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郭鑫、龙杰:又要战疫情又要保经济,普京有多难?

2020-05-20 07:37: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郭鑫、龙杰】

5月以来,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连续十天破万,截至5月14日累计确诊病例已超25万,居全球第二。

俄经济发展部部长马克西姆·列谢尼科夫表示,受疫情影响俄罗斯每天损失1000亿卢布(约合94亿人民币)。俄国内因疫情停工停产又叠加上石油价格的大幅下跌,这使本就积弊颇重的经济再次陷入停滞。

经过长达一个半月的“休克”,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但为“保增长、促就业”,俄已开始逐渐解禁。糟糕的经济形势加剧了民众内心的不满情绪,失业率的飙升给国家治理和社会稳定带来巨大隐患。而从一个更长的时段来观察,这场危机还严重阻碍了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便不断尝试的经济转型进程。

因而,普京在5月11日宣布,从12日起全俄结束带薪休假,各地要在条件允许情况下为恢复经济活动创造条件。在疫情处于高位时急于复工复产,可见俄罗斯面临的经济压力有多大。

5月12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人们佩戴口罩乘坐地铁(图/新华社)

疫情之下无人独善其身

疫情初期,欧美各国大多低估了病毒的威胁,面对愈演愈烈的病毒危机,许多国家心存侥幸且没有做足准备。前期误判形势致使许多国家在面对新冠病毒时显得手忙脚乱,各国各自为战、缺乏合作,最终遭受了巨大经济损失。随着疫情不断加剧,全球资本市场恐慌情绪不断攀升,多国股市出现暴跌,3月份甚至出现八国股市同日熔断。

美国多次无视世卫组织的警告,导致美成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经济蒙受巨大损失,美股两周内经历4次熔断,全美4月共计失去2050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飙升至14.7%,是自1948年美国劳工部统计局开始记录月度失业率以来的最高水平。上一次美国失业率如此严重还需追溯到1933年大萧条时期,失业率曾达24.9%。

目前英国疫情形势依旧严峻,停工停产使英国经济3月份缩水了5.8% ,陷入三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今年第一季度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降2%,同比实际下降1.6%,是2009年以来的最大季度跌幅。

作为亚太市场重要参与者的日本在此次疫情危机中同样遭受冲击,新冠病毒全球肆虐致使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据《金融时报》报道,为筹备本届赛事,日本的投入已达250亿美元,延期举办奥运会将导致资金无法及时回流,造成巨大损失。此外,为有效应对疫情影响,支持企业和普通家庭,日本通过了108万亿日元(约合1万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计划。

华尔街银行家认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将在未来两年内使全球经济减少5万亿美元以上,世界正陷入1930年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即使政府出台了各类史无前例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但全球经济不可能在2022年前恢复到危机之初的水平。

俄经济遭受多维打击

从宏观层面看,疫情无疑对俄供给面和需求面形成多维打击,造成经济短期内剧烈波动,长期甚至存在走向萧条的风险。

西方主流观点认为俄罗斯GDP将下降大约3-4%,但具体数值将取决于隔离的最终期限。俄罗斯审计署署长阿列克谢·库德林预计俄罗斯经济今年或衰退7-8%,出口可能下降15%,固定资产投资也将下滑6-10%,居民消费者支出将减少。

还需注意,当前全球能源市场变幻莫测,与以往石油危机不同,此轮石油危机主要由于供给面与需求面同时发生极端变化。

沙特与俄的寡头博弈严重影响了石油市场供需平衡,加剧了能源价格闪崩。美国原油期货市场更是上演史诗级暴跌,5月美油WTI原油期货结算价首次跌为负值。大量超额供给甚至导致石油产品的运输关税猛增。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石油产品库存将增加约5.5亿桶。虽然短期内石油价格需求弹性较小,但长期来看,石油价格需求弹性依然较大,存在改变人们习惯、刺激新能源技术发展的可能。

由于油价短期内无望反弹,俄国家预算会遭受重创,各类行动、措施、规划或难以获得(足够)资金支持。油价暴跌致使原本用于普京经济刺激计划的1650亿美元国家储备基金消耗殆尽。目前油价仍远低于平衡预算所需的每桶42美元,为满足日常需求,俄国家财富基金每天的支出高达3亿美元。俄财政长西卢安诺夫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两年。

此外,节节攀升的新冠确诊病例以及长达一个半月的隔离封锁措施使俄三分之一的经济陷入瘫痪,过去两个月已经有73.5万俄罗斯人登记失业。库德林认为,失业率可能会上升至10%。俄阿尔法银行分析师预计,居民实际工资可能会下降5%。根据加拿大皇家银行商业日报4月7日的报道,2002年第一季度,约22400名个人和个体企业家被俄罗斯法院裁定为财务破产,与去年同期相比激增70%。

积极应对以防复蹈前辙

疫情增加了俄罗斯资本外流的风险。

回顾1991年至1998年,俄总计吸收外资237.5亿美元,但流入的国外资本70%是逐利性短期资本,短时快进快出无法对国家经济产生实质影响,这也是随后俄债务危机的隐患之一。1990年代俄罗斯实施休克疗法,通过大幅压缩社会总需求,期望快速过渡到市场私有化的经济体制,但休克疗法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居民收入骤降、消费能力萎缩,最终导致长期经济衰退。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国际原油及有色金属的需求骤降,两大外因严重打击了俄罗斯作为资源输出国的外汇储备,国内经济运作迅速失灵。随后,人均GDP下滑、失业率飙升,国际投资者开始抛售俄罗斯资产,大量资本外流。1998年,俄财政缺口高达190亿美元。为此俄政府不得不大量发行短期债券并对外借款,但未能力挽狂澜,俄政府最终宣布无法按时偿还国债。

历史不会重演细节,过程却会重复相似。此次疫情危机无疑是对俄30年改革成果的测验。

当前,俄政府摒弃了财政保守主义,转而采取赤字支出,主要用于企业纾困、失业补贴、紧急医疗费用和其他支持经济的措施。此外,俄政府积极出台应对政策,其中包括修正国家预算、调整税收、拨款支持各行业,如从储备金中拨出35亿卢布支持旅游业。近一个月普京就新冠肺炎疫情发表了6次电视讲话,并要求政府在6月1日前准备好经济计划。俄央行表示或将基准利率从5.5%下调100个基点。此外,小微企业是俄罗斯预算的财政来源之一,政府同样出台一系列政策拯救小微企业。

普京在5月11日的电视讲话中宣布放宽疫情管控措施(图/德新社)

但隔离措施导致居民购买力下降、企业停工。尽管政府要求商业银行对流动性困难的企业予以定向支持,但由于商业环境中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许多企业仍持悲观态度并表示无法预测未来5到10年的发展。

俄罗斯存在的经济问题并不是通过宽松货币或财政政策等简单措施就能解决的,需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重振经济。

经济危机背后的新挑战

大流行以及经济危机可能对普京权威及其危机管控构成巨大挑战。

此前,普京专注于外交、国防和安全政策,经济和金融事务主要交由总理和少数高级助手处理,主要是为紧缩开支,增加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今年年初普京发表讲话,承诺将发展经济,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为此不惜重组政府,用米舒斯京取代梅德韦杰夫,并提出宪法修正案,开始在政治体系顶部进行权力再分配。普京的决心可见一斑。

但正是在此关键时期,突如其来的疫情和经济危机迫使宪法修正案全国投票推迟,而领导经济改革的米舒斯京不幸感染新冠,并暂时移交了总理职权,长期担任普京经济顾问的贝洛索夫上任代总理后表示,俄罗斯经济将进入更艰难的时期。

普京带领俄罗斯走出泥潭,既改善了民众的生活水平,又唤醒了植根于俄罗斯人内心的大国意识。普京历经多年与精英阶层以及民众达成的默契,绝非一朝一夕便能被击垮。但当前危机确实给普京带来了不少麻烦,收入下降和经济停滞助长了俄民众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上个月,普京的支持率降至执政2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支持普京修改宪法并将任期延长到2036年的民众比例,从3月份的40%上升到4月份的47%。普京的支持率仍然很高,在可预见的未来,稳定料无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郭鑫

郭鑫

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生
龙杰

龙杰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博士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俄罗斯之声
俄罗斯之声
作者最近文章
又要战疫情又要保经济,普京有多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