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溢诚:这8年没有“马上好”,但习马会无疑是里程碑

2016-05-19 07:10:36

5月20日,两任台北市长、三次党主席、两届“总统”选举,创下七连胜不败纪录的马英九,即将下台一鞠躬,为自己8年“总统”任期画下休止符。生性温良恭俭让的马英九,可谓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昔日台湾政坛最璀璨的政治明星、媒体宠儿、泛蓝救世主。经过8年的民粹折损,如今却是民意支持度最低跌到只剩9%,并为前年“九合一”败选负责请辞党主席的跛脚“总统”。然而去年习马会埋下“后会有期”的伏笔,马英九“总统”任期届满可以平安下庄,对其政治生涯也许只是画下逗号而非句号。

2008年,第一次胜选的马英九

2012年,第二次胜选的马英九

2014年“九合一选举”败选后的马英九

为人:“不粘锅”

马英九成长于国民党工家庭,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无怪乎常被讥笑有点“娘娘腔”,自幼即受良好的家庭与学校教育,经过建中、台大,一路第一志愿,到纽约大学硕士、哈佛大学法学博士,素质教养皆属一流,木秀于林、傲于同侪,所以31岁学成归台后,即由钱复推荐给蒋经国担任英文秘书,从此展开仕途。

少年马英九(前左一),父亲马鹤凌(前左三),母亲秦厚修(左二)

从马英九的出生背景、工作环境,不难理解他一定是精英取向,不接地气,所以一直给人高高在上、格格不入的感觉。为了亲近草根,消弭省籍隔阂,走群众路线,马英九也曾自诩为喝台湾水、吃台湾米长大的“新台湾人”,也“long stay”过,与中南部农渔民、小贩一起下田、捕鱼、叫卖,但就像陈水扁形容的,他与马英九是土狗与贵宾狗的根本区别。

由是窥知,马英九的个性谨小慎微,有政治洁癖,清廉自持、不粘锅,骨子里还有湖南骡子的脾气,择善固执。然而“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为人影响其用人单一纯粹,遴选范围小、同构型高。马英九只重视金溥聪,只重用学者专家,民意代表全都闪一边凉快,用人圈极小,无三教九流之辈。然而这些博士、教授阁员多半不食人间烟火,也不勇于为政策辩护,但却非常积极为政策负责,不恋栈权位,动辄轻易走人,因为可以产官学三栖,旋转门退路选择多,所以不需坚持到底。

处事:马王之争埋下祸根

秘书出身的马英九善于仔细聆听,勤做笔记,面对问题,如果时间许可的话,他也愿意不厌其烦,娓娓道来,但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在重复申述己见,而非有商有量,显得偏听、独断。马英九确实想把事情做对,也做了许多自以为对两岸和平、经济繁荣、国计民生、公平正义有益有利的事,但却因为缺乏沟通、协调,不懂得利益共享、雨露均沾,所以包括在政务与党务方面,很多事都没有做好。学法律的马英九面对政治课题的表现几乎是不及格。

马英九曾担任蒋经国的秘书

马英九三度当选党主席,又两度提前请辞,一次因特别费案,一次因2014年“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败。马英九担任“总统”这8年来,党内苦称是马政府而非国民党政府,马金体制没有发挥政党甄补政治人才机制,也没有培育年青世代接班梯队,反而念兹在兹如何消灭地方派系,马金咸认为地方派系缺乏政党忠诚并与黑金勾结,有如芒刺在背,为了净化国民党必欲除之而后快。

为了补充党内新血轮,起先合并学青、社青为青年团,却选出了人谋不臧,如今弊案缠身的林益世总团长担任当然副主席,后来又将学青与社青分开,28岁以下的学青选青年团长,28到40岁的社青选青工会长,一年一任,都是当然中常委。然而却厚此薄彼,重青年团而轻青工会,青年团一年有千万经费,对青工会却一毛不拔,本来30岁至40岁的社会青年乃是家庭经济支柱、社会中坚份子、理性经济选民,应是国民党较容易争取认同支持的群体,最终却在国民党的推挤之下变得离心离德,青年团总团长选举变成类似“中国达人秀”节目,候选人像演员般在党务一级主管面前,尽展十八般武艺,内定质疑不断,成为基督长老教会近亲繁殖的青年贵族,既进不了校园,也接触不了学生,于是国民党学青、社青两头落空,失去青年、也失去政权、更失去未来。

2005年国民党主席选举,胜券在握的马英九却仍对王金平猛烈抨击,将他打成本土黑金的带头大哥,并暗喻他是“蓝皮绿骨”与民进党眉来眼去、私相授受,从此结下梁子。马王始终维持貌合神离的紧张关系,王金平总以国会自主、议事中立、党意不能凌驾民意为由,不配合“行政院”或国民党团提出送审的优先法案,致使令不出“行政院”,法不过“立法院”,搞得马英九非常被动。

2013年9月,国民党籍的“立法院长”卷入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的司法官说案,彻底惹恼了马英九,于是亲自跳上第一线,坚持开除王金平党籍,拿下他“立法院长”位置,拔除这根眼中钉。无奈事与愿违,欠缺政治权谋的马英九,“秋决”王金平不成,反遭凌迟。2014年3·18“太阳花学运”,乃是2013年9月马王政争歹戏拖棚的延续,激化“恐中、反中、拒中”的情绪,种下2014、2016国民党接连败选的因素。

马王之争让国民党元气大伤

施政:一桶一桶倒掉国民党的选票

马英九经常可以如数家珍地背出许多数字,说明在他主政下台湾的经济成长率、失业率和国际经竞争力,相较于亚洲四小龙并不逊色,但马英九的问题在于有数字、没论述,量化并不能带动质化,所以人民无感甚至反感。是故,马政府自认鞠躬尽瘁,细数这8年来的政绩琳琅满目:美国对台军售超过201亿美元,显示台美合作更加密切;给台湾免签、落地签的国家也已增至161个,表示台湾更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基础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迄今双方签订23个协议,主管两岸事务的首长7次会面、建立制度化沟通管道。相较于马政府的洋洋自得,台湾民众惦记的却是只剩22K的薪水,荷包越来越薄,日子越来越难过。

尤其,复征证所税、二代健保、油电双涨、劳退年金改革、取消公务员退休年终慰问金,马英九把股民、劳工、军公教人员全都得罪光了,国民党籍“立委”怒称,他们在选举时,票是一张一张拉;马英九施政,却是一桶一桶的倒。难怪马英九第一个四年,大家只记得六三三(平均每年经济成长率6%,失业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国民所得达3万美元)跳票。第二届任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服贸没有过,还被扣上“亲中卖台”的“红帽子”。

马英九何以沦落至此?性格即命运,马英九具有中国情怀,但又强调本土意识,却没办法有机融合,既想尊重人民意志,又固执已见,所以在两岸关系发展、大陆政策举措,显得左支右绌,进退失据,未能大开大阖,不敢于天下先,引领舆论,塑造民意,两岸洽签和平协议即是一例。

2016年1月,马英九登陆太平岛

不过马英九虽然对内软弱,但却对外强势,堪称有为有守。对冲之鸟礁据理力争,不惜诉诸国际仲裁,派遣军舰护渔,保护台湾渔民权益;对太平岛祖宗基业的坚守,寸土不让,捍卫主权,箝制蔡英文上任后放弃U行线,卖土求荣的机会。

持平而论,马英九这两届任期,乃是两岸关系自1949年来最好的黄金8年,台海从杀戮战场变成繁荣商场与和平广场,虽然民进党指控两岸和平红利是糖衣毒药,中共目的是“以经促统,以商围政,以民逼官”,但是台湾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慢慢的会有更为客观的衡量。

习马会无疑成为马英九政治生涯中精彩的一幕

习马会,两岸领导人对两岸政治互信基础,“九二共识”的再确认与“一个中国”的再框架,奠定两岸和平发展的长远之计。现在看似蔡英文仍然不着边际,只会围绕“九二会谈、历史、精神”打转,而不愿直指“两岸同属一中”的核心意涵。马英九苦口婆心道德劝说,蔡英文却当作马耳东风,充耳不闻。等到“陆客不来、陆生不读、陆资不投”新三不出现,从世界走向中国,新南向政策全都证明行不通,美日亦自顾不暇也救不了台湾每下愈况的经济萧条之后,我们才发觉这8年虽然没有“马上好”,但在两岸共同努力下,习马会的促成,成为了两岸关系具有标志性的一笔。

本文作者何溢诚与马英九合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溢诚

何溢诚

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台湾青年联合会理事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马英九
马英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