,构建数字经济大脑,因此需要通数据,在此基础上发展繁荣地方业务,从而找到转型脉络,实现经济增量化,

具体应该怎么做?现在我们看到中国数字经济需求已经出现,那就要以产业互联网为突破口,达成“新四化”。

首先是税收本地化,中国产业互联网要跑在整个先驱经济的位置上,不是跑在江浙。中国经济不是给江浙做工程,而是面向全国整个大市场。所以产业互联网作为我们未来核心的建造对象,一定是一场巨大的历史革命。在这个立场上来讲,将会呈现出我们对未来新型智慧建造的一种强大期待。

第二是人才本地化。未来整个县区经济一定会有海量的从事产业数字化相关的人才,也包括IT建设的一些技术人才本地化。

第三是资源本地化。当数据资产已经纳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时候,每一个县域的经济运行大数据是否可以作为资源实现本地化,将成为一个挑战。

第四是服务本地化。今后,产业互联网能在自己土壤上生根繁衍,生生不息发展下去。“新四化”要求我们去发展,中国金融也会呈现出分布式长期化的特征,向各个产业互联网进行融合。

之前有头部金融科技公司过来询问,在商业银行自身数字转型都很难战略化的时代,如何找到战略?我认为,它需要找到中国经济运行的逻辑,在做金融供给的时候,不要以金融产品为中心,而是要以金融服务为中心。所以我们现在要看到,未来需要将金融科技服务融入到产业服务建造过程中的支撑能力。

中国数字经济内部结构,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

我们要注意到,未来产业互联网服务于中国经济发展,需要有5类模型进行沉淀。

第一是身份模型,未来数字经济社会每个人都是带着资产而存在的一种身份,但如何把数字经济身份实现化繁为简。

第二是流程运转,品牌建设、整个产品渠道推广都需要流程化运作。产业互联网也是一个线上经济体,它怎么流程化运作。

第三是数据模型,我们开发和挖掘数据要模型化。

第四是未来是算法时代,算力也像数据一样已经能源化。

第五是安全,一定要把整个保护体系颗粒化、要素化。下一步,我们要发展数字经济2.0,1.0时代发展的是数据要素化,2.0我们要实现模型要素化,2.0是在1.0的基础上发展的。

2018年到2020年这3年,我们努力推进的是数字经济1.0,2021年开始,我们已进入数字经济2.0,也就是被称为模型要素化的时代。这其中,最大模型就是小前台、大中台、硬后台、强安全、富生态的产业互联网模式;其二是相应的所谓深流、数据安等技术要素,也要实现模型化。

整体上讲,模型要成为今后发展数字经济2.0时代的资产化支撑中心。我们要构建数字化发展转型的模型资产,以它为中心打造未来云上的智慧化。如果连模型开发都搞不定,我们整个智能制造建设和工业化路径是没有依据的。

只有解决未来在整体智能化发展道路上,产业互联网相关的五大模型积累,我们下一步发展产业互联网才有智慧资本可用。未来是智慧经济时代,它的商业模式已经几近漂移或缺失,能不能促使产业互联网真正实现对经济的拉动,它的突破口在于智慧沉淀。

下一步,我们将进入智能化经济演进的时代,这个时代的问题是模型资产化挑战。我们已从碎片式代码时代走向模型智能化时代,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是需要坚持模型为王。“一大五小”的新模型驱动,告诉我们要发展一种模型驱动的新型经济建造能力,没有这种经济建造能力,在中美两国的经济对比中,我们的速度和渗透占比仍然上不去,因此现在不光是一个技术战略的较量,更多是经济发展模式创新突破的较量。

在这条道路上,整体上来讲,新的智慧建造模式已经有了相对清晰的范式。首先它需要全连接,第二它需要有很强的云原生算力,其三它需要数据驱动,其四它需要形成新的开发建设标准化范式。

一批服务中国数字经济的新实体将会成为中国经济现代化发展转型的综合PaaS服务提供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吕栋
计划经济 市场经济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国经济

于学军:本轮通胀短期内难以平息

2021年11月27日

商务部谈外贸形势:隐忧很多,不能盲目乐观

2021年11月24日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19日 08:46

头部金融科技公司来问战略,我劝他不要围着“金融产品”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和美英比,中国规避了300多万人死亡”

澳大利亚有人这么抗议:反对将奥密克戎和德尔塔“种族隔离”

“美国为干涉我国选举做的准备,已被发现”

我军新型加油机首次现身台海,将成战力倍增器

“和美英比,中国规避了300多万人死亡”

钟南山、张文宏、吴尊友对奥密克戎最新发声

相继发现新变种病例,英德意等国“如临大敌”

今年圣诞节,美国啥都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